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铁拳无敌

作者:罗大王 |字数:78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急于成功,适得其反,所以有时候,吃点亏反而是好事,人们常说,吃亏是福,也正是这个道理。

    这个道理,刘仁义岂非也非常明白?

    他当然明白,只是,眼前这事他可不敢轻易尝试。

    当然不是因为不知道这薛无敌的女儿是否漂亮,他和其他男人一样,都喜欢漂亮的女人,但是若非要他一把年纪再娶一个老婆,那么老婆丑一点,他也可以接受。

    但有两点他不能接受。

    这件事薛无敌没有跟他商量,就自作主张的将此事宣扬了出去,他薛无敌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不给他面子!不把他放在眼里!

    另一点,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薛无敌为什么要突然做出这样一件事。

    他很清楚,薛无敌这人虽看着粗犷,但是粗中有细,不说足智多谋,但也极为难缠。

    薛无敌既然做出这个决定,那么必有所图。

    刘仁义心里咯噔一声,忽然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拒绝,因为传闻中,薛无敌对于自己那个独生的女儿很是看重,又怎么会把她无缘无故许给别人?

    或许他本身就料到刘仁义会拒绝,才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

    若是如此,那薛无敌这个人还真是奇怪。

    刘仁义觉得自己有了把握,说道:“吃亏不敢,只是令千金正值青春年少,薛兄又为何非要将她许给在下,这让某家着实困惑。”

    “为什么?”薛无敌瞪了他一眼,说道:“因为你是这方圆三百里中,真正的英雄好汉!”

    英雄好汉。

    这芸芸众生,又有几个人称得上是英雄好汉?

    刘仁义很高兴,即便知道薛无敌这不过是奉承的话,他依然很高兴,只因为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得到薛无敌的奉承?

    这本身就是一种肯定。

    刘仁义说道:“呵呵,薛兄过誉了,刘某愧不敢当,只是怕今后的日子里,委屈了令千金!”

    这酒楼里本就不止一两个人。

    就算是三楼上面,两人吃酒的这个独间里面,也不止他们两个人。

    每个人听到这句话,都是面色古怪,双目圆睁,他们事先都不认为刘仁义会答应这门亲事,可现在听刘仁义的话,好像他自己似乎也并不是很反对。

    刘仁义的背后站着足足六名得意的弟子,武功都不弱,在这大城之中也算是一号人物,即便平日里总是独来独往的薛无敌,身边也会有那么几个人。

    就像现在,他的背后也站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生的虎背熊腰,极为壮实,是那种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跑马的好汉,可是现在这样的三个人聚在一起,却只是为了帮薛无敌提枪。

    薛无敌的枪很重,长有一丈,通体漆黑,常人别说用,就连拿都拿不动。

    据说就算是薛无敌自己,手中拿着这杆枪,也只能刺出十三招,这十三招就是他武功中的精华所在,即便刘仁义再如何看不起薛无敌,也不得不承认,薛无敌如果真的能刺出十三枪,那么自己一定接不住。

    但是他也并不担心,因为这世上绝大多数的江湖人,都是名头比本事大,例外的那几个人,自己也没那么倒霉恰好就撞上了。

    薛无敌说道:“所以,你是应了这门亲事?”

    刘仁义举杯笑道:“我为什么要拒绝?我怎么会拒绝?”

    薛无敌的眼色变了,不过却不像刘仁义想的那般,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样的话,今后我就是你的岳丈,你就是我的女婿了啊。”

    这话实在诛心,因为刘仁义的年纪,甚至比薛无敌还要大上个五六岁。

    可刘仁义大笑,说道:“岳父大人好!”

    他竟一点儿都不觉得羞愧!

    也对,这个世界上,若不是不要脸,他哪能获得今日的地位和名声?

    薛无敌也笑了,不过他没有举起酒杯,他举起了酒坛,往身前一放,手腕儿一翻,酒坛整个翻转过来,透明的酒液在空中连成一线,滑落口中。

    作罢。

    薛无敌擦了擦嘴角的酒水,看着眼前的刘仁义,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女儿嫁给你?”

    刘仁义的脸上带着笑,可心中实在没那么从容,因为在他看来,薛无敌本不应该这么痛快就答应的。眼前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自己之前想错了,棋差一招,再想怎么补救都晚了。

    现在他该怎么办?

    刘仁义决心以不变应万变。他说道:“薛兄方才不是说,因为在这三百里内,在下还算是个英雄好汉?”

    听了这话,薛无敌嗤笑一声,摆了摆手,轻飘飘的吐出了两个字:“放屁。”

    他接着说道:“这话你都信,那么你的脑子一定被驴踢了,不过若要我告诉你真正的原因也行,且附耳过来。”

    薛无敌的表现和刚才完相同,似乎是酒的缘故,他的人似乎也已经醉了。

    听了他的醉话,刘仁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很正常,任谁的面子被人这样扔在地上踩几脚,都会生气的。

    可恰恰相反的是,刘仁义的脸色虽然难看,但是他的心里却很高兴,脸上的表情和心中所想完不同,这种本事可比武功还要难练得多,他也是花了很多年才练成。

    他把耳朵贴了过去,薛无敌也把嘴巴凑了过来。

    他说了什么呢?

