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铁皇

作者:罗大王 |字数:900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王二狗说的意气风发,一旁的翟贞却用手戳了戳他的后背,小声道:“那个人,是不是来找咱们的啊。”

    王二狗一怔,顺着翟贞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黄色僧衣的僧人从山门中缓慢走出,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尺二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面色祥和,不喜不悲,一手在身前施佛礼,一手在背后持金刚棍。

    直走到王二狗身前十步远,他才停住。

    于是周围的路人也停住。

    无论是前来拜佛的,还是其他的武林人士,都把目光看向了这里。

    跳梁小丑般的无赖剑客只当是笑话,但金门寺门徒的武功,还是值得一看。

    僧人看着王二狗,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在此坐了三天,想必也累了,不如就此离去吧。”

    王二狗看着他,表面上依旧大大咧咧,可是心里却是一紧。

    眼前这个僧人虽然看着年轻,长得也无比普通,但是气机浑然一体,内力安稳不动如大地,只静静的站在这里,就让他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王二狗道:“你叫什么?”

    僧人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觉远。”

    王二狗点了点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说道:“嗯,觉远和尚,你好,我是天南剑神。”

    僧人笑道:“施主说笑了,剑神大人远在齐天宗望南峰,龙渊剑十年未曾出鞘,年纪已经接近五十岁。”

    王二狗一怔,也不觉得尴尬,只沉思了一瞬,说道:“原来这个称号已经有了啊,那好,如此我便是剑仙,你看如何?”

    他的语气竟是无比认真。

    僧人道:“我觉得不妥。”

    王二狗皱眉,说道:“哪里不妥?”

    僧人道:“世间但凡神、仙、圣三个称号,要的不光是绝对的武功,还有品德,且都不是自封,而是天下人封的。”

    王二狗说道:“那像我这般自封的是什么?”

    僧人道:“遍地都是。”

    王二狗想了想,忽然说道:“狗屎也遍地都是。”

    “嗯?”僧人摇了摇头,说道:“施主不要误会,小僧不是这个意思。”

    王二狗摆了摆手,说道:“我管你什么意思,说我是狗屎我也无所谓,让我走可以,从你们寺里找个能打的,胜了我,或者,用你手上的那根棍子把我打走,否则的话,就把它拿回去烧火!”

    觉远和尚看着眼前的王二狗,忽然有些不太理解,江湖上的流氓大抵就是如此,可他总觉得眼前这个流氓有些不同。

    他自小在金门寺中长大,习武二十年,功力精深,却也很少接触俗世人情。

    他完无法理解,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会赖在这里不走,寺里又不管他饭。

    王二狗说道:“怎么,大师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觉远笑了笑,说道:“不干什么,施主既然执意要打,那么在下倒也不在乎和施主切磋下武功。”

    听了这话,王二狗眼皮一跳,随即摸出腰间宝剑,说道:“那边地方宽敞,去那里,别弄坏了我的棚子,丫头好不容易搭起来的呢。”

    “这是自然。”

    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欢呼出声,他们就怕这一架打不起来,现在好了。

    两人往一旁走了走,只站在原地不动,他对自己的武功很自信,并不打算先出手。

    王二狗就不同了。

    他与人交手不多,以往交手,也只是杀人,从未与人切磋。

    对他来说,能先出手,就绝不要第二个出手。

    自从上次和楚寒分开,在俏寡妇家里醒来之后,发现身上多了份剑法秘籍,他就整日练剑,进境神速,直到这几日才有停歇。

    和尚不动,他就出手了。

    只听噌的一声,剑光一闪,周围之人还未看清王二狗的动作,惨白色的剑气就已经到了觉远身前。

    觉远眉头微皱,手中金刚棍在身前一立,不见任何多余的动作,就挡住了王二狗的这一招。

    觉远看着眼前的王二狗,说道:“阁下应该刚入洗髓境没多久,易筋境待得时间也不长吧,空有如此好的资质,却因进境太快而荒废,真是可惜。”

    王二狗没听太懂,他说道:“有什么好可惜的?”

