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慈悲

作者:罗大王 |字数:907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修真万年归来你是什么神至强械神系统快穿攻略:大人,只想撩你!

    这样的天气确实很适合吃火锅,小小的一口锅里,葱姜蒜辣椒花椒,各种调料香料应有尽有,正如人生百态,酸甜苦辣无一不缺。

    王二狗嘴里嚼着一截肥肠,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说道:“你去哪里逛去了,这么半天。”

    楚寒搓了搓手,拿起筷子,轻声说道:“去了趟金门寺,发现还没到法会,山上的人就已经不少。”

    王二狗点头,整个人身上披着一层薄薄的被褥,说道:“那是自然,意料之中的事情,寻常佛门信众,能在这金门县中寻着一处像样的歇脚地方已算是有些财力,但那些真正有身份,有手段的人,即便金门寺也不会怠慢。”

    听到这里,一旁不住往锅里添菜的翟贞有些疑惑,说道:“金门寺虽然低调,但是也不至于怕了这些蛮夷小国吧,他们不是号称众生平等么,为何单单优待那些有权有势之人?”

    楚寒点头,说道:“不怕是不怕,但是不同于其他门派,金门寺在俗世没有店铺,生意,时常还要下山济世救人,生活靠信众接济,总不能得罪了这些有钱还肯出钱的大户。”

    王二狗道:“按照和尚的话说,山上的那些人有慧根。”

    “哦,原来如此。”

    不知为何,小姑娘翟贞对于楚寒的防备之心竟已完放下,甚至比对王二狗还要亲近。

    刚吃了两口,包房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有客人轰散,有碗碟被打碎,无比的热闹。

    房间中的几人刚开始也没在意,可是过了一小会儿,这喧闹声则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砰地一声,房门打开,寒风涌入,五六个持刀的大汉涌入房门。

    雪亮的刀锋闪着寒光,闪烁着人的眼睛。

    王二狗慢慢的放下筷子,撇开身上的薄被,对着楚寒说道:“找你的?”

    楚寒摇头,“我也不知道。”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其中一名汉子,问道:“几位兄弟找谁?”

    为首之人一脸络腮胡,身材魁梧,胳膊比常人腰身还要粗,大冷天只披了一身单衣,健壮如牛,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冲着楚寒吼道:“哪个叫楚寒?”

    至于他身后几人,也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让人瞧一眼只觉得凶神恶煞,回头一想,具体长什么样子,也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楚寒松了口气,转身对着王二狗和翟贞笑道:“真的是来找我的。”

    王二狗道:“需不需要帮忙?”

    楚寒摇头,“不用。”

    “你就是楚寒!”不知道为何,这汉子嗓门奇大,话一出口,震得桌子上酒杯直晃,九环大刀往前一递,说道:“找你很久了,说吧,想怎么死,给你个挑的机会,不过尸就不要想了,我们公子说了,今日一定要把你的脑袋带回去。”

    公子说了?

    只一句话,事情就清楚了个七七八八。

    他本以为,那中年剑客带人来道歉之后,事情已经算是了结,但没想到,剑客把事情看得通透,蠢蛋公子还真的是个蠢蛋。

    楚寒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也真是的,来就来吧,也不挑个时候,没看见这边正在吃饭吗?”

    汉子笑了笑,说道:“你的胆子倒是大,怎么,杀个人还有那么多讲究?”

    楚寒道:“那是自然,讲究不光有,还多着呢,要不要我教教你。”

    汉子道:“洗耳恭听。”

    楚寒道:“吃饭的时候说杀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扫兴,这样吧,我们换个地方,去外面说怎么样?”