    声音太小,除了刘仁义之外,没人听得见,好在人们虽听不见,但是看得见。

    薛无敌的话一说完,刘仁义的脸色就变了,变得纸一般苍白,毫无血色,像是忽然经历了某种极大的恐惧。

    刘仁义立刻起身,他似乎马上就要走,薛无敌没有拦他,但是他依然没有走成。

    因为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披着黑袍的人,虽然黑袍遮着,看不清脸,刘仁义依然在第一时间猜出了他的身份,下意识的就停住身形,咽了一口口水。

    他实在想不清楚,楚寒这个齐天宗的弟子,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又如何会与薛无敌这个江湖草莽有了瓜葛。

    现在也容不得他多想,他脸上强自挤出一点笑容,说道:“阁下来这里做什么?”

    楚寒道:“怎么,我不能来?”

    刘仁义道:“当然能来,客栈开门做生意,来者皆是客,客人来此,在下更应尽地主之谊,来,我敬你一杯!”

    说着,他竟真亲自倒了一杯酒,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呈在楚寒面前。

    楚寒也有些意外,他同样是想不出,眼前这个卑躬屈膝的家伙,是如何养出刘萌萌那样倔强霸道的女子。

    也许他有两张脸,在楚寒面前露出的是一张脸,在刘萌萌面前露出的又是另一张。

    在场的人,除了薛无敌之外,都十分吃惊,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竟然敢对刘仁义无礼,而刘仁义,竟然会表现出这种态度。

    楚寒接过酒,一饮而尽。

    “好酒。”他随手一抛,酒杯又稳稳当当的落回了桌子上,他说道:“我来这就是想问一下,你那天拦住我的路,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

    无外乎江湖恩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楚寒十分清楚,也懒得理会。

    可刘仁义不行,薛无敌出名的是他的铁枪,而刘仁义出名的是他的拳头。

    仁义无双,铁拳无敌。

    可是他不觉得自己的拳头能敌得过那把刀,那把鬼神一样的刀。

    不对!他没有带刀!

    发现了这一点,刘仁义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他在想,这是一个机会吗?

    这当然是一个机会,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带刀,但是即便再如何厉害的高手,尤其是使剑使刀的那些人物,趁手的兵器不在身边,一身武功几乎要去掉大半。

    一个刀客,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会怎么办?

    拔刀。

    只有拔刀。

    刀出人死。

    即便刀客的身上没有带着刀,他依然可能会去拔刀,因为这是习惯,这种习惯很好,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他的敌人。

    刘仁义说道:“那日听我女儿说了城外酒肆中发生的事情,在下深感教子无方,特地在大路上等候阁下,只希望能够亲自赔礼道歉。”

    说着,他又拱手作揖。

    见他这个样子,即便是再不讲道理的人都该无话可说了,所以楚寒也点了点头。

    在他点头的一瞬间,刘仁义就出手了,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就是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朝着楚寒的脸就打了过去。

    铁拳无敌刘仁义,他这一拳,连大理石都能打碎,更何况是人的脑袋?

    先前还畏首畏尾,恭敬犹如鹌鹑的刘仁义,为何会突然出手,这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想不明白的,不过,他们都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即便是薛无敌,眉宇间也浮上了一丝凝重。

    碎的不是楚寒的脑袋,而是刘仁义的拳头。

    几乎是同一时刻,楚寒也出手了,在那一瞬间,薛无敌隐约看见他出了两拳,一拳打在刘仁义的铁拳上,反手又是一拳,猛击他的小腹。

    刘仁义如同虾米一般缩成了一团,头顶直冒冷汗,过了老半天,才从这剧烈的痛楚中缓过劲儿来,慢慢从地上爬起,脸色苍白,面如死灰。

    他的右手无力垂下,无根指头都变了形,在空中隐隐的颤抖,只要瞧上一眼,任谁都看得出,这铁拳已经废掉了。

    楚寒说道:“所以,这就是你赔礼道歉的方式?”

    刘仁义咬了咬牙,说道:“刘某可以死,但请你放过我的妻儿。”

    “你总算还是个男人。”

    刘仁义笑了一声,说道:“不愧是你,枉我先前还自作聪明,以为找到了机会,这才发现,你这样的高手,即便不用刀,也不是我可以触及的。”

    听了这话,楚寒不置可否。

    他这样的高手,他若算是高手,那齐天宗上的那些人物呢?苏淼呢?苏妙人呢?以楚寒现在的武功,难道就能和他们作对?

    绝不行!

    他说道:“可我为什么要放过你的妻儿?”

    刘仁义脸色再变,他忽然抬起头,睁大眼睛瞪着楚寒,有些激动的说道:“祸不及妻儿,这是江湖道义!”

    江湖道义?

    且不说你跟一个魔头讲江湖道义是多么可笑,就单是看你刚才趁人不备的偷袭,又哪里讲过半点儿江湖道义。

    即便是刘仁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也不是那么足了。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人在江湖,讲些江湖道义倒也无妨。”

    刘仁义紧闭着嘴唇,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楚寒,他实在想不通,眼前这个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楚寒说道:“先前你请我喝了酒。”

    刘仁义立刻说道:“你要想喝酒,我把这整个玲珑阁的酒都买下来,任你喝个够!”

    楚寒笑了笑,说道:“刘老板倒是大气,酒我已经喝过了,只不过还没有吃饭。”

    吃饭?

    刘仁义一怔,心道你特么搞出这么多事,差点儿没把老子给吓死,难道就是为了吃一顿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