第九十六章 枣红马王

作者:罗大王 |字数:56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孙瘸子今年七十二岁,占着溪北巷子里面儿最干净,阳光最足的一个小院儿,独自过活,悠闲自在。

    这很不容易。

    因为就是溪北巷子里土生土长的坏人,一直在这个地方呆着,也很难活过六十岁。

    可他不仅活到了七十二岁,瘸着一条腿却还能让整个溪北巷子里所有人都不敢招惹他,这就是一种本事。

    楚寒也很佩服这种本事,可以说,这么些年生活在溪北巷子里面儿,他最敬佩的人就是孙瘸子。

    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的人格,只是因为它能在那个鬼地方体面的活着,让人羡慕的活着。

    当然,现在楚寒知道,这个孙瘸子不仅会算命,还真的有过硬的本事,他早年约莫也是齐天宗的内门弟子,且和苏妙人是师兄弟。

    那么他为什么又会离开齐天宗,出现在骆家庄溪北巷子呢?

    楚寒不得而知,也不去想。

    对于这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楚寒并没有任何的留恋,只不过他上次走得时候太过仓促,那个酒鬼老爹死的也太过仓促。

    有很多事情他还想要知道。

    你说人死了也就死了吧,可是他死了也不消停,活着不让你有好日子过,死了也总想着折磨你,整天在梦里嚷嚷着,报仇,报仇,你说着搁谁谁受得了。

    楚寒受不了,有一段日子,他几乎被这反复的梦魇折磨的崩溃。

    可他还是挺了过去,安稳的活着,既然还活着,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太阳刚刚升起,临河的村庄上空笼罩着一层透明的水雾,像是把小镇罩在玻璃里一样。

    金钱镇的道路是宽敞的青石板路,地面平整,却无人洒扫,积了很多的灰尘,是以来来往往车辆经过,弄得镇子里烟雾弥漫,像是起了沙暴。

    一身黑衣的聂云手持宝剑,看着眼前的楚寒,说道:“从天柱峰下来你就不太对劲,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楚寒摇了摇头,说道:“骆家庄离这里并不算太远,顾一辆马车,我们快些上路,后天应该就能到。”

    听了这话,聂云也没太在意,只是说道:“那还不如买两匹快马,我听说前面马庄里最好的千里红,一日之间奔行五百里不成问题,那样的话今晚天黑之前应该就能到了。”

    楚寒一怔,立即说道:“这样不妥。”

    聂云有些疑惑,一匹马而已,且这个消息本就是二师兄肖无义透露给她的,天柱峰弟子外出执行任务,需要马匹的一般都会在这里,绝对算得上安。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楚寒说道:“我不会骑马。”

    此话一出,聂云先是一怔,随即掩嘴轻笑,说道:“以你的武功,学个骑马需要多长时间?”

    学骑马自然不需要多少时间,但是这一点时间,楚寒却一直没腾出来,应该说,他忘了。

    在这里不会骑马,大概就跟前世不会骑自行车差不多吧,楚寒这般想着,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无比的模糊,如同梦中泡影。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那是不是就是一场梦。

    聂云拍了拍那微微鼓起的胸脯,说道:“放心,交给我,我会骑马,到时候我带着你。”

    楚寒这样一想,没骑过马的他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如果能减少一些赶路的时间,也是一件好事。

    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去前面的马庄看看。”

    聂云也点了点头,说道:“走。”

    金钱镇的马庄很大,在镇子南头占了一片空地,马厩成排,喂马的食槽里面豆料伴着干草,一匹匹毛色鲜亮的马儿吃着草料,不时的打个响鼻。

    马庄的人很多,大多数却不是来买马,而是来租马或者是买干草料的。

    一身青布衣衫的小厮领着二人,满脸笑意的说道:“二位放心,我们家敢在这齐天宗脚底下开这马庄,就是为了做您这桩生意,只要您需要,无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五条腿的还是会飞的,小的都能给您找到。”

    楚寒点了点头,却也仅止于此,毕竟他又不懂马,不止不会骑,连挑马都不会。

    聂云上前一步,说道:“我们赶时间,给我们一匹日行千里的宝马,钱自然少不了你的。”

    这话说的霸道且直接,透露出齐天宗特有的土豪气息,楚寒却是无比心疼,这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这个时候,小厮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二位都是齐天宗下来的行走,不敢耽误二位的任务,只不过这日行千里的宝马,即便在我们马庄也极为稀少,这价钱嘛,自然也是非同寻常。”

    聂云不以为意,在她看来,齐天宗所下拨的任务资金简直多到离谱,外出的时候哪里担心过钱的问题。

    她问道:“那这千里宝马多少钱一匹?”

