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隔门而谈

作者:罗大王 |字数:95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修真万年归来你是什么神至强械神系统快穿攻略:大人,只想撩你!

    古刹幽静,过了半晌,面前的木门后面终于传出了一丝动静。

    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

    “施主因何而来?”

    听了这话,楚寒眉梢一挑,他刚刚还决定一句谎话不说,可眼前这慧明法师只一问就让他哑口无言。

    他说道:“不瞒大师,在下武功进境受困,因此想要通过外出游历来体悟武功,早就听闻金门寺在洗髓一境的修为颇高,特来此地求学。”

    “武功进境受困?”慧明法师笑了笑,说道:“施主,我观你骨骼惊奇,顶泛红光,想来无论是根骨天赋,亦是时运气脉皆是极佳,单就练武一道,说是上人之姿都是小瞧,天人都不为过,又怎么会在小小的洗髓境受困?”

    听了这话,楚寒也是语塞。

    慧明法师口中之话他并不能完听懂,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

    就算慧明法师真的懂这些玄而又玄的望气相骨之法,毕竟隔着一道厚实的木门,他连看都看不到自己,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楚寒笑道:“大师过誉了,在下不过一个江湖上无名的小人物,武功低微,哪里敢这样说。”

    慧明法师道:“无名又如何,当你真的过上了名满天下的生活,你才会发现,还是无名的生活好些,更加自在。”

    这次轮到楚寒笑出了声。

    他说道:“大师,这种话,也就是您这种成名多年的人物才会说说,真要像我这种小人物,年轻人,谁不想着名满天下?”

    慧明法师说道:“追名逐利,终究没有好的结果。”

    楚寒道:“这只是大师的看法,追名逐利,男儿家若不再学着追名逐利,难不成还让女人替你不成?”

    慧明法师道:“阿弥陀佛,施主,难道你的一生,就只为了名利二字?”

    “我?”楚寒道,“我只是想活着而已。”

    说到了名利二字,楚寒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王二狗,这个家伙极为热衷于追名逐利,可是要说他单纯为了名利而活,又绝不准确。

    慧明法师道:“活着,这个追求说难不难,说简单又不简单。”

    楚寒道:“对某些人来说简单,对某些人来说又很难。”

    慧明法师道:“呵呵,看来楚施主真的比我这个和尚还喜欢打禅机,不如什么时候考虑一下,到我金门寺来侍奉佛祖?”

    楚寒道:“只要大师把洗髓经给我,来这里侍奉几年佛祖我还是愿意的。”

    听了这话,慧明法师哈哈大笑,说道:“施主说话还真是有趣,只是礼佛是一辈子的事,心不诚,动机不纯,还不如一刻都不见。”

    楚寒道:“这依然是在大师来看,不如我跟大师做笔生意,我把头发剃了,来您这当和尚,您把洗髓经给我,我看多长时间的洗髓经,就当多少天的和尚,每日吃斋念佛,给佛祖擦拭金身,绝无怨言,如何?”

    如何?

    慧明大师已经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楚寒也是意识到自己失言,磕头认错,说道:“晚辈不懂佛法,一时失言,还请大师见谅。”

    慧明大师叹了一口气,说道:“施主既然不通佛法,那老衲也就不与你说佛法,今日就说说这把剑,施主背着这把剑而来,那么可知道它的来历?”

    楚寒抬头仔细的看着眼前的木门,想看看,这门上究竟有什么机关,可以让慧明和尚在屋子里面就能看到自己,看见地上的这把剑。

    可是门缝里看人,总容易把人看扁,楚寒也想知道,这个慧明大师,透过一个小小的机关来看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说道:“这是路上在一个疯魔了的僧人手中得到的,那个人,自称是金门寺的门徒。”

    慧明大师沉默了一瞬,说道:“他怎么样了?”

    楚寒道:“他死了。”

    慧明大师更加沉默。

    楚寒道:“那个和尚和大师有什么关系?”

    慧明大师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关系,此事之前,我并不认识他,被这魔剑控制了心智,最后能够超脱而死,也算是一件好事。”

    楚寒不言,在他看来,无论怎样的活着,都比死了要强得多。

    慧明大师说道:“你可想知道这剑的来历?”