    觉远道:“如果你的内力和我一般无二,我绝挡不住你这一剑。”

    王二狗笑了声,说道:“就这事啊,你挡住了我这一剑,那这一剑呢?”

    说着他又刺出了一剑。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剑被人挡住,他的武功从来就不好,一剑被挡住就来第二剑,只要剑未断,人未死,他的剑可以一直刺下去。

    这一剑在觉远看来,依旧如方才那一般“软弱无力”,可是似乎又有不同。

    这一剑比方才更快!

    何止是快,简直如光似电!

    顷刻间,鲜血飞溅,铁棍横飞,觉远连退三步,看着手腕儿上的伤痕,还未反应过来。

    周围围了足有几百人,看着这一幕,也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有背剑的公子目瞪口呆。

    “是金门寺轻敌,派出的弟子太过年轻吗?”

    “不,那可是棍僧觉远啊,金门寺年轻一代中,能胜过他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已。”

    “那岂不是说这邋遢剑客还真是一位高手?”

    “不不,我看着不像,应该是觉远轻敌,毕竟方才那一剑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平平无奇,而且内力波动低微……”

    ……

    轻没轻敌,只有觉远自己知道,他看着手上的伤口,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身武功尚未来得及施展,就这么迅速的败了。

    王二狗瞥了觉远一眼,脸上并没有任何胜利的愉悦,只是有些得意。

    他说道:“话这么多,等你打得过我再说吧。”

    说着,王二狗已经回头走了几步,来到原本的棚子底下坐着。

    翟贞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松了一口气,复又怨声道:“那和尚还真是中看不中用,亏得我先前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你这一剑看着没多厉害,他就败了。”

    王二狗摆了摆手,说道:“你个小姑娘管那么多干嘛,赶紧把汤给我盛好,饿死我了,再说,他哪里中看了,有我中看?”

    翟贞连忙点头,“对,你可要多吃一点,我觉得他们输了这一局,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接下来出来的,应该就是寺里面的厉害人物了。”

    “这一剑不错,很厉害。”楚寒抱拳道。

    听了这声音,王二狗一怔,抬头一看,“楚寒?你怎么会在这!”

    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狂喜之色。

    楚寒道:“来金门寺看一看,这位是?”

    王二狗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姑娘,笑道:“嗨,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翟贞,路上落难被我救了,翟贞,这位是楚寒,我最好的兄弟。”

    翟贞对着楚寒福身行礼,说道:“见过楚大侠。”

    楚寒点了点头,对着翟贞一拱手,随即又看向了王二狗,说道:“我看你方才那一剑,用的是乱风剑法中的刺剑式,但似乎又有些不同,不过如此威力,确实有些出人意料啊。”

    他说的是实话,这一剑看着平凡,招式简单,内力也一般,单单就是一个快字,已经足够。

    如果让楚寒去应对那一剑,他就必然要靠一身内力去强压,而且需要率先出手,否则别无他法。

    王二狗笑道:“原来这剑法叫乱风剑法,不错不错,我先前练的时候,总觉得其中有些招式太过别扭,就自己瞎改了一通,怎么顺手怎么来,走,去客栈里喝酒吃肉。”

    话说的随意,可是没有着极佳的天赋和绝顶的悟性,这武功秘籍,又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一听这话,翟贞有些困惑,她说道:“等等,你不是说就要坐在这里,就算坐三个月也要坐的吗?”

    王二狗叹了口气,指着翟贞对楚寒说道:“所以说啊,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自己在这丢人没什么,我兄弟来了,还能让你陪我一起丢人?”

    楚寒还没来得及说话,翟贞就说道:“那我呢,我刚刚也在这里跟你一起等的。”

    王二狗摇头道:“那不同,是你非要跟着我的。”

    “无耻!”翟贞咬牙。

    可说话间,王二狗已经迈出了去客栈的步子。

    楚寒转身对着翟贞歉意的笑了笑,也是跟了上去,他很意外,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王二狗。

    这难道就是缘分?

