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刘十三之死(二合一)

作者:罗大王 |字数:912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刘十三一手拄着四尺的长刀立在身前,看着兄弟们在眼前大肆搜刮,心里说不出的得意与兴奋。

    他这个人爱面子,从二条街上的小流氓,到如今的南疆一刀,之所以拼命也要混到现在,所有的动力都是因为面子。

    为了面子,他可以依照别人的看法而活,也可以去杀任何人。

    如今,方圆五百里,敢不给他面子的人已经不多。

    而他一切的面子,都是因为手中的这把刀。

    这把刀就像是他的血液,至于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靠着这把刀得到的。

    包括兄弟,金钱,女人。

    金钱是身外之物,女人不过是泄欲的工具,他很在乎,但大多数时候都很不在乎,而兄弟,在他看来,兄弟越多,越有名,他就越有面子。

    三辆马车并排成行,翻倒在一边,拉车的牲口安静的站在一边,想要逃走,却脱不开缰绳,只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踏步。

    十几具尸体散布在一边,倒在血泊里。

    对于刘十三来说,这只不过是一桩很普通的的生意,以他如今的身份来说,甚至有些掉价。

    如果不是有人特意拜托,他甚至都不会亲自出手。

    刘十三的十二个兄弟已经将车里值钱的物品部收罗在了一起,现在在搜索身体身上的那些个人的金银细软。

    对于他们来说,车上拉的货物不值钱,也是要给雇主的,这些金银细软,外加雇主给的酬金,才是他们这一趟的报酬。

    搜罗到的东西不多,但是刘十三却很需要。

    这看起来很可笑,毕竟在这片地方,他也是个大人物。

    可是面子越大,花钱的地方也就越多。

    他很缺钱,有时候还是得精打细算过日子,比如,尸体上这一双鹿茸皮的靴子,还正好合脚,不脱下来实在就太可惜了。

    “哈哈,大哥,你看这是什么?”兄弟里个子最高的金刚腿老宋手里拎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满脸的兴奋。

    老宋这个家伙是兄弟里刘十三最看不上的,虽说大家都是粗人,但他却是最粗的一个。

    平日里也不管什么古董玉器,珍惜宝贝,眼睛里只认金子最值钱,**大的女人最漂亮。

    如今正搜刮饭钱的时候,别人找银子,他反倒找到了一个小姑娘。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孩儿太小了,连给兄弟们发泄一下都不行,否则的话,还能省下待会儿去青楼的钱。

    刘十三面无表情的瞧了他一样,没有说话,随即转过头继续去看其他兄弟搜罗银钱。

    老宋见此面色也是变得难看。

    他心里有些堵,他有些不服刘十三,但是对方手中的刀比他利,如果他还想在这鬼哭崖吃这口饭,就必须低头。

    他随手把小姑娘丢在地上,一把抓住身上的刀扔在一边。

    这把刀不错,足以斩掉人头而不卷刃,他此刻扔掉刀,只是要做另一件事。

    他解开裤带,寒冷的天气里露出满是汗毛的大腿,即便他身强体壮,仍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小姑娘大概是吓傻了,只怔怔的站在那里,不哭不闹,也没有逃跑的意思。

    “把裤子脱了。”老宋命令道,他心里有火,需要发泄一下,只不过眼前这个小姑娘太小,估计承受不了他的体型。

    但是他不在乎,死了就死了。

    人这一生有很多要求,不管有理没理,只要你愿意去做,总有实现的可能。

    不过老宋这个要求就没有实现。

    小姑娘没有脱下裤子,也没人理会老宋,只因为这条路上又来了别的人。

    先是刘十三,接着是正在翻检尸体的兄弟,最后是正撕扯着小女孩裤子的老宋,目光部都转向一旁的大路,只有小女孩儿还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强盗。

    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在耳边渐渐响起,一匹灰黑色的骏马出现在众人眼前,缓步靠近。

