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动手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师弟?

    他竟然叫楚寒师弟。

    听了这话,楚寒瞳孔微缩,冷声说道:“你是宗门里的人?”

    他没有想到,已经走了这么远,竟然还能遇到齐天宗里的人。

    薛无敌笑了笑,说道:“算是吧,这有什么奇怪的呢?齐天宗,就是整个天南的天,只要你还在这片土地上,那就是在齐天宗的下面,不过我本不想管你的,毕竟这件事情实在太过麻烦,可是宗门既然把事情交代了下来,我不来也不行了。”

    听了这话,楚寒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说道:“宗门让你来做什么?杀了我?”

    薛无敌摆了摆手,说道:“那怎么可能,虽说你确实让宗门蒙羞,但毕竟还是我齐天宗的弟子,若是就直接这样杀了你,别说宗门,就算是我们这些弟子,都会感到寒心的啊。”

    楚寒道:“所以?”

    薛无敌道:“宗门里让我给你带个话,在外做事,尽量收敛一些。”

    楚寒道:“知道了。”

    薛无敌道:“光知道可不行,还要去做,所以,月的事情,就当是一个警告,下不为例,否则的话,你失去的可就不止是一个萍水相逢的瞎子了。”

    楚寒微微皱眉。

    空气中激荡着一股深邃的寒意,杀气几乎凝成实质。

    薛无敌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见过不少杀人如麻的魔头,可这仅凭杀气,就让他几乎能在空气中闻到血腥味儿儿的,绝对仅此一个。

    楚寒说道:“我再说一次,月在哪里。”

    薛无敌说道:“还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师弟啊,怎么,我调查过了,你和那个女人只是萍水相逢,她虽然救过你的命,但是,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吧。”

    没什么关系?

    有关系吗?

    楚寒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他只是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一边,然后站回原地,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薛无敌。

    没有看他手中的枪,只是盯着他的眼睛。

    薛无敌提了提手中的枪,说道:“听说你是肖无义的师弟,不知道本事可有他的一半?”

    楚寒没有说话。

    薛无敌眉头一皱.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马蹄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道:“看来需要替你师父来教训教训你了。”

    两个人相对而立,谁都没有动,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好似人在伤心地哭泣。

    他们现在没有动,只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一旦有一人被另一人抓住机会,平静瞬间就会被打破,暴风雨立刻就会降临。

    那么谁会先找到机会呢?

    是薛无敌。

    刘仁义的看法很正确,楚寒的手中没有刀,就如同一个拳师没了拳头,老虎没了牙齿,威慑力自然下降了一半。

    楚寒自然知道这一点,但是现在没有办法。

    薛无敌绝不是刘仁义那种货色可以比的,那杆极重的大枪,单单只是迎面刺过来,强烈的劲风就已激荡起院中的枯叶。

    空气从枪颈上的环扣中钻入,流出之后,啸声仿佛虎狼。

    楚寒额前的碎发被风撩开,电光火石,只在一瞬之间!

    可一瞬间已经足够。

    楚寒双手越过枪尖,同样抓住了枪杆儿,被那股巨力推着在地上后退了足有一丈,才将将停住。

    虎狼之声渐渐平息。

    血。

    猩红的血液一滴滴砸在地上,落在尘埃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这一枪虽被他挡住,但依然划破了他的肋下。

    薛无敌面色凝重,沉声说道:“竟然能接住我的毒龙枪,魔头楚寒,果然名不虚传,可是,你这内力,怎么如此深厚。”

    楚寒咳嗽一声,有鲜血从嘴角溢出。

    他咬着牙,沉声说道:“今日,月活你活,月死你死。”

    薛无敌笑了笑,说道:“你这话说反了吧。”

    说着,他竟然松开了双手,将自己的那杆枪完送到了楚寒的手中,自己反而展开双臂,空门大开。

    他的眸子闪着兴奋,说道:“应该是我死月便死才对,来啊,你不是要动手吗?用你手中的那杆枪,杀了我啊!”

    楚寒眉头一皱,双眼中满是厌烦。

    可就在这个时候,薛无敌就出手了,用他的拳头,这是致命的一击,一拳捣向楚寒的面门。

    能使那样的一杆枪,他的力气自然也不会小,他的内力自然也强的惊人,如此力一拳,若是实打实的挨着,可以说必死无疑。

    但是他本来是用枪的,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武器交到敌人的手中,反而用拳头来对敌呢?

    这也是他的算计。

    楚寒手中此时拿了一杆一丈长,几百斤重的铁枪,

    他用的本来是刀,从刀柄到刀尖,不过三尺长,几斤重。

    而这杆枪单是前面的枪锋就有两尺三寸。

    用枪和用刀,根本就是完不同的两回事,你可以在一年的时间里,把刀法练得炉火纯青,但是练枪,如果没有十年的功夫,根本连入门都称不上。

    他手中有了这杆枪,就像是要铁匠用画笔打铁,书生用铁锤作画,有了还不如没有的好。

    可是他还是用了这一杆枪,也许是因为薛无敌先前言语中的暗示,也许是空手的无奈,都让他紧紧的握住了枪杆。

    月的失踪,似乎已经让他完失去了往日在战斗中的那股冷静,没有办法,他甚至连杀死敌人都不可以,薛无敌说的很对,他死了,楚寒或许就再也找不到月了。

    就在他挥动枪杆的那一瞬间,薛无敌的拳风已经迎面扑来。

    沙包大的拳头上笼罩着一层浑厚的内力,瞬间贴到身前,一丈长的铁枪握在手里,根本无法施展。

    拳动如雷,眨眼间已经贴上了楚寒的鼻尖。

    忽然,楚寒的手一抖,只听嗡的一声,铁枪忽然断作两截,被他的内力震断成了两截!

    枪身断裂,还余三尺长的枪杆握在手中,向上挑起。

    薛无敌的拳头几乎已经打在了楚寒的脸上,这一拳,绝对可以把楚寒的脑袋打碎。

    每一步,他几乎都已经算到。

    只可惜,他没有算到楚寒这一手。

    不知楚寒是怎么做到的,他手中的枪杆明明在薛无敌之后出手,可是却后发先至,直接刺入了薛无敌的肩膀。

    顿时,薛无敌觉得自己右臂已经没有了力气,紧接着,枪杆一震,他立刻又感觉到一种奇异的震动从剑身传入他的手,他的臂,他的肩,他的身上下每一个角落。

    那种震动是内力。

    磅礴如海的内力涌入体内,带着火炭一样的灼烫,直接震碎了他浑身上下所有打通的筋脉!

    如此一来,他已经是一个废人。

    可他还没有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