    楚寒犹豫,最后说道:“在下来之前听说,金门寺附近有铁皇剑和《铁皇经》出世。”

    空气中没由来的起了一阵寒意。

    慧明大师说道:“此事知道的人很多,说来也没什么,你眼前的这把剑,就是铁皇剑。”

    铁皇剑竟是一把如此妖异的剑。

    那么铁皇呢?

    他是不是也是一个妖异到了极点的人?

    楚寒道:“大师可知道铁皇这个人?”

    铁皇二十年前自江湖无故消失,慧明大师二十年前以一个游方僧人的身份来到金门寺,最后才声名大作,这一切真的太过巧合。

    慧明大师嗯了一声,说道:“我确实知道他,无论他以前如何,都和这个世界没有关系了,我只知道,他现在是个死人。”

    “哦?”楚寒心里更加疑惑,他说道:“江湖传言,铁皇一生纵横无敌,难逢对手,这样的人却在二十年前无故消失,今人提到,余威犹在,大师又是如何知道他死了呢?”

    空气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没有人能够一直纵横无敌。”大师沉默许久,这才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我本不愿说,但是既然你问了,我就跟你说一说。”

    楚寒道:“洗耳恭听。”

    慧明大师说道:“我之所以知道他死了,是因为二十年前,他正是死在我的手上。”

    二十年前铁皇正如日中天。

    二十年前慧明只是个游方僧人。

    可他却杀了铁皇。

    楚寒伏地,“大师神功盖世。”

    慧明大师再次叹息,说道:“不算,当年铁皇之死,也只是一个巧合,我动了手,杀了人,终究是犯了佛门戒律。”

    楚寒道:“那也是除魔卫道,大师之德,这世界该当赞叹。”

    慧明大师说道:“除魔卫道?呵呵,我若是真想如此做,现在就应该直接一剑杀了你。”

    楚寒神色一滞,随即干笑两声,说道:“大师,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明白了,我们还是谈一谈这把剑吧,这铁皇剑。”

    慧明大师道:“铁皇借助于《铁皇经》中的邪法,铸造出了铁皇剑,吞人血魂,武功一日千里,若非实在太过残忍,有损天道,铁皇最后也未必会落得如此下场,可铁皇虽然死了,但是这柄妖异之剑,却始终未灭,我怕其再次为祸武林,所以曾将其镇压在金门寺中,终日以佛经洗刷其上罪恶,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出了事。”

    这事自然就是指那盗走魔剑的小和尚。

    大师话语中带着深深的自责。

    他说道:“那小和尚之死,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本应该直接毁掉这把剑的。”

    楚寒看着地上的那把剑,这把剑离开他的后背已经许久。

    他的眼睛死盯着剑身。

    瞳孔上满是血丝。

    他的手已经几乎控制不住的就要握住剑柄。

    楚寒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个小和尚,打扫寺庙时,无意中发现了这把剑,不断的忍受诱惑,最终还是被魔剑控制的样子。

    楚寒咬破舌尖,清醒过来,随即说道:“那么大师为何不去毁掉这把魔剑?”

    慧明道:“说来惭愧,我当时竟有些舍不得。”

    楚寒道:“大师不必惭愧,经受诱惑,并能忍受诱惑的人,方才是真正的了不起。”

    慧明道:“我希望你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楚寒道:“大师不必担心,我这个人,虽未必了不起,但此生必不会用剑。”

    慧明笑了笑,说道:“这倒是奇怪,剑乃王者之兵,世间武人,虽练剑不精者居多,但确实练剑之人占了绝大多数。”

    楚寒道:“这一点我不想多说,只希望大师明白我的决心。”

    慧明道:“这世间有决心之人很多,但能经受诱惑的人却很少。”

    楚寒笑了笑,说道:“比起剑灵惑人,我更相信是人心在作祟。”

    慧明说道:“看来施主自认为是个心思通透的人。”

    楚寒不语。

    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很贪心的人,为了他自己的贪心,他可以忍受很多事情。

    幼时的经历,半生的迷惘和不甘,都决定了,他的贪婪,绝不是这样一把小小的剑可以满足的。

    他说道:“若是大师不信,这把剑今日就交给大师,也算物归原主。”

