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脏水旁的老鼠三两只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赤兔马的耐力比楚寒想象中的还要好,中午只歇了一会儿,吃点马草,奔行一天竟也只是微微喘了几口粗气,是以二人天还没黑就到了骆家庄。

    和天南众多的村镇一样,骆家庄的下午也是一样的懒散,夕阳如同熟透的西红柿在西边儿天际挂着的,随时都要在枝头消失不见。

    面红耳赤的二人下了马,牵马入了镇子,对同乘一马这件事只字不提。

    没有小桥流水的雅致,入了镇子,不算太过宽敞的街道上早年铺就的青石板已经满是裂痕,石缝中的小草被人踩踏的只剩下了草根。

    长街两侧是一排排的房屋,倒也算是店铺林立,卖肉的,卖花绳的,卖衣服的,卖油盐酱醋煎饼果子的,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不过最显眼的,还当是长街中央的那栋三层雕花青瓦顶的雅致小阁楼。

    门面的装潢华丽无比,两边门柱上贴着两长条红纸。

    上联写: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话。

    下联说:世间多痴男痴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

    上悬一实木匾额,匾额上用金漆书着三个尺余长的大字:云雨楼。

    乍一看,还挺有气势。

    但这只是聂云初来乍到的想法。

    不同于飘雪山庄那群龙聚首的春雨楼,这云雨楼虽说也是鱼龙混杂热闹无比,但实际上,就是一家青楼,之所以这么清净也是因为到了晚上人家才正式开张。

    而云雨楼的主人叫骆余,他手底下不止经营着青楼,同时还有着两家客栈一家赌坊,在这地方并算不上大,寥寥八百户人家的骆家庄,算的上是把能干的暗活都干了个遍。

    不过毕竟名姓里带着一个骆字,平日里只是做自己的生意,没怎么干些为祸乡里的勾当。

    楚寒走在这熟悉的街道上,聂云牵马走在他身后,一双美眸有些疑惑的四下打量。

    一来到这里,她愈发的感觉到楚寒的不对劲,可是无论总么看,这个地方和满世界其他的镇子并无什么太大的区别。

    楚寒能看到很多熟人。

    可是却没什么人认出他。

    一来是大家虽然见过,但生活在大街上的人,一旦提起溪北巷子里的老鼠眉头都会皱起来。

    二来就是这一段时间,楚寒一张脸虽然依旧青涩,个头却由原本那瘦瘦小小的样子变成了现在这种一米八几的大高个。

    一直在后面跟着的聂云有些疑惑,微微的皱眉,说道:“不去问问路?”

    楚寒说道:“不用问路,我知道在哪。”

    “你知道?”

    聂云更加的疑惑了。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我从小就在这儿长大,骆家庄溪北巷子,那是我的家。”

    听了这话,聂云一怔,笑着说道:“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楚寒闻言也笑了一声,说道:“相信我,你不会喜欢这里的。”

    溪北巷子位于骆家庄北面儿,这里是连成一片的青砖瓦房,多是独栋的小院儿,建筑规整比之镇子中央还要繁盛些许,只是过于清净,少了几分人味儿。

    很多年前,这里才是骆家庄的中央,只不过后来起了兵乱,在这个屁大点儿的地方死了好几千人,尸体堆满了院落,鲜血流成了小河。

    后来兵灾消弭,逐渐到了太平盛世,但是风水先生说此地多血光之灾,不宜久居,骆家庄逃难回来的百姓才在如今的地方建了新镇。

    可是那原本的骆家庄,唯一保存还算完整的溪北巷子里,还是生活着很多的人。

    当然,除非生活已经过不下去,不然谁也不想在这里过活。

    这条巷子既窄又深,两边的高墙下面还有尚未融化的积雪。

    脚下的石板路早已看不出原先的样貌,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满是污水和垃圾,刺鼻的酸臭味窜了出来,让人直欲呕吐。

    聂云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她紧跟着楚寒的步子,一步不敢放松。

    楚寒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踏上这条污秽的道路,他的步子就变得随意,整个人也变得放松,通体舒畅。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脏水,垃圾,碎裂的砖,碎裂的墙,包括墙角里窝着的那几个拿着生锈尖刀满脸坏笑的小青年。

    他们是街上的小混混,即便是溪北巷子里,他们也是最底层的那批人。

    楚寒还小的时候就被他们欺负,很惨,毫无理由的殴打,抢他要拿去卖的酒,对着他撒尿,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杀了几个,才没有人敢招惹他。

    他们的眼睛盯着楚寒和聂云,尤其是盯着聂云,白白净净的小姑娘透露着几分雏儿样的青涩气息,对这群同样是青春懵懂的青年来说诱惑力是无法想象的。

    只不过他们都在原地没动。

    因为他们忌惮楚寒手中的刀和聂云手中的剑。

    但是楚寒知道,他们迟早会出手的,因为他们早已被这溪北巷子里的黑暗腐蚀了脑仁儿,贪婪终究还是会湮没他们的恐惧。

    刀和剑,这两样东西,不仅仅是威胁,同样还是诱惑,他们需要这些。

    这些藏在牛皮刀鞘中的嗜血凶器看起来比他们手中生锈的小刀要好用的多。

    这对他们的诱惑力甚至要大过少女羊脂般洁白光滑的身体。

    果不其然,楚寒和聂云刚走过他们没几步,他们就起身跟了上来,不近不远的坠在后面,如同三条小尾巴。

    楚寒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他知道,真正的老饕还是在这些独门大院儿里,他们知道巷子里来了两个陌生人,却不急着出手,总要等这些小家伙去把敌人的底细摸个清楚。

    若好办便出手,若点子扎手就当没看见,但往往他们才是最难缠的。

    “他们跟上来了。”

    聂云皱了皱眉头。

    楚寒站住了步子,说道:“跟的也挺辛苦的,等等他们。”

    二人一停,三个衣衫褴褛的混混儿也停住了,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人数上的优势让他们不愿轻易退却,可是武器上的劣势又让他们不敢贸然上前。

    这种矛盾引起的犹豫又因为恐惧的消弭而渐渐消失。

    可楚寒根本不愿意在这儿浪费时间,因为西边的天空已经看不见了太阳,只剩下了几缕暗红色的光。

    天快黑了。

    楚寒说道:“中间的那个给你,直接杀了,不要浪费时间。”

    聂云点头,二话没说,整个人脚踩地面向前冲出,剑光电射而起,三名混混瞳孔微缩,尚还没来得及吃惊,尸体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聂云的剑洞穿了一人的喉咙,沾染了些许血迹,她抬起剑在青砖墙表面的青苔上抹了一抹,又偏头瞥了一眼旁边二人眉心的透骨钉,心里也是升起一阵寒意。

    楚寒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脸上无喜无悲,只看着远处越来越黑,似乎连尽头都没有的巷子。

    他说道:“走吧,就在前面儿不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