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楼外楼,天外天

作者:罗大王 |字数:455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修真万年归来你是什么神至强械神系统快穿攻略:大人,只想撩你!

    徐龙在原地坐得好好的,一听这话,立刻气的面部充血,就是一口血吐在地上。

    猩红的血液落在实木的地板上,冒出滚滚的热气,不像是血,反而像是一碗热油,周围之人看到这一幕,皆是一阵心惊。

    他们完没有想到,楼公子手下的左护法,实力强劲的徐龙,在这个少年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连一刀都挡不住。

    楚寒说道:“你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即便我不动手,你也活不了,而且在你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内,都是无比痛苦的。”

    徐龙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拼命的阻止着伤势的扩散,但是伤口太大,无论他做什么,看起来都像是没用的挣扎。

    他几乎已经放弃了。

    徐龙道:“杀了我!”

    他的声音颤抖中带着几分痛苦。

    楚寒也在看着他,看着他痛苦的样子,说道:“既然想死,那么为什么不自己动手,以你现在的状态,应该还有着自缢的力气吧?”

    徐龙瞪着眼睛,目眦欲裂,头顶布满青筋,无比的狼狈,再没有一丝先前宠辱不惊的样子。

    他低声吼道:“快点……快点杀了我!”

    楚寒点了点头,右手缓缓抬起了他的刀,可就在这时,徐龙猛地低头。

    寒光一闪,一根尺余长的铁刺从他的背后射了出来,以楚寒现在的动作,根本无法拿刀去挡,只能闪身躲避。

    可是事发突然,那铁刺又太快,即便楚寒已经侧身,仍在楚寒肩膀上划开了一道口子,割下了一大块儿血肉。

    感受着肩膀上撕裂般的痛楚,楚寒怒从心头起,转身提刀就要砍人,可等他看向徐龙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死了。

    趴在地上,胸口鲜血流了一地,连内脏都淌了出来。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看着徐龙的尸体,喃喃说道:“多谢,你又教会了我一件事情,杀人的时候,一定要确认真正的把他杀死,才能收手。”

    说完,他便转身,看向了一旁的花三娘,对方与他刚一对视,就蹬蹬蹬退了好几步。

    吓得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楚寒道:“楼公子的庄园在哪?”

    花三娘一怔,随即说道:“顺着房间里的密道,一直走就可以到了。”

    楚寒道:“总是走密道有些失礼,我想正面登门拜访。”

    花三娘面露苦色,带着哭腔说道:“大爷啊,您可饶了我吧,您这样干,楼公子一定会杀了我的。”

    楚寒面色不变,只静静的看着她,说道:“你如果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空气中飘荡着隐约的杀气。

    花三娘的脸色变得苍白。

    她害怕了,从楚寒眼中,她仿佛看到了冰冷的刀锋,一地的鲜血,那是无边无际的修罗场。

    尸山血海中,只有这个男人持刀而立,宛如神魔。

    她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也不是不能说。”

    楚寒道:“那就快说。”

    花三娘面色迟疑,可是一抬头,余光瞥了一眼楚寒手中的刀,那抹迟疑顿时消失不见。

    她说道:“从这出门上驿道,往东走五里地,有个楼氏庄园,楼公子,就是那里的主人。”

    楚寒点头道:“你最好说的是真的。”

    花三娘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奉劝你,最好立刻就逃,千万不要去那里找楼公子。”

    楚寒轻哼一声,说道:“为什么?”

    花三娘道:“你虽然战胜了徐龙,我承认,这一点很令我意外,但是楼公子跟徐龙这些人不一样。”

    楚寒道:“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同样是人,能有什么不一样?”

    花三娘道:“当然不一样,像徐龙,他就算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个江湖人,而楼公子不同,他平时做事,从不喜动用武功,即便他的武功深不可测。”

    花三娘的话等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楚寒不得不承认,人和人的区别,有时候比人和猪的区别都大。

    楚寒拿了一根金条揣在怀里,便离开了客栈,按照花三娘所说的,上了驿道,往东走了五里地,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皱了皱眉头,又走了两三里路,前面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大山。

    楼公子会不会就藏在这山上?

    楚寒没有半点上山的兴趣,他知道自己被耍了,像楼公子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住在这种地方。

    迎面行来一牛车,车上坐一老汉,半眯着眼睛,身子随牛的动作慢悠悠的晃荡,像是随时都要掉下来。

    楚寒上前两步,拦在牛车面前,拍醒了赶车的老头儿,出声道:“老人家,请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个楼家庄,究竟在哪里啊,我总是找不到。”

    老汉一怔,说道:“老汉我在这活了一辈子,还从没听说过什么楼家庄,小子,你是迷路了吧?”

    楚寒一怔,苦笑一声,说道:“也许吧,被一个不懂事的婆娘给耍了,那敢问老人家,您可听说过楼公子?”

    老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女人嘛,总是喜欢耍男人,你也不用在意,大老爷们儿总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要找楼公子,可不要到楼家庄,而是去天外楼。”

    楚寒道:“天外楼,呵呵,看我这脑袋,敢问老汉,这天外楼怎么走。”

    老汉拍了拍牛屁股,眯起眼睛似又要睡觉,轻声说道:“楼外楼,天外天,好死不死活神仙,青年,不要命的话就过去,往西边走上十里地,你就到了。”

    楚寒没有动,只站在原地看着老汉的牛车静静走过,想着老汉嘴里哼着的歌,忽然开始犹豫,自己究竟要不要去那天外楼。

    可是一想起那匹脾气暴躁的枣红马,还有那个叫“月儿”的姑娘,这犹豫立刻就消失了。

    相比于他的刀,自己带来的那种近在眼前的死亡,花三娘还最终是选择了站在楼公子那一边。

    这绝对不是因为情谊。

    楚寒知道,花三娘绝不是那种重情重义的女人。

    那样的人,在如今这世道已经越来越少,要碰到一个,那可不容易。

    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在花三娘眼里,楼公子远比他要恐怖的多。

    骗楚寒一次,她可以有机会逃命,但是骗了楼公子,那么无论如何她都逃不掉。

    楚寒这般想着,随即迈开了步子,满心好奇的前往了那楼外楼,天外天。

    他也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楼公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