    马上的骑士是个浑身黑衣的年轻人,脸色苍白中带着些许红润,隐藏在许久没刮而生出的胡茬中,似乎是喝醉了酒,但他的眼中又是无比的清醒。

    似乎正是命运的残酷,让一个无辜的旅人忽然间闯进了这个血腥的世界。

    刘十三的兄弟们没有说话,他们只是看着楚寒,有的面无表情,有的脸上已经带起了狰狞的笑意。

    刘十三的眼睛亮了,他目不转睛,却没有去看马上的骑士,而是在看骑士胯下的战马。

    他是个门外汉,懂骑马,却不懂看马,但即便如此,他也看得出,眼前这匹灰黑色骏马,是难得一见的神骏。

    骑上去一定很有面子。

    只不过这个年轻人实在太镇静了,他的眼眸扫过众人,居高临下的目光充满了审视的意味,甚至有些轻蔑。

    这种眼神刘十三很熟悉,那是猎人在看猎物时的眼神,只不过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马上,完没有去管那年轻人如何。

    他的兄弟们紧握着手中的兵器,其中几人不着痕迹的向侧翼移动,抄向年轻人的后方,不是要偷袭,反而是防止年轻人逃跑。

    骑士轻轻一扯缰绳,停在刘十三十步开外。

    他注意到了身后之人的动作,但是毫不在意。

    轻抚了马儿的脖子,令骑士尴尬的是,这样做没有起到任何安抚的作用,反而让这匹本就暴躁的马儿更加愤怒,吃哼哼的打了个响鼻,喷出一大团的口水和鼻涕示威。

    “嗯?”刘十三觉得有些意外,他抬起头,看着马上的骑士。

    骑士仍未下马,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瞳中满是冷漠。

    他说道:“你就是南疆一刀刘十三?”

    刘十三神色一凛,“正是在下,你是何人?”

    他的心里忽然开始谨慎,对方知道他是谁,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显然不光是对他们的行程有所了解,还必定有所依仗。

    刘十三的手已经悄悄地握紧了刀柄。

    骑士高声喝道:“一百五十里外,有位老汉花五两银子取你性命!”

    五两?

    刘十三一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这样可不行。”骑士轻微摇头,眼中神色越发失望,到了最后,甚至演变成了某种不屑。

    “我现在如何?”刘十三皱眉。

    “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值得我用剑。”

    刘十三没有动,他阴沉着脸,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骑士,而他的兄弟们却早已没忍住,开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现场满是血腥,却又诡异的充斥着某种欢快的气氛。

    强盗这种东西,远不是书中故事里,一个俊俏公子提着柄细剑三下五除二就能对付得了的。

    现实是,世间总有一些自以为厉害的人去某某山某某寨挑明要杀某某人的所谓高手,想要借此扬名,却最终一去不复返,徒留世人说笑的故事。

    强盗喜欢自己被低估,因为那样就会有越多的人送死,他们也就会有越多的钱。

    眼前这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家伙,显然又是一个来送死的剑客。

    众人嘲讽着大笑,却悄无声息间缩小了圈子,眨眼的功夫,他已经被十三柄钢刀围住。

    即便是最恼火的老宋,此时眼中也带上了些许嗜血的兴奋。

    唯独刘十三,他的神色有些郑重。

    他握刀的手越来越紧,粗大的指节有些苍白,他缓缓提起自己的刀。

    刘十三说道:“死之前,你有什么想说的。”、

    骑士思忖了一会儿,“以往杀人,我就不喜欢说话,现在更不想,今日唯独对你破例一次。”

    刘十三冷笑,“那倒是我的幸运了。”

    骑士道:“算是吧,不过不要想着我会放了你,毕竟收了钱的,杀手最重要的就是信誉。”

    刘十三道:“有屁快放。”

    骑士点了点头,偏头看向一旁的老宋,道:“那边儿的糙汉,赶紧把裤子穿上,这天气也不嫌冷,还有,多大的人了,一点儿眼力都没有,那妞儿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充其量就是个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老宋嘿嘿冷笑,说道:“瓜娃子,要不你下来替他,你虽然也长得糙了些,但老子却也不在乎这些。”

    骑士面无表情,只说道:“本来没人花钱买你的头,还准备放你一马,省点儿力气,但现在我决定,杀完刘十三就杀你。”