    汉子冷哼一声,移开长刀,冷笑道:“请吧。”

    楚寒起身,走出门外,几名大汉亦紧随其后。

    屋子里翟贞关上门,寒风停下,王二狗又拿起被子披上,筷子不停,一口口的吃着菜。

    过了不久,屋子外面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和几个汉子愤怒的喊杀声。

    这些都没有影响到他。

    他神色平静,吃的无比认真,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喊杀声渐渐变弱,楚寒也带着冷风推门而入。

    楚寒依然坐在原本的位置,看起来就像出去上了个厕所。

    他说道:“外面挺冷的。”

    楚寒道:“确实,火锅有点儿辣。”

    王二狗道:“辣一点更好吃。”

    “嗯。”楚寒点头,眼前烟雾缭绕,鼻子里满是花椒和辣椒的辛辣味儿,连他身上那淡淡的血腥味儿都闻不见了。

    大冷天里,围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火锅可以坐很多人,也可以发生很多事。

    不一会儿,这火锅旁又坐了一个人,这个人来到这里,安静的坐下来,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想到的。

    因为他本不应该坐在这里。

    相比于陷入沉思的楚寒,王二狗倒是有些兴奋,他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人,说道:“觉远和尚,要不要来一碟肥牛肉?”

    觉远坐在这里,听了这句话,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

    当然也不是灵九那种天然黑,毕竟之前来看,觉远和尚长得还是挺白净的。

    他只是心情不好,因为就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现在会出现在这里,面对眼前这种情况。

    觉远说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众生皆有灵,施主怎么下的去嘴?”

    他痛心,他难过。

    王二狗冷哼一声,说道:“因为我残忍至极,没有丝毫慈悲怜悯之心,是一个天生的大恶人,自然下的去嘴。”

    此话一出,觉远低头,翟贞和楚寒觉得好笑,便哈哈笑了起来。

    觉远道:“施主伶牙俐齿,你身因果,来世自见分晓,贫僧管不到,也不想管,反正贫僧今日也不是来找你的。”

    王二狗叹了口气,对方都这样说了,他还能干什么?毕竟来世的事情他也管不着,只瞥了楚寒一眼,说道:“今天啊,来找你的人还真不少。”

    楚寒道:“怎么,还舍不得这顿火锅?”

    王二狗道:“那有什么舍不得的,这火锅里都是荤腥,他又不吃。”

    “这不就得了。”楚寒放下碗筷,转身面向觉远而坐,恭敬行礼,说道:“和尚找我来做什么?”

    觉远仔细打量了楚寒一番,不知为何,神色忽然一凛,随后立即转为一副悲天悯人之色,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来此,是奉了慧明法师之命,防止你害人性命,没想到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楚寒笑了一声,说道:“小师父再回想一下,他叫你来,不是为了阻止我杀人,而是为了别的事吧。”

    觉远一怔,说道:“施主为何如此言语?”

    楚寒道:“没什么,只是慧明法师这样的人物,绝不会算不出,你根本阻止不了我杀人,所以我猜想,他必定还有别的事情叫你来做。”

    觉远眉头紧皱,仔细回想一番,说道:“贫僧悟性太差,实在记不起,师叔究竟还让自己做些什么。”

    “快点,血旺都煮碎了。”翟贞惊声说道。

    王二狗大惊失色,端着碗往前递,骂道:“特么的,你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捞起来。”

    觉远听着这话,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有些反胃。

    楚寒道:“例如,他想在佛门法会的时候,再重新约见我一次。”

    觉远实在想不出,楚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即便他是齐天宗的弟子,苏淼的徒弟,能见到一次慧明法师,也应该是值得庆幸喜悦的事情。

    怎么会像如今这般,不但不听从告诫,反而屡次出言不逊。

    他说道:“施主,师叔之言,我已经带到,既然无法阻止你杀人,这是我的罪过,回头我自然会自罚,不过我劝施主多行善事,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终归会有因果报应。”

    楚寒道:“你倒是慈悲,只是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

    觉远摇头,说道:“施主,以你的武功,只是制止或是打伤他们,都是极为轻松的事情,为何非要伤人性命?每个人都有父母,都有家人,你杀了他们,他们的家人就有可能会孤苦无依,会遭受苦难,甚至会死,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楚寒冷笑,说道:“他们来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狮子搏兔,亦需力,再说,他们已经来杀我了,我还不能杀他们?”

    觉远道:“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实在……”

    楚寒一摆手,说道:“我不跟你争辩,你也说不过我,既然无事,那就回去吧。”

    觉远摇头,说道:“不回去。”

    楚寒有些意外,他说道:“怎么,想起来慧明法师要你给我说的话了?”

