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走火入魔

作者:罗大王 |字数:53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铁皇经》有两卷,被摘录在了这羊皮纸上,楚寒也不知道是否完整,只觉得似乎并不算难。

    甚至于,他只看了一遍,就学会了上卷。

    至于下卷,与其说那是武功,倒不如说是某种邪术,和人没多少关系,然围绕着手中的兵器去展开了。

    他伸出拳掌,按照记忆中铁皇经上的描述,内力搬运,精气神内敛,一股酸胀的感觉在手臂上浮现。

    楚寒并不在意,这是正常的现象,他在易筋境每次开辟新的经脉时,都有这种感觉。

    不过一般武功,贯通奇经八脉,正经十二脉之后,内力已足以通达身。

    而这铁皇经的上卷,则要求的是开通一条新的,贯通人体周身的经脉。

    这样说不太准确,或者应该说,是寻求一种新的发力方式。

    如果羊皮卷上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只需不断搬运内力,根本也不存在什么破境,洗精伐髓之说,就可以不断地提升战力。

    专攻洗髓一境?

    楚寒这才发现,白云锦之前所说也并不准确,这铁皇经似乎并没有提及如何洗髓一事……楚寒有些犹豫。

    他忽然觉的不太对,一种古怪的感觉自体内忽然生出。

    他停止了动作,但这种感觉并没有消失,他体内的内力,似乎被锁住了。

    原本在经脉中运转的内力,忽然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运转起来,无论楚寒如何努力,那些内力都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自己简直是自寻死路,这般想着,楚寒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意。

    他听说过这种情况,无论是在苏淼的口中,亦或是那些谈及武学的书里,都曾提到过。

    走火入魔。

    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确实走火入魔了。

    难不成自己记错了口诀或是练功的时候出了岔子自己没有发现?

    这都有可能,毕竟火光太暗,而且那羊皮纸上字又太小,看错了或者说记错了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盘膝坐在地上,尽量在自己失去知觉之前抑制住这种情况,否则的话,轻则功力尽失,重则爆体而亡。

    楚寒出奇的冷静,他忍受着身上难以言喻的痛楚,脸色平静的将那羊皮卷再看了一遍。

    他再次掌控了自己的内力,不过也只能让他们顺着羊皮卷上所说的方式再次运转,企图使失控的内力回到正确的轨迹上。

    如果这正确的轨迹真的存在的话。

    可是一个周天之后,他发现,身上的状况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

    这是为何?

    难不成这本《铁皇经》也是个阴谋,只为了让人走火入魔?

    楚寒不信,如果一个人真的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将这些文字誊写在羊皮纸上,又铸了一把绝世的宝剑将其封存在剑柄内,只为了害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无聊到了极点才会这样干。

    想要杀人的时候,办法总是出奇的多。

    他深呼吸,冰凉的空气进入肺里,吐出来的时候,却如同带着光晕的火焰,几颗刚发出头的小草被他呼出的气息吹中,瞬间就枯萎了,宛如中了剧毒。

    情况越来越严重,内力已经彻底失控,身体也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似乎那不受控制的内力只需再运行一周,楚寒就要爆体而亡。

    如果不想死,他就要放弃所用的武功,到时候筋脉尽断,和废人无异。

    似乎是到了抉择的时候,但是楚寒的脸上却是出奇的没有一丝的迟疑。

    他仍旧在运转功力,一道道紫黑色的纹路在身体的表面浮现,隐藏在他的衣服下面,如一条条阴险的毒蛇。

    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嘴唇变成了某种病态的乌青色,像是中了毒。

    时间一点点过去,内力运转了一圈又一圈,竟诡异的在那崩溃的边缘维持住了一种平衡。

    楚寒的头顶满是冷汗,不知过了多久,露水降了下来,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些奔涌的内力之上,不敢松懈一刻,如果这个时候来个人要杀他,就算只是个拿着斧头,不怀好意的樵夫,他也一定死了。

    正这样想着,就有人出现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先生。

    他仿佛阴魂不散的鬼,游荡在丛林里,明明身受重伤,却依然没有被这死亡的森林夺去生命。

    短短的几天里,他从一个精壮的,野心勃勃的中年汉子,变成了一个颓败的老人。

    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他的剑上染着血,这几天里,任何对他稍有不敬的人都死在了这柄剑下。

    他变得寡言少语,沉默而又疯狂,做着一些平时绝不会做的疯狂事情。

    他自己同样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杀死楚寒,自己就要死在这里。

    而杀死他的,正是他自己。

    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他也不知道,只是默默的在森林里寻找着楚寒的踪迹。

    如天意一般,他再次找到了楚寒。

    楚寒也看到了他,但可笑的是,他现在并不能动,只能像一块儿石头一样站在原地。

    程先生没有说话,他提着手里的剑,一步又一步的向着楚寒挪了过去。

    他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但是他的步子却越来越快。

    他抬起手,一剑刺了出去。

    这一剑绝不算什么厉害的招式,速度不快,力度不够,无宗师风范,唯一的可取之处,大概是它却足以刺穿楚寒的喉咙。

    但这一剑被挡住了。

    楚寒没有动,他甚至没有抬头,只看见一个白衣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用手中的剑挡住了程先生的剑,逼退了程先生。

    这个人他见过,却并不认识。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谷成业。

    他的确就是谷成业,手里提着一柄精钢剑,瞥了一眼身后的楚寒,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循着细微的踪迹追踪楚寒来到这里,花费了不少力气,也庆幸在最后一刻赶上,没有姗姗来迟。

    谷成业也不想来,他已经救了楚寒一次,仁至义尽,接下来无论如何,都是楚寒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每一个哥哥都有一个不那么让人省心的妹妹。

    他走神了一瞬,就不得不集中部精力了。

    谷成业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将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眼前这个落魄的老人身上。

    老人的手中拿着剑,暗淡的长剑,危险至极的三尺长剑。

    程先生的眼神忽然变了,他看着眼前拿剑的对手,复又恢复了往昔的神采。

    他知道,自己只要战胜眼前的对手,杀死楚寒,自己就能如往日般意气风发,甚至剑术上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实力的提升,不止是因为往日的苦修,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你战胜了某个特定的对手。

    不过这种情况往往只会在对决一些成名已久的高手,或者一些自己一直不曾胜过的人时才会出现。

    他握紧剑柄,神色恭敬而又认真,仿佛手上拿着的不是剑,而是某种神物。

    这种气势让谷成业心颤。

    他学剑多年,从未碰见过如此可怕的对手,让他连交手都没交手,就忍不住想要逃走。

    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听先生说过,能压抑住自己恐惧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谷成业没有经历过多少是非,但毫无疑问,他确实是一位真正的勇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