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你杀了谁?

作者:罗大王 |字数:62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没有停留,他像没事人一样走出孙瘸子的小院儿,穿过巷子,从正门走进原本的院落。

    他走的时候关好了门。

    现在门已经开了。

    血腥味儿刺鼻。

    院子里躺着两具尸体,血还是温热的,楚寒却连翻看他们的脸的心情都没有。

    这个巷子里他唯一算是记挂的人物已经死了,被人杀死,连尸体都没给他留下。

    站在院子中央的聂云看了他一眼,说道:“事情办完了?”

    楚寒点了点头,双目中尽是的疲惫,他说道:“谢谢。”

    聂云先前并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却也猜出了大半,看了一眼他刀上的血,瞳孔微缩,语气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她说道:“明天回去?”

    楚寒说道:“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明天也该回去了。”

    聂云点了点头,说道:“离过年还早,这个时候走,准能赶上吃苏酥包的饺子。”

    又提起了那个善良的女孩儿。

    楚寒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手握住了,使劲的揉捏,说不出的疼痛。

    欲望从他的心底涌出,对于两性的懵懂感觉让他内心绝不平静,可是理智又在不断的告诉着他,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仿佛从地面到天空,遥不可及。

    聂云说道:“怎么了。”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也许没有必要这么急,明天的话,我还想逛一逛骆家庄。”

    聂云一怔,她不明白楚寒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但是这正合她意。

    楚寒立刻补充道:“当然,我们这次住在街上的酒楼,巷子里,能不住还是不住的好。”

    没有人愿意住在这种地方,即便已经住了十几年。

    聂云点了点头,说道:“好,随你。”

    她的语气很轻,声音很温柔。

    她只是个影子,本连说话的必要都没有。

    院子里摆满了花,花正盛开,红艳欲流;黄色的雄蕊历历的,闪闪的。衬托在丛绿之间,格外觉着妖娆了。

    两人站在花丛中,脚下是坚实的地面,头顶是无星无月的天空。

    楚寒问道:“你怎么了?”

    聂云耸了耸微微隆起,带着几分稚气的小鼻子,皱着眉头说道:“血腥味儿有些重。”

    这种地方的确不适合休息。

    此时已是后半夜,楚寒从柴房里搬出了一堆柴火,竟是松软的桃木枝,估计是年节熏腊肉时用的,此刻直接被他整整齐齐的摆在了孙瘸子的房间周围,又倒上了火油。

    火烧起来的时候,透露出一股子清香,掩盖了尸体烧焦发出来的臭味儿,火苗升的很高,染红了半边儿天空。

    鲜血和肮脏在火焰中得到净化,可人心中的仇恨却如同那火苗一般,越飞越高。

    他毫无顾忌的做着手中的一切,不知不觉中更加肆无忌惮。

    第二天。

    骆家客栈。

    店里并不算多的客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昨天的那场大火。

    张三说道:“你不知道,那火光直映红了半边儿天空,害得我以为天亮出太阳了,正穿着衣服准备下地干活,奇怪家里的公鸡今天怎么没打鸣,这才知道是着了大火。”

    一旁的李四放下手中酒杯,说道:“说来也是奇怪,那老鼠巷子里边儿是祖宗留下来的青砖瓦房,哪里这么容易着火,还烧的这么大。”

    张三没好气的说道:“嗨,那谁知道,不过得亏是在那里着的火,烧死了也是活该,若是在镇子上,那还不知道要伤着多少人。”

    听了这话,李四来了兴趣,问道:“知不知道伤了几个?”