    楚寒绝不会承认自己和一个男人有什么缘分,他跟在王二狗身后,手中提刀,背上背着一把四尺的长剑。

    回到客栈里,两人挑了一个包间,楚寒出钱,极为讲究的点了四荤四素,八个菜,一个汤,外加上好的女儿红两壶。

    他说道:“金门寺这么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王二狗喝了一口酒,先赞了一声淳厚,这才道:“兄弟,你可知道,我这辈子这么多年,直到这几个月,才开始喝这没掺水的美酒。”

    楚寒摇头,“不知道。”

    王二狗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们兄弟见面,不提这腌臜事,我来金门寺,想的自然是如何扬名立万。”

    楚寒稍微想了想,便看清了王二狗的想法,摇头笑了笑,说道:“你练剑的天资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你就从易骨境到了洗髓境,和你一比,我宗门里的那些什么天才师兄弟,连屁都不算。”

    这话半是玩笑,半是事实,但不可否认,王二狗就喜欢听这样的恭维。

    他哈哈大笑,说道:“什么易筋,洗髓,我不知道,我就想好不容易有一本秘籍,照着练就是了。”

    他边说边吃,风卷残云一般扫荡着酒菜,像是一个三天没吃饭的乞丐,面对一桌子的美食,根本顾不上跟楚寒说话。

    一旁的翟贞见他这个样子,也是叹了口气,说道:“你啊,这个样子下去,估计这辈子是娶不到媳妇了。”

    王二狗哼了一声,说道:“好男儿何患无妻,再说,本大爷注定要浪迹天涯,真要找女人,也就是为了生个娃,给我留个后就够了。”

    翟贞骂道:“你这样子,以后看你去哪里给我拐一个嫂子回来。”

    楚寒在一旁看着,只是笑。

    他看着两人在一旁打情骂俏,只觉得心里一片温暖充实,期盼这样的日子永远都会存在,这样的宁静将来也能享受。

    王二狗吃了一会儿,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弟弟,你发没发现,这金门寺附近的武林人士有很多?”

    楚寒喝掉手中的第十八杯酒,吃掉了第十八口牛肉,不慌不忙的说道:“那又怎么了?”

    王二狗道:“世间信佛的人虽多,但是这帮整日里提刀拿剑,砍人脑袋的莽汉,还真没有几个信佛的。”

    楚寒道:“不是来信佛的,那他们来干什么,怎么,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热闹可看?”

    王二狗四下里瞅了一眼,“嘿嘿,热闹还真有,不知道兄弟有没有听说过铁皇?”

    “铁皇?”楚寒还真没有听说过。

    王二狗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铁皇,相传二十年前,有个男人手持一柄绝世重剑,剑锋所向,举世无敌,在江湖中有着无数的追随者,甚至组建军队,攻城略地,战无不胜,被他的追随者称为铁皇。”

    楚寒笑了声,说道:“铁皇,这么厉害,那么后来他人呢?”

    王二狗道:“奇怪就奇怪在这一点,据说当时铁皇如日中天之时,金门寺都要避其锋芒,可是后来不知如何,铁皇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

    王二狗道:“对,就是消失了,整个铁皇宫,几乎都是靠着铁皇的个人武力支撑起来的,平日树敌又多,以至于他一消失,没过多久,铁皇宫也就分崩离析。”

    只不过是这样?

    楚寒觉得这些并没有什么意思,就算铁皇以前再厉害,他现在也已经消失了。

    楚寒道:“单凭一个故事,可不会吸引到这么多的武林豪杰,说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

    王二狗故作神秘的说道:“可就是最近,不知哪里传来的消息,在这金门寺中,发现了铁皇当年的传承,《铁皇经》和铁皇剑。”

    不知为何,楚寒忽然想起了自己背后的那柄剑。

    他点了点头,说道:“一本珍贵的武功秘籍,确实足以让各路人士为之疯狂。”

    王二狗道:“嗯,据说铁皇当年资质平庸,就是因为后来无意中得到了这《铁皇经》,才得以称霸武林。”

    楚寒思索一瞬,忽然说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

    王二狗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倒不清楚了。”

    翟贞轻哼一声,说道:“我看呐,这就是金门寺故意放出来的消息,怕他们的法会没人来,来给自己增加点儿知名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