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夜色未尽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远处影绰朦胧的山顶载着一轮桔红桔红的圆球,太阳渐自出来。

    霞光涌现,楚寒拉着聂云找到了孙瘸子。

    他的院子一如昨日一般干净整洁,摆着各种各样的盆景和一些小物件儿,不显空旷亦不显拥堵。

    院子的中央,孙瘸子将拐杖放在手边,整个人躺在那铺满皮裘的竹椅上,见着二人前来,笑了一声,说道:“果然是长了本事,事到如今,巷子里打架第一的崔平都死在了你的手里。”

    楚寒说道:“你的消息倒是快,人才刚死,你就知道了。”

    一旁的聂云也是握紧了手中的剑,因为这消息太快了,他们杀死崔平之后,几乎马不停蹄的就来到了这里,可孙瘸子却是已经收到了消息。

    孙瘸子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那是自然,你们既然活着,那崔平一定是死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老道我还不需要别人来通知。”

    楚寒皱眉,说道:“崔平是你叫过去的?”

    孙瘸子连忙摇头,随即笑道:“这怎么可能,按辈分来算,你们毕竟是我的徒孙,我怎么可能对你们动手。

    我只是让人告诉他,昨日这巷子里新来了一对小夫妻,姑娘家看着年纪不大,只有十三四岁,长得也水灵,你也不是不知道,崔平就好这口,嘿嘿。”

    孙瘸子的脸上满是猥琐的笑容,一旁的聂云却已拔出了手中的剑。

    空气中尚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孙瘸子瞧了她一眼,眼皮一跳,冷声笑道:“小姑娘杀气挺重,动不动就要提刀拔剑,这样子是嫁不出去的。”

    说着他又慢慢起身,用水瓢打破桶里的薄冰,幺水浇花。

    聂云冷着脸,说道:“我们今天来,是跟你说一声,我们准备离开了。”

    孙瘸子背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出乎意料的也不作丝毫挽留,说道:“走吧走吧,你们虽说也不是那么会杀人,但总比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强上不少,哪里需要我来教。”

    听了这话,聂云看了一眼楚寒,可楚寒却说道:“不,许久没有回来了,我想再住一个晚上。”

    孙瘸子笑了一声,说道:“倒是个恋家的,不错,好不容易从这巷子里走出去过活还思念这里的,这么些年你是第一个。”

    这话聂云倒是认同,她不明白,楚寒为什么偏偏还要多留一天,这一天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楚寒说道:“这些您老就不用关心了,我们走。”

    最后一句话是对聂云说的,此时,他的手已经握紧了刀。

    崔平打架最厉害,但巷子里的恶人比崔平危险的比比皆是,还是那句话,凭武力杀人,是最没有技术水平的。

    可即便这般,楚寒仍准备在这里再呆一个晚上,聂云问他原因,他也没有说,只是让聂云一切小心,巷子里的东西什么都不要碰,无论喝水还是吃东西,都要去镇子上。

    崔平的尸体早已冻得如石头一般硬,被楚寒扔到了门前,倒是起到了很好的震慑效果,一个白天的时间过去,倒也算是安然无事。

    天色漆黑,无星无月。

    夜。

    已是深夜。

    无惮的风呼叫着,卷着一片枯叶落到干净的院子里,分外的突兀和显眼。

    吱嘎一声轻响,惊起了房顶的老猫。

    楚寒推开门,走出了院子,他知道聂云没睡,但也相信她不会跟上来。

    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他拐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巷子,独自一人来到了孙瘸子的小院,孙瘸子也没有睡,他坐在温暖的屋子里,身上裹着被,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点着一盏油灯,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楚寒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孙瘸子抬起头,他的眼皮一挑,把手中拐杖往身前放了放,说道:“你来了。”

    楚寒说道:“孙瘸子,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孙瘸子说道:“嘿嘿,问我?姻缘还是财运,老夫算命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

    他打着哈哈,楚寒也不生气。

    这一刻,空气安静极了。

    楚寒犹豫了一瞬,说道:“我离开的那天,巷子里来了个外人,手中拿着一把剑,剑柄上,剑柄上绣着金色的蔷薇花,你肯定知道他是谁,对不对?”

    听了这话,孙瘸子一怔,他脸上混杂着震惊和兴奋两种表情,啧啧赞叹了两声,说道:“你竟然看到他了,他竟然没有杀了你。”

    楚寒说道:“他是谁?他为什么要杀了那个姓楚的。”

    孙瘸子说道:“你早晚都会知道。”

    楚寒皱眉,说道:“我现在就要知道。”

    孙瘸子笑了一声,说道:“可我现在偏不告诉你。”

    楚寒看着他的眼睛,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冷漠,他开始愤怒,他的声音也变得森寒无比。

    可他的外表却依旧如此平静。

    他说道:“为什么?你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亦或者,那个凶手就是你。”

    孙瘸子只是笑,他说道:“别瞎想了,绝不是我,如果是我的话,你绝不可能活着站在这里。”

    这话楚寒相信,溪北巷子里的孙瘸子,他是个会杀人的人,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楚寒说道:“最后问你一遍,那个人到底是谁?”

    屋子里只有一盏油灯,也许是灯油添的少了,火苗有些矮,灯光也有些昏暗。

    孙瘸子今年七十二岁,眼睛有些花了,即使楚寒站在他的面前,他也看不太清楚。

    他说道:“也许我也不知道呢?”

    楚寒低头不语。

    也许他也不知道呢?

    对啊,他为什么要知道,只因为他是巷子里最体面的孙瘸子吗?

    可是现在看来,这巷子对他来说,已经远远没有曾经那么神秘了。

    楚寒的手已经覆上了刀柄。

    孙瘸子说道:“准备要杀死我了吗?真是绝情啊。”

    他仍旧在笑,看他的瞳孔中已经闪烁了危险的光。

    楚寒说道:“你本也没必要死的,只是,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活着我不放心。”

    孙瘸子唏嘘的说道:“真是一条血腥的路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是三十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

    三十年后的今天呢?

    楚寒不语。

    孙瘸子接着说道:“天道有轮回,老头子我看的清楚,杀人的人终究会死在别人手里,你逃不掉的。”

    楚寒说道:“或许吧。”

    就在楚寒张嘴说话的一瞬间,孙瘸子出手了,昏暗的房间里闪过一道清冽如水的寒光。

    剑光。

    孙瘸子手中的拐杖里竟藏着一把剑,截断了灯火,黑暗中直取人的性命。

    他这样的人物,如果能够这么甘心的死在这里才是见了鬼,他所做的一切,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为了让你分心,从而换取一个出手的机会。

    屋子里没什么动静,一片漆黑的,连星光都不见。

    过了一会儿,楚寒推门而出。

    他提着刀。

    刀上滴着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