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交锋

作者:罗大王 |字数:57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楚寒可以直接说不是,毕竟这就是事实。

    但问题是,骆余并不会相信。

    对于有杀手,骆余并不吃惊,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没有人想要害他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只不过,王二狗这样的杀手他可以不在意,即便来了他也可以安然应对,但是能够杀死崔平,孙瘸子这些人的杀手,就需要认真应对了。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若对方真实暗河杀手榜上排名前列的人物,他应对起来也是颇为麻烦。

    楚寒看着骆余,黑色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的慌乱,他说道:“我看得出,你并不会武功。”

    骆余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幼时习武,资质平庸,往往事倍功半,就只作强身之用。”

    楚寒说道:“如果我是杀手,此刻你已身首分离。”

    骆余眼睛微眯,他从楚寒的言语里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气,自己却也无丝毫退缩畏惧之意,只是说道:“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

    楚寒相信自己的刀法,凭借骆余背后的那八个草包,事成之后,自己收刀逃走,他们也未必反应的过来。

    可是王二狗不这么想,他知道楚寒不是杀手,而真正的杀手就是他自己,而且已经收了人家二十两银子。

    他觉得楚寒是在暗示自己应该趁此刻出手,但是在他看来,这绝对是一个糟糕的机会。

    敌人不仅早有防备,而且敌众我寡,敌强我弱,自己虽是好汉,但双拳难敌四手,几乎出手必死,眼下唯有奋力逃走或才有一线生机。

    这般想着,王二狗对楚寒说道:“兄弟莫要担忧,一切如我所料。”

    说着王二狗又转身看向了骆余,说道:“阁下不要误会,杀你我一人足矣,和他们无关,在下只是偶遇故友,攀谈两句而已。”

    骆余看着王二狗,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为何还不动手?”

    王二狗盯着骆余,随后又四下打量,故作高深状,摇头叹息说道:“因为此时不是最好的机会。”

    听了这话,骆余瞳孔微缩,连带着看王二狗的目光也有了变化,心道难道这个家伙发现了那位的行踪?

    难不成这个其貌不扬的杀手,竟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一时间,骆余竟是对着这位随时想要杀了自己换钱的杀手一拱手,正色说道:“是骆某小觑天下英雄了,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王二狗冷哼一声,看着骆余,满眼不屑的说道:“我只取你项上人头,告诉你姓名又有何用?”

    骆余越加恭敬。

    就连一旁的聂云,看着王二狗的神色也有了变化,心里琢磨不定,开始以为他是什么隐忍许久的高手。

    唯独楚寒例外,他虽和王二狗不熟,却也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他只是疑惑。

    别说骆余此刻态度大变,就算骆余看出王二狗名不副实,但是自己和聂云,这两个突如其来,打破平静的外来者尚站在这里,且有着杀他的可能。

    那么为什么,骆余还能这般施施然的带着几个草包,如此平静的来找他们。

    楚寒想不明白,因为这根本没有意义,他只是看着骆余,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不止是他的身上,还有他的周围,可除了那八个早已怂成鹌鹑,甚至开始对王二狗生出崇敬之情的黑衣大汉,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的心里越加警惕,这种变化甚至反映到了他的面容上。

    骆余看着楚寒,轻轻一挑眉,说道:“这位少侠既不是来杀我的,那么敢问尊姓大名?”

    楚寒拱手,说道:“在下楚寒,这位是舍妹聂云。”

    聂云亦拱手行江湖礼。

    骆余平生最喜欢交朋友,听得楚寒报上名号,亦面露笑容,不再去理会一旁的杀手,说道:“这位小友来骆家庄有何事要办,或许在下可以帮得上忙?”

    楚寒说道:“事情已经做完,无需阁下费心,只不过,骆老板有句话说错了。”

    听了这话,骆余一怔。

    商人卑贱,骆老板这个称呼多有贬低之意,嘲讽他身为读书人却操持贱业,他也知道,这是骆家庄百姓私底下给他起的称呼,但是他却几乎没有当面听人提起过。

    骆余面色未变,说道:“哪句话错了?”

    楚寒说道:“先前我确实不打算杀你,但是现在我想试试。”

    此话一出,听到的人没有不感到意外的。

    骆余一笑,问道:“阁下因何要杀我?”

    楚寒说道:“我只是好奇你自保的手段是什么,如果我不逼你,相信你也不会说出来。”

    骆余觉得有趣,低头看了一眼楚寒的手,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刀。

    漆黑的鞘。

    漆黑的柄。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忽然升起阵阵不安,但是他的表情依旧平静。

    骆余点了点头,说道:“我敢来这里,确实是有自己的手段,不过没什么好隐瞒的,有一位朋友,在暗中护我周。”

    楚寒皱眉,只是一个人?

    骆余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而仅凭一个人就可以让骆余如此自信,那么这个人又是谁?

    楚寒不知道,这么些年,他从不曾接触过骆余,也没有机会。

    可敏感的心却让他越发的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他是怎样的高手,用什么样的兵器。

    一旁的王二狗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心里有些感动,楚寒要杀骆余,他觉得这兄弟果然够义气,想帮自己一把,可是这位隐藏在暗中的高手却是他所不知道的。

    直觉告诉他,今天已不可能成事。

    骆余看着楚寒,觉得有些奇怪,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在想什么,只说道:“如果阁下实在手痒,那么可以试着杀我一下,放心,无论成功与否,必不取阁下性命。”

    世上竟有这样的人?

    楚寒心知,骆余绝不可能是这样一个温和的人,但是听了这话,他的手还是下意识的按上了刀柄。

    下一刻,他是不是就要拔刀?

    骆余看着楚寒,说道:“你如果见过他,就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自信了。”

    楚寒也笑了一声,他的手自刀柄滑落,说道:“算了,在骆家庄里得罪骆余,只有傻子才会做这种事情。”

    骆余也笑了,“比起打败一个敌人,我更喜欢多一个朋友。”

    楚寒说道:“荣幸之至,我的这位朋友是个杀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无意得罪,还请见谅。”

    骆余看了一眼王二狗,不知对方底细,心里仍有余悸,说道:“只要这位朋友不要再想着取我项上人头。”

    楚寒说道:“必然如此。”

    此话一出,王二狗不乐意了,他觉得楚寒就算是自己的朋友,也不能这样干预自己的事情,自己就算现在不杀骆余,说不定以后还是要杀的。

    他用胳膊肘捅了捅楚寒,小声提醒,说道:“八十两银子呢。”

    楚寒说道:“王大海已经死了,你从哪里去要那八十两银子?”

    “可他昨天还好好的。”

    “但今天必然已经死了。”

    王二狗看着楚寒的眼睛,讪讪的闭嘴,心情有些低落,他觉得楚寒不会骗他,只是有些心疼那八十两银子。

    周围更静,无人再敢高声喘气,低头颤抖的众人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王大海是什么人?

    那是骆家庄一等一的富商,来这里定居已有三年,手中掌握着盐粮布匹的生计,说是家财万贯也不为过。

    可他说死就死了。

    骆余看着楚寒,说道:“王富贵刚刚死在家中床上不过半个时辰,即便是他的家人尚且不知,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也很好奇。

    因为他几乎是亲眼看着王大海死之后,便立刻赶往了这里,期间也没有什么耽误。

    听了这话,楚寒说道:“用一百两银子就想买骆余的性命,想要大的回报却只愿付出这一点点的代价,这样的人若是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一个奇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