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猎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因为他听人说过,记不得大概是什么人,也许是一个老酒鬼,只记得那是很久以前,约莫是在他帮死鬼老爹在妓院里付嫖资的时候。

    男人在死的时候,脑海里总会闪过自己一生中那些念念不忘的女人。

    就在这么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里,楚寒的脑中已经闪过了苏酥,聂云,高贵的王妃,还有那些个谁谁谁。

    但想的最多的,却还是白云锦。

    楚寒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两世为人,那唯一一次性生活,给他留下了几乎不可磨灭的印象。

    楚寒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下手脚,确认自己不会那么轻易死去。

    他是属蟑螂命的,喝了蛇血之后,虽然仍旧饥肠辘辘,但是他已经确认自己不会死去。

    他的眼中有寒芒射出,杀气凛然。

    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抛却了脑海中的一切杂念。

    如果你想做好一件事,必然要付出部的精力。

    现在他想活下去,那么女人什么的,只能被抛在脑后。

    他重新握住了自己的刀。

    北辰刀上闪着寒光。

    宛如握住了世界的权柄。

    他又重新迈开了步子。

    夜色渐渐散去,天光变成了一种奇异的死灰色,天要亮了,可太阳并没有一点想出来的意思。

    他抓起地上的落叶,使劲的搓了搓,擦干净了手上的血迹,汁水涂得满身都是,掩映了身上血腥的味道。

    他本应抬起的头忽然低下!

    利箭!

    闪着绿光的箭矢带着呼啸声从他的头顶掠过,夺得一声,钉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箭矢的尾羽仍在不住的发颤,发出嗡鸣的响声。

    这种地方,出现了人,那便是敌人。

    楚寒很快反应,事实上,他的手无时无刻都在抓着刀柄,只需顺着箭矢的方向冲出,挥动刀柄,便能将敌人斩成两截。

    他的想法没有错。

    这是一条死路。

    除了追杀他的那些人,若不是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又有谁会走入这片山林?

    除了这暗地里的一根箭,来人并没有躲避。

    等到楚寒抬起头,他几乎立刻就认出了来人是谁。

    这很稀奇。

    在金门寺这边,他不认识什么人,至于追杀他的这些人,更是天南地北什么人都有。

    但是眼前这人他认识。

    程先生。

    青冥剑宗宗主。

    他的半边肩膀绑上了绷带,上面满是血污,同样衣衫褴褛,头发散乱犹如乞丐。

    和楚寒刚才一样,他也在喘息。

    他在和白云锦一战中受了重伤,但仍旧坚持来杀楚寒。

    铁了心的决定要杀掉他。

    在此之前,他甚至已经杀死了被削掉脸皮的王公子。

    在他看来,一个死掉的王子,远比一个没了脸皮的王子要强得多。

    没人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天里,他受的苦不比楚寒要少。

    昨夜这一场雨,更是几乎夺去了他的生命。

    可他仍旧找到了楚寒。

    在楚寒看见他的那一刻,他便握住了背后的剑。

    青冥剑。

    他的腰杆立刻挺得笔直。

    从他握住剑柄的那一刻起,无论他身上的衣衫多破烂,他的衣衫有多狼狈,他都不是一名乞丐。

    而是青冥剑剑主,一名高贵强大的剑客。

    楚寒看着敌人的样子,很容易就判断出,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是程先生的对手。

    如果自己抢攻,约莫就是自己靠着内力的爆发和赤日乾坤刀的强势,打一个措手不及,拼上个二三十招,然后死去。

    如果等程先生先出手,那把看起来被雨打蔫了的剑,几乎立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交手在前,胜负在后。

    胜负这种事情,不重要,紧随其后的生死才重要。

    楚寒的武功不如程先生,但是战斗、杀人,这种事情往往不完取决于武功。

    如果运气好的话,自己甚至能够杀死程先生。

    但一个人不可能总是运气好。

    就算自己真的侥幸杀死了程先生,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在这昏暗的森林里,还有那么多的敌人,现在的他简直连一点代价都不愿付出。

    楚寒退了。

    他转过身,手脚并用的跑了起来,如丧家之犬。

    这是程先生没有想到的,他还有着战斗的力气,虽然这几天经受了这样的折磨,但是他依然有信心,在交手的那一瞬间就要了楚寒的命。

    他伸出手想要给弩箭上弦,可是艰难的扯开弩箭后,楚寒却已经闪进了茂密的丛林里。

    程先生深吸了一口气。

    肩膀上的疼痛愈加折磨人。

    他嘴里啃着野果,同样双眼布满血丝,可是却没有了追击的力气。

    准确的说,他精神上没有了追击的欲望,他所渴望的,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楚寒也没想到,自己如此轻易的就甩开了程先生,他难道已经虚弱到了这种程度?

    楚寒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或许该留下来拼一下的。

    但是他现在绝不会回头。

    他已经逐渐冷静,不说这样行为的愚蠢,单是直觉,就告诉他不能回去。

    更别提苏淼和吕聪师兄,曾经无数次的告诫他,无章境之上无章境之下,是完不同的两个境界。

    落叶是湿的,泥土也是湿的。

    这样的森林里,太阳不出来,潮湿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楚寒脚踩在潮湿的地面上,用着从南宫海那里学来的三两招轻身手段,尽可能的节省着力气。

    他根本没有必要走得太快,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确定自己走得方向是对的。

    自己的前后左右,每一个方向,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敌人。

    正这般想着,一个年轻的剑客就在身前出现了。

    他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正打着哈欠,隔着十丈左右的距离,和楚寒迎面相遇,颇为意外。

    他看起来和楚寒一样年轻,状态极好,身穿一件平素绡锦袍,腰间绑着一根天蓝色涡纹带,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有着一双清澈的凤眼,体型健壮。

    他连衣衫都无比整洁,就像那偶然路过,今日误入这林子的旅人。

    他的手里提着剑,形式古雅,钢质极纯,很轻易就能看出这是一柄好剑。

    剑是好剑,但是并不可怕。

    楚寒的眼中没什么波动,甚至于,他的脚步都没有停,步子没有加快,也没有放慢。

    他握着他的刀。

    正如剑客握着他的剑。

    这苍茫人世间,两个年轻的生命刚刚相遇,难道就要拼命厮杀,分出生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