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没有料到的一剑

作者:罗大王 |字数:62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人都会讨厌痛苦,但未必会惧怕痛苦。

    楚寒就不怕。

    他只是感到厌恶,对痛苦的厌恶,对自己的厌恶。

    他抬起头,手紧紧地握住刀柄,攥的指节发白,眉头紧皱。

    刘萌萌见对方并不理会自己,黛眉微皱,冷声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快点说清楚,本姑娘时间宝贵,可没功夫跟你在这儿浪费!”

    她仍在逞强。

    不过和先前不同,此刻的刘萌萌并不怕死,起码在这一刻是这样的。

    虽然是个女子,但因为家世原因,她从小就涉足江湖之事,颇有江湖儿女的行事风格,洒脱豪气,一点儿都不像是一个大家闺秀。

    只要她想明白,那么对她来说,死则死矣,站着死总比跪着生要强得多。

    能明白这一点,虽然幼稚冲动了些,但也比世间许多男子要强得多,就像在喊:要杀要剐尽管来,老娘要是皱一下眉头就跟你姓。

    她不怕,两位师兄似乎也是如此。

    周冲和周天海二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个眼神,似乎是决定拼上一把,从身后偷袭一下,如果成功了,虽说脸上无光,但总不至于没了命。

    这般想着,二人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连带着手上的断剑,都于无形中焕发了光彩。

    可是这个时候,楚寒说道:“滚!”

    众人一怔。

    滚?

    如果这是真的,那对于几人来说,还真的是一个好消息,只是这种看起来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实在是容易让人心生疑窦。

    刘萌萌心里就很疑惑,她觉得眼前这个黑衣人真是奇怪,如果自己是对方,一定就挥挥刀把人杀了了事,再次也不会这么就把人放走。

    难不成眼前这人真的是虚张声势?

    她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楚寒想要做什么?

    他想杀人。

    他杀过很多人,本身也对杀人这件事并不惧怕。

    只是他仍旧很讨厌杀人,每次杀完人,他几乎都会做噩梦,那些梦的内容有的很真实,有的很虚幻,但总能让他感受到恐惧。

    恐惧到让他几乎发疯,所以直到现在,让仍在想着为父母报仇的事情,这件事或许不是因为仇恨,而是恐惧。

    所以如果能不杀人,他绝对不愿意杀人。

    但是他现在却很想杀人,想看到鲜血。

    他的眉头皱紧,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孩儿,在他的眼中,女孩儿的样子也变了,原本身材就无比出众的刘萌萌在他眼里如同一只小绵羊。

    而他则是一只狼,一只想吃羊的大灰狼。

    他觉得自己像是吃了春药,可是同时又无比清醒的知道,这绝不是身体上的欲望,这种感觉来自于精神,像是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着他。

    说动手吧,眼前这个姑娘这么漂亮,这么好看,家世也好,气质也不错,正是你喜欢的类型,去动手撕碎她的衣服,听她的哭喊吧。

    而且她已经触犯了你,不应该受到惩罚吗?

    不应该吗?

    应该吗?

    楚寒不知道,他只咬着牙,用着无比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着眼前的刘萌萌说道:“快给我滚!”

    这个时候,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楚寒很愤怒,起码是非常的不对劲。

    既然愤怒,那么为什么要忍着呢?

    周冲觉得他是怕了,要么是怕他们的师父刘仁义,要么就是方才那一刀实在是巧合,他本身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人。

    但无论是哪种,都足够让周冲找回自信,让他打算把自己的面子给找回来。

    他向前走了两步,小心翼翼且不着痕迹的拉开距离,同时又无比豪迈的走到楚寒面前,笑道:“让我们滚?你最好打听打听,在这方圆三百里内,可没有几个人敢对我们说这种话!”

    “是啊是啊。”周天海也笑着往前走了几步,说道:“弄断了我们的剑,你说要怎么赔吧,跟你说,我使得那把剑,可是上古轩辕黄帝用过的神兵,怎么也值个几万两银子,你要是拿不出,也可以,跪下来给哥几个磕两个头,道歉认错,爷爷我大仁大义,今天这事就算了了。”

    他们二人脸上得意,周围看客也是觉得热闹,他们之中,有的觉得这楚寒既然要演戏就要演到底,半路认怂实在是不明智。

    有的认为楚寒是真有本事,毕竟方才那一刀可不是谁都能使出来的,他本身看着也绝不像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如此隐忍呢?

