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死亡与罪恶

作者:罗大王 |字数:895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灵九目眦欲裂,上前一步,直挡在僧正身前,一身浑厚的气势散发而出,肃杀的气息竟不比僧正弱上多少。

    楚寒知道,自己能打赢僧正,纯粹是因为对方轻敌,认为自己年纪轻轻,直接以内力碾压,自己就毫无还手之力,可谁知自己的内力其实远在他之上。

    但是眼前的灵九不同。

    平时他看起来虽然无比和气,但是只凭着眼前的这股气势,就能断定,他的境界必然在无章境。

    楚寒心中哀叹一声。

    别说自己打不过,就算能打过,他也绝不想与灵九交手。

    可是这一切又能怪谁?

    他只能怪自己。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楚寒决定,从今日以后,面对漂亮的,让自己在意的女人,绝对要时刻保持冷静。

    但以后的事情,现在又哪里说得准?

    楚寒道:“走!”

    白云锦道:“怎么,我还在这里呢,你不用怕。”

    楚寒瞪了她一眼,说道:“好,那你留在这里,我走。”

    白云锦叹息一声,忧伤的说道:“唉,男人啊,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她表现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可是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她心中冰冷坚硬如顽石,根本没有一丝波动。

    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假的,那么先前呢?

    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楚寒已经分不清了。

    情形也来不及让他多想,少林寺诸多棍僧已然开始行动,三两个刚刚接近他们的武僧被白云锦随手一挥,就一个接一个的吐血后退。

    伤了这么多人,即便眼前是一群和尚,也是动了火,再留在这里绝不是好事。

    他朝着灵九说道:“灵九师弟,今日之事,是在下的错,等他日有机会,一定登门认罪,今日先走了。”

    说着他一跺脚,地面瞬间开裂,石块儿翻飞,他整个人如箭一般射出。

    外面的人只见他冲了出来,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站在原地没动,觉得这事实在是蹊跷,奇怪。

    白云锦嘴上埋怨,见楚寒一走,丝毫没有留下来殿后的想法,脚尖一点,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宛如仙女升空,瞬间便飘掠而出十几丈,走到了楚寒前面。

    这等轻功,众人见了无不目瞪口呆。

    尤其是先前季米国的那位王公子,他看着腾空而起的白云锦,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完也没想到,明明只是一个长得好看,读过些书的山野村妇,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可就在这时,一道寒光在他眼前闪过。

    隐约能从空气中残留的气息中辨别出那是剑气。

    王公子一愣,觉得脸生有些湿粘,便伸手一抹,结果就扯下了自己的整张脸皮。

    这是何等的快剑。

    这是何等的血腥。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感受着脸上的剧痛,无助的双眼中忽然闪现出巨大的恐惧。

    惨嚎声震天而起。

    而白云锦,依旧满脸笑意,连看都不想看这边一眼。

    楚寒看着这一幕,越加心寒,贴着地面向一旁冲去。

    他认为自己现在决不能停下来,在对方的怒火消除之前,这件事根本解释不了,尤其是他还跟白云锦在一起,单凭她姐姐的关系,佛门便绝不会放过自己。

    他贴着地面冲出,撞翻人群,挤入山林。

    白云锦瞥了楚寒去的方向一眼,叹了一口气,随即提神,看着冲过来的几名佛门老僧和王公子身边的那位程先生,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以她的轻功,想走的话,此地无人能拦她一步,但是她偏偏不愿意就这么走。

    她正逃着,却忽的转身,向着程先生冲了过去。

    程先生也是一怔。

    他也很惊诧白云锦的武功,想着这样的一位高手跟在自己身边多日自己却仍然不知,忍不住就阵阵心寒。

    可眼下,王公子被这妖女一刀削掉脸皮,这辈子估计是没什么机会继承王位了。

    此事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以这王公子暴躁的心性,事后找起麻烦来,绝对要算到自己头上,所以他也不得不动手。

    见白云锦翻身而回,他亦拔剑而出。

    青冥剑气纵横数丈,在空中画出一道晚辈的弧光,然后被白云锦一指击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程先生隐约看到,白云锦的指间有铁色的寒光一闪。

    可他来不及多想,因为白云锦的攻击并没有停止。

    程先生心里一惊,也不后退,只在一瞬间刺出一十七剑,寒光四射,杀气凛然,剑剑不离白云锦周身要害。

    可就在他的剑刺出之后,眼前白云锦的身形竟已消失了。

    等她再出现在程先生视野里的时候,穿着白色绣粉红蔷薇花的小鞋已经踩在了程先生的肩膀上,只是一瞬间,程先生的半边肩膀就塌了下去。

    好在程先生也是经验丰富,生死关头,一剑撩天而起,炽热的剑光逼得白云锦后退,他也从半空中跌落,摔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狂喷鲜血。

    这个时候,即便白云锦的武功超乎想象,她也不能再追击了。

    眼前的几位佛门高僧,实力皆是不弱,甚至有两人武功不在她之下,即便是她也只能凭着轻功在此周旋,若是还想去对那身受重伤的程先生出手,纯粹是自寻死路。

    白云锦尝试了几次,想再伤一人,可是几次出手,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差点伤到自己。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退走,竟无一人拦得住她。

    ……

    祠堂里很黑,僧正躺在熟悉的床上,身底下垫着平日里睡觉绝没有垫过的软垫子,身上盖着平日里绝没有盖过,信众赠与佛寺的蚕丝被。

    他这一生多疾苦,未觉得苦,只以为侍奉佛祖,该当如此。

    可这一生没有过的享受,反而好像都在这一天里享受到了,僧正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于是他就笑了起来。

    已是傍晚。

    太阳落下,仅剩的一丝光辉被假山遮住,屋子里没有点灯,暗无天日。

    黑暗如风扑来。

    僧正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兄,你说,我无故动怒,是不是犯了佛门戒律。”

