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乘风再行两百里

作者:罗大王 |字数:90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修真万年归来你是什么神至强械神系统快穿攻略:大人,只想撩你!

    楚寒缓慢转身,带着一身的疲惫,来到老人的小摊前蹲下,对于那个刚刚才艰难战胜,却已经倒地的对手,竟是没有哪怕一点的在意。

    楚寒伸手把刀扔了回去,说道:“你这刀好用是好用,可是刃口太脆,完不像你所说的那般斩断人骨都毫发不伤。”

    老头瞥了一眼那满是豁口的砍刀,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无奈的说道:“你难道还嫌不够,此一战,你就砍断了他身上十七根骨头,自己身上也断了八根,而且你砍的不光是骨头,还有皇极剑,若非这把刀用料不错,而且实在太过厚重,早已被削成碎片了。”

    楚寒道:“皇极剑?听起来挺值钱的。”

    老头点头道:“当然值钱,那把剑不仅是传世的宝剑,而且是古物,若用钱来买,至少也得万两黄金。”

    楚寒笑道:“那我可得收好。”

    老头极为不屑,“拉倒吧,即便值钱,那也是原本,现在已经被砍成了这个样子,和一块儿废铁无异。”

    楚寒轻哼了一声,说道:“那也是我赚了,用十两黄金一把的刀,直接砍废了万两黄金的剑。”

    老头道:“你赚个几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楚寒和老头对视一眼,在原地笑了起来,直到笑的弯了腰,捂着肚子,楚寒才在身上擦了擦血迹斑斑的手,看着眼前的老人,说道:“楼公子,我真的想问一下,月儿现在如何了?”

    楼公子?

    说来真的可笑,楼公子是天外楼的主人,无数人眼中超脱世外的高人,楚寒又怎么会叫这么一个街边卖梨的老头儿为楼公子?

    老头儿叹了一口气,“你问这个干什么,据我所知,你们之间的交情不足以让你为她拼命,你也不是一个会为别人而拼命的人。”

    老头没有否认,他竟然真的好像就是楼公子!

    那传说中的楼公子!

    楼公子用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楚寒,其中满是疑惑和好奇,又像是某种期待。

    他又在期待些什么?

    楚寒点了点头,“你说的都对,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也不会为了别人拼命。”

    “那究竟是为了什么?”老人表明了自己的疑惑。

    楚寒道:“说到底,我做这一切,还是为了我自己。”

    楼公子摇头,笑道:“不像。”

    楚寒道:“哪里像,哪里又不像?如果我今日不来,此事就会赌在心里,就如同放了块儿石头压着,然后日日煎熬,一生都不得安宁,那么你说我来还是不来,不来的话,我这一生都将无比难受。”

    楼公子点了点头,说道:“那确实是该来。”

    说着,他又抬头看了眼楚寒,叹息道:“你心里这样的石头,怕是堆积了不少吧。”

    楚寒道:“何以见得?”

    楼公子道:“不经历这种痛苦和悔恨的人,是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的。”

    楚寒无所谓的笑了笑,复又看向楼公子,说道:“你呢?心里又是否也有这样的石头?”

    楼公子道:“我常听人说,人生在世间,必然要遭受痛苦,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我也经历过痛苦,但很可惜的是,我的心里并没有这样的石头。”

    楚寒不以为意。

    楼公子以为他不信,又说道:“如果我心里有石头,我必定仍然光鲜的站在世人眼前,而不是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如今的样子?

    楚寒说不准,如今的楼公子,看起来无比的落魄,却又有着一种超然的洒脱和不羁。

    楚寒道:“也许吧,只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楼公子道:“我喜欢与人聊天,但不喜欢接受别人的讯问。”

    楚寒道:“你可以把这当成聊天。”

    楼公子道:“我也不可以。”

    聊天总使人心情愉快,但是讯问的语气,总让人心生反感。

    楚寒道:“如果你非答不可呢?”

