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华哥儿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9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这个时候,戴着斗笠的黑衣刺客说道:“与你的名头相比,你的实力还真是有些不入流,不过人倒是挺耐打,先前我第一刺,若不是你得过什么奇遇,内功修为远超常人,就应该死了的,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扛住了我这一脚。”

    楚寒呵呵笑了两声,露出被鲜血染红的牙齿,他头顶的兜帽也脱开了,细雨中,隐约能够看到他那苍白的脸色。

    他说道:“我跟你有仇?”

    黑衣刺客摇头,说道:“不要想多,我没有仇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仇人都已经被我杀光了,不过你活着对我没什么好处,你死了我却能多一千两黄金,你说我为什么不杀你呢?”

    楚寒道:“听起来确实没有理由,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是谁。”

    黑衣刺客犹豫了一瞬,说道:“道上的人都叫我华哥。”

    楚寒道:“华哥?没听说过,不过这称呼倒挺会占人便宜。”

    黑衣刺客也一副然无所谓的样子,直盯着眼前的楚寒,说道:“随你了,时候不早了,可以去死了吗?”

    楚寒道:“那恐怕不行。”

    他的伤势很重,刺客的第一招又准又狠,直接刺中左胸,若不是他护体内劲将那诡异兵器震偏了一寸,他此刻真的如这华哥所说,已经死了。

    在他的感知里,这什么华哥儿内力虽强,却算不上多深厚,起码根本无法和自己这六十年份的离火一线天内力相提并论。

    但不知为何,这一刺他就是没有挡住。

    那股诡异的锋利似乎根本无视了他浑厚的护体内力,直接穿了过去。

    这是为什么?

    楚寒没想明白,只是觉得这男子最棘手的还是他的速度,与接近你时那种无声无息的方式。

    他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楚寒面前,一击刺中楚寒胸口,自然能够在楚寒开口的一瞬间就一掌拍在楚寒的额头正中央。

    任楚寒内力浑厚,也是被这一掌拍的天旋地转,不知了那东南西北。

    只可惜路边店铺旁还未收起的摊子,被飞出去的楚寒一撞,顿时碎成了不知多少份。

    楚寒已经七窍流血,却还是以刀拄地,站起了身。

    见此,黑衣刺客也是笑了一声,说道:“你这命确实很硬,值一千两黄金。”

    话一说完,楚寒已经再次被他击倒。

    至于没有死,这一点就是楚寒自己也没有想到,除了那浑厚的内力,后来帮他抵挡攻击的却是另外一股力量,这力量以前他从未发现。

    那种感觉神妙无比,如果非要用语言来形容,只能说,是一股无形的黑气在他的内体游蹿,帮他化解了一次又一次必死的杀局。

    只是这还远远不够,只要他是一个人,就会死。

    而且很快。

    黑衣刺客行事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每说一句话,同时必然也要出手,话一说完,楚寒就要倒地。

    他缓缓的走向面前的楚寒,神色平静,轻声说道:“怎么,你是在等什么人吗?也对,听说你大闹金门寺的时候,也不是一个人。”

    出汗难道真的在等人来帮他?

    他摇了摇头,说道:“谁也没有等,求人不如求己。”

    话一说完,他便出手了。

    他右手北辰刀反握,旋身挥刀,是以一刀突正中如饿虎扑食,两刀走侧翼如神龙探首,动作不停,脚步不停,铁刀不停,一连砍了一十七刀精妙招式,让人目不暇接。

    已是必死之地,楚寒却巧也不巧的顿悟了以前虽然会用,但然算不上精通的大日乾坤刀。

    直至最后一刀反转乾坤斩出,更是像然糅合了先前的所有刀法一般,化千百变化于眼前一刀,刀罡凛冽,狂风涌动,连头顶身前这雨帘都被一刀斩断。

    是以前十六刀黑衣刺客虽然吃力,却仍能挥动手中“竹棍”边退边打,但到了这最后一刀,他虽然挡住,却极为狼狈,连头顶遮雨的斗笠都被刀罡劈成两半,高高飞起。

    华哥儿似是也然没有想到,愣了一瞬,随即大吼一声,像是动了真怒,提起竹棍,脚下一个踏步,便是直直的刺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楚寒也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位华哥儿的真面目。

    黑亮垂直的头发很快被雨水打湿,一绺一绺的贴在脸上,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只是他现在似乎太过愤怒,连带着出手这一招也没有丝毫变化,即便速度再快,提前预知了轨迹的情况下,楚寒也不至于根本挡不住。

    只见楚寒刀走龙蛇,明明是迎向正前方而来的“竹棍”,看起来却是飘忽不定,行动轨迹弯弯绕绕。

    只听叮的一声清鸣,在这雨夜中并不如何引人注意,但见涟漪激荡,漫天雨幕以两人为中心骤然破碎。

    紧随之后,楚寒再次吐血后退,不过这次却没有倒地。

    面前的华哥儿也是身子一颤,表面看起来无恙,只是那握住竹棍的手却开始不断地颤抖。

    他大意了,本不该如此的。

    以他的实力和经验,即便楚寒战时顿悟,但也身受重伤,根本无法逃出他的手掌心。

    “呵呵呵。”华哥儿看着眼前拄刀而立的楚寒,说道:“一千两黄金的对手,果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的确有些实力。”

    楚寒冷笑,“连兵器都拿不稳了,还说这些大话。”

    华哥儿沉默,他在雨中站了一会儿,复又恢复了开始时的那种平静,说道:“确实如此,与人比斗,大意轻敌皆是取死之道,没想到我杀人这么多年,竟然还会犯这种错误。”

    楚寒道:“所以,你是打算去死了吗?”

    华哥儿道:“去死?呵呵,你是厉害,但是我要走,你留得住?”

    楚寒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华哥儿笑了两声,说道:“你倒是还挺自信,只是请你记住,我一定会杀了你,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杀了你,亲手砍掉你的脑袋。”

    说完这句话,华哥儿整个人如一缕黑烟一般自原地消失,只留他的话语,仍如回音一般在天地中流转。

    果然如他所说的一般,只要他想走,楚寒根本没有留住他的手段与能力。

    这一点楚寒自己也知道。

    他甚至比自信的华哥儿更清楚这一点,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抬头看向对面的刘仁义。

    刘仁义也是一怔,看着对面的楚寒,尴尬的笑了笑,抱拳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您老驾临此地,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在这大城之中,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经过风雨,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双腿仍在不住的颤抖,牙齿都在打颤。

    连那位华哥儿都奈何不了眼前这位魔头,那自己又能如何,不过被华哥盯上,眼前这魔头估计也活不长久了。

    楚寒道:“滚!”

    听了这话,刘仁义如蒙大赦,伸手抹了一把头顶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东西,急忙说道:“多谢大人饶命,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刘仁义这人倒也说话算话,说用滚得,绝不用走得,根本不在乎这地上满是泥水,几个骨碌就消失在了眼前。

    这个时候,楚寒也真正松了一口气,他拄着刀,一步步的挪到了一旁的小巷子里。

    他的伤势很重,伤口止不住的流血,这个时候,即便没有别的对手,他也有可能会因为失血而死去。

    死亡这种事情,离他很近,仿佛总是触手可及,但最可笑的是,这种感觉,他竟好像已经习惯了。

    他很是疲惫,眼皮很重,失血让他意识模糊,他抬起自己的手,无力的敲了几下眼前窄小的木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