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情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三分三意三心散。

    这又是什么毒药?

    王二狗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嘀咕说道:“好长的名字,看来做这毒药的一定是一个有闲情逸致的老夫子。”

    老夫子?

    也对,楚寒想了想,觉得楼公子年轻的时候或许真的风流无尽,但现在看来,可不就是一个在街边摆摊卖刀,颇有闲情的老人家?

    他笑道:“只是这老夫子的毒药,不知何时到了这杀手华哥儿的手中。”

    王二狗切了一声,不屑的说道:“花钱买的呗。”

    楚寒摇头说道:“不,楼公子不是缺钱的人。”

    “那又怎么了?”王二狗说道:“或偷或抢,只要他想拿,办法总是有的。”

    听了这话,楚寒也点头,说道:“也许,可能是他偷的,可能是他抢的,但也可能,是楼公子自己给他的。”

    “楼公子?”王二狗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听起来就不像是一个让人喜欢的主。”

    楚寒道:“对了,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二狗还没说话,翟贞就跳了出来,说道:“楚大哥,我们是来找你的啊。”

    原来自楚寒逃入森林,遭各路高手围杀之后,王二狗和翟贞两人就一直追寻着他的脚步,希望能助他一臂之力。刚开始还有些着急,可后来听闻楚寒在森林中大开杀戒,打的各路高手溃逃之后,也是不再担心,就一边儿打听消息,一边游山玩水,杀些盗匪恶霸,日子也算过得逍遥自在。

    楚寒伸手朝着王二狗一甩,道:“去买点儿吃的,待会儿去五里巷子最后一间找我。”

    王二狗接过沉甸甸的银子,笑道:“兄弟你还是那么大度,得,小贞,我们去买点好酒好菜,一会儿我要跟楚兄弟好好地喝一杯。”

    朋友之间相见,有时候一杯酒就够了。

    楚寒回到了巷子里,推开那扇木门,看见月原原本本的坐在那里,他也松了一口气。

    月道:“是你回来了吗?”

    楚寒点头道:“是我。”

    月脸上原本的那一抹担忧之色此时也消失了,她说道:“回来了就好。”

    楚寒道:“待会儿我有两个朋友过来做客,你不用在意,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月听了这话,一怔,随即有些着急的说道:“你的朋友?可是我还没有烧菜,这可怎么办,有些来不及了,我得赶紧。”

    楚寒赶忙拦住了她,轻声说道:“你就好好歇着吧,我已经把银子给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买点儿吃的一并带回来,我们只等着就好。”

    “哦。”月复又坐下,小手一直抓住楚寒的袖子。她笑着说道:“我刚才就很担心,总觉得你这一出去,就会把我丢下,再也不回来一样,看来是我想多了。”

    月笑的时候,脸颊两侧带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看起来极为的可爱。

    一阵柔和的春风吹来,软绵绵的柳条轻飘飘地在院子里荡来荡去。

    这本是极为美好的时候。

    楚寒说道:“我总归要走的。”

    月的身子一震,头不自觉的低了下来,她说道:“是啊,你总归是要走的,这个地方,本就无法留住你这样的人。”

    即便是个呆子,也能听出月言语中的伤心,即便是个呆子,也能看出月对他的情谊。

    楚寒又怎会不知道?

    他又怎么忍心离去?

    可叹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无情无义的小人,到头来却发现,自己骨子里竟是个多情种子。

    可他能怎么办?

    他现在根本不可能留在这里,在他看来,自己留在这儿,就是害了她,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再因为自己而遭受苦难?

    他只有走,只有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他已经决定了,自己不仅要走,还要尽快的走,不能有丝毫的留恋。月或许会伤心,但她总归是一个坚强的女子,伤心一阵子过后,依然会勇敢的面对生活。

    她那么漂亮,以后一定也会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相依为命,而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客,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无论多么深邃的感情,在时间面前似乎也不堪一击,更何况自己才与他只认识几天。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一想到这一点,自己的心就阵阵绞痛?

    楚寒还是不懂,他简直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世间感情的深厚,本就不是时间这种东西能够左右的。

    楚寒正苦恼,这个时候,王二狗和翟贞两个人也走了进来。

    王二狗依旧锦衣佩剑,人模狗样儿,倒是翟贞原本一个漂亮纤细的小姑娘此刻手里拎着两个七八斤重的食盒,累的直喘粗气。

    楚寒连忙接过,说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王二狗摆了摆手,说道:“别提了,老子去买吃的,遇到一个只有一只左手的无赖,竟然敢找我的麻烦,让我给狠揍了一顿。”

    翟贞歇了一下,补充道:“听周围的人说,他好像还挺有名,似乎叫什么刘仁义。”

    刘仁义?

    楚寒一听是他,也只觉得活该,再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一旁的月慌了神,她说道:“刘仁义,那可是这城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你们得罪了他,还是赶紧跑路吧,否则的话,会有大麻烦的。”

    任谁都能看出她脸上的担忧和着急。

    王二狗看着月,正疑惑,说道:“这位是?”

    楚寒道:“这是月,我前面受了重伤,正是她救了我。”他复又转头对月柔声道:“你放心,我这兄弟本事大着呢,刘仁义虽在这一带猖狂,却也不敢找我们兄弟的麻烦。”

    月听了此话,也只好点头。

    王二狗看着二人,似有所思,面带笑容的对着月说道:“月姑娘,你放心,我这弟弟虽看着呆板,但是实际上,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刘仁义那种宵小,见了我们只能跪下磕头。”

    他这夸着夸着楚寒,就又顺其自然的连带自己都吹捧起来。

    倒是楚寒,他没有说话,只看着月的手。

    虽然已经落座,但是月的手却始终抓着他的衣角。

    月说道:“这菜闻着可真香,大家别光顾着说话,快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华哥儿不知在何处。

    但是他总会来。

    所以楚寒本不应该喝酒的,酒会降低他的反应和出手的速度,但是他仍喝了很多的酒。

    一是因为敬酒的人,而是因为身边的人。

    酒精会让人失去冷静,会让人做一些平时绝不会做的事,但是楚寒知道,自己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必然是无比冷静的。

    他复又睁开了眼睛。

    那只是个眨眼的瞬间,就让对面的王二狗心神一震。

    他觉得自己的这兄弟在一个眨眼的瞬间就变了,变得如他刚刚认识他一半,那样锋芒毕露,那样无人能挡。

    当一个男人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岂非要和平时远远不同?

    可王二狗也不在意,因为他相信,楚寒再怎么变,也还是他的兄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