    楼公子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非答不可的,而且,就如你所说的,那么我心里也会多出一块儿石头,那样一定比死还难受。”

    楚寒眉头一皱,冷声道:“所以你选择去死?”

    楼公子摇头,“生死之事,本就不是人能够选择的,这种事情我早就看透了。”

    楚寒嘲讽的笑了笑,“你看透了?”

    楼公子这次终于不再摇头,他说道:“你方才说我选择死亡,不过是因为你自信可以杀死我,而你之所以有这种自信,纯粹是因为你左手中的那把刀还未出鞘,还有你体内远超常人的内力,我看了许久,最终仍是觉得,当这把刀出鞘的时候,必然如同惊雷降世,无人可挡。”

    似乎还觉得不够,他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刀未出鞘,就有无限的可能,我曾经从一本书里这样看过,所以我也没有把握挡住这一刀,但我思来想去,这种机会总有,而且你的内力似乎也并不如我,听完我说的这些话,你还有方才的自信吗?”

    楚寒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一切都没有逃出楼公子的眼睛。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因为身上的伤势,也因为楼公子嘴里所说的话。

    他何止没有自信,现在的他,简直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他低估了对方,高估了自己。

    眼前的这个老人,简直深不可测。

    楼公子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笑,“但我若一出手,你就要死,你信不信?”

    楚寒道:“信。”

    楼公子道:“那你还不走?”

    楚寒摇头,“不走。”

    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说道:“为什么?我有些不太懂,这难不成就是所谓的舍生取义?”

    楚寒道:“没什么生不生,义不义的,正如我方才所说,这个时候走了,一生都会后悔,这是我不愿意去做的。”

    老人叹了口气,“看来那个女孩儿对你很重要啊。”

    楚寒想了想,觉得这不是原因,说道:“也许也没什么重要,只想看她平安,就足够了。”

    老人笑了笑,“真是个蠢货,为了这种小事,就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亏得我先前还以为你是个做事谨慎的人。”

    楚寒笑道:“我先前也在拼命,你怎么会以为我谨慎?”

    老人摇头,伸手拿了一个梨在嘴里咬了一口,说道:“拼命和谨慎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矛盾,你之所以拼命,是因为你知道对方拼命也拼不过你,我看了许久,也觉得皇惊天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这就是谨慎,怎么,要不吃个梨,很甜的。”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不渴。”

    老人微微一笑,他分明看见楚寒嘴角已经干裂,可他仍然不吃,只因为怕这梨中有毒。

    也对,酒中可以有毒,梨中为何么不可以有?

    他先前可被楼公子的毒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楼公子已经老了,甚至担不起公子这个称呼,但是对于眼前这个见到他真面目,仍叫他公子的年轻人,他很是好奇与欣赏。

    他说道:“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你未来必然要做很多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对你极其重要,有那些事在等着你,你不应该在这种小地方冒险的。”

    楚寒意味深长的看了楼公子一眼,他有种被看透的感觉,眼前这个老人,像是有着某种魔力,可以看穿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人一刻都不想再待。

    楚寒道:“你看的很准,但是,如果我连这一点的危险都不敢冒,换句话说,我在这里就开始胆怯,那我未来又能做什么事呢?”

    楼公子点头道:“有道理,所以你求死?”

    楚寒摇头,“不,我求活。”

    他极为认真的说道。

    楼公子道:“可我看不到你任何活命的机会。”

    他很自信,也有实力。

    他甚至一击就可以杀死对手。

    楚寒道:“我倒是看到很多。”

    楼公子道:“我说过,我一出手,你就要死,而你总也无法阻止我出手。”

    楚寒点了点头,忽然说道:“但是你也无法阻止我出刀,你也说过,当这把刀出鞘时,你也没有百分把握挡住他。”

    楼公子道:“我有九分的把握挡住,剩下的一分,也不是因为你,而是给了天地变数,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楚寒点头,“但既然仍有变数,你就不会出手,因为你并不会冒这个险。”

    楼公子笑道:“我为什么不会冒这个险?”

