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杀朱四九

作者:罗大王 |字数:45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很虚弱,他的脸色苍白,因为失血过多,力气也流失的严重。

    除了断了两根肋骨,其他的都是皮肉伤,只要不伤及内腑,好好休养,痊愈是迟早的事情。

    但正因如此,他发现了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在他的丹田深处,一股清凉的药力慢慢散发而出,速度不快,量也不大,却在一刻不停的温养着他的身体。

    自己体内的朱果药力竟然还有着残留!

    既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楚寒立刻开始主动运转内功,去催动体内药力的散发,这个过程很顺利,不多会儿,楚寒苍白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三分血色。

    和最开始那几乎源源不穷的药力相比,丹田里的残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万年朱果不愧是世间神物,效果依旧好的超出了想象。

    起码最表层的皮肉开始迅速的愈合,伤口处皆有一种清凉和麻痒的感觉,不在像之前那么疼。

    到了晚上,聂云端来了一碗糁汤,据她说这是她家乡那里的特色,记忆中,最好喝的糁汤就是她母亲做的。

    一回忆起来以前的生活,平日里冷冰冰的聂云脸上是少有的温柔,可楚寒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她为什么要来齐天宗,她口中那个幸福的家又怎么样了。

    不需要问。

    这世间可怜的人太多,总需要相依取暖。

    这汤做法也不难,把麦米放在水中浸泡一夜,然后放入正在熬煮的鸡汤中,等到麦米软而不烂,加入姜粉,花椒粉,胡椒粉,少许盐兑成的调料汁,兑入凉水,煮沸。

    等到盛出的时候在碗底打上一枚搅碎的鸡蛋,热汤一滚,那味道说不出的香浓。

    楚寒只闻了一口就觉得口齿生津,想要尝尝味道却又难以启齿,只能躺在那里,等着聂云喂给他喝。

    好在聂云没有忘记他行动不便,拿着一个小小的汤匙,小心翼翼的把糁汤喂到他的嘴里……

    浩月走到窗前,聂云透过楠木窗棂展目远望,轻声说道:“你的院子里真美。”

    “那个?”

    “怎么了?”

    “我想尿尿。”

    “……”

    七天后。

    百炼峰。

    这天早上,太阳没有出来,远天是一望无际的云,头顶灰蒙蒙的。

    一处普普通通的院落里,朱四九正坐在床头,茫然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儿,上面缠满了白色的绷带。

    他的两只手都没有了。

    他明明听说,楚寒已经身受重伤,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自己只需要动动手就可以杀死他,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现在这种状况。

    光明,前途,未来的一切,似乎都连着他左手的失去而离他远去了。

    他已经孤单一人,现在这幅样子,就连原先整天一起喝酒吃肉的好友也不愿意再亲近他,只留他一个,在这冷清的院子里等死。

    他的脸色因失血变得苍白,现在的他,比一个种田的庄稼汉还要虚弱。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内心,连同着他眼前的世界都变成了灰白色。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朱四九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不是因为他身体上的缺陷,而是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

    齐天宗是不会养一个废人的。

    想到这一点,朱四九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屋子里又冷了一些,恨不得再也不爬起来,直接钻到被窝里。

    可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他就注意到,门口的光影处有一个人。

    那个人站在那里,沉默,安静,却又让朱四九感到了莫大的恐惧。

    他想要说话,张了张嘴,却只觉得喉咙处一阵干燥,像是在沙漠中脱水将死的旅人,简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雪亮的刀锋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对方显然没有什么怕不小心弄伤他的意思,刀锋贴上来的一瞬间,他的脖子就破开了一道血口。

    黑影就是楚寒,他站在那里,手握着刀柄,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朱四九,脸上无喜无悲,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只说道:“我说,你答,说错就死,摇头就死,如何?”

    朱四九只有点头。

    楚寒也点了点头,说道:“第一个问题,那个叫你来杀我的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朱四九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像是要哭一样,他说道:“没有好处,他只是告诉我,你得罪了天柱峰的长老,被放弃了,而且受了重伤,我很轻易就可以杀死你,报我的断臂之仇。我错了,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楚寒没有回答,接着说道:“第二个问题,那个叫你来杀我的人,是谁?”

    朱四九说道:“闻人泽宇,一剑峰的闻人泽宇。”

    果然是他。

    楚寒这般想着,冷笑一声,说道:“你还真是个蠢货,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可以杀死我,他自己怎么不动手?”

    听了这话,朱四九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双目氤氲,流出了悔恨的眼泪,他说道:“是啊,我被他骗了,他是在利用我!楚寒,你放心,从今以后,闻人泽宇就是我的敌人,我和他不共戴天。”

    他信誓旦旦的说出了这些话,可楚寒却是直摇头。

    “怎么了?”朱四九觉得自己口中越加干燥,他想要喝水,却不敢动。

    楚寒的眸子深处涌出一阵冷意,他说道:“第三个问题,你怎么这么蠢?”

    朱四九瞳孔微缩,张大了嘴巴,却依旧没有叫出声来。

    刀光一闪,鲜血顺着刀刃汩汩流下。

    楚寒面无表情的扶起朱四九的身子,将他搬到床上,盖好了被子,细心的替他掖着被角儿。

    “你没有必要杀他的。”

    楚寒直起身子,转头看着依在门框那里放风的聂云,说道:“我不杀他,他以后再来杀我怎么办?”

    聂云说道:“他杀不了你。”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总归是个麻烦。”

    “随你,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楚寒说道:“苏淼已经收了我上山的令牌,但是却并没有明确的通知我,要和我解除师徒关系,那么,他就还是我的师父。”

    聂云说道:“他这么对你,你还当他是你的师父?”

    楚寒咧嘴一笑,说道:“当然,那可是翻天龙王苏淼啊,这齐天宗外门弟子中,谁不想拜他为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