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用剑的和尚

作者:罗大王 |字数:95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原本计划用七天的时间赶到金门寺,可如今过了一个月,跋山涉水,一刻也没有耽误,金门寺离他却还隔着八座大山。

    若不是路上遇到一位恰好要去金门寺拜佛还愿的贵妇,自告奋勇走在马车前帮忙探个路,随着别人一道走,估摸着再等一个月,他也到不了金门寺。

    妇人是天玑国人士,名字叫什么清,说的时候含混其词,楚寒没听清,即便听清也不知道。

    只是这妇人看起来无比尊贵,平日总待在马车里不露面。

    赶车的老仆和十个副武装的武士护卫左右,即便楚寒已跟着走了两天,仍没放下丝毫戒心,不让他靠近马车三丈以内,只让他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楚寒也不在意。

    虽然在一起走着,但双方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能让自己跟在后面,不至于走错路,楚寒已经很高兴了。

    他看过,如果他真的想要暴起杀人,那十个护卫虽然精悍,也绝挡不住他。

    这样平静的日子来到了第三天。

    距离金门寺也越来越近。

    依旧是无聊的山路,穷山恶水,四周景致初始时看还有些意思,看得久了,直让人连睁眼的欲望都没有。

    前面的马车忽然停下。

    楚寒也跟着停下,他不觉得意外,这几天里,像这样的情况他已经遇见了好几次。

    前面挡路的无论野兽还是山贼,都拦不住这几个侍卫,每次都有意外的收获。

    强壮的侍卫长双臂伸展,把三百担的强弓拉成满月,一松弦,只听嗡的一声,面前林子里冲出的一只大野猪才刚露头就被射穿了脑壳,接着冲势跑出了一丈远,踉跄两下便是栽倒在地。

    侍卫长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周围几个护卫也是默默的伸出了大拇指。

    他们都很安静,生怕发出半点儿声音惊扰了车中的妇人。

    安静是安静,却没有人放松警惕,几乎是射完一箭,侍卫长就紧跟着取出了第二箭。

    这野猪匆忙逃窜,出现在了大路上,人群前,明显是被什么东西追赶才如此慌不择路。

    侍卫们都不担心,他们一个个功夫都不错,平日里也曾参与过皇家秋狩,即便是有花豹,甚至老虎出现,随便一个人出来也能控制住场面。

    一旁的楚寒也百无聊赖的抬起头,只当这是旅途路上的一个小插曲,有比没有如何,总归要比这看腻了的山间野景要好看得多。

    说不定晚上还能分到几斤猪肉,不用再啃干硬的粗饼。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野猪出现的丛林,平静的等待着,树叶摩擦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侍卫长又悄悄的挽弓。

    忽然间,一个黄色的影子从丛林里窜出,几乎是下意识的,侍卫长松开弓弦。

    噗的一声,鲜血飞溅,黄色的影子瞬间栽倒在地。

    侍卫长脸上的得意与兴奋之色更重,也不见他人反应,就低头想看看死在自己箭下的是花豹还是老虎。

    可是等他定睛一看,一张连顿时变得煞白。

    这黄色的影子竟是个人。

    还是个披着袈裟的和尚!

    他立即翻身下马,连着几步跑到那和尚身前,见和尚只是被箭射穿了小腿,顿时松了几口气。

    如果让信佛的夫人知道他失手错杀无辜,虽然不会要他的命,但是总不会有好果子吃。

    伸手探了探和尚鼻子,果然有气,只是这和尚身上的伤口众多,大大小小,密密麻麻,虽不知道是怎么弄得,但看着实在狰狞恐怖。

    到了现在,如果再不加救治,恐怕也是离死不远了。

    侍卫长转头大喊:“快拿药来,还有救!”

    可是随行的侍卫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睁着眼睛,张大嘴巴,怔怔的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吃惊和不敢相信。

    侍卫长一怔,他知道,自己手底下的这群人,虽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也是身经百战,即便是面对生死危机,也绝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究竟是怎么了?

