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铁皇经

作者:罗大王 |字数:46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的眼睛随着那断掉的剑柄而动,直到那截剑柄滚到树下停下,露出一截发黄的羊皮纸,这才瞳孔微缩,径直走过去将其捡了起来。

    “这是?”楚寒将那羊皮纸抽出,铺展开来,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眯着眼睛也未必看得清,“好像是一本武林秘籍。”

    白云锦揉了揉发红的手掌,脸上带着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得意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铁皇经。”

    铁皇经?

    铁皇剑的剑柄里藏着铁皇经,一直就在自己的手上,这样的事情,天底下有谁人想得到?

    楚寒有些怔,总觉得有些不真实,这传说中的武功秘籍,得到的过程也未免太轻松了吧。

    他说道:“真的吗?可看起来,并不像是内功心法。”

    白云锦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铁皇经本就只是一邪门武功,不能等同于一般的内功心法来看。”

    楚寒摇头笑了笑,随即将其递给白云锦,说道:“幸好不是内功心法,不然我已练了离火一线天,难不成还要自废内力去练这什么铁皇经?”

    即便铁皇当年再怎么无敌,铁皇经也很难比得上,或者说,根本比不上离火一线天。

    齐天宗七峰绝学,无论哪一种拿出来,都是世间顶级的功法。

    可听了这话,白云锦却摇了摇头,说道:“即便比得上,你最好也不要去练,这铁皇经专攻洗髓一境,威力不知如何,但根据当年铁皇所展现的武功来看,着实是无比邪门。”

    邪门?

    武功只是武功,或有高低优劣之分,但是又哪来邪门一说?

    楚寒眉头一皱,喃喃说道:“一门武功只针对一个境界,这怎么可能,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功法,难不成当年铁皇练功不需要易骨易筋来浇筑根基?”

    白云锦笑了起来,说道:“你皱眉的样子,像是一个老头儿。”

    她刻意移开话题,也许是不想说,也许是不知道,但总归是不想再说这铁皇经了。

    楚寒道:“也许我本就不像你所看到的那样是个孩子。”

    白云锦把秘籍重新塞回楚寒手里,说道:“随你便,无论你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关系。”

    说着,她就转身,迈步踏上台阶,向着山顶走去。

    楚寒道:“怎么,你不是说,山上没什么意思么,现在反倒还要去看一眼慧明大师挑选的有缘人是谁?”

    白云锦嗤笑一声,说道:“确实没有意思,和铁皇那个家伙最有缘的人,现在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上面众多庸碌之辈,再怎么选,都选不出来了。”

    楚寒沉声。

    白云锦步子没停,楚寒犹豫了一瞬,立刻跟了上去。

    不知何时,天空上遮了一层薄薄的云。

    远处有些小山,也是灰色的,比天空更深一些,因为不是没有阳光,小山上是灰里带着些淡红,好象野鸽脖子上的彩闪。

    悠扬的钟声响起,复又平静,整座山陷入了某种异样的庄严和沉默中。

    楚寒迈开步子。

    周围有很多人,他们都不说话,所以说话的那个人才越显特别。

    白云锦说道:“我凡事都喜欢赢,不喜欢输,如你所见,我的武功很高,即便比不上我的姐姐,但也不会差上多少,起码这寺庙中,能当我对手的,绝不超过五人。”

    这话何止是猖狂,简直是气焰嚣张到把在场的各路高手佛门高僧都踩到了泥灰里,还要假装好心的安慰一下,说你也不算太垃圾,勉强能当我的对手的那种无形嚣张。

    周围之人,听之有些诧异,却也不生气,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心道这样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惭,在场各路豪杰,真要较真起来,怕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把你擒住。

    唯有楚寒,他走在白云锦的身边,只能沉默以对。

    他知道,白云锦说的是真的,而且这五个人,绝对不包括他。

    白云锦继续说道:“能战胜敌人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那种感觉,对我来说,赢,或者说胜利,带给我的喜悦简直超过这世间任何一件事情,包括男女之爱。”

    楚寒略微有些伤感,失落,但仍笑道:“你还真是单纯。”

    白云锦摇头,“不,我要想赢很简单,小胜固然使人高兴,但是多了却也让人厌烦,唯有你所战胜的对手有足够让你战胜的价值,这种喜悦才会达到巅峰,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奇怪,丝毫不像是一个女人?”

    楚寒道:“不得不说,你这种想法,确实有几分孩子气,怎么,你姐姐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白云锦微微皱眉,她说了这么多,在对方看来,竟只是有几分孩子气?

    她已经不算是一个孩子了吧。

    她有些生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在她看来,需要她来安慰,而且年纪比自己还小的楚寒才是一个孩子。

    孩子当然是用来迁就的,于是她说道:“那倒不是,我姐姐那个人,说起来,虽然凶名在外,但是实际上比我要温柔的多。”

    这话说出来,连白云锦自己都觉得很别扭,让人有些想笑。

    楚寒道:“还要往上去,你要去哪?”

    前面已是佛门正殿,青烟袅袅,佛音阵阵,众多佛门高僧就在里面打坐念经,无数信众皆在外面等着,被他们一一越过,楚寒甚至瞧见了正在偷摸着吃糖炒栗子的王二狗和翟贞。

    白云锦道:“当然,这台阶还没到最高处,我怎么能站在这里?”

    连站台阶都要站在最高处,好胜心如此之强,这样的人,楚寒简直连见都未见过。

    看他不说话,白云锦问道:“怎么了,不愿陪我登高望远?”

    楚寒道:“为何一定要站在最高处,高处不胜寒。”

    白云锦笑了一声,脚步不快,却一步未停,说道:“因为只有凭临绝顶,才能俯瞰群山,高处不胜寒?可只有最高处,才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风景。”

    楚寒摇头一笑,始终与她并肩而行。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完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心里只想着,怎么也不能在这里就怕了。

    白云锦继续说道:“战胜敌人的喜悦你应该能够体会的,别的我不知道,单说在飘雪山庄,你先后战胜了暗河榜的杀手还有飘雪山庄的供奉长老,皆是名气在你之上的人物,怎么,战胜他们有什么感觉?”

    楚寒道:“他们都是我的敌人。”

    白云锦点头,说道:“好,那么,战胜你的敌人感觉如何?”

    楚寒认真的说道:“战胜敌人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相比于战胜,我更喜欢杀死我的敌人。”

    白云锦呵的笑了声,说道:“原因?”

    楚寒道:“没什么原因,因为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好的敌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