    “这哪里知道。”

    他们不知道死了谁,孙瘸子在巷子里过得再如何舒坦体面,在巷子外的人眼中,终究只是一只阴沟里的老鼠,而且现在还死了。

    镇子上的人平日里也无聊,白天干活,晚上回家干婆娘,间歇来店里吃个饭的还都是家里有闲钱的那种,要不就是走南闯北的商户,一有什么可以说上两句的事情,是绝对忍不住嘴,好像谁多说那么两句,就要显得自己比别人有见识,有本事。

    而镇子上,唯一能闲下来让大家肆无忌惮聊上那么几句的地方,大概就是这吃饭喝酒的两家客栈了。

    是以大家都支起耳朵听着,一旦听着了啥新鲜事,回去就要在街坊邻里间显摆一番,实在不行就回被窝里在老婆面前充大爷。

    楚寒很了解骆家庄百姓的生活习惯,也是见怪不怪,坐在那里专心的吃饭。

    手里拿着烙好的大饼,一口饭,一口菜,口渴了再喝一口酒。

    聂云在其对面,也是专心的吃着,她倒不在意在这镇子上多待几天,毕竟离开了那阴暗潮湿的溪北巷子,镇子看起来也算不错。

    如果没有事情,两人几乎都不开口,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

    人人都说沉默是金,开口招祸,但即便如此,有些事情你想避都避不开。

    聂云穿着一身不引人注目的素色衣衫,但是清丽姣好的面容放在那里,总是让人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王二狗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神情冷漠的小姑娘。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楚寒。

    八两银子交的朋友,王二狗这般想着,觉得这个朋友果真是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的。

    朋友妻不可欺,王二狗觉得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好歹也是放眼南北十万里也找不出第二个的绝世剑侠,怎么也干不出这样下作的事情。

    所以他就放弃了,心里难过了大概两个呼吸的时间,也就把这事给放在脑后,抛至九霄云外。

    毕竟他这辈子啊,走南闯北,相中了太多的人,但凡有那么几分姿色,年纪又不太大的姑娘,他都相中过。

    所以也放弃过无数次。

    他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楚寒,说道:“兄弟,我又见到你了。”

    然后他就在楚寒厌恶的目光中,把鼻涕和眼泪抹到了他的身上。

    楚寒一把推开了他,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王二狗。

    没办法,这个家伙你只要见过,平时或许想不起来,但是想要真正忘记,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有些疑惑的说道:“王二狗,你怎么会在这儿?”

    楚寒有些疑惑亦有些警惕,他不认为自己跟这个家伙这么有缘分,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王二狗拉了张凳子一坐,毫不客气的喝了口酒,笑着说道:“一会儿再谈我的事,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一下弟妹?”

    “不是弟妹是师妹。”

    聂云白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道:“我是楚寒的师妹,聂云。”

    王二狗自知想错了,也不觉得尴尬,笑着说道:“你看你看,原来还没成亲了,你看看我这眼力,那当哥哥的我自罚一杯。”

    说着他又是一杯酒下肚。

    楚寒说道:“行了,你还没说,在飘雪山庄待得好好的,怎么会绕了这么远的路来到了骆家庄。”

    一听这话,王二狗连忙摆手,他说道:“可别提这事儿,一提我就来气,飘雪山庄本来有着仇大爷和燕落天两位高手坐镇,说不出的安稳,可我刚去半月,这两人就接连出事,死的死,跑的跑。”

    他又夹了口菜,继续说:“然后我就想着远离是非之地,后几经辗转,来到了骆家庄,可刚来三天不到,看北边儿又起了大火,你说这是什么鬼运气。”

    绝口不提因为楚寒而杀人方才远遁的事情,在王二狗看来,楚寒是他的朋友,为朋友做一些事情反而大肆炫耀有失他的男子气概。

    楚寒摇了摇头,上下打量了他两眼,这才发现眼前这位剑客和上一次相见的时候完不同。

    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是落魄,坚毅的。

    可是这一次相见,这两样东西却是一样都瞧不见,直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身穿一件蓝色浣花锦绸衫,腰间绑着一根苍紫色蟒纹锦带,脸也洗的干净,就连手中那铸铁的剑也藏进了崭新的小牛皮中。

    这些日子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寒说道:“怎么,在哪里发了横财?”

    一听这话,王二狗四下里瞅了两眼,压低声音,笑着说道:“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楚寒没忘。

    王二狗曾经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过他是一个杀手。

    杀手如何赚钱?

    只有杀人。

    可是以王二狗的武功,究竟是杀了什么人,能让他得到那么多的报酬?

    楚寒很好奇,同样压低声音问道:“你杀了谁?”

    王二狗摇头,说道:“还没杀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