    侍卫长浑身一紧,吐了口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截粗大的剑尖缓缓冒了出来,带着淋漓的鲜血。

    鲜血如泡泡一般从胸口汩汩冒出,可奇怪的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到地上。

    剑尖刺破胸口,再拔出来,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事情,但是就这么短的时间,侍卫长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他浑身的血肉,都仿佛被这把诡异的剑吸光了。

    剑柄握在和尚的手里。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宛如一个死人,可他此刻就站在那里,手中提着剑,看着地面上的尸体,咯咯地笑着。

    山道寂静无声。

    毛骨悚然。

    “怎么了?”

    马车里的妇人出声问道,她的声音清脆,带着某种威严,高高在上。

    一名侍卫冲着马车拱手抱拳,说道:“启禀夫人,遇到一个杀人的妖僧,侍卫长大人已经惨遭毒手。”

    “妖僧?”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皆是有些诧异。

    这两个人,一个人是车厢里的妇人,另一个就是那山路上站着的僧人。

    妇人尚在马车里,表情如何尚未可知。

    但眼前的僧人已经抬起了头,他的脸是雪一般的苍白,甚至已经带上了些许铁青色,像是一个死人。

    他笑了,露出满嘴洁白的牙齿,恐怖而又诡异。

    怪僧道:“贫僧师承金门寺天正大师,虔心礼佛十二年已久,何来妖僧之说?”

    “原来是金门寺的高僧。”妇人听了金门寺三个字,就然忘记了害怕,伸手就要去掀开车帘。

    可是车夫一伸手,就拦住了夫人,低声说道:“外面天寒,夫人不必动身,此人气色诡异,行为古怪,出手就取人性命,怎么可能是金门寺的高僧,一定是个江湖骗子。”

    “骗子?”听了这话,妇人的手果然缩了回去,想了想,说道:“那由你们处置吧。”

    “是!”车夫躬身行礼,随即转头对着几名侍卫道:“快些了结了他,为侍卫长报仇,这妖僧古怪,要万分小心。”

    “领命!”

    其余九名精悍的护卫也是纷纷应是,五人护卫马车,其余三人直接拔刀就冲了出去,呈刀锋状突进,丝毫不敢大意。

    护卫悍不畏死,可胯下平时那同样勇敢的战马到了那僧人身前一丈之处,却是直接停住,无论护卫怎么抽打,死活不愿意再走一步。

    一时间,三名冲上来的护卫也是恼羞成怒,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僧人。

    而僧人却没有看他们。

    他只看着那辆马车。

    他方才听到了,那是女人的声音。

    很美丽的女人,温柔的女人,温暖的女人,这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僧人眼睛盯着前方,脑海里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他,过去,过去,只要进去了那马车里,你就不会再痛苦和难过了。

    僧人似乎还有些犹豫,不太愿意挪动脚下的步子,他在害怕。

    虽然他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害怕。

    最近这段日子,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往日里想也不敢想的。

    自从他得到这把剑的那天起,这个声音就在不断的引导着他,或者说,诱惑着他。

    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从北方大殿里,他在佛祖面前奸杀了上香的高小姐之后,他就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仔细想想,他觉得自己又没有什么错。

    也对,自己有什么错?

    谁让高小姐长得那么漂亮,还要趁着大殿里没人的时候独自一人来上香?

    自己以前虽有想法,但是可也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有了,那么为什么不去做?

    他的眼中已只剩下了**。

    三名骑士下马,拔出腰刀,低喝一声冲着僧人冲了过去。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勇气和决然,钢刀的锋锐带着几分铁器和干涸血液的味道。

    可僧人却连看都没看他们,他只是举起了自己的手,开始挥动手中的剑。

    那把剑长足四尺,足有成人的巴掌宽,剑柄上密布着斑驳的云纹,剑身铁青,古老苍劲的花纹在靠近剑格处汇成了狰狞的虎头。

    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这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光,妖异到了极点。

    僧人的动作不快,极为简单,就那么平平一挥,三柄上乘的钢刀就断做两截。

    他又一挥,三颗人头就高高飞起。

    马儿受惊,不住的向后退去,马车旁的人也是瞪着眼睛,被这一幕震惊到了极点。

    血液溅了一脸,僧人也不在意,他反而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血液。

    力量。

    他感受到了身体内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这一刻,他只觉得,只要自己去做,世界上就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伸手拔出腿上的,和肩膀上的箭,伤口处留下了一个干枯的肉洞,连一滴血都没流出来。

