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说假话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金门寺有很多的长老,不论是做什么的,武功可能会有高低,但年纪都不会小。

    然而若只提到长老二字,便可以让外人知道是谁的,就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慧明法师。

    所有人都说,慧明法师是整个金门寺最智慧,最开明的一个人。

    这句话楚寒远在齐天宗的时候都听到过,想来也不会是假的。

    和其他的长老不同,慧明法师本不是金门寺落第,是二十年前,从别处加入金门寺的游方僧人,第一次入金门寺,就是在寺门前扫地。

    二十年的时间很长,但说来也不算长。

    反正是不足以让一个扫地的小童成为金门寺最受人尊重的长老。

    可偏偏这二十年的时间里,慧明法师用自己的智慧和德行,让寺里面的每一个僧人,上至长老,下到洒扫的小童,甚至寺外的信众,都对他无比信服。

    他行走世间之时,感世人悲苦,曾无数次耗费自己功力,为百姓疗伤治病,遇瘟疫不退,遇山洪最后一个撤走,甚至因此伤了根基。

    如果说,这世间只有一个好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慧明法师。

    楚寒站在山道上,忽然定住了步子,看着山林里若隐若现的寺庙,看着山间那些高耸的佛像,想着这位慧明大师,心情有些异样。

    这芸芸众生,有百态尽显,可是真正了不起的人物,自然都有他与众不同的一面。

    尚未见到真身,透过这座大山,这沉静庄严的佛寺,楚寒就能够感受到,这么一位品行高洁的佛宗前辈,一定是慈悲温和而且智慧无双的。

    凭借自己那点儿卑劣的小心思,是绝瞒不过对方的。

    他时刻提醒自己,面对这样的人物,自己决不能透露半点儿真实的想法,只当自己是单纯的来寺庙之中拜访,要时刻保持尊敬。

    可楚寒想了想,觉得这一切纯粹就是自己瞎担心。

    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亲自前来,也未必有什么机会见到慧明大师,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弟子了。

    山林幽静,鸟鸣不断。

    正在这时,山道上一位年轻僧人缓缓而来,个子高瘦,面色黝黑,神情从容宁静。

    他走到楚寒身前,面色有些古怪,试探着问道:“敢问施主,可是齐天宗翻天龙王苏淼座下弟子楚寒?”

    听了这话,楚寒也是一怔,对方怎么会知道?

    自己一个小人物,金门寺绝对没有必要派人调查自己,那么一定是齐天宗,或者说是自己的师父,提前给金门寺通了信。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寒笑道:“正是在下,真是的,这点小事也需要让宗门提前派人通知,楚某实在是惭愧。”

    这小僧一笑,说道:“施主不必惭愧,齐天宗并未派人通知,施主今日前来,家师早已猜到。”

    猜到?

    这种事情也能猜?

    楚寒笑了一声,说道:“令师是寺里哪位长老?”

    僧人面带微笑,点头说道:“阿弥陀佛,家师法号慧明,已在山上等候多时,施主,请跟我来。”

    听了慧明两个字,楚寒面色微变,不敢大意,只是紧紧的跟着这位黑衣僧人的身后。

    和之前在寺门前遇到的那位棍僧觉远不同,眼前的这个脸色黝黑的和尚,正是那位传闻中慧明大师的亲传弟子,看起来更加的坚毅、沉稳。

    更加的纯净。

    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可是却没来由的觉得,眼前这位的武功,一定比那所谓的棍僧觉远要强。

    楚寒有些紧张,他说道:“敢问小师傅,我此次去见慧明大师,不知道需要注意些什么。”

    僧人笑道:“施主不必拘谨,家师为人一向随和,还有,贫僧法号灵九,你叫我灵九就行了。”

    “好的灵九师弟。”楚寒道:“传闻慧明大师常年居于山中,不见外客,又怎么会知道我前来拜山?”

    灵九解释道:“楚师兄,我叫你一声楚师兄吧,这我也不清楚,只听诸位师兄弟说,家师慧眼已开,常能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事情,此次预见施主前来,并不算什么。”

    楚寒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灵九说的,楚寒当然不信。

    这就和平日里街上遇到的,那些看你一眼就猜人姓名,说是能够预知未来的江湖骗子没有区别。

    况且慧明大师要是真的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今日来迎接自己的必然就是棍棒,而不是这位看起来面色和善的亲传弟子了。

    可灵九的样子又不像是说谎。

    但在楚寒看来,必然是齐天宗派人过来过,而且这个人多半是苏妙人。

    楚寒道:“慧明大师平日里经常接见外客?”

    灵九道:“家师独自在山中修行多年,不问世事,除了几个老友,亦不见外客多年。”

    楚寒眉脚轻轻一扬后,遂说道:“既然如此,那慧明大师为什么要见我?”

    楚寒忽然间心中一紧,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微微躬身,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握住了一般。

    与此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自他的脑海中响起。

    “不要去,不要上山,不要去见慧明!”

    那声音犹如洪吕大钟,一瞬间就占据了楚寒的脑海。

    他瞬间止住了步子。

    灵九转过头,看着楚寒脸色苍白的样子,有些诧异,关切的问道:“楚师兄,你怎么了?”

    楚寒喘了一大口气,随即抬头看着灵九,干笑两声,说道:“没什么,一口气没有顺上来。”

    “可你的脸色?”

    楚寒一扬手,说道:“我说我没事,灵九师弟,还是快些领路,别让慧明大师等的时间长了。”

    灵九狐疑的看了他两眼,见他坚持,也没再继续询问,只是点了点头,让楚寒自己小心,有什么事就跟他说。

    楚寒继续跟着灵九上山,心头那种异样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

    他知道,这必然是身后的这把剑在作怪。

    不让自己去见慧明,那么这把剑,或者说,那个身包裹在铁甲里的人,和慧明又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不敢去见慧明?

    心脏上的压力并未消失。

    楚寒并不相信,一柄背在自己背上的剑就可以杀死自己。

    果然,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剑毕竟就只是一把剑,除了让自己心慌,别的什么都做不到。

    想清了这一点,他也就安心了,内功稍一运转,不适之感顿时消失。

    他迈开步子,健步如飞。

    慧明大师没有住在山顶,没过多会儿,二人就到了所要去的那座古刹,领楚寒坐下,觉远对着佛寺行了一礼,然后就退下了,只留楚寒一人。

    楚寒坐在蒲团上。

    坐在古刹外。

    眼前的这座古刹和其他的古刹没有任何的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何不同,就只能说,靠近这座古刹,便会让人发自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佛性。

    楚寒不懂何为佛,只是坐在这里之后,他的心境就越加平和。

    古刹门扉紧闭,没有传出丝毫声响,像是里面没有人,可是楚寒知道,慧明大师必然就在这里面。

    他已经闻到了斋饭的香味儿。

    单单闻着味道,他就知道楼公子所说不假,这金门寺的斋饭,确实比其他寺庙的要好吃。

    单单看着眼前的这道门,他就知道,灵九和尚说的果然也不假,慧明大师果然常年不见外客。

    没人说假话。

    楚寒解开背后的长剑,恭恭敬敬的放在眼前,对着眼前的古刹行礼。

    他还没有说话,但是也决定今天不说假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