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魔成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7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修真万年归来你是什么神至强械神系统快穿攻略:大人,只想撩你!

    他看着眼前的程先生,拱手行礼,一句话未说,只站在原地,以三尺剑立在身侧。

    程先生虽然不介意为这件事的结局添上一点彩头和花样,但是他终归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了。

    所以他立即就出剑,只听剑风嘶嘶,剑光如匹练一转,剑前一根枯枝断成七截。

    这剑实在太快,谷成业只见他抬手的动作,下一刻剑锋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只一剑,就要取他的命!

    谷成业惊怒交加,斜下里又快又急的一剑刺了出去。

    程先生一侧身,他这一剑便空了,可谷成业就没了这么好的机会。

    程先生的武功本就在他之上,更何况率先出手,占尽先机,只一剑就刺穿了谷成业的左肩。

    谷成业吃痛,大喝一声,一脚跺在地上,震起了漫天枯叶和碎泥,飞身向后退去,可仅仅退出三步,他就不能再退。

    楚寒就在他的身后。

    他忽的停住,手腕儿一晃,剑光一闪,飘掠到了程先生身前,但剑光过处,程先生竟没丝毫反应,手中刺过来的一剑并没有丝毫停顿。

    下一刻,剑光交错,火星四溅,鲜血飞洒!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再次分开,程先生看起来毫发无损,谷成业的右手手臂上却多出了三道深可见骨的剑伤。

    他那张本来算得上英俊的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

    谷成业倒吸了一口冷气,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流到了他的手上,剑柄上,最后滴落在地,砸到了枯叶上面。

    山风徐来,天地寂寂。

    程先生胸前衣襟忽然碎裂,露出了精壮的皮肤,他的脸色也忽然变得苍白,可是转瞬之后,又变得通红。

    他怒道:“你在手下留情?”

    原来谷成业先前剑光飘掠,依然将他胸前衣襟尽数斩碎,只要再往前三寸,便要连他五脏六腑穿个通透。

    谷成业苦笑,说道:“面对前辈这等高手,晚辈哪里再敢留手,实在是剑劲不济,不过你我无怨无仇,晚辈实在不想跟前辈交手,能不能不打了啊。”

    程先生冷哼一声,“剑者之称,何来有仇无仇,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否则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谷成业无奈,只好横剑于身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已挡在这里,一步不愿退。

    程先生闭眼。

    在谷成业的感知中,程先生的气势再变,眼前站着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那柄看起来并不算华丽的三尺长剑已经和他的人融于一体。

    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剑道修为竟是更上一层楼。

    如果不是因为他受伤太重,谷成业甚至连跟他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光!

    剑光!

    谷成业刺出了手中的剑,只出了一招,就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处都传来刺骨的寒意,接下来那些寒意化作剧烈的痛楚。

    他皱眉,咬牙,拄剑而立。

    鲜血从他的身上喷溅而出,染红了白色的衣衫,他整个人化成一个血人,身上多了不知多少道伤口。

    但奇迹的是,他竟然没有死。

    身上大大小小三十七道创口,没有一道是致命伤。

    程先生看着他,说道:“你先前留情一次,那么我也留情一次,从此两不相欠,下一剑,我就取你的命。”

    下一剑谷成业该怎么挡?

    谷成业知道自己挡不住,他的伤虽不致命,但是奈何伤口太多,失血也太多了,根本止不住。

    他的力气仿佛已随着身上的血液一样流失了。

    可他能怎么办?

    眼前的视野已经被鲜血模糊,他苦笑一声,心道自己果然就不该来的。

    可是虽然这么想,他仍旧没有后退,只是艰难的转头,想要看一眼身后这个即将和自己一起死去的家伙。

    不见了!

    谷成业瞳孔皱缩,刚刚有些疑惑,他忽然转头,楚寒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高瘦漆黑的背影站在那里,山风吹起了他的衣襟,还有额前的碎发。

    楚寒道:“坐下疗伤止血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谷成业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听楚寒说话,就忽然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在心头浮现,幸好这话的内容听到耳朵里还是让人安心。

    他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他清楚自己的伤势,虽无致命伤,但是耽搁下去,也是会死人的。

    只是他没有看到楚寒的脸。

    程先生看到了,他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说道:“因为你,我把自己折腾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本应十分恨你的,可如今看到你这模样,我反而连恨也恨不起来了。”

    他的眼中尽是嘲讽。

    楚寒此时是什么样子?

    他的脸色苍白,嘴唇乌青,浑身上下看不到一丝生气,简直就像一具站起来的尸体。

    楚寒道:“非杀我不可?”

    程先生道:“当然。”

    楚寒道:“为什么?”

    程先生道:“一开始或许不是非要杀你,但现在却是非杀你不行了。”

    楚寒道:“我不明白。”

    程先生摇头,笑道:“你该明白的。”

    楚寒道:“或许吧,不过你我虽有些摩擦,但都是小事,说到底算得上无怨无仇,这样算来,你死的着实有些冤枉,我本不想杀你的。”

    听了这话,程先生脸色一变,没有耽搁,瞬间刺出三剑。

    这三剑一出,赤红色的剑芒透出剑尖足有三尺,呼啸着闪过长空,一剑刺向楚寒眼睛,一剑刺向喉咙,一剑刺向左心。

    虽然程先生已身受重伤,但这三剑比之他盛之时仿佛更有精进,剑风如龙,先声已夺人。

    一旁疗伤的谷成业看到这三剑,也是瞳孔皱缩,大惊失色。

    如果刚才程先生用出这样的三剑,他此时已经死了。

    只单单的三剑,楚寒身都已在剑风笼罩之下,看起来非但无招架之力,简直连闪避的机会都找不到。

    可谁知楚寒既未招架,也未闪避,只是伸出了他的手。

    他的手也是苍白色,上面有着暗青色的细密纹路,像是燃烧的火焰,又像是魔鬼的图腾。

    他出手明明在程先生之后,但也不知怎么的,程先生的剑还未沾到他的衣裳,他这一巴掌已经掴在了他的脸上。

    他只不过像拍苍蝇似的轻轻掴了一掌,但程先生却杀猪般狂吼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这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