    仿佛他的身体里已经没有了一滴血。

    他看着前方,赶车的车夫已经挽起强弓,却迟迟没有松弦。

    他没有把握。

    他与僧人那惨白的眸子对视,清楚地感受到,如果自己这一箭失手,那么自己就要死。

    随着僧人一步步靠近,一旁的几个骑士也是头皮发麻,禁不住的就要往后退。

    车夫的头顶流下了一滴又一滴的冷汗,他的箭术足以百步穿杨,但是此时敌人离他不过十步,他却没有半点儿把握。

    他一咬牙。

    铁箭已出!

    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道黑影从马车旁冲出,不知何时,马车旁竟然多出了一个人!

    车夫大惊失色,他的职责就是护卫这车中妇人的安,可是此时,有人到了马车边上他都没有发现,实在是该死。

    僧人也是一怔。

    他对于眼前的利箭是不屑一顾的,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小心些,自己还握着剑,就不可能会输。

    楚寒也觉得奇怪。

    他刚才看到了这僧人出剑时的恐怖,那一瞬间,就连他也只觉得汗毛倒竖,想要策马转身。

    可此时他来到了这僧人身前,才发现,这僧人的剑术确实至简,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厉害。

    准确的说,这僧人的剑术,更像是一个初学者,不把手中剑当剑,反而当成了烧火棍。

    可剑就是剑,如果你把他当棍用,是用不好他的。

    僧人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他如跳舞一般穿过了自己的剑锋,然后拔刀。

    和自己的剑相比,那把刀实在是太过穷酸,可直到那雪亮的刀光来到身前,斩在他的肩膀上,他才反应过来。

    血!

    他果然还是有血的!

    楚寒在看到血的那一瞬间,心安了不少,是个人,不是妖魔。

    只要是个人,就可以被杀死。

    当啷一声,铁剑坠地。

    此刻僧人的手臂依然紧紧的抓着剑柄。

    僧人的臂膀处,鲜血一点点的流出,而地上那条胳膊,本就干瘦的皮肤却是迅速变黑,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枯树枝模样。

    僧人大吼了一声,吐出鲜血,挥动仅剩的左臂,一拳砸向楚寒的脑袋。

    楚寒看着从侧面飞来的拳头,心道这一拳倒是有模有样,起码比他所使出来的剑术要好得多。

    只是这僧人实力最多不过易筋,甚至还多有不及,这有声有色的一拳根本没来得及碰到楚寒的衣角就停下了。

    楚寒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僧人喉咙处的血洞,转身看着车夫,称赞道:“厉害。”

    车夫抹了一把头上冷汗,看着楚寒的眼中多了几分恭敬,抱拳说道:“多谢。”

    他明白,若非楚寒出手,自己这一箭绝不可能命中,而自己一定也已经死了。

    楚寒点头,不想在这种小事上纠结,反而俯身蹲下,看向了地上的那柄剑。

    此时这把剑上的血气已经消散,放在那里,除了样式有些奇怪,看起来和普通的铁剑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一脚踢开干枯的胳膊,没用什么力气,可那胳膊却如被火烧过一般,立即断成几节。

    楚寒心里一惊,也不敢贸然伸手去抓那剑柄。

    他总觉得诡异的不是这僧人,而是这把剑。

    不知不觉间,车夫已经到了他的身旁。

    他同样看着地上的那柄宝剑,说道:“我早年游历江湖之时,曾听说有魔教之人以自身血肉饲养魔兵,威力恐怖,不受控制,这难不成就是其中一种?”

    楚寒摇了摇头,“不知道,没听过这样的事,不过这把剑还是最好不要碰。”

    车夫道:“不要碰?那怎么办,就扔在这里,要不然丢下悬崖?”

    扔了?

    楚寒看着那柄在地上静静躺着的宝剑,心脏忽然砰砰的跳了起来。

    他竟有些舍不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