    唯一脸上浮现担忧之色的就是刘萌萌,她此刻心中已经把两位师兄祖宗十八代的亲戚都给问候了一个遍。

    她方才正面面对楚寒,亲身感受到了那扑面而来的杀气,她很清楚,这种杀气或许有一部分是源于武功,但也有一部分是源于杀戮。

    且绝不是任何人,去多杀一点人就能够练成的杀气。

    对方的武功有多高她不清楚,但绝对不像是自己两个蠢货师兄想的那般,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扔下这两个蠢材转头就走。

    不过毕竟还是她的同门师兄,现在走了,不光自己这里,父亲那里也说不过去。

    只是她还没有出声劝说,楚寒就动手了。

    刀光一闪,桌上摆着的一碟吃剩的炸蚕豆瞬间高高飞起,咣当一声,又重新落回了桌子上,碟子摇晃了几圈儿,几个蚕豆从天而降,竟没有一个掉出盘子外面。

    周围之人正疑惑楚寒此举的原因,可定睛往那碟中一看,这才发现,那碗碟中七颗炸蚕豆,竟然每一颗都被从中分为两半。

    刀光一闪,七刀已出。

    这等快刀,在场的有谁能做到?

    周天海和周冲二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们看着那碗碟中安静躺着的炸蚕豆,心中纠结万分,仿佛那刀不是砍在蚕豆上,而是砍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时候,楚寒说道:“你们若是能做到这样,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做不到,那就跪下来磕头认错,否则的话,下次变成两半的可就不是蚕豆了。”

    那是什么?

    单只是想一想,周天海和周冲就觉得心里发虚,背后头顶直冒冷汗。

    刘萌萌此时推开二人,走上正前。

    她的脸色也绝不好看,但此刻仍硬着头皮抱拳说道:“这位好汉,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今日认栽,无话可说,只是这两位师兄是我父亲刘仁义的亲传弟子,若是在这里给你磕头,实在是有辱师门颜面,不知可否给我爹一个面子,他们二人,回去之后,我爹自会严加惩处。”

    听了这话,周天海和周冲二人还想反驳,却被刘萌萌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楚寒道:“给你爹一个面子?”

    他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我要是不给呢?”

    刘萌萌脸色微变,说道:“阁下是当真要跟我们作对?我奉劝阁下可是要想清楚,得罪了我们,不说别的,方圆三百里内,绝对可以让你寸步难行。”

    “威胁我?”

    “我只是劝一下你。”

    楚寒道:“既然给我下跪是有辱师门,那么就提着剑来砍我啊,杀死我,或者被我杀死,或者是为保师门颜面羞愧自杀而死,似乎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你!”刘萌萌握紧秀拳,咬着牙说道:“阁下真的要如此咄咄逼人?”

    楚寒眼中寒光一闪,“咄咄逼人?我刚才,似乎已经给过你们机会,叫你们滚了吧。”

    这是事实,在场几十号人亲眼所见,谁也无法反驳。

    刘萌萌的脸色越加苍白,她盯着眼前的楚寒,目光中满是怒火和仇恨,如果目光能杀人,相信楚寒此刻已经死了一万次。

    但是楚寒却只觉得好笑。

    在自己的敌人面前露出怒火、仇恨,如果自己真的残忍冷酷至极,就该在此一刀杀了她,免得日后留个威胁在世上。

    但接下来的事情连楚寒也没有想到。

    刘萌萌出剑了,她手中的那把断剑。

    可这剑的目标却不是楚寒,而是在她一左一右的两位师兄,刹那间,剑光一闪,血光四溅。

    周冲和周天海的武功甚至还要在刘萌萌之上,但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刘萌萌竟然会对他们出手,所以根本不会料到这么一剑。

    所以他们就如此不明不白的死了。

    刘萌萌脸上沾染了几滴淡淡的血珠,她脸色有些苍白,但仍旧强自镇定,说道:“好了,现在他们已经以死谢罪,我可以走了吗?”

    楚寒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可以。”

    “好的。”

    刘萌萌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周围的看客尽皆瞠目结舌,一旁的伙计早已吓得躲到了桌子底下。

    唯独楚寒站在原地,看着刘萌萌的背影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嘴角轻轻上扬,轻声说道:“有点儿意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