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四十二章 下山

作者:罗大王 |字数:471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可是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楚寒和灵九已经走远,他心里再如何不甘,也只好看着二人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心道以后不要再被他碰到。

    ……

    灵九道:“实在抱歉,本想带师兄散心,没想到却遇到这种事情。”

    两人已经来到了一个人屋檐下,静静的看着外面晶莹的雨点在水面上怦然溅开。

    楚寒道:“没什么。”

    灵九道:“师兄大度,灵九佩服。”

    听了这话,楚寒笑了笑,说道:“不是我大度,相反,我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只是如果我和他争斗,未免就显得太过低级了。”

    灵九笑了笑,说道:“楚师兄果然非同常人。”

    楚寒道:“佛说众生平等,你这想法可不对。”

    灵九道:“常人可不会说自己睚眦必报。”

    楚寒摇头,“我只是不愿骗你。”

    灵九开玩笑道:“若你愿意骗我的时候呢?”

    楚寒也笑了,“那个时候,我说的话,半个字你都不要相信。”

    雨没有下多久,雨水洗刷过后的空气无比清新,带着一股泥土的腥味儿。

    很巧的是,在这个时候,楚寒又遇到了这个年轻人。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他身边没有跟着好几辆马车,当然,也绝不是独身前来,他的后面跟着一位中年男子。

    年轻人的面色极为难看,脸色通红,显然已经羞愧到了极点。

    对此无人关心。

    靠着习武之人的敏锐,楚寒下意识的就看向了中年人的手,那人的手白皙修长,虎口处隐约能够看到薄薄的一层茧。

    这是一只很适合握剑的手,而且必然也已经握了很多年的剑。

    这中年人身穿一连衫素锦花袍,背上负剑,极为从容且平静的带着年轻公子走了过来。

    他们过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灵九。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灵九竟然是慧明法师的亲传弟子,所以特地前来道歉。

    只说了几句话,对方就离开了。

    楚寒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微凛,对方虽然在道歉,但是紧张羞愧丢人的却始终只有那年轻公子一人。

    那个中年男子面色始终不变,声音里就透着一股从容的意味,总算语气还算温和,态度也是诚恳。

    他这样的强者的诚挚道歉,就是挑剔如楚寒,也不得不接受。

    但无奈的是,对方并没有跟楚寒道歉,他们的眼中只有灵九。

    楚寒心里有些不快,但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只能接受。

    理由和之前的白衣公子差不多,眼前的这位中年剑客,竟是一位无章境的高手。

    虽未达到苏淼的层次,但想来也应和大师兄吕聪相差无几。

    炼精化气,据苏淼以前讲解,一个武人,可以在易筋境的时候杀死洗髓境的高手,这可以说明其天赋异禀。

    但一个武人绝不可能在洗髓境的时候正面杀死一个已经炼精化气的高手。

    两者之间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是之间实力差距,却是不可以道理计。

    其中具体缘由,楚寒没有到那一步,也不是十分清楚。

    佛门法会即将到来,慧明法师这样的高人可以不在乎,楚寒却不可以。

    他毕竟不是慧明法师,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慧明法师。

    到那个时候,不知有多少大人物会齐聚金门寺,尤其是数日后,可能在寺庙中随意行走,就可能遇到一位江湖中的大人物,所以楚寒对眼前这个中年人的武功境界也没太在意。

    今天在后山,他确实是在信口胡言,没有拿到《洗髓经》,他也绝不失望,毕竟本就没想着可以这么简单的就拿到,至于这法会,反而倒是计划中必须要来的。

    灵九看了楚寒两眼,察觉了对方的心不在焉,说道:“师兄,请恕师弟多嘴,既然来此拜佛,最好还是多点诚心。”

    楚寒摆手,“没有必要,我虽敬畏佛祖,但即便再如何的诚心,也都是装出来的,况且我本就不是出来拜佛。”

    灵九闭嘴苦笑,只心道眼前这位楚师兄果然实在不愿骗人。

    可他转念一想,自己今日竟不觉得骗人是错,实在是犯了佛门戒律,心里也是警醒,默念罪过,决定待会儿回去抄写经文百遍。

    细雨过后,空气变得越加严寒。

    楚寒没有什么问题,一旁的灵九尚着单衣,已经瑟瑟发抖。

    楚寒见此,好心把灵九送回了房间,他的房间里依旧冰冷,没有炭火,只不过不那么潮湿。

    楚寒没有多嘴,这是灵九的生活方式,他无权干预。

    就算灵九不是慧明法师的亲传弟子,以金门寺的财力,寺内僧人也绝不至于在天寒时也穿不上棉衣,只是灵九始终选择以折磨肉身作为修行,提醒自己时刻心诚。

    约莫是为了方便信众上山拜佛,下山的石阶无比宽敞,尤其是比天柱峰的石阶宽的多。

    天本就没晴,雨又忽然下了起来。

    石阶上看不到人,只有几只捉虫的飞鸟,虽蹦蹦跳跳,却也沉默无比,楚寒一个人,背着沉重的铁剑,手里握着刀,一步一步的向山下走。

    离开前,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壁,那处尚未完工的佛祖石像正静静的注视着山下的世界,因为雨水而变得湿滑的面容,愈加慈悲怜悯。

    按照佛门真理,世间因果报应皆有循环。

    这句话楚寒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他就觉得自己更加不能信佛。

    因为他这辈子已经做了太多恶事,双手沾满鲜血,按照佛祖之言,总归是没什么好报。

    而且他觉得自己未来也将做更多的恶事,双手沾染更多的鲜血。

    想到这一点,楚寒对着佛像行了一礼,又借着无根之水洗了把手,最后在已经湿透的衣衫上蹭了蹭,就当是自己洗刷原有罪孽了。

    下山的过程很快,因为楚寒的步子很快,他行在山道间,人已来到长街上。

    长街上也没什么行人,只有左手边,隐约能够看到两个剑客在雨中生死决斗,沉默不语,剑光纵横斩破雨帘。

    对此楚寒无兴趣,迅速返回了客栈。

    王二狗和翟贞此时也在客栈,二人不像楚寒那么倒霉,没淋到雨,反而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吃起了火锅。

    楚寒换了身干净的衣衫就加入了进来。

    红油火锅。

    锅里面热汤早已翻腾,翟贞把一盘切好的血旺倒了进去,隐约能够看到起伏的毛肚和鸭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