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落雪居剑客神龙见首不见尾

作者:罗大王 |字数:61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听了这话,骆余一怔,随即笑道:“我只不过是一个读书人。”

    以一个读书人的身份,掌控骆家庄的大部分势力,这样的骆余更加不可小觑。

    楚寒没有继续说话,他不愿得罪骆余,但是也绝对不怕他。

    骆余看了一眼三人,再次拱手行礼,说道:“今日能见到三位英雄,实在是幸运,客栈鄙陋,不是谈话之地,不知可否赏脸到寒舍一聚?”

    聂云不说话,也不知道是苏妙人的吩咐,亦或是她自己的想法,她或许会提出建议,但从不干预楚寒做出决定。

    就像她自己所说,她只是楚寒的影子。

    至于王二狗,骤然得知金主死去,也是让他放弃了刺杀,只当是发了一笔横财,对于到骆余家里白吃白喝,他显然是很有兴趣的。

    开口的还是楚寒,他笑着说道:“在骆家庄,有谁不会给骆余一个面子呢?”

    听了这话,骆余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我的面子这么值钱,请!”

    楚寒很高兴。

    他从小在溪北巷子里长大,虽然只是骆家庄无数小鬼头中的一个,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家乡。

    从他第一次在镇子上送酒开始,他就听说过骆余这个名字。

    对当时的楚寒来说,在此地混的风生水起,说一不二的骆余就是成功人士的代表,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而今天,他可以与对方侃侃而谈,甚至被对方奉为上宾,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心里升起一种不真实感,让他开始有些洋洋得意。

    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便被他自己压了下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得意,只能冷静,否则的话,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

    骆余的府邸在镇子北部,靠近郊外的地方,唤作落雪居。

    占地十三亩,东起牛羊司巷,南沿古街,西至旧镇,北临驿道。

    高墙内假山高耸,奇石满地,又有竹林掩映桃花盛开,亭台楼阁,廊腰缦回,富丽堂皇,极尽奢华,所用材料选用了大量名贵的紫檀、酸枝、楠木、银杏、花梨、南洋杉,做工精细,雕刻彩绘精美绝伦。

    其讲究程度,远不是一般的富商之家或者官邸可比,就连那仇大爷的飘雪山庄,一处大宅拿来此处与之相比也是逊色不少。

    因为仇大爷毕竟只是个江湖豪侠。

    这不仅仅代表着财力,更代表着院子主人自己的品味和欣赏水平。

    从没见过如此美景的三人如同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即使想要表现的镇定自若,也不免被一处又一处精美珍贵的物件儿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骆余在前面引路,走了许久,这才到了花丛中一处凉亭里。

    亭子中央有一张石桌和四把石凳,四人相对而坐,冬日里只觉得屁股下面石凳竟传来阵阵温热之感,心下里也是大感神奇。

    随后便有侍女奉上热茶以及美酒,鱼贯而出的侍从一个接一个,不慌不忙的在石桌上摆满了小菜。

    到了此时,王二狗早已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时常想象自己出了名,有了钱之后的生活,但就是在他最放肆的想象里,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奢华梦幻的场景,他忽然间立志。

    自己这辈子一定也要盖一处这样的院落。

    不理会誓要发愤图强的王二狗,楚寒看着坐在对面的骆余,说道:“骆老板好雅致。”

    骆余哂然一笑,说道:“雅致谈不上,在下文不成,武不就,做什么都是半吊子,好在有几个臭钱,尽被我琢磨用在如何败家上了。”

    听了这话,聂云摇头说道:“就怕骆老板家大业大,败了一辈子家钱财却是越来越多了。”

    王二狗叹气,说道:“可惜我注定此生与剑为伴,不然的话,屈身来过一过骆老板的生活也是一种选择。”

    骆余说道:“侠士清高,在下倒是愿以万贯家财去换一身高强武艺,可惜却是有心无力。”

    饭局已开。

    楚寒说道:“那位兄弟人在何处,如此美酒,何不共饮?”

    骆余笑了一声,看着楚寒,说道:“阁下的好奇心还真重。”

    楚寒摇头,说道:“我只是想请他喝一杯酒。”

    骆余说道:“若那位不介意,你这杯酒请也没什么。“

    楚寒说道:“那如何知道他在不在意?”

