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云中谁寄锦书来

作者:罗大王 |字数:817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慧明法师将在法会那天接见三个香客,消息一经放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金门县。

    多年以前,慧明法师就已避世不见世人,专心侍奉佛祖,今日忽有如此传闻,自然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谁都知道,慧明法师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在普通人眼中,他是一个济世救人的大善人,活菩萨。

    在达官贵人的眼中,他高居神山里,位于神座上,也是这世间最为高贵的人物。

    在江湖人眼中,他屡次损耗精气救人性命于水火,不光展示了精深的医术,还向世人展现了强大的内力修为,是深不见底的绝顶高手。

    那些参加金门寺法会的武林人士和各地的豪族贵胄,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上金门山,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运气,成为慧明大师眼中的有缘人。

    单这三个字就有极大的含金量,他们在乎的或许并不是什么点化,只是这个名头。

    楚寒三人大抵也是这个时候,才将将明白慧明这两个字之于金门寺,之于世人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正想发表些感慨,彼此间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悠扬且连绵不绝的钟声。

    随着这钟声响起,有一缕霞光自山的另一边照了过来,广漠的云洋雾海正稳稳托出一轮红日。

    庄严,肃穆,神圣的光自远方接天而起。

    抬头向前看,隐约能够看到那佛祖石像脑后闪烁着七彩的光环。

    这光环一闪而没,却让见到的所有人都不由得竦然起敬,再也不敢放肆。

    连一向猖狂,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二狗都少见的变得规规矩矩,直扯着楚寒的袖子小声问道:“这金门寺好像有些门道,我前些日子还在堵门挑战,今日这般正大光明的上山,不会出事吧。”

    此话一出,一旁的翟贞也是连忙点头,她说道:“是啊是啊,狗哥,我看那群和尚绝不会放过我们的,估计等我们一进佛殿,肯定就要关门动手,我们还是趁这个时候人多先溜了吧。”

    王二狗心里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样的话,他可以说,等小姑娘先开口的时候,味道立刻就变了。

    起码在王二狗这里是如此。

    他有些怕事,却又极好面子,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如果附和了小姑娘的话那实在太过丢人,有失自己的男子气概和大侠风度。

    王二狗瞪了翟贞一眼,说道:“溜什么溜,胆子怎么这么小,今天我倒要看看,这金门寺能把我们怎么样。”

    一旁的楚寒颇为无奈,他摇了摇头,以手扶额,不想看他们两个争吵,只自己一个人向山上走去。

    他不知道慧明要搞什么把戏,只看着眼前景象,觉着一个佛门法会也能搞得如此热闹,还真是长了见识。

    可这天底下,无论什么地方,人一旦多起来,想安静下的话,实在就是太难了。

    好在今日上山之人虽多,但大都互不相识,即便有三五成群者,也多是原本同伴,彼此之间也无甚可聊。

    但即便如此,依然有清晰的吵闹声自远方传来。

    金门寺山不高,也不低,半山腰处山风阵阵,已然极冷。

    可就在这料峭寒风中,台阶中段那处供人歇息的石坪上有一个凉亭,凉亭边上有一棵不知道是什么的树,树冠很大,如一柄大伞,遮住了头顶的阳光,亦挡住了凛冽的寒风。

    至于树下,早已经聚集了数十人。

    那些人围在一起,有的起着哄,有的抱着膀子看热闹。

    远远地,从人群的缝隙中,隐约能够看到是一男一女在争吵,具体的也不清楚。

    楚寒绝没有半点儿围过去看的意思,他可不愿沾染这种麻烦,无趣而又毫无必要。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身边这两位可都是有热闹看都绝不会错过地那种。

    “过去看看!”

    “走。”

    “看看那女的胸大不大!”王二狗的审美标准。

    “胸不小,不过你看那屁股,够翘,绝对好生养。”翟贞的眼力极好。

    楚寒看着这二人,有些无奈,极为不情愿的靠了过去,这才发现,情况跟自己想的略微有些不同。

    人群中央围着的是一位衣裳华贵的年轻公子,不巧,正是先前找他麻烦的那位。

    天下之大,缘分二字,大概说的就是这件事了吧。

    至于他对面,那一排翠绿青竹下站着的,则是一位一身白衣的少女,个子高挑,面容白净温婉,眼神中却又带着几分俏皮和玩味儿。

    身形瘦弱,看起来如春日里刚发的小百花一样弱不禁风。

    只奇怪的是,楚寒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很熟悉,不是面容,只是气息,仿佛是看到了苏酥那个小丫头,可是又绝不相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寒总觉得,那女孩儿似乎也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年轻的公子说话了,楚寒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家伙,大概是周遭哪个小国的王子。

    他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女子,脸色十分难看,用带着点乞求的腔调说道:“白姑娘,让我再陪你一会儿吧,你看,我是季米国的王子,家财万贯,日后等我登上皇位,你就是王后,怎么样,不要走好不好?”

    十分标准老套的台词,楚寒却是第一次听到,故而觉得十分有意思。

    他更感兴趣的,是眼前这个姑娘的反应。

    因为在他看来,这姑娘姿容虽然美丽,但仍算不上倾国倾城,如何把这位纨绔公子迷成这个样子。

    那白衣的姑娘瞧着眼前的年轻公子,又看了看周围,尴尬的笑了笑,一双大眼睛中露出一分歉意给周围看客,似乎在说,让你们见笑了。

    接着她才重新看向眼前的年轻公子,正色道:“黄公子,小女子不是那般轻浮之人,你是王子也好,国王也罢,家财万贯我也不在乎,先前你要护送我来这金门寺,小女子推拖不得,只好跟着来了,如今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为何还要死缠烂打?”

