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厮杀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可当他的招式真的使出来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一招竟是如此的简单。

    就那么一刀直直的砍了过去,就像是菜市场上的屠夫每天做的一样,拿着菜刀劈砍猪肉。

    面对这样的一刀,被当成一只肉猪的儒生反而也极为的郑重。

    他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扶着右手手腕儿,径直上前一步,对着楚寒的喉咙就刺了过去。

    决定胜负的东西可能是境界,可能是内力,也可能是见识,但有时候,可能也是某种极为简单的东西。

    比如你手中的刀长尺半,而我手中的剑足有三尺长,大家一起攻出去,一定是我手中的剑先刺穿你的喉咙。

    越简单的道理越真实。

    任何的剑术或者刀法大师在面对这种简单问题的时候,也很有可能变成某种初学者。

    楚寒看着迎面而来的剑尖,面色不变,手腕儿下压,刀锋也急转直下,砍向儒生的手腕儿。

    儒生也变招。

    眨眼间,两人已经贴在一起,刀和剑也黏在一起,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双方就力对拼了数十招,雄浑的刀罡和剑气直接在青石的地板上留下十数道深邃的划痕。

    飞舞的火星在两个人之间接连崩开,雄浑的力道透过兵器不断震颤着两人的双臂。

    只是短短的交手,楚寒就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位儒生,单论武功境界,已经和自己的二师兄肖无义不相上下,所输的东西,也只是内力和功法而已。

    但这些差距,又然被他所展现出来的剑术拉近了不少。

    楚寒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什么十分精深奇妙的剑术,只不过,在儒生手中展现出来,那把剑就仿佛活的一般,犹如凶猛阴险的毒蛇,随时准备取你的性命。

    忽然之间,儒生的身形变得模糊,楚寒尚未看清他有什么动作,只觉得如移形换影一般,直接在眼前消失。

    楚寒眼一花,眼前甚至还存留着儒生的残影。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他没有用眼睛去看,在儒生动的那一瞬,他就出手了,左手中尚未出鞘的长刀向后一捣,正中了儒生的肚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儒生疼的弯下了腰,而楚寒恰好回身,再一刀纵劈而下。

    以他这一刀使出的力道,足以将儒生整个人劈成两半。

    可儒生亦不慌不忙,一剑扫向楚寒双腿。

    楚寒冷哼一声,右脚抬起,直接一脚蹬向儒生那张干净漂亮的脸。

    可这个时候,儒生竟是丢下手中长剑,双手抬起,极为准确的接住了楚寒踹过来的腿。

    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猛地起身,双臂用力,直接将楚寒甩了出去。

    楚寒只觉得剩下一条左腿在地上无着力之处,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头朝下栽向地上。

    而这个时候,儒生则一脚踢起地上的长剑,冰冷的剑锋在半空中化作一道极细的闪光,直飞向楚寒的肚子。

    楚寒左臂撑向地面,右臂持刀在身前一挥,挡住了飞来的剑刃,却被儒生飞起一脚踹飞出去几丈远,撞断了路边摆着的一根石柱子才停了下来。

    这一下的力道绝对不轻,足以折断人的骨头,震裂人的内脏。

    楚寒就在那里躺着,一动不动。

    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但是即便这个时候,儒生只是拾起了地上的长剑,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几丈外的楚寒。

    他的双脚站定在原地,竟是连动也没有动。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老头儿拍着手大笑,说道:“认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一个不肯趁人之危的人,佩服佩服。”

    儒生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随即转头看着眼前的楚寒道:“不要装了,即便你躺在那里,我也不会松懈,依旧会力以赴的跟你打,然后杀了你。”

    此话一出,空气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大概有三息的时间,楚寒动了。

    他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管身体有什么动作,那双漆黑的眼睛则是始终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儒生。

    儒生道:“花三娘说的不错,你果然有一双令人生厌的眼睛。”

    楚寒笑了笑,吐出嘴里的血渍,笑道:“你的眼睛倒是挺好看,跟个娘们儿似的。”

    儒生也笑了笑,说道:“看来这件事是我做错了,花三娘没有干掉你,确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楚寒皱了皱眉头,“花三娘怎么了?”

    儒生道:“她死了。”

    “死于这柄剑下?”

    “她还没有资格死在我的剑下。”

    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楚寒面色微变,说道:“月儿呢,她也死了吗?”

    “或许吧。”儒生面无表情。

    楚寒有些疑惑,“或许?”

    儒生道:“我这里姑娘虽多,叫月儿的有不少,但能跟你扯上关系的倒是一个都没有。”

    楚寒心中又起了新的疑惑,在他与楼公子之间,月儿必然是一个极为深切的联系,但现在,眼前的这位儒生竟像不知道月儿的存在一样。

    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过去,这种疑惑就烟消云散。

    下一刻,楚寒握紧刀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凉风骤起,枯黄的树叶飘飘摇摇地随风漫飞。

    两道人影忽然狠狠地撞在一起,当真就是不留痕迹的撞在一起,钢铁的凶器在身前寸许之地翻飞,火花四溅,仅仅一瞬间就发生了恐怖的攻防。

    寂静的街道上,钢铁与钢铁碰撞,交错在一起,在空中炸开无数的火花。

    轰鸣的声响震颤着人的耳膜,如天神在擂动战鼓,如雷声隆隆。

    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儒生,在这一刻撕破了所有的伪装,正如他身上被刀罡撕裂的衣衫。

    那衣衫下面,是钢铁般结实的肌肉!

    力量。

    无与伦比的力量在兵器,在两人之间传递。

    直到他们的肌肉和骨头在颤抖,发出诡异的声响。

    直到他们的虎口崩裂,溅出淋漓的鲜血。

    剑意苍茫,刀光森寒。

    而此时,西沉的太阳正在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火红的晚霞染红了整个天际。

    夕阳的余晖下,两道渺小的人影仍然在进行着蛮不讲理的暴力对拼,诡异的带着某种极为庄重的仪式感。

    鲜血淋漓。

    当太阳完落下的时候,地面的青石板已经完被鲜血染红。

    谁也不知道两个人究竟流了多少血。

    但那暗淡的光影里,一个人已经倒下,一个人仍然站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