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幻境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扔在这里,若是被旅人拾到也是害人,不如先带到金门寺里,让寺里面的大师来处理它吧。”

    车夫似乎有些犹豫。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马车,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铁剑,说道:“这位少侠,我知道这话有些无理,甚至有些忘恩负义,但孙某人肩负重担,还是不得不说。”

    楚寒闻言一笑,说道:“孙大哥有话就说,不必藏着掖着。”

    这位车夫的身份显然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嗯,兄弟大度。”车夫神色凝重,说道:“此剑实在太过诡异,依孙某猜测,可能有惑人心智的功效,如果楚兄弟非要收着它,为了主人的安,恕不能同行了。”

    楚寒一怔,说道:“孙大哥放心,我曾发过誓,此生必然不会用剑。”

    车夫仍旧不信,“恕在下无法冒险。”

    楚寒犹疑了一瞬,抬头说道:“那好吧,反正此行路途已不算遥远,我就先启程上路,祝孙大哥你一路顺风了。”

    车夫也是一拱手,“一路顺风。”

    说着,楚寒从包袱里扯出一块儿青花绣布,将这铁剑一裹,就背到了背上。

    翻身上马,赤兔也是嘶鸣一声,扬了扬前蹄,极为不满的向前迈开步子。

    楚寒伸手拍了拍赤兔的脖子,安抚了下暴躁的马儿。

    他知道赤兔为何这样,即便是他,也是觉得有些吃惊。

    一般单手宝剑,有十五斤就算极重了,传闻中有绝世剑客使八十斤玄铁重剑,挥舞起来,足以纵横武林。

    而这柄宝剑,最少百斤以上。

    什么人才会用这样的剑?

    楚寒策马而走,跑了一天一夜,这才寻了一处鸟无人烟的石坪,将马停下。

    取下背后的宝剑,摘掉花布,捧在手里,楚寒就感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

    这不是冷。

    这是杀气和鲜血。

    楚寒看着这把剑,就捧着这么一小会儿,他就已经脸色苍白。

    真的无法想象,凭先前那僧人的武功,是如何使用的这把剑。

    楚寒看着剑柄上的云纹,目光变得有些缥缈。

    他想要试一下,握住这剑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发誓,只握一下就立刻把剑收起来,起身赶往金门寺。

    这样想着,他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握住了剑柄。

    这剑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大冬天里,竟然呈现着某种温润的感觉。

    可最让楚寒意外的是,他分明能感受到这剑的重量,沉重异常,可是拿在手里,却又轻如鸿毛。

    这感觉矛盾而又诡异,仿佛是握住剑的一瞬间,自己的力量也随之增强了。

    楚寒忽然瞪大了眼睛,熟悉的世界消失了,在他的眼前,黑暗之门洞开。

    无数只白骨利爪从里面深处,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眨眼的功夫,楚寒被那些白骨利爪抓住了四肢,恐怖的力量撕扯着他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从身上下每一个角落传来,直欲将他撕成碎片。

    楚寒咬了咬牙,闭上眼睛。

    这一切实在太过诡异,完超出了他的认知,让他根本无法把眼前的一切当成现实。

    不是现实,那么就是幻觉。

    幻觉的来源就是手上的剑。

    想到这里,楚寒就要松开手,可是楚寒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这剑如同活物一般,剑柄先是变得通红,随即如铁水一般融化,直接吞噬了楚寒的手,沸腾的变形,仿佛有什么魔鬼要从里面冲出。

    即便修炼了离火一线天,手就是手,肉体凡胎,也无法承受如此高温。、

    按理说,楚寒的手应该已经废了,他的血肉早就应该被铁水吞噬了干净。

    可偏偏,他还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

    可楚寒宁愿自己现在可以拔出刀,一刀将自己的手给砍断。

    那不是他的手,那是剑,他能感受到,这柄诡异的剑,已经变成了他手的延伸。

    白骨拖动着他,向着那个深邃的口子中涌去,楚寒运起内力,手臂用力,想要扯断白骨,可是那白骨竟如钢铁般坚固,任他怎么动都动不了。

    楚寒深吸了一口气。

    幻觉。

    如此真实的幻觉?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可是他右臂下意识一挥,胳膊上的白骨就裂开,铁剑的剑刃扫过白骨,如同热刀切开黄油,根本没有一点点的阻隔。

    时间停止了。

    楚寒莫名有这样的感觉,他站在一块儿不知名的土地上,在一个黑暗的大殿里,想动,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的手又回来了。

    诡异的剑,霸道的剑,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石道上,静静的插在石缝里。

    剑的背后,石道的另一端,则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

    那手整个包裹在铁青色的铠甲中,五根手指缓缓合拢,握住剑柄,一扬手,噌的一声就把剑拔了出来。

    紧接着,黑暗退去一步,将那整个人都露了出来。

    楚寒看清楚了,他瞪着眼睛,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地面上,包裹在铁甲中的武士端坐在王座上,仅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

    他目光如剑,双手扶着剑柄,坐在那里,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楚寒看着他,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似乎要冲破胸膛,跳出身体。

    他的脸涨得通红,头顶,脖子上,青筋毕露。

    “不是你。”

    铁甲中的武士摇头,他的身影如山,顶天立地,铺天盖地的威势直要将人的灵魂碾碎。

    楚寒只听到了这三个字,就看见武士缓慢摇头。

    他没法思索,因为脚下的大地裂开,如同一个深邃的旋涡,将他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楚寒睁开了眼睛。

    生命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周围的景色不变,他依然站在原地,动也没动,静静的握着剑柄。

    他甚至还没有把剑拿起来。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把剑?

    那个浑身被铁甲包裹着的人又是谁?

    楚寒不知道,但是他有一种预感,自己早晚会见到他,他就是这把剑的主人。

    楚寒没有任何的害怕,他看着手中的剑,再无一丝一毫的恐惧。

    不知为何,他甚至有些期待。

    期待那浑身铁甲的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楚寒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否则的话,他怎么会这么想,可他最终还是没有丢下这把诡异的剑。

    他把剑背在背后,骑上马背,继续前进。

    金门寺已经近在眼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