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慈恩寺

作者:罗大王 |字数:611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世界很大,也存在着诸多巧合,但世上之事,往往也没有那么多巧合。白云锦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因为楚寒,一直以来,楚寒的行踪,她都了如指掌,就像是楚寒的影子,他到哪里,她就要跟到哪里。

    正如楚寒所说,他身边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危险,无论是已知的还是未知的。

    那么白云锦为什么要跟着楚寒呢?

    按她自己所说,她是爱上了楚寒,按照她姐姐的说法,她只是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玩具,她这般冷血无情的人,根本不会喜欢上这世界任何的一个人。

    也许她只是觉得有趣,毕竟这世间无聊无趣之人实在太多。

    白衣公子咳嗽了两声,吐了几大口水,这才觉得好受一些,只是浑身衣衫湿透,头发散乱,还缠着几根水草,模样实在是太过狼狈。

    他实在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但是即便如此,他仍旧很快冷静了下来。

    他走到白云锦身前,笑道:“谢天谢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白云锦说道:“公子怎么会这么想,落水的是你,我又怎么会有事?”

    白衣公子一怔,尴尬的笑了两声,说道:“这船太过不稳当,不坐也罢,走,我顾一辆马车,从旁边绕过去,顺便还能欣赏一下这开灵府的街景。”

    白云锦依然看着远方,她的心思也跟着到了远方,听着男子的话,她只轻轻说道:“可我偏要坐船。”

    白衣公子目光四下环绕一周,无奈说道:“乖,要坐船的话明天也可以,只是今日,这港口连半艘能载人的小船都找不到了。”

    没有船怎么坐船,白云锦又不是看不见,但是她偏偏要坐船,女人就是这样,总是让人猜不透。

    白云锦没有看他,说道:“你怎么那么没用,连一艘船都找不到?”

    感受着她言语中的那股冰冷意味,白衣公子的脸色也是变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路上,一直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白姑娘,如何会忽然露出这种态度。

    他不清楚。

    白衣公子直起腰杆儿,皱起眉头,说道:“姑娘怎么如此说话?”

    白云锦说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可不就是一个废物?”

    她常常骗人,但是对于那些被骗的对象,她也常常是温柔地,使得别人即便被骗也不会怪她,反而只会怪罪自己,认为她没有错。

    这些冷血伤人的话,平时她万万不会说的。

    她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船只,手里抓着白衣公子送给她的“传家金锁”,定情信物,稍一用力,金锁便化作碎片。

    一个柔弱的女子,一双白嫩纤细的手,只轻轻一捏就可以将金铁捏碎,看着这一幕,方才还在生气的白衣公子早已魂飞天外。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做梦,否则的话,又怎么会看到如此荒诞离奇的事情?

    白云锦终于偏头看他,勾起妖艳的唇,露出个美丽的笑容,那笑容的美丽温柔,即便是百花齐放也未必比得上,只是这笑容虽迷人,白衣的马公子却再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他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

    “你……你究竟是谁?”

    白云锦笑道:“公子怎么这么说话?前几日您还说要带着人家同游慈恩寺,泛舟湖上把酒言欢,怎么现在就假装不认识人?”

    马公子又疑惑了,他说道:“可……可是?”

    白云锦说道:“没什么可是的啦,我虽然知道,你说那么多甜言蜜语,花那么多心思,只不过是想把我骗到你后院儿阁楼的那张大床上去,但我其实也不怪你。”

    听了这话,马公子终于慌了,不过反倒忘记了害怕,急忙说道:“白姑娘,你说这话,可就是冤枉了在下了,我马家诗礼传家,到我这里已经十九代,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白云锦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疑惑地说道:“真的?”

    马公子拍着胸脯,颇为愤懑的说道:“自然是真的!真是没想到,相处这么长时间,在下对姑娘一片真心,姑娘竟然还如此不信任在下,既然如此,马某走了便是!”

    他真的会走吗?

    他当然不会走。

    此时他心里已在冷笑,这些没见过世面,没经过男人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住这些甜言蜜语?

    白云锦即便再如何与众不同,也是个女人,他自信,只需自己略施手段,便可手到擒来。

    白云锦说道:“你别走!”

    果然!

