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惊梦

作者:罗大王 |字数:70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寒天,夕阳,古道。

    晚霞中,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走着,包铁的车轮碾在地上,发出骨碌骨碌的响声,像是乌鸦在嚎叫,或许是马儿闲散的步子引得主人有些不快,亦或是那主人单纯觉得无聊,所以一扬鞭就抽在了马屁股上面,惹得马儿吃痛嘶叫狂奔,车内女眷惊叫埋怨。

    但赶车的这位剑客也不恼火胆怯,反而哈哈大笑,说道:“小贞,你好好陪弟妹说话,这赶车的活计,然放心交给我!”

    “呵呵。”车里的翟贞掀开车帘,说道:“你不赶车谁赶车,本来就是你们男人干的活,难不成还想推给我不成?”

    “是是是。”王二狗一边称是,一边向一旁坐着的楚寒使了个眼色。

    楚寒顿时心领神会,腰间取下酒葫芦递了过去,笑道:“几日不见,你剑法又突飞猛进,再假以时日,只怕以我的武功,已经完不能和你相提并论。”

    王二狗听了大笑,又连喝了几大口酒,说道:“我们兄弟,还在乎这种事情?以后我武功好便我罩着你,你武功好就你罩着我,况且我剑法虽浅薄,眼光却还在,兄弟你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若真的拼死搏杀,我万万不是你的对手。”

    翟贞又插话,说道:“你们俩就别互相吹捧了,先说说,咱们这到底是要去哪?”

    楚寒道:“楼外楼。”

    王二狗疑惑道:“就是那个楼公子的地方?”

    楚寒点头,说道:“正是。”

    王二狗道:“就算你想报仇,华哥儿那家伙绝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那个地方等着你去找他。”

    楚寒道:“我不是去报仇,我去找楼公子,只是想让他帮忙安顿一下月。”

    车厢里的月听了这话,微微低头,弯新月一样的眉毛拧在一起,谁也没有看到。

    她没有说话。

    但是她觉得难过,一路走来,自己无法给楚寒任何的帮助,反而处处拖累,成了他的一个包袱。

    但是她不能说。

    因为她知道,她一旦说出来,楚寒会更加难受,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绝不会害怕这点麻烦。

    她只有努力让自己尽量不再给楚寒多添麻烦了。

    王二狗皱眉思索,忽然说道:“我觉得不妥,之前那刺客用楼公子的解药对付你,他们二人之间,必然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你又怎么知道,楼公子和那刺客不是一伙的?”

    楚寒摇头道:“他不会。”

    他的语气异常的坚定,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他不会,便让任何人都很难再质疑他的想法。

    王二狗说道:“你很信任他?”

    楚寒道:“相信我,当你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之后,你就很难再怀疑他。”

    王二狗叹了口气,说道:“这样的话,那你更要小心些了,信任这种东西,似乎本来就是为了背叛而生的,你越是信任一个人,有时候往往他就越会背叛你。”

    “歪理邪说。”

    楚寒抬头,建绵起伏的云宛如浮动在海上的冰山,波澜壮阔,却又让人十分放松,不给人丝毫压抑的感觉。

    他接着说道:“照你这样说,我也不该相信你,你也不该相信我,可如果那样,我们又怎会如此同乘一辆车,同饮一壶酒?”

    王二狗摇头,说道:“世间那些凡俗之人,又哪里能和我们兄弟二人相提并论。”

    他语气中尽是不屑。

    楚寒笑了,他说道:“你这个土鳖,你不俗,还有比你更俗的吗?”

    王二狗急了,从马车上跳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土鳖?你看看,我身上穿的,上好的蜀锦缎子,腰上捆的,应白玉古董腰带,脚上踩得也是十两银子一双的牛皮底朝天靴,再看看你,跟我比,你简直土到姥姥家去了。”

    楚寒道:“是是是,你说得对。”

    王二狗看他这散漫的态度,指着他的鼻子喊道:“姓楚的,你是不是想打架!你以为老子真怕你,下车,一对一,单挑!”

    楚寒还没答话,翟贞就喊了起来,说道:“你给我坐下,好好赶车,车都快被你弄翻了!”

