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胡同里的陈年旧事

作者:罗大王 |字数:438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这巷子很深,青砖墙上面生着大片的青苔,潮湿而又阴冷,黑暗而又无情。

    楚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瞬间他没有反应过来,他觉得胃里很空,饿的似乎连站都站不稳,只好用手扶住墙,才能勉强支撑。

    他觉得自己该往前走。

    因为前面是他的家,他很熟悉,走过千百次,家里就算再如何空旷,总会有点儿吃的。

    他记得很清楚,老爹挨饿的时候,自己的房里也会藏点吃的。

    也许这正是用得到的时候。

    腰间鼓囊囊的,随手一晃就开始哗啦啦的响,似乎是卖酒得来的钱,原来如此,自己之前是出去卖酒了。

    也对,自己不出去卖酒,还能去哪呢?

    他想起来了,部都想起来了。

    开当铺的宋老板真是个傻子,自己只不过跟他算了笔账,就多赚了他十几个铜板,今天真是赚大了。

    他开始摸向腰间,果然,那把样式普通的,昨天刚磨得,自己最爱的短刀就到了自己的手里。

    他很高兴,裂开嘴笑。

    然后他就趴在地上,开始干呕,什么也吐不出,像是要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

    该死,自己究竟干了什么,竟然会这么饿!

    过了老半天,他终于站了起来。

    然后他的脸色就变了。

    五个看着稍大一些的少年人围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时候楚寒正在窒息的边缘疯狂挣扎,有些人负责捂住他的口鼻,有的人负责按住他的手脚,轻松得很。

    他们把楚寒拖到了一个堆垃圾的死胡同里,前面用木板遮挡着,这样一来,胡同里就变成了他们无法无天的场所。

    他们在这里做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

    即便知道,也不会做任何事。

    楚寒的挣扎越来越弱,皮肤因为缺氧变成了可怕的青紫色,这个时候,为首的男孩儿才冲着其他几个孩子使了个眼色,是以他们放开这个不太懂规矩的小个子。

    他们刚一松开手,楚寒就跳了起来,弯下腰,剧烈的咳嗽和呕吐,胃里什么都没有,自然什么都吐不出。

    除了星星点点的血。

    没等他吐完,为首的少年就抓着他的领子,轻松地把他提了起来。

    他的力气不算大,只是因为楚寒太过瘦弱。

    “喂,小杂种,以后赚了钱,要先过来先孝敬孝敬祖宗,祖宗们又不是不给你留饭钱,怎么能次次见着我们就跑?”

    楚寒认出了他,崔哲,他是崔平的弟弟,算是这巷子里年轻一代最威风的头面人物。

    打架第一的崔平,气焰远比自己这个弟弟要嚣张的多。

    至于他身边的人,王久,张海,还有其余几个,他们在巷子里都有着厉害的长辈,算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唯有楚寒。

    他老爹是个老色鬼,老酒鬼,还他娘的是个老怂逼。

    “你最近的表现差极了,让我觉得很不爽,明白么?”崔哲脸上的横肉抽动起来,“以后再卖酒换了钱,一定要先来孝敬我们,知不知道?对了,卖酒之前,再把酒拿过来给哥几个尝尝!”

    楚寒用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你这小子还敢瞪我?”崔哲一个耳光扇在楚寒的脸上。

    他的力气很大,这一巴掌下去,楚寒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嘴角的血丝越来越多。

    楚寒仍是一言不发。

    他记得很清楚,关于今天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崔哲看着他的脸,愣了一下,没来由的暴躁起来,估摸着是因为楚寒好像并不怕他。

    这个年纪的孩子,总喜欢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次楚寒的鼻子里也跟着冒出血来,很疼,还是很饿,但是这次疼更痛更加清楚。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用袖子把脸擦干净,顽固又沉默的抬起头来。

    崔哲狠狠的把他扔在角落里,像是扔一个破麻袋,他狠狠的挥手,吼道:“给我打!别留手!把他的手脚都打断!”

    几个孩子一拥而上,用一块垃圾堆里的烂布蒙住了他的头,肆意的拳打脚踢。

    楚寒没有办法,他只有双手抱头,蜷缩成团,护住了脑袋和肚子,随便他们怎么打,很疼,但是他连一声惨叫都不会发出,不会让他们听见。

    过了一会儿,几个少年人累了,气喘吁吁,停下手来。

    楚寒没有死,他缩在角落里,鼻青脸肿,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发红,如果不是额头的鲜血流进了眼睛里,那就是他的眼睛也出血了。

    可他看着崔哲,仍是一模一样,让人厌恶,惊怒,心颤的眼神。

    崔哲怕了。

    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怕,在这里,有很多年长的恶人都给他面子,只要他长大了,他就也不用依靠哥哥的名号,自己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恶人。

    可他就是害怕看到楚寒的眼睛,像是活着的人怕死去的鬼,长着利爪的野兽怕在原地跳跃的火,毫无道理却又仿佛天经地义。

    崔哲上前一步,一脚踩住楚寒的脑袋,狠狠的踩着他的脸。

    一脚又一脚,不住的踩着。

    “你真是个怂逼,和你的酒鬼老爹一样,那种人,估计你老妈子也看不上他,跟别的男人跑了吧。”

    “也对,那种男人,没有女人会看得上的,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样的女人会跟他生下你,也许是个妓女吧,你老爹就喜欢妓女。”

    “对了,也许你的母亲就是个妓女,哈哈,你母亲是个贱女人,你老爹是个贱骨头,你也是个贱骨头,你们一家都是贱骨头。”

    崔哲很高兴,隐隐有些得意,嘴里的话越来越污秽不堪,连周围的几个孩子也跳着脚跟着起哄。

    他觉得自己戳到了楚寒的痛楚,终于真正“伤”到了这个仿佛不知疼痛的少年,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掀开了魔鬼的封印,触碰了龙之逆鳞。

    他忽然踏不动了。

    楚寒举起双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