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僧正大师

作者:罗大王 |字数:452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白云锦忽然抱住了楚寒的胳膊,抬起头,瞧着楚寒的眼睛,欢快的说道:“走,我们进佛殿。”

    楚寒苦笑。

    胳膊上的那股温润香气确实让人贪恋,但是楚寒却很无奈。

    这个时候,他不能甩开胳膊,也不想这般直接走进去,因为无论如何,这样都着实太过嚣张了些。

    而且没有人会以为白云锦嚣张,只会以为是自己嚣张,白云锦有嚣张的资本,他呢?

    他心道,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会害人,诚不欺我。

    连身后的王二狗,抬头远远的看着楚寒挽着少女,脚踩群雄的背影进入佛殿,都是心里赞叹,想着不愧是我兄弟,果然够嚣张,够霸道,够强势,自己若是能有这般气魄,一定倍有面子。

    旁边一人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胳膊,说道:“兄弟,这位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嚣张不讲道理,就这样闯进了佛寺,实在是不把金门寺放在眼里啊。”

    王二狗摇了摇头,说道:“我之前虽出手相助,却实在是不认识这位仁兄是谁,竟然如此不把佛门放在眼里,一定会遭报应的吧。”

    “嗯,我看也是,不过我此时心中为什么有那么一丝羡慕嫉妒。”

    “兄弟你也练贱?”

    “当然,我看你也是贱中高手啊。”

    “哈哈,彼此彼此,等哪日切磋切磋?”

    一旁的翟贞白了两人一眼,露出极为鄙视的眼神,然后立刻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吃着手中尚还热乎的糖炒栗子,不得不说,这寺里面和尚做的东西,比外面小摊上阿婆卖的还要好吃。

    白云锦道:“其实我平时都不会如此嚣张的,只是今日遇到你,不知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就成现在这样了,你信不信?”

    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区别,反正此时都进来了,总不能回头再走出去。

    她依然趴在楚寒的胳膊上,神情柔美,模样无比的清纯却又略带几分诱惑,她的身上仿佛在发光,这个女人仿佛有某种魔力。

    即便是寺里面最青涩的小和尚看着这样的一个女人,都忍不住要咽上一口口水。

    僧正身上披着赤红色绣金线的袈裟,站在一旁,正中央是金门寺方丈,江湖中的泰山北斗天龙大师,他们都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二人。

    楚寒仔细的看了几遍,发现慧明法师,所谓的铁皇,倒是没有在这正殿里出现。

    趁还没有人说话,替楚寒着急的灵九赶忙跳了出来,他说道:“楚师兄,你怎么这么早就进来了,长老们还在念经,即便选有缘人,也是在讲经之后,现在僧正长老的讲经会还没有开始呢。”

    楚寒道:“原来如此,我走得晚了些,不清楚章程,难怪我说大家怎么都在外面等着。”

    灵九正想待他出去,可僧正却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老和尚眉头紧皱,虽然知道慧明即将到来的死亡和楚寒没有半点儿的关系,但他仍忍不住将两者联系起来,怒从心头起,说道:“别人都在外面等着,为什么独独你走了进来,怎么,不清楚规矩?要不要老衲亲自教教你。”

    楚寒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说道:“规矩?请问金门寺哪条规矩规定了,佛门信众,不能进大殿礼佛上香?如果有,大师告诉我,我立刻去外面给那些不知道的人说一说。”

    僧正冷笑,说道:“你也算佛门信众?”

    楚寒道:“我为何不能是佛门信众?”

    僧正道:“证明给我看,如果你能证明,我今日就让你出去。”

    楚寒道:“我信我的佛,与你何干,为何要证明与你看,还有,今日就算我出去,也是我自己想出去,而不是因为你让我出去。”

    众目睽睽之下,白云锦脸上带着笑,直接踮起脚亲了楚寒的脸一下,随即又害羞至极的缩了回去,轻声道:“你真厉害。”

    见此,众多佛门长老无人不怒。

    一旁的灵九也是赶忙低头,连声默念阿弥陀佛,喃喃说道:“妖魔妩媚蛊惑人心,师兄快些清醒。”

    只可惜声音太小,楚寒根本听不见,怀中揽着美人,面对这佛门大德,他竟也是一步也不想退让。

    即便这个时候是他不占理,他也想强词夺理的站在这里,似乎是想要证明什么,但仔细一想,这般行为实在是幼稚可笑的很。

    这种简单的事情,若他平时,绝对很轻易就可以想清楚,可是现在的楚寒,绝算不上是清醒。

    僧正说道:“佛祖面前,也敢如此放肆,看来慧明师兄说的对,你果然毫无慧根。”

    此话一出,佛殿中众多佛门弟子也是惊愕,眼前这个看起来对佛门颇为不敬的年轻弟子,竟然见过慧明大师。

    要知道,他们中,入门稍微晚上一些的,整日留在寺里,数年来没见过慧明大师一面的也不是没有。

    楚寒道:“我有没有你们口中的慧根并不重要,也不关你们的事。”

    僧正面色阴沉,压低声音说道:“的确是不关我们的事。”

    楚寒道:“既然不关你们的事,那就不要管,等我给佛祖上一炷香后,拜完了我的佛,自然会离开。”

    佛殿里足有数百名僧人,无论武功高低,一人给上楚寒一拳,楚寒立刻就要横死当场。

    可楚寒知道,这寺里僧人虽然习武,武功或许还不低,当真正会出手的却是不多。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平生以来,甚至连一场像样的架都没有打过。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僧正口中呢喃,忽然间,袖袍无风自动,鼓荡而起。

    他低喝一声,如雷霆在佛殿中炸裂,楚寒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嗡鸣,空白了一瞬。

    等他缓过神来,就见着一宽厚布满老茧的手掌迎面拍了过来,直打向他的胸口。

    手掌未到,掌风已至,如针扎一般刺着楚寒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佛门大慈大悲掌,这一掌若是打实了,一整块儿的大青石也能碾成齑粉,更不要说一个人。

    楚寒眯眼,手掌抬起,同样低喝一声,浑身内力涌动,一掌打了回去。

    轰!

    烟尘大作,狂风涌动,一帮离得近些的小和尚立刻被掀翻在地。

    即便是灵九这等高手,也是双手合十,蹬蹬蹬连退了三大步才稳住身形。

    而楚寒和僧正二人,皆是向着身后飘去,等身形站稳,楚寒擦了擦嘴角儿的血迹,感受着右手手臂上传来的痛楚,微微咬牙,也是彻底清醒下来。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扶着柱子吐血的僧正和尚,心中一凛,知道出事了。

    楚寒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上带着斑斑点点的血迹,犹如被千百根针不停的刺着,可他此时却顾不得疼痛,只在皱着眉头思考,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