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楼公子的密道

作者:罗大王 |字数:44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一听这话,门口那小厮连忙赔礼,可是语气倒不见丝毫害怕,只是也很快退下了。

    楚寒转头看着床上只裹着一层棉被的月儿,说道:“人已经走了,你到底是什么人,该告诉我了吧。”

    月儿说道:“你先把衣服给我。”

    人一走,她复又变得理直气壮。

    楚寒轻哼了一声,手中把玩着银质的酒壶,冷声说道:“也好,我只是个路人,本没有必要管这里的事,赶紧穿好衣服,我直接把你交给老板娘,你会如何,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说着他就起身,作势要去柜子里拿衣服,可这个时候,一旁的月儿又开口了。

    她说道:“慢着!”

    楚寒转身笑着问她:“怎么,我现在同意给你拿衣服了,你难不成还要反悔?”

    月儿轻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坏东西,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确保我的安。”

    楚寒说道:“那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事了。”

    “你!”

    楚寒复又坐下。

    月儿咬着牙,看着坐在那里的楚寒,想着这酒怎么没毒,有毒直接把你毒死算了。

    楚寒也没理会她,只将那酒壶中掺了水的女儿红往嘴里一灌,想要解解渴,可还没等月儿开口,楚寒手中的银壶瞬间被捏的变了形。

    他的脸色也变了,变成某种诡异的乌青色。

    这酒有毒!

    他谨慎了一整夜,硬是在最后关头放了松,他忽然间长身而起,仰着头,将一颗解毒的药丸扔进了嘴里,猛地咬开,药液便流进了喉咙。

    药已入腹。

    下一刻,楚寒便栽倒在地,打翻了一桌子的碗筷器皿,他的眼睛开始发黑,身体僵硬没有知觉。

    “月儿”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一惊,不过也是找准时机,立刻便翻身下床,趁着这个时候到一旁的柜子里找到衣裙穿了起来。

    等她穿好衣服,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身后有一个中毒倒地的人物。

    可当她转过身,却发现,刚才还倒在地上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坐在了原来的椅子上。

    楚寒的脸上仍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乌青色,但是比方才也好了不少,他正盯着眼前的小姑娘,目光比刀子还要锋利,垂在椅子一侧的右手紧紧的握着刀柄。

    楚寒想不太明白,酒壶是纯银的,一直放在身前,从昨夜到现在,屋子里也一直没有别的人进来。

    可是他还是中了毒。

    只喝一口,便已中毒,如非他先前早早的吃了解毒丸,此刻或许早已躺在地上任人宰割。

    他没有去质问眼前的小姑娘,因为他同样确认,从昨儿个到现在,这小姑娘也根本未曾碰过这酒壶一下。

    他翻转酒壶,将壶中美酒部倒出。

    温暖的阳光顺着窗户照进瓶口,酒壶底下仿佛有寒光一闪。

    他皱着眉头,伸手在酒壶底下一抹,手指间就多了一根银白色的毒针。

    毒针只有一寸长,纤细脆弱,毫无着力之处,而这银质的酒壶,壶底却足有半寸厚,把毒针从酒壶底下打进去,针尖儿上的毒酒部溶在酒里。

    楚寒几乎立刻就找出了问题的答案,可是并没有什么用,毒是从针上来的,那这毒针呢?

    毒针又是谁,在什么时候打进来的呢?

    楚寒想了想,这毒针绝不可能是在老板把酒递过来时打进去的,因为根本没有必要,直接往酒里下毒,比这要方便的多。

    而且他真的确信,昨晚这屋子里绝对没有进来过别的人,如果真有人进来,走到他的身边拿起他的酒壶他还无所觉,那么那个人即便是杀了他,他也没有办法。

    最关键的是,他想不到,什么人会在这里对自己下手。

    楚寒的目光冷如刀锋,冷冷的说道:“你可知道是什么人要害我?”

    “月儿”摇了摇头,苹果般的俏脸已经吓成了苍白色。

    楚寒很累,齐天宗的解毒丸效果很不错,毒到现在已经基本无法威胁到他的生命,可是他仍然觉得一说话,一呼吸,自己的食道就开始火烧般的疼。

    而且他的肌肉也早已麻痹,虽然正在恢复,但是一时半会儿也使不出多少力气。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外面传来了动静,一群人乌压压的挤在了门前。

    至于他们说什么,楚寒听得清楚,大概是什么确认,宝马,还有什么楼公子之类的,他再次确认,这件事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或者说那位尚未露面的楼公子脱不了干系。

    “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说过,再来吵我,我就一刀劈烂你的头!”

    说着,他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月儿”,可是对方似乎也知道他现在自身难保,根本不怕他,反而在柜子的角落里翻来找去。

    “公子,我们听到了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您开下门,让小的进去收拾一下。”

    这小厮的胆子愈发大了起来,连楚寒说要劈烂他的脑袋竟也吓不住他,楚寒知道,对方应该也知道自己此时已经中毒了。

    而且外面绝不止一个人,他们开始推门,并不算粗重的门栓在几个汉子的齐齐用力下,发出吱嘎的响声,仿佛下一刻就要断裂。

    门外确实不止一个人。

    头戴野花的老板娘酥胸**,就那么抱着膀子站在房前。

    门前有两个大汉正在一齐撞门,她身旁还有五个黑衣蒙面的杀手提刀待命,只要门一开,就立即冲进去,不管屋子里的人死没有,先乱刀砍上一通再说。

    她算的很好,昨晚来的客人,到这个时候大概也都走了个干净,唯一没有算准的,就是自己这房门似乎真的有些结实,两个大汉硬是嘿咻嘿咻撞了十多次才给撞开。

    门一开,她还未动,身旁五个黑衣人就提刀冲了进去,可是过了好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老板娘觉得有些奇怪,往屋子里一走,这才发现,这房间是空的,里面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

    她皱着眉头,说道:“跳窗户跑了?”

    一旁的大汉检查了一下打翻的碗筷,地上被捏扁的酒壶,看着上面清晰的指痕,心里也是一惊,回答说:“他确实中了毒,从这跳下去,后面楼下皆是锋利的石头,绝对要出事。”

    老板娘冷哼一声,说道:“那你们说说,房间就这么大,他到底去哪了?”

    一旁的大汉想了想,忽然打了个激灵,脸上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战战兢兢的道:“恐怕……恐怕是楼公子的密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