    “死缠烂打?”那白衣公子脸色又变,已经变得有些着急,“白姑娘,我可是真心对你的啊!你看,你说你想拜佛,我不远千里派人一步不离的护送你来金门寺,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白衣姑娘已经拧过头去,不愿言语。

    周围之人也是一个个对着这白衣公子指指点点,有的说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人家姑娘家都这么说了还不识趣,有的说小伙子,姑娘可不是这么追的,你条件也不差,死缠烂打对付一般姑娘或许有用,但是对付这种极品,却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听着周围之人说的话,白衣公子脸色越来越难看,阴沉的似乎能够滴下水来。

    他忽然说道:“你个小娘皮,别给脸不要脸,本皇子可以捧上天,也可以让你跌进尘埃里,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姑娘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依旧不言不语。

    “白云锦!”年轻的黄公子怒极,咬着牙喊出了三个字,约莫是姑娘的名字,他说道:“好好好,你可以的,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程先生,帮我擒住他,回到国中,我便上书父皇,请求立青冥剑宗为国教!”

    春宵苦短日高起,

    君王从此不早朝。

    家国之事,如此儿戏,众看客觉得热闹的同时,部分人心中亦是警醒万分。

    只叹息日后这女子被这年轻公子掳回国内,大好河山中又有多少郁郁不得志的诗人会颂出这类佳句。

    黄公子开出的条件算得上极为优厚,即便程先生颇为反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动心了。

    他陪这黄公子走这一趟,护其周,除却国王的嘱托外,为的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他叹息一声,上前一步,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不是不管,因为在他看来,白云锦这个人究竟如何,终归只是一个小姑娘,根本没有让他动手的资格与必要。

    程先生说道:“白姑娘,跟我走一趟如何?”

    “恐怕不好。”这声音沉闷中透着一丝粗犷,绝不是一个女子回答说话的声音,可听到耳朵中,又神奇的能让人感到安心。

    程先生眉梢一挑,睁眼看着眼前的楚寒,乍一看觉得眼熟,仔细一想才记起之前见过。

    他笑着说道:“哪里不好,如何不好?”

    楚寒也看着他,脸上同样带着笑意,说道:“哪里都不好。”

    他挡在白云锦身前,不是因为这个姑娘有多漂亮,而是因为这三个字。

    白云锦。

    她竟然叫白云锦。

    远隔万水千山,天下同名同姓之人何其之多,但楚寒看着这个姑娘,听着这三个字,心中就认定了。

    这必然就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白云锦。

    红衣鬼女的妹妹。

    在飘雪山庄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

    白云锦看着挡在身前的楚寒,脸上出奇的露出几分笑意,说道:“你看,有人不想让你带我走啊。”

    程先生冷笑,“恐怕由不得他。”

    楚寒握着刀鞘的左手越来越紧,冷笑一声,说道:“恐怕也由不得你。”

    他在强撑,楚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

    他知道自己绝不是眼前这位程先生的对手,为了这种男女之事,冒这种危险,他以前觉得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

    甚至之前为了苏酥的时候,他都没有去选择得罪苏淼。

    也许吧,不过有危险的时候,男人挡在女人面前,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他看着程先生的眼睛,只觉得对方的目光都成了两把最锋利的剑,森寒的杀气刺的他眼睛生疼。

    程先生看着楚寒,冷声道:“少年人,英雄救美也当量力而行,你可知道我是谁,就敢挡在我的面前?”

    程先生说这话无可厚非,在过往的那些日子里,很多人,只要一听到他的名字,立刻就要退走认输。

    青冥剑主程青。

    一旁的年轻公子显然也是认出了楚寒,见他挡在白云锦面前,心里更是生出了一种难明的情绪,这绝不为过,任何一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都会如此。

    愤怒,耻辱叠加在了一起,让他双眼发红,大脑充血,冷声说道:“程先生,金门寺是佛门重地,不宜杀人,废他手脚即可。”

    楚寒微微眯眼,冷声道:“呵呵,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我管你是谁,在这天南地界,我齐天宗当真还就没怕过谁!”

    楚寒只能拿出齐天宗来挡灾,不可否认,在这片大地上,这三个字的分量还真的挺重。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周围之人无不动容。

    齐天宗。

    立刻就有不少人心中恍然,心道难怪如此,原来是齐天宗的弟子。

    程青虽说是什么青冥剑宗的宗主,但和齐天宗比起来,却又根本不值一提了。

    程青也是微微皱眉,他当然不怕楚寒,只是觉得这件事无比麻烦。

    虽说仔细一想,他也能明白,隔着几千里路,即便自己杀了楚寒,齐天宗估摸着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掉的弟子来找自己报仇。

    但问题是,即便杀人,也不能这么大庭广众的杀,否则的话,传出去就是不把齐天宗放在眼里。

    杀人这件事,果然有很多讲究。

    程青心中叹息,觉得自己人到中年,想出来打拼一番事业为什么就是那么难?一切都跟自己想象中事与愿违。

    他冷声说道:“齐天宗?呵呵,那也轮不到你管我们的闲事!”

    “喂喂喂,这话我可不爱听啊。”王二狗倒提着宝剑,没个正行的走了过来,似是又恢复了那个吊儿郎当的地痞流氓模样。

    他来到程青面前,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乃江湖侠义,又怎么能说是管闲事?”

    他站在了楚寒身旁,个子不高,没什么威慑力,可是楚寒却莫名觉得安心。

    出手相助有时不在乎你能出多少力气,而是出手相助这件事本身。

    楚寒听着王二狗说的那些话,虽然知道他只是信口胡诌,实际上只是想出来帮个忙,可就是不知怎么的,忍不住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