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嫁女儿的薛无敌

作者:罗大王 |字数:789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他说道:“姑娘不用担心,那人已经走了。”

    月姑娘一怔,似乎也是反应了过来,扶着墙慢慢站站起,手忙脚乱的收拾好身前略显凌乱的衣衫,说道:“你……你就是前天敲门的那个人?”

    “正是。”楚寒躬身行礼,神色少有的认真,他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皮肤白净的姑娘脸一红,连忙摆手,说道:“不打紧,不打紧,倒是我,害的你的刀都没有了。”

    听了这话,楚寒连忙说道:“姑娘说笑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区区一把刀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把刀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楚寒自己知道,那把刀,就是他的命,夜晚的时候,只有抱着那把刀,无尽的噩梦里他才会有些许好过。

    但越是知道,越是了解,他便越是痛恨这一点。

    “你没事了?”月姑娘说道。

    楚寒点头,说道:“伤自然不会好的那么快,但是我这个人,命硬的很,再加上姑娘相助,总归是捡回一条命。”

    月姑娘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她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伤不着急,慢慢养,只要活着,就是最好的。”

    听了这话,楚寒无比的高兴。

    这话说的多么对,多么好啊,只要活着,就是最好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自己一定要活着,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楚寒道:“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月姑娘一顿,随即轻声说道:“我叫月。”

    月?

    楚寒听过两个字的名字,三个字的名字,四个,甚至五个字的名字,但偏偏没有听说过一个字的,这可真是稀奇。

    他说道:“月?”

    月姑娘连忙解释,不过她自己本身似乎也并不在乎,只说道:“无父无母,自然无名无姓,小时候把我养大的阿婆名字中有个月字,我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你不会笑话我吧。”

    楚寒道:“很好听的名字。”

    月姑娘只微微一笑。

    这世界上有哪一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被人称赞,不喜欢听称赞的话语呢?

    尤其是楚寒的话真的无比真诚。

    他说道:“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不会是别的人,自然是卖药的张叔,楚寒通过方才的对话大概了解了一下,但他还想要了解更多。

    月姑娘苦笑一声,说道:“张叔,城里开药铺的,自三年前我住在这里之后,就一直特别照顾我,帮我找工作,还请我吃饭,挺好的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已经不愿意再说下去。

    张叔是不是一个好人?按照月姑娘的说法,他似乎绝不是一个坏人,毕竟一个坏人,又怎么会做这么多善事?

    可看在楚寒的眼中,他又绝不是一个好人。

    也许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纯粹的好人与坏人,或者纯粹的好坏,纯粹的善恶。

    楚寒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他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只是盯着眼前的女孩儿,看着那张极为普通的脸,怔怔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说道:“你还在吗?”

    楚寒嗯了一声。

    “你在干什么?”

    楚寒道:“我在想要去哪里。”

    楚寒说的是实话,他接下来必然要往北走,北面是齐天宗,他的山门,那是他不想回去,不得不回去的地方,但他却并不想这么快的回去,或者说,他所正思考的,是未来他应该,他要踏上的,是怎样的一条路。

    他想的很复杂,月想的却很简单。

    她说道:“你的伤太重了,那天你流了好多血,等伤好了再走吧,你就这么走了,万一路上伤口再裂开,那可是要人命的。”

    这话说的很对,但是有一点,她本没有必要挽留楚寒的。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很年轻的女人,无论如何,留一个陌生的男子,一个年轻的男子在自己这里,都是一件极为不理智,且不正确的事情。

    这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她岂非也太过孤独?

    楚寒没有去想这些,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他不止要养伤,还要拿回自己的刀。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并不打算把事情闹大,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儿,他实在不想给她平静的生活带来任何的意外。

    善良的盲女。

    凶恶的魔头。

    在最开始,两者就是处在完不同的世界里。

    月很高兴,她脸上的泪花还没有擦干净,就复又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和她的心灵一样美,只要她笑起来,仿佛一切的不愉快就要烟消云散。

    她说道:“那你叫什么呢?”

    楚寒道:“我叫……寒。”

    “寒?”

    月很疑惑,同时也有些伤心,因为她知道,对方绝不会那么巧像自己一样,他只是不愿意把名字告诉自己。

    她接着说道:“寒,哪个寒呢?”

    楚寒道:“数九寒天的寒。”

    “哦。”月起身,她伸出手摸索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楚寒道:“你在找什么?”

    月说:“我也不知道,只是眼睛看不见,手不摸着一点儿实在的东西,就感觉不自在,心里很慌。”

    心慌,楚寒也心慌,只是他看起来仍是无比的镇静,面无表情,仿佛天塌下来那张脸上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他拉起一张凳子放在月的身前,扶她坐下,转头又看了看天色,说道:“天不早了,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出去找点儿吃的,马上回来。”

    他刚要走,月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楚寒道:“怎么了?”

    月说:“找吃的得需要钱,你身上又没钱,我那里还有一点,你等等,我去给你拿。”

    楚寒道:“不用,我有办法,在这儿等着,哪也不要去,一会儿请你吃大餐。”

    大餐?