    骆余笑了一声,说道:“若他在意,即便你的酒倒在这里,他也不会喝上一口。”

    楚寒闻言不语,只是伸手扯过白玉瓷杯,倒了满满一杯酒,就那么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三人屏息凝神,安静的等着,皆是想看一下这位被骆余如此推崇的高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就连一旁的侍从也是咽了一口口水,伸着脑袋四处查看。

    他们跟随骆余已久,倒是知道这位高手的存在,但对方来此时间尚短,对方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所知也是甚少。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

    骆余笑了笑,轻咳一声,说道:“既未现身,看来几位……”

    话未说完,一大团黑影忽的自众人身前闪现,倏忽间风起云涌落叶纷飞,弄的人睁不开眼睛。

    等下一个瞬间,凉亭再次恢复了平静。

    人还是那些人,没有多出一个,也没有少掉一个。

    可桌子上的那杯酒却不见了。

    楚寒忽的拍手,赞叹说道:“来如狂风,去似闪电,不愧是骆老板所看重的人。”

    人未现身,听了这话,亭内众人也是人人心旌摇曳,相继露出笑容,一副宾主尽欢的好气象。

    楚寒并没有说谎,只是所说的有些夸大。

    这暗中之人不行正路,来时屋顶瓦片响动,去时亭外花丛摇晃,皆留下了痕迹。

    取酒之时以剑尖挑杯,力道控制的够好够快,但却不够稳,以至于洒了三五滴。

    虽说无论速度还是声势都极为惊人,但是楚寒方才仍找到了出刀的机会,只是没有试过,他也没有一击必中的信心。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武功确实在自己之上。

    但和半年前出现在溪北巷子里的那个黑衣人相比,又有差距,至于这差距几何,楚寒也不好作出判断。

    王二狗也是啧啧称奇,他行走江湖多时,杀的人也不少,不过多是些无名鼠辈,真论起来,还从没见过真正像模像样的高手。

    不知前路如何,他也只是寻常练剑,既无向上攀登的动力,也无方法。

    可是现在,他的眼中仿佛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剑,下意识的就要拔剑挥舞一番,抒发心中兴奋喜悦之情,但好歹是忍住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交谈之余,几人也是酒足饭饱。

    骆余看着楚寒和聂云,说道:“没想到二位竟是齐天宗的弟子,难怪有如此高强的本事,容我再敬二位一杯。”

    他的双眼微醺,醉意已经有些明显,只仰头喝完这一杯,便伏倒在了桌子上。

    同样倒在桌子上的还有王二狗,酒喝到一半儿的时候,他就已经撑不住了,可还偏要逞能,到了最后,鼾声大作,醉的如同一头死猪。

    楚寒和聂云对视一眼,便开口对一旁的侍者说道:“扶骆老板回房休息,等他醒了,告诉他,说楚寒多谢他的款待,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侍者说什么,便一把背起王二狗,向着门外走去。

    聂云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从客栈领回了正在吃着马草的赤兔,三人一马出了骆家庄,向南走了整整三十里,这才来到了一个村子。

    这个村子楚寒曾经也来过,但没什么认识的人,因为死鬼老爹的原因,只知道村东头有一家做皮肉生意的俏寡妇。

    死鬼老爹如今成了死鬼,俏寡妇却是出落的越加水灵,浑身软肉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楚寒给了她一两银子,便把烂醉如泥的王二狗扔到了寡妇家的热炕头上,嘱托对方照顾好他。

    见有银子收,俊俏的寡妇自然高兴,她见过的男人多了,对她来说,只要有银子,什么样的男人都差不多。

    她更喜欢出手阔绰的男人,收钱的时候还在扭着细腰,使劲的朝着楚寒抛媚眼,如果不是因为聂云在的话,怕不是已经宽衣解带扑了上来。

    好不容易摆脱了俏寡妇的纠缠,楚寒看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王二狗,想不通对方为什么可以睡得这么香甜,连睡梦中嘴角都挂着笑意。

    思来想去,最后只能归咎于对方是一个纯粹的人。

    这样的人总是很容易快乐。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丝毫不避讳在一旁站着的聂云,往王二狗的怀里一塞,低垂着眼睑,轻声说道:“兄弟,有缘再见。”

    “再见。”

    王二狗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