    “哈哈哈哈哈……”老宋仰天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老宋的功夫不弱,只比刘十三要差,之所以还在跟着刘十三,也是如之前说的,他眼力差,分不清值钱的东西,没人跟着他的话是做不好抢劫这门生意。

    刘十三没有笑,他动手了,在兄弟们的眼皮子底下,在骑士最为松懈的那一瞬。

    这算是偷袭。

    爱面子的刘十三已经五年没有使出过这种手段了,这一刀电光火石,和往常一样,快的超乎寻常。

    几乎所有的强盗都在看马上的骑士,等着他人头落地,他们为此而兴奋,乐此不疲,所以也不知道战斗已经结束。

    唯有老宋,他在看着刘十三,看着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希望能从中看出破绽,以便将来能够杀死他,取代他。

    他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很久,他有这个想法更久。

    所以他看到了。

    骑士收起剑,和那华丽的剑鞘相比,他的剑反而普通至极,就像是一个薄铁片,粗陋而又不堪。

    他的脸色未变。

    刘十三还是没动,到了这个时候,在场的人已经逐渐明白,刘十三其实已经死了。

    有一点和普通的匪帮一样,他们对老大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不同的是,他们不会因此而慌乱。

    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强,如一头凶残的野狼,此时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开始围着猎物打转。

    他们也在寻找机会。

    可骑士没有停。

    他飞身下马,动作简洁而又明快,三两步迈出,径直冲到老宋身旁,将手中的剑刺进了他的心脏。

    钝剑刺穿皮甲和心脏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格外刺耳。

    老宋的眼中带着恐惧,和骑士那冷漠的眼睛对视,于是更加恐惧。

    然后他就死了。

    再然后,所谓强大的狼群一哄而散。

    现场留下的,除了几匹惊慌的马儿正在那匹灰黑色的骏马面前瑟瑟发抖外,就只剩下了十几具尸体,骑士,和那开始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儿。

    骑士走到她面前,蹲下,身上的黑衣稍微染上一些血迹,但和周围的鲜血相比,这一点点的鲜血到让他显得干净的多。

    他尝试着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说道:“别害怕,强盗们,已经被我赶走了。”

    可小女孩儿还在抖,他能理解,就是他这个年纪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也会吓得身发抖。

    小女孩儿眼中泪水打着滚,支支吾吾的说了一个字。

    “冷。”

    骑士一怔,随即将小姑娘搂进怀里,就像是一个中年大叔在搂自己的女儿。

    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有些得意,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臭流氓,快放开我!”

    骑士松了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同时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更加觉得有趣。

    小女孩爬到马车上,伸手扯出一件宽厚的狐裘裹上,又从一名强盗的腰间拿了一把十分精致的短刀别在身上,这才满意的转过头看着骑士。

    她说道:“我叫翟贞,你也可以叫我小贞。”

    骑士点了点头,还是有些在意,说道:“你不怕?”

    翟贞白了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你好像很厉害,他们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你。”

    骑士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太好听,起码不够威风,虽然随便起一个外号去骗小女孩儿这种事情他丝毫不觉得羞愧,但是今天却总觉得嗓子里仿佛进了沙子,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只好说道:“我是杀手,杀手没有名字。”

    “还不就是不想说?”翟贞轻哼一声,她什么都明白,“你这么厉害的杀手,在暗河榜上应该有你的名字吧?”

    骑士想了想,觉得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脱口而出:“如果暗河榜放新榜了的话,我应该排在第二十一位,不过你这丫头到底什么来路,如此奇怪,竟然还知道暗河?”

    翟贞想了想,伸手指了指一旁不远处的一具尸体,说道:“我爹也是杀手,暗河榜第九十七位,刚刚倒在那里的那个就是,这样看来,你确实比他厉害的多。”

    骑士一怔,下意识抬头望去。

    翟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说道:“你其实把名字告诉我也没关系,因为我以后要一直跟着你,总归要有个称呼。”

    “啊?”

    王二狗忽的转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个情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