    黑暗的屋子里,只有慧明一个人守在他的床边,那些侍奉他的小和尚,在喂完药之后,在僧正醒来之前,就已部回去了。

    慧明道:“即便是佛门弟子,又有谁能终生不犯戒律?你这一辈子,只是控制不住这脾气,作为金门寺戒律院首座,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僧正笑了声,说道:“师兄,认识那么多年,实在没有想到,你还挺会安慰人的。”

    慧明道:“我说的是实话,师弟你这样的人,即便死了,也能产生莫大的作用,不像师兄我,死了就死了,世人只知道金门寺死了一个老和尚,或许有人会伤心几天,但更多的人,都只是拿此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僧正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师兄,你死了,我会很伤心的,所以,不要死啊。”

    慧明叹息一声,说道:“师弟,谢谢你。”

    僧正道:“那个楚寒,他如何了?”

    慧明道:“各路江湖豪杰,正在附近帮忙搜捕。”

    僧正道:“少年人多狂傲,今日之事怨我不怨他,你吩咐一下,不要再为难他了。”

    慧明道:“这恐怕不行。”

    听了这话,僧正先是一怔,随即笑了笑,说道:“师兄,你多日不出山门,太低估自己的影响力了,只要你一开口,别说不难为,就是让他们把楚寒供起来,都有可能。”

    慧明摇了摇头,说道:“以他的武功,不足以去对抗那些人的搜捕。”

    僧正道:“什么意思,师兄,我怎么,听不太懂你说话。”

    慧明道:“师弟,对不起,我只是想有个传人。”

    僧正道:“灵九师侄天资……”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忽然明白了。

    慧明想要的,并不是一个佛门的弟子,他虽已遁入空门多年,但仍旧没有忘却那些前尘往事。

    僧正呵呵的笑了两声,孤寂而又悲凉,“你修了这么多年的佛,什么都没有修出来。”

    慧明低头,面露愧色。

    他说道:“我本就不如师弟佛法艰深。”

    僧正道:“好在师兄这么多年所做的善事是真的,即便没有专心侍奉佛祖,但我仍替天下百姓谢师兄济世救人的恩典,不过师弟我仍劝你一句,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

    慧明笑了笑,说道:“回不了头了,我已经快死了。”

    快死了?

    人死了的话,曾经所有的罪恶,那些犯下的过错,又是否会随着人的死而消散于世?

    僧正不知道。

    他只知道,即便慧明这样死去,佛祖也不会原谅他,那些死去之人的冤魂也不会原谅他。

    僧正摇了摇头,说道:“师弟还有一点不明白,那楚寒虽打伤了我,却也并算不上什么大事,那些豪杰,绝不会为此而拼命追杀他,师兄又怎么会确定他就会被逼到去练铁皇经?”

    慧明道:“师弟说得对,确实不会。”

    僧正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做?我知道师兄绝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慧明叹息一声,说道:“我会把你的死讯公布出去,说,谁能为你报仇,我就传他毕生功力,以佛法为他洗精伐髓。”

    僧正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看来,即便我死后,世间也当不得安宁,这是我的罪过,但这件事中,那些即将被楚寒杀死的人,罪过却不在他,而在你们。”

    慧明道:“师弟大德,师兄敬服。”

    僧正道:“该敬服的人是我,师兄归隐多年,只一出手,便能拨动风云,届时无数英杰打生打死,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中了你的计。”

    慧明没有否认,因为事实如此。

    即便楚寒死了,铁皇经也已出事,最终无论死上多少人,总会有一人得到铁皇经。

    铁皇剑。

    在佛门镇压多年的铁皇剑,又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寺内年轻僧人发现并带走?

    即便如此,又怎么会那么快消息便传的漫天都是?

    到时候有人提着楚寒的脑袋来金门寺邀功,也会发现,当初得到的许诺也无法兑现,他也不能有怨气,因为慧明那时候已经死了。

    谁又能对一个死人做什么事情呢?

    僧正想着想着,忽然叹息一声,说道:“只凭一己之力,无声无息之间,就能做到这些,师兄果然厉害。”

    “你想多了。”女子调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僧正一怔,转头看去,待看清那女子样貌,当即气血翻涌,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白云锦。

    僧正道:“我师兄许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会帮助他?”

    白云锦笑了两声,说道:“他一个穷光蛋老和尚,一身内力这些年也废了大半,能给我什么好处,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而且,如果不是这样,我男人也不会去练那铁皇经。”

    僧正道:“不练,你这样的女人,只要说一句,让他去练铁皇经,他还不是要乖乖的听你的?”

    白云锦道:“不不不,虽然他看起来很笨,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我越是让他去练,说这铁皇经多好多好,他反而会越怀疑。”

    她咯咯的笑了两声,继续说道:“而且,这样的话,他练了铁皇经,日后发现这东西的坏处,怎么都不会怨到我的头上。”

    她的笑声有如银铃般清脆,她的人看起来清纯而又可爱,可所说出的话语,却残忍而又邪恶。

    正如飘雪山庄时,燕落天所说,她不是人,而是妖魔。

    僧正叹息一声,“妖女。”

    白云锦笑的愈加放肆,冷声道:“正因为我是妖女,所以他若是个正常人,又怎么能够配得上我?”

    慧明道:“不要说了。”

    白云锦果然不再继续笑,只平静的说道:“怎么,老和尚,下不去手杀自己的师弟?要不要我帮你动手?”

    慧明神色萎靡,神情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悲伤。

    凉风骤起,枯黄的树叶飘飘摇摇地随风漫飞。

    他睁开浑浊的双目,慢慢的说道:“不用,我自己来。”

    风愈大,像魔鬼在低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