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第三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53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这是一间极为考究的屋子,细雕青瓦的屋顶,龙虎鹤立的木廊,姹紫嫣红的花园,即便大门外那薛府的牌匾已经足够气派,只要没有进过这院子,那任你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薛无敌这样的一个粗人,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

    但是楚寒知道,薛无敌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粗人,他的粗犷只是他的掩饰。

    在知道薛无敌还在这,看到门外有两个齐天宗弟子的时候,楚寒就知道,薛无敌已经必死无疑。

    他是齐天宗的弟子。

    但是齐天宗已经放弃了他。

    不然的话,在这段时间里,他完可以逃命,但是他逃不了,因为他根本走不出这个院子,因为齐天宗根本不允许他逃命。

    可是楚寒仍旧不敢丝毫放松,相反,他愈发的谨慎。

    面对薛无敌一个废人,他的谨慎甚至已经超过了面对大门前两位洗髓境的内门师兄。

    原因就在于这院子。

    院子虽典雅华贵让人吃惊,其实并无太多出奇的地方,但是走在其中,楚寒身体中的杀气却是渐渐平复,慢慢的,竟然再也提不起一丝杀人的念头。

    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楚寒不这么认为。

    眼前的情况无比危险,他是来杀人的,可是没有杀气,没有杀心的他,究竟还能不能杀的了人?

    楚寒没有后退一步,他依旧在前进,而且速度并没有丝毫的减慢,闲庭信步一般,似乎在欣赏花园中的景色。

    挟着春的气息的南风,吹着他散乱的头发;报春的燕子往来逡巡,空中充满了他们呢喃的繁音。

    新生的绿草,笑迷迷地软瘫在地上,像是正和低着头的蒲公英的小黄花在绵绵情话。

    楚寒抬起刀,轻轻挥下,斩断一截柳枝捏在指间。

    四处都是生命的气息,可楚寒却敏锐的在其中嗅到一股死亡的意味。

    谁将会死去?

    是自己还是薛无敌?

    可他的杀心仍旧没有回来,他只有继续向前,不断挥刀,将这花园的美丽斩的七零八落,像是以此来向世人宣告,自己依旧强大,不容冒犯。

    可慢慢的,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感受到了一股异常冰冷的杀气,如毒蛇一般潜伏在周围,把这附近的一切部锁死。

    薛无敌已经是一个废人。

    即便不是,他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院子里还有别的什么人?

    楚寒右手提刀,继续前进,呼吸的方式,脚步的频率,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他开口说道:“薛无敌,出来,我来取你性命。”

    没有人理会他。

    无惮的风的呼叫,各种叶子从树梢飘落在空中撞击和掉下的声响交杂在一起。

    慢慢的,花园已经到了尽头。

    眼前出现了一张深红色的太师椅,椅子上坐着一个人,那人低着头,不过很容易就认得出,他就是薛无敌。

    他已经死了。

    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前后透亮的洞,鲜血早已干涸,看来,他死了有一会儿了。

    是谁干的?

    楚寒正思索,风声忽起!

    劲风中,一根铁箭呼啸而至,又猛又急,让人根本无法反应。

    只听叮的一声,刀光一闪,铁箭就于空中断成两截。

    楚寒的杀气减弱,但是他的刀依旧又快又准,几乎在斩断铁箭的同一刻,他整个人就动了起来,侧身闯进花丛,向着铁箭来时的方向冲去。

    可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弓弩绑在树上,通过一根细绳在远处控制,等楚寒到那里,估计人早就没了。

    他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这只是小事,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因为这点事就乱了分寸。

    他中毒了。

    伸手在手臂上一抹,几根毒针顿时浮现在掌心,在太阳下面闪着银光,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

    毒针这种东西,太细,太软,还容易折断,实在不适合做暗器,除却江湖上那声名赫赫却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暴雨梨花针霸道异常,真没听说过有哪种成名暗器是以毒针成名的。

    这针也一样,不是由人的手发出,而是隐藏在花丛中,一动不动,反而是他自己主动迎上去,这才被针刺伤。

    对方竟然已经完预判了他的行动。

    楚寒吃了两颗解毒丸,原地坐下,开始调息。

    他终于停下,中了毒,再继续活动,加速血液循环,纯粹就是找死。

    而且眼前这个人,如果真的想杀他,这毒药绝对也恐怖的吓人。

    一刻,两刻,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楚寒依旧没动,风吹过,抚落他的兜帽。他的脸色苍白,嘴唇乌青,看起来已经中毒极深。

    “齐天宗的解毒丸果然厉害,否则的话,你本应该已经死了的。”

    这个人终于走了出来!

    此人戴着斗笠,黑纱遮面,看不清面容,只知道是中人身姿,持一竹棍模样的古怪兵器。

    华哥儿。

    是他!

    他走了出来,楚寒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睁开眼睛,他依旧坐在那里,像是太师椅上的薛无敌。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没有死。

    华哥儿知道他没有死,他已经说过了他没有死,他看人一向很准,尤其是在分辨活人和死人的时候。

    可华哥儿知道,眼前这个叫楚寒的男人很快就要死了。

    他盯上的人一定会死。

    看着楚寒,华哥皱了皱眉。

    楚寒的手中依旧握着刀,那苍白的手,那漆黑的刀。

    他也握住了手中的竹棍。

    竹棍前端的铁尖闪烁着寒光。

    华哥儿知道,自己这一出手,必然要有人死去,只是不知道,死的人是楚寒还是自己。

    他算错了。

    眼前这个家伙或许还有着还手之力!

    虽然这几乎不可能,他知道自己所用的毒药,寻常高手,自己只需知道他中了毒,只需等上一时半刻,连出手都不需要出手,敌人就已命归黄泉。

    可华哥儿偏偏知道,楚寒一定还有还手之力。

    虽然说不通,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即便如此,他仍旧不能收手。

    高手过招,就在一念之间,靠的是分毫必争,气势尤为重要。

    自己一旦收手,再想要找到出手的机会,难上加难,甚至于,自己今日一旦退走,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再对楚寒出手。

    猎物就在那里,分明已经落入陷阱,可是转眼之间,就有可能成为猎手。

    时间慢慢过去,剑拔弩张,两人皆已神贯注,浑身绷紧!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呦呵,那边那个,愣在那干嘛?手里拿着根竹竿,是要去钓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