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黑袍下有什么?有刀!

作者:罗大王 |字数:56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病恹恹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寒,他现在这一副样貌,实在是太过惹眼,走到哪里都很轻易就能让人认出来。

    单就这一点来说,是这世间很多人想要却无法得到的,只不过有一点不同,他这个名头是恶名,还是人人喊打的那种。

    没有办法,魔头楚寒的诞生,偏偏不巧却也巧妙至极的赶上了金门寺两位高僧的逝世,这下连世间最纯良的老百姓见到他怕是都要挥起锄头。

    这一点楚寒也没想到。

    自己得到了铁皇传承,却没有像传闻中铁皇那般靠着绝世武功开疆拓土,成就不世威名,反而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只是路上吃个饭,就遇上了这么两个讨人厌的家伙,更是倒霉到了极点。

    他们不喜欢楚寒,同样楚寒也不喜欢他们,这一点上来说倒还算是公平。

    好在大家虽然互相看不顺眼,暂时却还是风平浪静,谁都没有找对方麻烦的打算。

    过了一会儿,一见到刘萌萌就脸红的店小二快步走了过来,带着满脸的笑意,大声喊道:“刘小姐,菜上来了,还和以前一样四冷四热的拼盘儿,外加一锅热腾腾的野山菌炖鸡汤!”

    仅仅三个人,哦,不对,算上楚寒有四个人就要吃这么多东西,周围之人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知道的只说是这刘小姐财大气粗,无论到哪都是那么讲究,不知道的还不知道心里怎么想。

    不过再怎么说,人家有钱,别说八道菜,就是八十道菜,人家要点,店家愿做,也就和别人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唯有楚寒,他还是很满意。

    自己来到此地,点了壶烧酒之后身上银钱就只剩下了铜板五个,连那碟花生米都是店家送的。

    原本还想来指点一下店家酿酒手艺来赚点银钱,可是喝了人家酿的桃花酿,也就再没有那个脸来出声说要指点人家酿酒,只心道能跟着白吃这么一顿也是好的。

    跑堂的小二腿脚利索,上菜也快,来回跑个几趟,不多时,色香味俱的美食就摆满了桌子。

    这个时候,即便是那两位小肚鸡肠的俊俏风流师兄,也是嘴里生津,一门心思只扑到了一桌子的菜上,再没有半点儿心思来管眼前这个倒霉蛋。

    要说倒霉,楚寒只能说,最近的自己,真的是喝凉水都塞牙。

    没有办法,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他的忍耐力虽算不上强,但也颇为值得称道,外加心理年龄也是快上三十,虽然有很大水分,但总不至于真的像是一个少年那般容易冲动幼稚。

    周围很吵,聊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一些人在议论他,不过他也不在意,只埋头吃自己的。

    不得不说,这盘儿酱肘子做的还真是不错,肥而不腻、粑而不烂,汤汁乳白,雪豆粉白。

    那锅热汤也可以,只不过土鸡一般,野山菌倒是滑嫩适口,吃起来让人停不下筷子。

    楚寒吃饭的速度也不慢,只是动作实在诡异,或者可以说是豪放。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而且绝不是寻常尊贵人家的那种小杯小口,而是直接扯着瓶子吹的大口喝酒,大块儿吃肉。

    他这番样子,倒是惹得原本不想理他的两位师兄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天哪,有这个家伙在,何至于在愁这些菜吃不了,他简直一个人就可以吃得完。

    约莫是真的饿极了,楚寒不一会儿,就吃光了两盘菜,正伸出手要去盛汤,面前的一锅汤却被一只秀手一拍,整个翻倒在了桌子上。

    整个桌子一片狼藉,菜肴翻得到处都是,一旁一直注意着这里的店小二也是怔住,实在是没有想到,大小姐这又是发哪门子脾气。

    江湖人发脾气可不喜欢讲道理,他们喜欢玩真的,真枪实刀的干。

    这一点就连女人都免不了。

    所以刘萌萌一拍手,两位师兄仅仅愣了一瞬,尚还没有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条件反射的一般跳了起来,威风凛凛的站在刘萌萌两侧,连鞘的长剑直指着楚寒的鼻子。