    楚寒道:“因为你不敢,也因为,你心中确实没有石头,你是个洒脱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来困扰自己。”

    楼公子不说话了,他只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梨,上面有他的牙印。

    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家伙也是极为的聪明。

    过了老半天,他才叹了口气,说道:“不懂,但是看来,那些压在心里的,所谓的石头,给了你很多勇气。”

    楚寒摇头,说道:“只有痛苦而已,至于勇气这种东西,我更相信是我与生俱来的。”

    楼公子脸上又浮现出了笑意,摇头道:“真是怕了你了,算了,随我来,去看你的马和姑娘。”

    说着他便开始起身,也不理会地上的摊子,就要往一边走。

    楚寒想了想,仍是纠正道:“马是我的,人可不是我的。”

    楼公子笑道:“那是谁的?”

    楼公子复又转头看他。

    楚寒正色道:“是她自己的。”

    “真是个蠢货。”

    楼公子的步子很轻快,健步如飞,丝毫不像是一个老人,楚寒跟在他的身后,顺着这街道一直往东走。

    没一会儿,街上摆摊的人纷纷出来,等几个着黑衣的人搬走了地上的尸体,擦干净了地上的血迹,街道上又重新恢复了热闹。

    只不过人们不时的瞥向楼公子离去的方向,一个个眼神中都满是崇敬。

    转过十七条一模一样的巷子之后,楚寒才发现,这个地方也不是部都一样。

    前面的地势远比这里要低的多,差距足有整整两丈,里面种着漫山遍野的雪精灵花,借着银白的月光,可以看到,在那无边的花海中,有着两座吊脚的三层阁楼。

    远远的看过去,那里能看到无数身穿彩衣,提着彩灯的姑娘在上面追逐打闹,充满了欢歌笑语,如梦似幻,有如天上的仙女。

    楚寒停下了步子,楼公子也不再上前。

    楼公子道:“她就在上面。”

    楚寒道:“上面有多少位姑娘?”

    楼公子道:“两百零八位。”

    楚寒道:“你记得可真是清楚。”

    楼公子道:“确实,我虽然老了,但是记性不差,她们每一个的名字都是我取的,但最奇妙的是,她们每一个人都不知道我是谁,她们每一个人都以为皇惊天才是楼公子。”

    楚寒道:“怪不得她们,就连皇惊天自己,怕是都以为自己就是楼公子。”

    楼公子点了点头,说道:“他确实费尽心机。”

    一个人费尽心机,想着去做另外一个人,从而忘却了原本的自己,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楚寒道:“为什么不给她们一个正经的营生?”

    听了这话,楼公子嗤笑一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少假正经了,青楼又如何,哪里不正经了?只因为你这一句话,时间千百青楼里的姑娘就要受世人唾弃,再说你以为我是谁?神仙吗?”

    “你不是楼公子吗?”楚寒嘲讽道。

    听了这话,他复又恢复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模样,略带忧伤的眼睛看着脚下的雪精灵花,洁白纯净,不染尘世。

    “楼公子又如何,终归不过只是个代号,等我死了,不过也是一抔黄土,和这世上的其他人并没有任何区别。”

    楚寒道:“听说金门寺里的高僧能够烧出佛骨舍利。”

    “金门寺。”楼公子沉吟了一会儿,“原来你是要去那里,不错,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斋饭做的,比其他寺庙要好吃的多。”

    听了这话,楚寒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楼公子转头看着他,说道:“你笑什么?”

    楚寒道:“没笑什么,那个,我还要赶路,等我找到我的马,就先走了。”

    楼公子笑了笑,说道:“怎么,不上去看看她?”

    楚寒道:“没有必要,我相信你能照顾好她们。”

    楼公子道:“为什么?”

    楚寒笑道:“男人之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快带我去牵马,趁着月色正好,让我再赶两百里地,好找个驿站歇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