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鞭笞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楚寒迟疑了一下,说道:“多谢师兄,只是师弟还是有些担心,希望到时候等师父回来,两位师兄能帮我跟师父解释一下。”

    肖无义和吕聪对视一眼,二人目光中皆是有些疑惑。

    黑暗中,烛光摇曳,倒映着飞蛾的影子。

    吕聪说道:“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事瞒着我们。”

    面对师兄的质问和坦诚,楚寒心有愧疚,再次拱手行礼,说道:“不瞒师兄,确实有事,不过我不能说,这事,师父和师祖都知道。”

    肖无义的声音有些虚弱,但一如既往的坚定和让人安心。

    他说道:“没关系,在这个世间活着,谁都有些秘密,放心吧,师兄相信你,等师父回来,我们跟你一起去见师父。”

    信任。

    二师兄这种毫无缘由的信任让楚寒内心触动很大,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化作了一声谢谢。

    拜别了两位师兄,楚寒忽然无比的安心,这种安心是师兄的承诺带给他的,也许并没有什么帮助,但是有时候,别人的支持,亦是一种力量。

    楚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睡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他没有着急上山,先在院子里练刀,然后就又来到了食堂吃早饭。

    一路上那种异样的目光少了不少,楚寒也不在意,因为这件事情,对于这些同门的师兄弟来说本就只是一件毫无关系的谈资,有人不喜,有人看戏,但总归说多了便没有意思。

    依然跟聂云和南宫海一桌,他吃完东西,想要说话,可聂云又沉默着离开。

    楚寒有些无奈,无聊的跟南宫海打趣了两句,聊了聊最近百炼峰上发生的趣事,例如刘家的小子打了王家的少爷,西北的蛮子推了柳正则的院墙,被柳正则揍成了猪头,等等。

    楚寒心满意足之后,便起身去往天柱峰。

    昨夜的雨不算小,淅淅沥沥的雨点洗刷掉屋顶的灰尘,四周散发着一种泥土的清香,同时也让人的心情更加愉悦。

    他的步子依旧那般稳健,直到来到天柱峰脚下,再次见到那位守门的师兄,事情才发生了变化。

    照例,楚寒把苏淼的令牌给对方查看,可是这一次,对方接过令牌之后,却是没有立刻还给他。

    守门的师兄没有看他,只是轻声说道:“苏淼师叔回来了。”

    楚寒的心情有些沉重,点了点头,道谢之后就上了山。

    他知道,此时两位师兄必然已经来到了苏淼的身前,如果顺利的话,那么一切都已不成问题,只是前面等待着他的又将是什么呢?

    楚寒不知道。

    他只有去面对。

    他来到了那熟悉的院门前,朱红色的大门紧闭,伸手敲了敲门,早已白发苍苍,精神头却越加强健的管叔帮他开了门,看了他一眼,只是叹气,也不说话,就挥手示意他进去。

    楚寒也不犹豫,像往常一样,熟悉的走进正厅里。

    苏淼身上穿着宽大的衣袍,盘膝坐在最前方的蒲团上。

    大师兄和二师兄也在,楚寒也寻了一空着的蒲团一下,像以前一样跟师父问安。

    苏淼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便转过头看着肖无义,视线没有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一刻。

    见此,吕聪和肖无义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那意思,大概就是此事他们已经跟师父解释过了,让他无需担心,一切皆是一场误会。

    楚寒只得无奈的笑了笑,用眼神回敬了自己的谢意。

    苏淼也如往常一样,先听大师兄汇报了一下几人最近的修行进度,点评一番之后,顺道解答一下几人在平日练功时的疑惑。

    到了最后,楚寒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道苏淼不愧是苏淼,果然不是闻人泽宇的那点小计俩能够算计到的,自己真是杞人忧天,外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一说,就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这个时候,苏淼说道:“吕聪,无义,你们二人先去练功吧,我有些事情和你们师弟要说。”

    吕聪和肖无义对视了一眼,便低头跟苏淼行礼,缓缓退出房间,退出院子。

    房间里只剩下了师徒二人。

    楚寒率先开口,恭声说道:“师父有何教诲?”

    苏淼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什么教诲。”

    听了这话,听着那话语中冰冷的意味,楚寒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

    他沉默不语。

    苏淼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

    “弟子知道。”

    轰隆一声响,楚寒只觉的忽然间,一股巨力打在胸口,尚未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倒飞而出,撞碎了一张桌子,三张椅子,直到撞到了承重的雕花柱子上才停了下来。

    打翻的砚台砸在他的头顶,漆黑的墨汁混合着猩红的血水,成了某种诡异的暗红色,覆盖了他的小半张脸,流进了他的眼睛里。

    他一张嘴,便有鲜血从口中吐出。

    苏淼咬着牙,冰冷的声音中蕴含着毫不掩饰的杀气,他说道:“你既然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那你怎么敢去勾引她,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清楚自己是什么东西?”

    楚寒伸手抹了抹脸上的血水,却总是抹不干净,他就不再抹,只是支撑着站了起来。

    他的头发凌乱不堪,满头满脸的血,手上是血,衣襟上也是血。

    不过虽然他看着狼狈,实际上,他的伤势并不重,只是即便如此,他的身体依然在颤抖。

    浑身上下,每一块儿肌肉,每一寸皮肤,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彻骨的寒意笼罩了整间屋子,惊天的杀气从身前这个人的身上迸发。

    楚寒心里莫名的惊惧,仿佛眼前站着的苏淼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知名的怪物,妖魔。

    在这种力量下,他根本无法反抗。

    他咬着牙说道:“我没有。”

    苏淼冷哼一声,大手一翻,手中便多了一条软鞭,是数十条铁丝扯成的荆棘条。

    破风声自耳边袭来,楚寒下意识的想躲,可是却没有躲开,鞭子直接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鲜血飙风,伤口处火辣辣的疼。

    楚寒闷哼一声,咬着牙忍住疼痛,站定在原地,说道:“师父,你听我解释。”

    又是一鞭子,抽在他的身上,撕裂绸衫,扯开皮肉。

    苏淼冷声说道:“不用了,你的两位师兄已经替你解释过了。”

    楚寒一怔,他心底有些疑惑,既然已经澄清,那么以苏淼的精明,又如何不会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他跟苏酥之间根本没有什么。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的师兄诚心对你,你竟然连他们都骗!”

    楚寒已运起内力抵抗,可这一鞭子下去,直接打在他的气穴,那一身浑厚的内力尚未来得及发挥作用,便轰然散去。

    楚寒的脸色也慢慢冷了下来,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那些对苏淼不切实际的幻想真的可笑,在他们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又怎么可能会真心对自己好?

    他轻声说道:“师父,我跟苏酥师姐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您说我欺骗了大师兄和二师兄,那么又有什么证据呢?”

    听了这话,苏淼的脸因为愤怒变得通红,他再次挥动了手中的鞭子,说道:“证据?苏酥亲口跟我说的算不算证据?她已经承认了,说你们是真心相爱的,还说让我成你们,说有人要对付你,让我去救你,你让我怎么跟她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