    马公子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可是表情依旧冷峻,一拂袖,转过身去,冷声说道:“到了现在,在下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心道,上钩了,女人果然就是女人,如果她留下自己,或许今晚就可以顺水推舟,把一切都解决。

    白云锦笑了笑,说道:“你虽然是个废物,但我想了想,似乎还是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马公子怔住了,白云锦说出的话和他想的完不同,她不应该哭着挽留自己吗?

    白云锦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笑道:“你虽有坏心思,但我若上了你的当,也怪不得你,只能怪我自己太蠢,但是很遗憾,我并不蠢,我有些事要你做,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去做事。”

    马公子低下头,看着那金锁的碎片,打了个冷战,忽然清醒了。

    然后他的双腿就开始打摆子,他想要转身逃跑,可是那一双腿,却偏偏钉子一般钉在地上,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白云锦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笑道:“你也不要害怕,人血太脏,我很少自己亲自动手杀人的。”

    说着,她拍了拍马公子的肩膀,附耳说了几句,莲步轻移,整个人便如鬼魅一般飘掠而出十几丈远,而这等景象,周围之人竟似没有一个注意到。

    这究竟是人是鬼?

    马公子已不敢再想,他只回忆着白云锦方才跟他说的话。

    楚寒?

    楚寒又是哪个王八蛋,竟然如此幸福,被这样的一个仙子般的人物盯上了,竟然如此倒霉,被这么一个妖魔给盯上了。

    无论仙子还是妖魔,总归都不是人。

    ……

    远处的灯光透过隐约的树影,隐去了一部分光芒,变得细细的,却好像有了灵气,宛如一双双美丽的眼睛窥视着河岸。

    仙子玉湖此时更幽深了,偌大的湖面,看不到一点儿动静。水面上起了雾,薄薄的雾把死一样寂静的湖水笼罩着,压着。本来生机勃勃的湖面让雾那么一盖,竟变的十分神秘,可怕。

    楚寒扶着月的手,回头看向那重重的迷雾,河对岸的一切都已看不清。

    “寒,怎么了?”

    楚寒回过神来,说道:“没怎么。”

    月说道:“越来越冷了。”

    正说着,她已打起了哆嗦,楚寒这才注意到,手里握着的那分柔软已经变得冷如寒冰,他这才一惊,发现月穿的其实并不多。

    转眼间,温热的内力如清泉一般缓缓的流入月的体内,那冰冷的手,终于也慢慢的温暖起来。

    月惊喜道:“好舒服,你好厉害,一下子就暖和了。”

    楚寒见她笑,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是我的错,没有想到,这开灵府晚上竟然这么冷。”

    月伸手掩住了他的嘴,柔声说道:“莫要再说,是我自己,冷了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又怎么怪得了你。”

    楚寒呵呵笑了两声,他发觉,只要月在身边,他总能发自内心的欢喜,他说道:“走吧,慈恩寺就在前面,只不过,没想到这慈恩寺的香火真这么鼎盛,大半夜的,寺门前依旧往来不绝。”

    月说道:“不急,我也不非要今天拜佛的。”

    她总是那么体贴,那么善解人意。

    楚寒道:“不,我们就要今天拜佛。”

    月疑惑道:“为什么?”

    楚寒道:“因为这么多分明不信佛,没有半点儿敬意的人都能进入寺中拜佛,你这个如此虔诚,如此漂亮的佛门信徒反而被挡在门外,这件事真要发生了,岂非连佛祖都看不下去?”

    月的脸红了,她啐了一声,娇羞道:“你又拿我打趣。”

    楚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走。”

    “嗯。”

    月看不见,即便有楚寒领着,走得也并不快,但是她自己却觉得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只因为她的心已经飞了起来。

    她这一生,从来没有如此快乐过。

    可是想到这里,她的心又骤然一紧,快乐的时光,岂非都是珍贵而短暂的?

    钟声又鸣响了……一声又一声,静谧而安详,即使在女人做新娘的那个好月份里,钟声里也总带有悠扬的味道。

    慈恩寺。

    楚寒也不知道为什么,越靠近这个地方,他的心里就越加的不安,但是他知道,无论前面有什么,自己都不会退缩的。

    他只有去面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