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失而复得

作者:罗大王 |字数:541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欺骗总不是件好事。

    枯树下,两人对视许久,夜色已至,明月高悬如镜。

    薛无敌说道:“城外往东一里有一片荒地,荒地上有棵枯树,树下有个石台,她就在那里,我没有碰她分毫。”

    楚寒道:“谁在看着她?”

    薛无敌说道:“没有人。”

    “没有人?”楚寒微微皱眉。

    薛无敌解释道:“管你信不信,那里没有路,除了盗匪,也不会有人去,我拿走了她的盲棍,她哪里都去不了。”

    楚寒微微皱眉,说道:“若我没有找到她,就杀你家。”

    说完这句话,楚寒就一跃而起,从这院子中消失了。

    杀你家,这种威胁,薛无敌此生听过不知多少次,刚开始还会生气,愤怒,到了后来,也就不那么当回事儿了。毕竟大多数人,就真的只是说说。

    可是楚寒呢?

    薛无敌从没听过一个人如此认真的去威胁一个人,简单而又干脆的话语,可那句话说出来,就像是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他歇了一会儿,也勉强站起身,不顾那撕裂般的剧痛,一坡一坡的走出院子。

    楚寒此刻已经出城。

    他在往东飞奔,速度很快,面色冰寒。

    他腰间的伤口在流血,可他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

    月此刻怎么样?

    她是否还活着?

    她那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在这里遇到哪怕一个不怀好意的人物,都可能会发生无比可怕的事情。

    而如果月真的因为自己,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有个三长两短,楚寒至死都不能原谅自己。

    他已经走了两里地,荒地倒是一望无际,可是别说人,连一棵树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楚寒没有停。

    他依旧在往前走,只是速度越来越慢,心也越来越沉。

    银色的月光落在身上,就像刺骨的寒冰,冷到了极致,连路边的石头上都结了白色的霜。

    楚寒踱步走着,他的眼盯着前方,眸子中是滔天的怒火和杀意,以及,深深的痛苦和悲伤。

    他认为自己被骗了。

    薛无敌的胆子比他想的要大。

    因为他的疏忽,月消失了,他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件极为宝贵的东西,心底空落落的。

    他几乎茫然的走在荒野中,不知走了多远,他看见了一棵树,树下有个石台,石台边上缩着一个衣衫单薄,瑟瑟发抖的少女。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那白净的皮肤上似乎闪着光,极为痛苦又极为美丽。

    这个人不是月又是谁?

    楚寒忽然怔住了,只是看着前面的女子,自己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蠢货。

    他陷入了黑暗,复又看见点点星火。

    不对,不是星火,那是太阳,荒原中的太阳,黑暗中的太阳,寒风中的太阳。

    “有……有人在吗?”月似乎听到了脚步声,不过她仍然缩成一团,她几乎已经快冻僵了。

    楚寒道:“我在。”

    “寒?”

    “是我。”

    月笑了,伸出了自己的手,楚寒一把抓住,这双手冷的像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楚寒的手也是苍白,却无比的火热。

    可月的脸色依旧苍白,她说道:“寒,我好像,快死了。”

    好好的人,怎么会死?

    可月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她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只能感受到那只手中的火热,那种温暖,似乎要融入人的心里。

    楚寒道:“不,你不会死。”

    月道:“不会吗?”

    她的语气有些迷惘。

    可楚寒的语气却无比笃定,他说道:“我在这里,又怎么会让你死?”

    话一说完,他便一把擒住月纤细的手腕儿,一股精纯绵柔的内力一点点的传入了月的体内,他如饥渴的色鬼一般,用手指一点点的划过月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可他的神情又是无比认真,让人不敢丝毫多想。

    月很害羞。

    她很坚强,但她本来就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子。

    虽然动不了,但是她仍能隐约感觉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这种感觉,很舒服,像是浴火重生,虽然仍旧很冷,但是世间的一切又仿佛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洗精伐髓。

    楚寒耗费了几乎十年的功力来为她洗精伐髓,确保她不会随时死去之后,仍不敢放松,一掌将一旁大腿粗细的枯树懒腰打断,随即手掌间生出一股燥热的意味,转瞬间,竟凭空燃起了一蓬火焰!

    黑暗中,荒原里,有一团温暖的火在燃烧。

    过了一会儿,月带着红彤彤的小脸,轻声说道:“好暖和。”

    楚寒点头,说道:“等再暖和一点,我就带你回去,我找到了吃的,不过现在估计已经冷了。”

    月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有东西吃,就已经让人很高兴了。”

    楚寒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他说道:“谁把你带到这里的。”

    月说道:“一个小姑娘,她突然来到院子里,说什么你在外面出了事,被人打了,然后就拉着我往外走,可是一出门,我就没有意识了,等我再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楚寒道:“你不认识她?”

    月摇了摇头,说道:“那人身上很香,用的是上好的香粉和胭脂,那种味道我只在城里聚香阁闻到过一次,能用这种香粉的姑娘,非富即贵,我只是个洗衣服的,可不认识什么有钱人。”

    楚寒道:“在我看来,你比她们高贵的多。”

    月笑了一声,说道:“你别开玩笑。”

    楚寒有没有开玩笑?

    他很少开玩笑。

    他说话的时候都无比的认真。

    月亮最后升到冷清清的天空,白晃晃一片晶莹,如水的月色下,两个孤独的人依偎在篝火边取暖。

    第二天一大早,楚寒推开门,门外是手上缠着纱布的刘仁义还有两个小厮,他带着一个大箱子,箱子里装着一万两白银,说是来赔礼道歉。

    楚寒没有多想,收下了银子,然后关上了门。

    他的态度绝算不上好,但是刘仁义却松了一口气,对方既然肯收银子,那么自己的事情,自然也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院子里,月说道:“什么人啊?”

    楚寒道:“聪明人。”

    月笑了,她说道:“你们都是聪明人,似乎就我一个笨蛋。”

    楚寒道:“不,和你相比,我才是真正的蠢蛋。”

    月说道:“你要走了吗?”

    “暂时不走。”楚寒摇头,想了一下,立刻接着说道:“不过现在确实要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你在这里好好呆着,哪里都不要去。”

    月点头,笑道:“放心,我在这里等你。”

    “嗯。”

    又看了一眼月,楚寒便扛着那装有一万两雪花白银的箱子,走出了小巷,丝毫不在乎街上路人惊愕的目光,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