    小厮躬身作了一揖,说道:“得嘞,既然大人您诚心要买,我就给您报个实在价,一匹千里神骏,只要一千两黄金。”

    小厮语气平静,聂云却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千两,还是黄金?

    楚寒叹了口气,拍了拍小厮的肩膀,说道:“就是把你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楚寒的手劲儿不小,看似只轻飘飘的拍了两下,小厮却是肩膀生疼,但他仍满脸赔笑,说道:“大人,小的贱命一条,当然不值钱,但这千里宝马,放在别处,也是千金难买的宝物,有些人拿着大把的黄金去买马,却无论何地都找不到一只呢?”

    聂云哼了一声,说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看只不过是你们这些相马的本事不够罢了。”

    此话一出,那小厮也是颇为不服气,这看家的本事被人质疑了,也是让他来了火,明知二人是齐天宗弟子,却也丝毫不惧。

    没好气的说道:“姑娘,您这话说的硬气,那么想要哪匹马,您自己选。”

    聂云瞪了他一眼,说道:“自己选就自己选。”

    说着他便拉着楚寒的袖子往一旁的马厩逛去。

    楚寒有些无奈,他知道,聂云一个仵作世家出身的小姑娘肯定没什么伯乐的能力,但是她脾气上来了,自己也只好顺着她。

    虽然不懂马,却也放眼四下望了过去。

    说巧不巧,两人的目光同时注意到了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

    这马身赤红,没有一根杂毛,和熟透的枣一样颜色,谁见了谁都要说是好马。

    比一般的马儿要高出一头,可他却耸拉着脑袋,不仅没有精神,连面前的食槽都是空的。

    楚寒说道:“这马怎么不喂草料。”

    听了楚寒这么说,一旁侍候的小厮也是开了口,说道:“您有所不知,这马儿是从西北草原上捉回来的马王,形神皆俊美无匹,可是它的性子像把烈火,常人别说骑乘,就只单单靠近,它就颤抖着鬃毛,嘶嘶地叫起来,如果你还不走开,它就甩蹄子踢你了。”

    聂云说道:“马王又怎样,形貌是俊美,但是没有骑士驯服,耐力也未必好。”

    小厮也不反对,说道:“这咱们也知道,所以先饿他两天,磨磨性子,到时候驯服了卖给哪个小国家的公主或王子,单是这模样也能值不少钱。”

    聂云不置可否,楚寒却一直盯着那匹马。

    枣红色的马王站在马厩里,和其他的马儿不同,他很安静,只是他的眼中却始终充满着不甘和暴戾。

    他本应自由的在草原上驰骋,如今却是被套上枷锁,关进牢笼。

    他说道:“这匹马多少钱?”

    小厮说道:“八百两白银。”

    楚寒说道:“太贵了,而且尚未驯服,最多给你三百两。”

    小厮干笑了一声,说道:“大爷,您这杀价杀的也太狠了吧,要不六百两如何?”

    楚寒说道:“就三百两,不成的话,天柱峰的生意你以后就不用做了。”

    小厮一怔,随即苦笑,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位是谁,但天柱峰的弟子都是马庄的常客,他虽大小也算是个管事,却也做不了这个主。

    他说道:“客官,可没见过你这么做生意的。”

    楚寒说道:“今天你是见到了,一句话,三百两,这匹马到底卖还是不卖。”

    聂云在一旁抿嘴偷笑。

    小厮却是眉头紧皱,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像是做了什么极为艰难的决定,说道:“大人,要不这样吧,如果您要是有本事驯服了这匹马,三百两银子我就卖给您,若是驯服不了,您可就别怪我心疼这几百两银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