    左边的周冲面色冷峻,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张开了,话却没有说出来。

    没有办法啊,他先前一直在看楚寒喝酒,惊叹于楚寒的酒量,突然被刘萌萌这一手给惊醒,还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然后他悄悄地转头瞥了一旁的师妹两眼,期盼能通过自己那颇为自信的察言观色的本事来挽救一下局面,只是这一眼看过去,他就更加的不知所措了。

    刘萌萌依旧坐在原地,悄悄的挪了挪衣角,不慌不忙的避过那顺着桌子滴下来的汤水,看着眼前的黑袍人,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哪里是生气的样子。

    相比于周冲的不解,一旁陪伴刘萌萌较久的表哥周天海倒是看得简单。

    他平日里也是个万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的风流人物,对女人可是无比熟稔,只想着,女人的想法,自己连猜都不要猜。

    因为猜不透。

    太累了。

    只站在那里充当个发狠门神的角色,反正这附近,有师父刘仁义罩着,也没有谁那么不长眼的敢和他们杠上。

    刘萌萌将那双青竹的筷子往桌子上丢垃圾一般随意一扔,看的特意准备的跑堂小二心也是一颤。

    可是刘萌萌呢,她的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楚寒,过了好几息的时间,才慢慢开口说道:“刚才见你喝酒时,隐约看到你袍子下藏着刀。”

    此话一出,只听噌的一声,两位师兄剑已出鞘,极为准确且迅速的架在了楚寒的脖子上。

    此地众人纷纷侧目,小二的伤心也转为惊慌,却也有些好奇,明明这人剑都已经架到了脖子上,为何还如此不慌不忙。

    他难道不怕死吗?

    楚寒道:“姑娘也说是隐约。”

    “呵呵,你的意思是我看错了?”刘萌萌伸出手指勾了勾楚寒的下巴,风儿吹起了红衣上的领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袍子下面究竟有没有藏着刀?”

    这语气实在是酥人入骨,不像是讯问,反而像是调情。

    乃至于楚寒发现,原本脖子上无比稳定的两把剑也随着那声音颤了两颤。

    他说道:“确实有刀,但说不上藏。”

    刘萌萌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那这么说,你是来杀我的杀手咯?”

    简直莫名其妙,行走江湖,不带防身的武器才是奇怪。

    楚寒这般想着,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姑娘,孤傲的眸子里闪出一抹冷意。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这个“魔头”?

    刘萌萌也是吓了一跳,她这话只是开个玩笑,之所以打翻汤盆,不是因为看见了楚寒腰间有刀,而是因为自己被忽视而感到不高兴。

    可是当楚寒抬起头,她真正隐约看到了那苍白的脸,发青的嘴唇,感受着空气中突然升起的寒意,才蹬蹬蹬连退三步。

    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得耳边又有声音传来:

    “姑娘,站稳些,刚下完雨,摔到地上弄得一身泥,再美的人儿也会惹人厌的。”

    刘萌萌冷笑一声,同样拔出腰间佩剑,想也不想,就一剑朝着楚寒刺了过去。

    这一剑,不但周围的看客没有想到,就连刘萌萌的两位师兄都没有想到。

    这一剑没有刺向楚寒的喉咙,也没有朝着他的心脏,只刺向了他的右胸。

    不过看刘大小姐满脸愤恨的样子,估计也不是故意想饶他一命,只是这刘大小姐气急之下,胡乱刺出的一剑没多少准头罢了。

    一旁看客有胆子小些的已经惊呼出声,老江湖们则是一个个眯着眼睛面无表情,心里也为这披着黑袍的年轻人感到可惜。

    仅仅因为一个小姑娘的无理取闹,大白天的就遭了无妄之灾。

    只是接下来的那一幕,却是在场的几十号无论好人坏人都没有想到的。

    那一瞬间,连声音都没有,只见一道光华闪过,剑便断了。

    不止是刘萌萌手中的剑,还有周冲和周天海手中的两把剑。

    谁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这三把剑是怎么断的?

    仿佛只是那光华一闪,眨眼的瞬间,一切就都发生了。

    直到那断刃落到泥地里溅起高高的水花,人们这才注意到,那黑袍的年轻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雪亮的直刀。

    漆黑的刀柄握在苍白而修长的手里,醒目而又刺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