    王二狗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不会武功,年纪小,脾气大的翟大小姐一发火,他就立刻蔫了,嘟囔了两句,说什么不是老子怕你,是不想在你女人面前让你落了面子,便坐下来继续赶车。

    这世间万事万物,相生相克,真是分外奇妙有趣。

    楚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平时冷静,是因为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如今这短暂的,看似安逸的生活,他竟然也很快适应了。

    这岂非就是他想过的日子?

    为什么要去找楼公子?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竟真的有些心动。

    夜色渐深。

    黑夜。

    残月。

    马车停在路边,月和翟贞窝在马车的被窝里睡了,王二狗也裹着一层薄被,躺在马车顶上打着呼噜。

    楚寒呢?

    他坐在地上,背倚着大树,手里拿着根树枝,轻微的拨动着眼前的火堆。

    夜很黑,火光很亮,闪动不停。

    刚开始时他还睁开眼睛,可是夜渐深,他也被困倦笼罩,慢慢阖上双眼。

    ……

    身前很黑,身后也很黑。

    楚寒趴在地上,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这又是哪?

    他只有往前走。

    不能说走,只能说爬。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过狭小,小到让人连直起身子都做不到。

    阴暗,潮湿,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狭窄的空间,膝盖上伤口传来的疼痛,黑暗中淅淅索索的响动。

    这一切加在一起,时间长了,足以把一个人逼疯。

    不过还好,爬了一会儿,前方总算出现了一点亮光,这亮光让楚寒松了口气。

    他继续往前爬,直到爬到了尽头,他才发现,这亮光,竟只是石墙上的一个小孔。

    他顺着小孔往外看,外面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具摆设,再往外,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夕阳的光辉开始时还有些刺眼,但逐渐被乌云遮掩。

    耳边铿锵的金属碰撞声逐渐平息。

    楚寒的动作也慢慢停住。

    院子里有什么?

    有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站在风中。

    坐在血里。

    站着的人手里提着剑,一身黑衣,身姿高大挺拔。

    坐着的人……是他的父亲。

    看着这一幕,楚寒的眉头慢慢凝结在一起。

    他很难受,痛苦的想要大吼,可是胸口很闷,像是被一块儿石头压住了,他的嘴巴张的老大,可是却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喊出来。

    血。

    只有血。

    血从他的嘴角,膝盖,掌心,慢慢的流了出来。

    一刹那,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暗,从茫茫的空间深处,从八极之外,推涌过来,似剑刀相击,山崩地裂。

    雷光,暴雨,转瞬即至。

    那黑衣的剑客似乎也吓了一跳,不知怎么的,竟然转头朝着楚寒的方向看了过来。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

    隔着昏暗无光的房间。

    隔着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

    楚寒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手捏住了,越捏越紧,他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的呼吸开始变得不畅!

    雷光。

    剑光。

    那一瞬间,楚寒只觉得,连那撼天动地的雷光都被这一缕剑光遮掩去了风采。

    也只有一瞬间。

    在楚寒看到剑光的那一刹那,铁剑已经将这青砖墙切开,连带着剖开了他的胸口,准确的刺穿了他的心脏。

    楚寒没有感到害怕。

    甚至连疼痛都没有。

    他只静静的看着那金色的剑,那模糊的,看不清样貌的脸,有些疑惑。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来到那黑衣人的手上。

    黑衣人的手很白,但看着绝算不上光滑水嫩,他的手掌宽大,但手指算不上修长。天知道为什么楚寒临死之前会如此认真的去看一个男人的手,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那手上握着剑。

    剑柄上绣着金色的蔷薇花。

    那金色略微暗沉,不算刺眼,但楚寒仍被惊醒了,他的心底终于泛起波澜。

    仇恨。

    如山如海般的仇恨从心头升起!

    你死我亡,仿若宿命!

    楚寒睁开了眼睛,眼前仍有火光闪动,但火势却小了不少。

    他轻微的喘着粗气,这才发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又是一个噩梦。

    你死我活,永不休止的噩梦。

    “你没事吧。”王二狗不知何时醒了,披着被子坐在车顶。

    楚寒摇头,说道:“我没事,天亮还早,你赶紧睡吧,我来守夜。”

    王二狗果真打了个哈欠,笑道:“守夜人也要偷个懒,赶了一天的路,你也早些休息。”

    “嗯。”楚寒点头。

    可是过了很久,直到王二狗的呼噜声再次响起,他仍旧睁着眼睛,没有丝毫的睡意。

    长夜。

    漫漫长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