    慧明道:“不不不,楚施主既然说了这种话,老衲又怎么会不信,这把剑既然到了施主手中,也算与施主有缘,不如由施主保管,等来日找着一位用剑,并且能驾驭他的英杰,到时赠剑便是。”

    楚寒大笑,爽朗之声响彻山林,他再次清楚的感受到,这把剑对自己的诱惑又淡了一分。

    但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眼中已经满是贪婪的光。

    他说道:“相比于这把剑,大师,我们还是来聊一下洗髓经吧。”

    慧明道:“这事好办,《洗髓经》可以给你,只需你拜入佛寺,侍奉佛祖,洗髓经自然就可以给你。”

    楚寒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大师不怕我得了《洗髓经》就立刻逃走,把这独门秘籍传的满天下都是?”

    “不怕。”

    楚寒沉默了。

    他的心里没有底。

    这世间任何一门绝技,只要被公开,天下皆知之后,被人洞悉了弱点和破绽,就连屁都不算。

    这件事也是每一个门派都需要杜绝发生的。

    为了这种事,齐天宗靠的是铁腕和刀剑,据他所知,齐天宗内部就有这么一个专门负责此事的堂口。

    里面的人都是绝顶高手,他们的任务,就是四处搜寻消息,但凡得知有谁得到了齐天宗的武功,就算只是可能,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在哪,只要他不是齐天宗的人,都绝对要杀死他。

    而且据苏淼所说,负责这个堂口的,正是齐天宗的一位峰主。

    那么从不杀生的金门寺呢?

    他们是如何对待叛离寺门和偷学武功的人呢?

    楚寒不知道,只是慧明越这样说,他越是不敢去直接练这洗髓经。

    这其中神妙,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木门没有开,慧明法师就在对面,两人间只有几步的距离,可楚寒依旧觉得这天地间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说道:“大师这样说,似乎就是洗髓经放在我的眼前,我都不敢练了。”

    慧明大师道:“施主的胆量绝对非同常人。”

    楚寒道:“可我也是人,是人就会害怕。”

    慧明大师点头,他说道:“你问我要洗髓经也没有用,早在我来金门寺之前,就已经洗髓成功,这洗髓经别说练过,就是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

    楚寒一笑,说道:“以大师的身份,只要想拿,想来总有办法。”

    慧明大师道:“可我一直是一个很懒的人。”

    楚寒道:“大师确实不是一般人。”

    慧明大师笑了笑,说道:“有一件事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想着跟我要洗髓经,即便知道我绝不会给你。”

    楚寒道:“因为我知道大师你会帮我。”

    空气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唧唧,唧,唧唧。”鸟鸣声忽然打破了寂静。

    翠羽黄尾的鹦鹉儿落在了眼前的铁皇剑上,唧唧地叫着,笨拙地扭头,瞪着一双乌黑滚圆的眼睛左顾右盼。

    这种家养的鸟儿没有野禽敏锐,然不怕人,更没有察觉到平静中极度的不安。

    “下山去吧,你简直满嘴胡说八道。”慧明大师似乎很是失望。

    楚寒不言,他随手撵开剑上的鹦鹉,捞起剑柄,扔在背上。

    这个过程中,铁皇剑无比的宁静。

    楚寒看着眼前的古刹,站起身,直起腰,眼神中那股刻意隐藏的冷厉彻底的释放出来。

    他的声音依旧无比的恭敬,说道:“大师不愿以诚相待,在下自然满嘴胡言,也罢,我去了。”

    楚寒转身。

    慧明再次开口,“有一点,你和二十年前的铁皇一模一样。”

    “呵,哪一点?”

    慧明沉声道:“你们,都是妖魔!”

    楚寒神色不变,脸上却浮现出一抹冷笑,他说道:“也许吧,我没见过铁皇,甚至没见过你,随你说什么,但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有一点,我也和铁皇绝不一样。”

    慧明大师道:“哪一点?”

    “他已经死了,可我还活着。”楚寒迈开步子,绝尘而去。

    木门开了,鹦鹉落在老和尚的肩上,如同落在了一块儿枯木之上。

    慧明大师身形消瘦,满脸褐色的半点,却异样的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

    他的脸上无喜无悲,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忧郁。

    一个活着的妖魔,行走在世间,又会给这人世带来何种灾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