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儒生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3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老者,笑了笑,说道:“那可还是真贵。”

    他站起身,因为旁边来了一个人。

    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整条街都逐渐变得安静,人们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无比宁静。

    他们只是飞快的开始收拾东西,然后迅速退回了身后的屋子,关上门,对外面的一切事情都不再关心。

    唯一没有动的,就还有楚寒身边的老汉。

    老汉抬头看着眼前的楚寒,一双眼睛盯着他手中的梨,嘴巴张也未张,仿佛在问他,拿了梨,剩下的十两黄金在哪里。

    楚寒哭笑不得,手往怀里一掏,一根金条就扔了出去,说道:“十两黄金,你查一下。”

    老汉捡起黄金拿在手中掂了掂,点头说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楚寒亦点了点头,伸手在那一堆刀中挑起一把断骨的砍刀,在手中掂了掂,在眼前看了看,竟是极为顺手,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见到这一幕,老汉笑了笑,“还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

    这时一旁新来的那人也是瞥了老汉一眼,脸上露出阴冷的笑。

    来人肤色白皙,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

    一身干净的儒装,腰间配着一柄装饰一样的宝剑,唯独是那股笑容,总是让人觉得不那么舒服。

    这个人是谁?

    他难道就是楼公子?

    楚寒看着他,说道:“听说我的马在这庄子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否告诉我一下。”

    儒生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说不出的欢快。

    他说道:“不知是什么样的一匹马?”

    楚寒道:“一匹枣红色的马,比一般的马脾气要暴躁的多,体型也大上一圈。”

    说到这里,那儒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想起来了,我的确见过那匹马,是花三娘送过来的。”

    楚寒眯起眼睛,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刀柄,轻声说道:“那么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我急着赶路,还得用它代步呢。”

    儒生笑了笑,一扬手,四下里指了一圈,放声说道:“这里有八百间房子,那马儿就在其中一间,你可以一家家的去问,如果你不急着赶路的话。”

    听了这话,楚寒笑了笑,转头看着一旁的老汉,认真的说道:“我看这个人挺不顺眼的。”

    老汉笑了笑,指着楚寒手中的梨,说道:“要不尝一尝,挺甜的。”

    楚寒道:“不了,这么好的东西,还是等会儿再吃,现在吃的话,我怕等会儿拉肚子。”

    说着,他已经将梨重新放回了摊子上。

    老汉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这是我亲自种的梨,绝不会拉肚子的,不过,我看他也挺不顺眼的。”

    此话一出,儒生脸色顿时一变。

    随即他放声大笑,平地似有风起,浑厚的内力透过声音震破空气,传到耳朵里震得耳膜生疼。

    楚寒冷笑。“分形魔音,虽不知道有什么用,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还真是稀罕。”

    儒生一笑,说道:“你还有些眼力。”

    楚寒道:“碰巧听说过。”

    儒生点头,向前迈出了第一步,与此同时,他的手也覆上了剑柄。

    两人一起动了。

    楚寒右手拿着那把断骨的砍刀,儒生手中拿着杀人的长剑,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两人交错而过,兵器交错,火星飞溅。

    儒生转过身,站在原地,面无表情,静似磐石。

    楚寒也转过身,感受着右臂上那道纤细的伤口,眉头微皱,觉得有些奇妙。

    眼前这个人的武功他从没有见过,却是觉得很熟悉,就像是见过了无数次一样。

    他的刀斩空了,露出破绽,对方可以一剑刺向自己的喉咙。

    但这破绽却是假的。

    只要儒生出剑刺向他的喉咙,楚寒就有了反击的机会,他自认演技天衣无缝,这一破绽露的也是凶险至极,稍有不慎就要命丧当场。

    可眼前的这个家伙竟是完不中计,一剑轻飘飘的掠过他的手臂,毫不恋战。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感觉的话,那就是“贪婪”,从小到大在巷子里见过无数个阴险狡诈的人物,但凡活的长久的,都会给他这种感觉。

    楚寒再次举起了刀,依然是那把断骨刀。

    忽然间,他的瞳孔微缩,因为儒生又出手了,这一剑极为直接,在胸前飞刺而来,速度极快,且威力绝伦。

    青蓝色的剑光,如闪电飞虹,其尖端甚至隐约能够看到寸许长的剑芒吞吐。

    楚寒有些吃惊。

    不说所修秘籍,内力,单论剑法上的境界,眼前这个人已经足以与柳正则比肩。

    面对这一剑,他没有去逃,径直一刀斩出,于电光火石间准确的劈中了儒生的剑尖。

    只听叮的一声轻响,剑尖剑芒碎裂,儒生也被这一刀逼的连退七步,每一步都踩碎一块儿青石板,直到第七步,才将那股力道部泄尽了大地里。

    这下轮到儒生震惊了。

    他七岁开始练功,时至今日已经有二十年,二十年份的淳厚内力,加之精深的剑术,让他足以在年轻一代叱咤风云。

    可今日,对面这个看起来年纪绝对不算大的人,却给了他一种深渊般的感觉。

    那深不见底的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一条奔流的江河,而刚才的那一刀,也仅仅是河水里翻涌出来的一朵浪花。

    可就是这简单的一朵浪花,依旧让他无法招架。

    这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可事实就是如此。

    以楚寒那六十年份的离火一线天内力,如果换算成品阶一般的普通内功,几乎相当于两百年的修为。

    楚寒敢来此地的依仗也是如此,他虽然境界不够,但眼力却是了得。

    以力破巧,无章境以下,几乎无解。

    这天外楼虽说有天外二字,也算得上一个世外桃源,但那么巧就可以遇到一个无章境的高手,在他看来,仍是极为的不现实。

    儒生定了定神,冲楚寒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楚寒一怔,顿时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儒生也是极为的聪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进攻,楚寒只需要正面去挡,靠着强盛的内力就可奏效,甚至于取胜。

    但是如果楚寒率先出手,被对方抓住破绽反击,那样的话,即便楚寒的内力再如何雄厚,儒生也未必没有获胜的机会。

    楚寒只是笑了笑。

    手中斩骨刀垂在身侧,大踏步直接朝着儒生走了过去,速度不算慢,但也绝称不上快。

    他丝毫不怕,若论招式精妙,通习过赤日乾坤刀,研究过无数刀法秘籍,本身天赋又极为惊人的他,又怎么会怕呢?

    见识、眼界。

    这种东西,和时间有必然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又完称不上绝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