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树下谈心

作者:罗大王 |字数:49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听了这话,楚寒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他何止像一个傻子,在这个女孩儿面前,他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楚寒忽然觉得很感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有这种情绪。

    可就是感动。

    他一把将女孩儿揽入怀中,闻着女孩儿身上的香气,收紧双臂,如久别重逢的夫妻,一刻也不愿意分离。

    白云锦也是有些意外,她忽然笑了,用手温柔的拍着楚寒的后背,用最轻柔的声音在楚寒的耳边低声细语,“好了,不怕不怕,我在这儿呢。”

    我在这儿呢。

    楚寒究竟在害怕些什么?白云锦不知道,但是她一眼就看得出楚寒在恐惧。

    寒风中,两个人紧紧的抱着,抱了很久。

    天是如此的冷,情人的怀里是如此的温暖。

    楚寒渐渐放松双臂,可白云锦依旧依偎在他的怀里,像一只回到了窝里的猫,收起了自己的爪牙,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嘴角噙着一抹笑。

    一旁扫地的小和尚看到他们俩,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白云锦道:“你今年多大?”

    楚寒道:“十四岁。”

    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

    果不其然,白云锦听了有些吃惊,啧啧的说道:“看你那么高的个子,竟然才十四岁,我原本还以为你至少有十七岁了呢?”

    楚寒微微窘迫,说道:“你呢?”

    白云锦道:“我比你大,我今年十五岁,所以你应该叫我姐姐。”

    白云锦忽然有些得意。

    楚寒也发现,这个时候,眼前这个小姑娘才真的像是一个小女孩儿。

    她比聂云,比苏酥,都更像是一个小女孩儿。

    楚寒很想去反驳对方的话,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前世十几年,今世十几年,自己真正好好活着的日子,究竟有多少年,更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件事情。

    自己虽然似乎懂得很多事情,但自己的心里,是不是依然藏着一颗孩子的心?

    楚寒不知道,他只是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白云锦比他想象的还要敏锐,离开了他的怀抱,忽然后撤一步,伸出滑嫩的手摸了摸他的脸,柔声说道:“你啊,就是个孩子呢,走,去一边走走,带我逛一下佛寺?”

    孩子?

    你不也是?

    楚寒这般想着,可他只是点了点头,“嗯,走吧,不过一会儿慧明大师挑选有缘人,要不要去看一看?”

    白云锦摇了摇头,说道:“不去,没有意思,一个老和尚而已,本姑娘可不稀罕跟他有缘。”

    楚寒一怔,完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觉得有些新奇。

    白云锦看着他,说道:“怎么,你觉得自己跟那个老和尚有缘?”

    楚寒摇了摇头,赶忙说道:“不会,我已经跟他说过话了,和世间那些装神弄鬼的和尚比起来,没有什么不同。”

    约莫是因为从楚寒嘴里听到了这样的话,白云锦很高兴,她拉住了楚寒的手,笑着说道:“那是,这个老和尚虽然厉害,但是作为一个和尚,实在是不称职许多。”

    两人移步,来到树的另一边,扶着栏杆,看着诸天云海,日头高升。

    楚寒道:“怎么,你认识他?”

    白云锦道:“怎么可能,只是听说过他,你若是知道他是谁,绝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像传闻中那么伟大的人。”

    无论好事坏事,传闻总是有所夸大。

    只是,他是谁?

    他不就是慧明和尚?

    楚寒心里忽然咯噔一声,说道:“他难道是铁皇?”

    白云锦也是一怔,有些意外,没有想到楚寒竟然知道,她点了点头,说道:“对,铁皇李子文。”

    楚寒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云锦道:“听我姐姐说的,她从不骗人。”

    她从不骗人,你是不是一直喜欢骗人?

    可楚寒此时完想不到这些,他的心思已经完被白云锦的话吸引住了。

    慧明法师先前对他说,他亲手杀了铁皇,可眼前白云锦又说,他就是铁皇。

    究竟谁说的是真的?

    听你姐姐说的,你姐姐,岂非就是那位?

    “红衣鬼女?”他几乎脱口而出。

    白云锦点了点头,有些无奈,说道:“她自己总喜欢神出鬼没,也难怪世人这么称呼她。”

    楚寒疑惑的问道:“昔日纵横江湖的铁皇,又为何会成为金门寺的僧人?”

    白云锦摊了摊手,说道:“这你就要去问他自己了,也许二十年前真有个和尚对他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也就真的听了也说不定。可这终是佛门话语,杀了那么多人之后,躲进寺庙做些善事就成大师了?想的可真美。”

    楚寒嗯了一声,说道:“那以你说该如何?”

    白云锦秀手一挥,说道:“杀人抵命,欠债还钱,自古不变的规矩。不过,与我何干?”

    她莞尔一笑,脸上认真之色跑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孩子般的俏皮与纯真。

    楚寒陷入沉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当时把铁皇剑交给慧明,那么他为什么不要?

    是想跟过去划清关系,还是真的知道这剑的险恶,故而想通过它来戕害自己?

    不对,这说不通,慧明根本没有理由来害自己,倒更像是要把这剑传给自己,像是兄终弟及,子承父业一般。

    “怎么了?”白云锦看着他。

    楚寒解开背上的花布包裹,四尺长的大剑横在身前,托在手上。

    白云锦微微眯眼,说道:“这是什么?”

    楚寒道:“如果那慧明老和尚说的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铁皇剑了。”

    听了这话,白云锦瞳孔微缩,忽然说道:“慧明知道铁皇剑在你的手上?”

    楚寒点头,说道:“还是他告诉我,这把剑是铁皇剑,要不然我也不知道。”

    白云锦思索一番,忽然伸出手去抓铁皇剑的剑柄,楚寒想去阻止,可是谁知白云锦看着柔弱,一出手,却是快如闪电,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但是他仍旧有些着急,他可知道这剑的凶险,他第一次握住剑柄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可是白云锦握住剑,看那模样却无半点不适,只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她说道:“此剑不算锋利,但是重量绝对当世之最,有力士持剑劈杀,足以将人连兵器带人一起劈成两段,挡也无法挡。”

    说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光,一手作刀,白嫩的小手抬起落下,铁皇剑那布满云纹的剑柄瞬间断裂,落在了地上,铛啷啷的滚向一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