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拜别

作者:罗大王 |字数:41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回想以往过年的时候,楚寒总会偷偷的跑出溪北巷子,拿上酒鬼老爹藏起来的银子到镇子上瞎转,一会儿跟着这家放爆竹,一会儿看那家放礼花,怀里手中满是各种各样的零食,不把钱花光,不把东西吃完绝不会回去。

    回到家之后,自然要被酒鬼老爹一阵毒打加责骂。

    楚寒也习惯了,屡教不改,只是每次回去都要给酒鬼老爹带上一壶没掺水的黄酒,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出两碟花生,打完骂完父子俩再面对面的喝上两杯。

    相比于以往的那些日子,今年的年节,真的有些无趣。

    多了很多东西,却又少了很多东西。

    楚寒心中莫名的有些伤感,可随后,这种伤感就被他压到了内心最深处好好的藏着。

    天色已晚,楚寒送苏酥离开,两人并肩走着,夜风微凉,百炼峰的山道周围依然摆着无数的萝卜灯,有些已经息了,有些还在风中左摇右晃。

    小路很长,步子很慢,给人一种似乎能够永远走下去的错觉。

    但终归没多时就到了尽头。

    “早点儿回来。”

    楚寒点了点头,冲她笑了笑,一个字也没说,就转头没入了黑暗里。

    回来的时候步子也不快,黑暗中,灯火零星,一个人,一条路,慢慢的走着,安静无比,他很喜欢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但或许是因为走得太慢,他遇到了另外一个人。

    “李师兄。”

    背着剑的李凡心今天刮掉了脸上的胡须,头发整整齐齐的梳在脑后,更换上了一身造型古雅的青衫,和平时的邋遢样子多有不同,竟别有几分出尘气息。

    他从远处踱步而来,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和楚寒迎面相遇。

    他瞥了一眼楚寒,又瞄了瞄不远处的玉屏峰,似有所悟,调笑的说道:“呦,喜欢丢尸体的小鬼,看来传言不假,你真的泡上了翻天龙王的女儿。”

    楚寒眉头一挑,平静的说道:“只是传言而已,倒是师兄,今晚可是春风得意的很啊。”

    “哈哈哈哈哈。”李凡心似乎喝了不少的酒,伸出手指着楚寒的脑袋,说道:“你的胆子还真是大,算了,即便我不教训你,苏淼那老东西也会教训你的,他只有一个女儿,谁都不能碰,这是他的底线。”

    楚寒说道:“李师兄,你喝多了,苏淼是我的师父。”

    李凡心的身形有些摇晃,却依旧满脸笑意的说道:“没有没有,喝多倒不至于,今天去望南峰跟师父稍微喝了两杯,一会儿我还要去见欢妹呢。”

    楚寒不知道他口中的欢妹是谁,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在望南峰的师父是谁,只是看着李师兄的动作,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

    只见李凡心伸手往背后一捞,那柄看似平平无奇的铁剑就到了手中。

    天地间骤然一静。

    李凡心眉头一皱,说道:“晃眼。”

    他手中长剑一挥,平地忽有风起,惨白色的剑气纵掠而出,一剑连斩灯火一十七。

    等楚寒再看向他的手时,李凡心已经收剑,拍了拍他的肩膀,飘飘摇摇的从他身边走过。

    楚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弯腰拾起被李凡心斩灭的一盏萝卜灯,拿在手中仔细端详。

    萝卜灯本身没有半分损坏,只有灯芯最上端的那一丝一毫被剑气搅碎,顺带灭掉了火苗。

    十七盏灯尽是如此。

    这等控制力,这等剑术,如果刚才那醉酒一剑不是斩向地上灯火,而是斩向自己,那么自己挡不挡得住?

    楚寒不确定。

    只是他想着,实力如此强劲的李师兄,在这齐天宗中尚且混到如此地步,那么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如果铁了心的要去和闻人泽宇作对,下场绝对极其惨烈。

    必须尽快走了。

    楚寒这般想着,就回了自己的院子,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天柱峰山门前。

    守门的师兄换了人,不过仍旧认识楚寒,他说道:“楚师弟,很久没有见到你来了啊。”

    楚寒抱拳行礼,说道:“前段日子师弟行为多有不端,引得外界误会,给师父丢了人,师父一怒之下收走了我上山的令牌,今日年节,特地来给师父拜个早年,顺道有些事情想向师父禀报,烦劳师兄通报一声。”

    那师兄也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楚寒师弟不要客气,这等小事,交给我就行,这样吧,你先回去,等中午的时候再来,苏淼师叔见不见你,我都给你一个准信。”

    “好,那就多谢师兄了。”

    中午时分,楚寒又来,依然是那位师兄,寒暄了两句之后,他就把那块儿熟悉的令牌交还到了楚寒手上。

    楚寒接过令牌,上了山。

    敲开院门,依旧是管叔把府门打开,兴高采烈的把他迎了进去,扯着他的袖子就往屋子里领,边走还边说什么千万不要跟你师父顶嘴,低头好好认错就行。

    穿过院落,一直到了正厅之前,管叔才不舍的松开了他的袖子。

    楚寒走进正厅,一进门就看到了苏淼,一身灰色的绸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楚寒恭敬的行礼,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一张嘴,那些事先想好的认错道歉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只好自嘲的笑了笑,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苏淼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天,苏酥跟我说了很多事,每一天都在劝我,甚至以死相逼。”

    听了这话,楚寒的心一颤,他哽咽的说道:“师姐……费心了。”

    苏淼说道:“我也年轻过,我很清楚,这件事是我不近人情,但是我毕竟是她的父亲,我担心她只因为一时冲动而误了自己一生。”

    楚寒微微低头,说道:“师父,弟子明白,徒弟这次来,就是想跟师父请示,打算去南边儿江湖游历,见一下世面,一两年后再回来。”

    听了这话,苏淼一怔,他转过身看着楚寒,思索了一会儿,轻声说道:“嗯,去吧,记得回来,我永远是你师父。”

    楚寒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苏淼,这才发现,他两鬓的白发比之前看起来更多了,像时苍老了几十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