    觉远道:“师叔的话,我早已带到,下面还有些话,是我自己要跟施主说的。”

    楚寒笑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觉远道:“佛祖有慈悲之心,亦有雷霆手段,你若执迷不悟,佛祖自会降下惩戒。”

    辛辣的空气中隐约有寒意流动,一旁的翟贞停下动作,连带着王二狗也抬起了头,神色古怪的看着眼前这个神色郑重的白脸和尚。

    原因无他,只因这话中威胁意味实在太过明显。

    楚寒有些无奈,说道:“觉远小师父,我奉劝你一句,以后若是威胁别人,一定要和别人拉开距离,或者挑有师兄弟在场,让对方无法轻易对自己动手的时候。”

    觉远仍没反应过来,说道:“怎么了?”

    楚寒道:“你一人,对我们三人,还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这个时候威胁我,你觉得我现在若是要杀你,你挡不挡得住?”

    此话一出,觉远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他的头顶有冷汗滴落。

    他的手下意识的就移向身后,要去摸地上的金刚棍。

    可是王二狗说道:“别动了,吓唬你呢,若是真想杀你,你早就死了。”

    楚寒叹了一口气,说道:“和尚,我打赌,你就算再练武三十年,天下无敌,只一朝踏足江湖,也绝对活不过三月。”

    觉远不信,转身走了。

    火锅也吃完了。

    房间里仍旧飘荡着酒肉的气味儿,原本的人却已经不在。

    楚寒回到了房间里,将身上的刀剑部解下,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他的内功越加淳厚,进境飞快,虽未进入洗髓境界,对于这一境界也已经颇有研究。

    练之以清虚其内,以轻松其体,内中清虚之象:神气运用,圆活无滞身体动转,其轻如羽,这是二师兄肖无义为他讲解洗髓境时所说的话,他至今牢记。

    洗髓境对于轻功修炼者无比的重要,即便轻功一般之辈,武功若是达到了洗髓境,亦可以凭借体内真力,轻松横渡江河。

    而轻功绝顶者,提升则是更大。

    他现在缺少的就是一本洗髓境的功法,若有可能,《洗髓经》当然是上上之选,即便得不到,齐天宗的洗髓功法也同样是顶级。

    说到底,他来这里也只是碰碰运气。

    ……

    金门寺。

    后山。

    慧明法师坐在佛像之前,双手合十,嘴里默念着不知是什么的经文。

    他的身前,高有一丈的佛祖金身神情肃穆,隐藏在袅袅的青烟后面,低垂着眼帘仿佛在注视着饱受折磨的世人。

    他的身后,披着佛衣的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兄,你已经十年不见外人,今日,为什么要见一个齐天宗的内门弟子?”

    慧明法师道:“只是我想见他。”

    相见便见,这个理由无比简单,却又透露着三分蛮不讲理的强大。

    老和尚正是金门寺戒律院首座,威名远播的僧正和尚。

    僧正道:“既得师兄赏识,那么这位楚寒施主一定颇有慧根。”

    慧明摇头,“聪慧倒是聪慧,只是用在了练武上,身上没什么佛性,终归只是个凡俗中人。”

    僧正道:“既然如此,师兄为何还要见他?你可知道,你见了他这一次,在外面引起了多大的风波?”

    慧明道:“那几条人命,罪过在我。”

    僧正摇头,苦笑着说道:“几条人命倒是小事,只是现在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得知慧明法师特地在后山接见了一位齐天宗的弟子,得了点化,纷纷叫嚷着,要拜见你呢。”

    慧明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道:“也不是不能见。”

    听了这话,僧正也是一愣,随即大喜,说道:“师兄难道是要出山?”

    慧明摇头,“不了,只是这一次,我根基已损,唯恐时日无多,想最后再看一眼这人世。”

    僧正脸上忽然露出惊恐之色,下意识上前一步,说道:“师兄——”

    慧明笑了笑,说道:“你不用伤心也不要担心,人终有一死,这是迟早的事,这么些年我不问世事,对金门寺虽无增益,却也没什么影响,想必我死之后,金门寺依然能够长存世间。”

    僧正伏地,嚎啕大哭。

    慧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哭什么哭啊,我是快死了,但又不是现在,放心,还有段时日好活,稍微安排一下,法会的时候我只见三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