    月很疑惑,楚寒的话让她很疑惑,这种疑惑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抛弃她们母子,而她已经如此可怜,为什么她母亲仍会离她而去一样。

    为什么?

    也许谁也说不清楚,月只是好奇,但与此同时,楚寒的话却又令她莫名的信服,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会骗自己。

    但她一生又岂非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欺骗。

    ……

    楚寒走了,他身上披着一件洗的极为干净,但满是破洞的黑袍,他的手中没有刀,苍白的手垂在身侧,随着他的步伐轻微的摆动着。

    天气不错,艳阳高照。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

    楚寒打扮的有些奇怪,不少人从他身边走过时都要瞧上他两眼,这让他有些不适应,想着或许该如那位自称华哥儿的刺客一般,弄顶斗笠戴着,或许更像一位江湖的侠客。

    这般想着,他已经停住了步子。

    眼前是一座古香古色的酒楼,酒楼有三层,正当前两丈高的位置上悬一两百多斤重的牌匾,上书玲珑阁三字,面前是一三开的大门,进出之人络绎不绝,三五个跑堂小二点头哈腰忙活不停。

    他的肚子很饿,不过饿肚子这种事是常有的,通常情况下,都是随便找一个地方就解决了,绝不会来这种地方。

    因为在他看来不值,在这种地方,吃饭绝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因为在这种地方,即便再普通的一碟五香花生,也能卖到五钱银子那么贵。

    他虽明白这个道理,却总是无法理解。

    所以他今天也不是来吃饭的,简单来说,他是来这儿找一个人。

    这城里有很多人,楚寒几乎一个也不认识,但好在还有一些大家都认识的人,比如刘仁义,比如薛无敌。

    这城里武功最好,势力最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刘仁义,门徒过百,个个都是武艺超群的好汉,这么些年,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在这城中扎根极深。

    而另一个,就是薛无敌。

    薛无敌是不是他的真名人们不知道,人们只知道他手里的那杆枪很沉,沉到需要三个大汉一起才能扛在肩上。他的头很大,以至于不认识他的人,或者是跟他不对付的人,暗地里谈论他的时候都叫他薛大头。

    薛无敌最出名的不是他的武功,也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的女儿,传闻他的女儿很漂亮,是方圆三百里内容貌第一的美人。

    今天薛无敌来这里吃酒,为的就是给他女儿说亲。

    刘仁义虽然心中仍为了前几天雨夜中的那件事惊惧万分,但此刻总还算镇定,今日他来此,也正是为了这薛无敌。

    人人都没见过薛无敌的女儿,但人人都知道薛无敌的女儿是绝顶的美人。

    那么这个人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刘仁义不愿意深究,反正他只知道,眼前这位头大如斗,虎背熊腰的薛无敌长得绝不算是好看,这么说的话,甚至还有些抬举他,应该说,这个人真的是奇丑无比。

    男人嘛,长得丑不要紧,有本事就行,薛无敌就很有本事,只是刘仁义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么的一个人,为什么非要把他的女儿嫁给自己。

    他说道:“薛兄,这饭菜可还算可口?”

    薛无敌的嘴巴跟他的头一样大,他伸手一把抓住盘中那近几十斤重的烤乳猪,一口咬掉了小半,大口大口的嚼着,满嘴的油脂顺着胡渣滴落在桌子上,地上,却偏偏一滴都没有溅在那一身蜀锦做成的华贵衣服上。

    一个人的嘴里若是塞满了食物,那么他是绝对无法再去回答另一个人的问题,即便他的耳朵听得再如何清楚。

    好在刘仁义很有耐心,他说完话,只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脸上的笑意也丝毫不减。

    薛无敌真是一个奇人,他吃的很快,几十斤的乳猪,被他几口就连骨头带肉都吃完了,看他表情,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吃完之后,他又喝了三斤烈酒漱口,拿上干净的帕子将嘴上的油渍一点一点儿擦干净,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刘仁义。

    薛无敌很高兴,从他脸上的笑容就能看的出来,他拍了拍刘仁义的肩膀,说道:“刘兄弟,这乳猪味道不错,可惜个头太小,下次再吃饭,备上一只草原人传过来的烤羊,那样吃着才带劲。”

    薛无敌很豪爽,无论吃饭,说话,做事。

    江湖上有着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做事或许不那么豪爽,但是他们都喜欢跟豪爽的人打交道,所以薛无敌的朋友很多。

    刘仁义了解这一点,笑了一声,说道:“一定,别说下次,薛兄想吃的话,一会儿就让厨子给你上上来,只是在下心中有一个疑惑,这疑惑若是解不开,即便那烤羊再好吃一百倍,怕是也没有心情吃饭。”

    薛无敌说道:“刘兄有话就说。”

    刘仁义道:“听说薛兄要将女儿嫁给我?”

    薛无敌点头,“正是如此。”

    刘仁义眯起眼睛说道:“不知薛兄此举何意?”

    薛无敌瞥了他一眼,有些意外的说道:“你这个人是不是傻,我女儿是方圆几百里内有名的美人,又比你年轻的多,嫁给你是你的福分,怎么,你还怕吃亏不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