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报复田横,无耻小白脸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68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沈浪跑出去后,木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了两秒钟,然后继续吃造反。

    旁边一个侍女小婷道:“小姐,姑爷太睚眦必报了,只怕会损了我们伯爵府的名声。”

    她长得挺高,有些瘦削。

    这话一出,木兰停下了筷子,目光望向侍女小婷。

    她平常对下人们极好,所以这些侍女们也不是非常畏惧。

    而且这个小婷做事泼辣厉害,把木兰的生活照顾得妥妥帖帖的,算是众多侍女中的头目。

    一直以来,伯爵府的人见到他都讨好地喊一句小婷姐姐。

    见到木兰目光望来,侍女小婷道:“我说得没有错啊,我们伯爵府爱民如子,名声极好,姑爷如此孟浪只怕不是好事,别给我们伯爵府惹来麻烦。”

    木兰目光一寒,冷喝道:“来人,将她掌嘴十下。”

    顿时,一个嬷嬷走了进来,朝着那个瘦削高个的侍女小婷的脸上狠狠扇去。

    “啪啪啪啪……”

    小婷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姐竟然会打自己?

    紧接着脸蛋受痛,不由得叫出声来。

    整整扇了十个耳光,直接将她俊俏的面孔打得红肿不堪,鼻血都流了出来。

    旁边的人看得噤若寒蝉。

    小姐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有些时候是女们就算拿他开几句玩笑她也不是很在意的。

    木兰道:“你们给我记住了,姑爷就算是入赘也是你们的主人,以后再敢背后编排主人,就不是张嘴十下那么简单了。”

    而那个侍女小婷完呆了,平时小姐是何等宠爱她啊。

    木兰道:“将她赶出我的院子,送去绣房。”

    这个瘦削高个的侍女这才完慌了,下跪叩首道:“小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编排姑爷了,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被打十巴掌,只要没有破相就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被赶去绣房就惨了。

    在伯爵府的奴仆也是有上下之分的,在小姐身边就是人上人,去了绣房那边就是人下人,有着干不完的活。

    但不管她再求饶也是没有用的,几个嬷嬷直接将他拽了出去。

    ……

    “主人,姑爷沈浪前来敬茶。”金忠道。

    伯爵大人心情不错,昨夜沈浪表现出色,让他脸上有光。

    当然,王涟和莫野这两人比他依旧要出色很多很多。只不过沈浪之前传说是一个彻底的废物,但昨天那么一表现,感觉也没那么糟糕。

    这就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沈浪进来之后,恭恭敬敬给岳父岳母大人敬茶。

    伯爵大人道:“沈浪,你今日可有什么打算啊?”

    沈浪道:“父母含辛茹苦将我养大,今日我入赘伯爵府算是不孝。今日我想要回家好好陪陪二老,在他们膝前尽孝。”

    伯爵大人道:“百善孝为先,这是应该的,你去吧,也替我带两份礼物给你的父母。”

    “是。”沈浪道:“多谢岳父大人。”

    岳母大人雍容华贵,柔和大方道:“木兰作为儿媳本应该随着你一同去拜见父母的,但她每日都有军务在身,在这里我就替她向你道歉了。”

    沈浪道:“岳母大人言重了,小婿惶恐。”

    两个人都对昨夜的洞房花烛避而不谈,显然已经有所预料。

    沈浪告别后,伯爵夫人道:“我瞧这沈浪挺不错的,蛮稳重的。”

    半个时辰后,沈浪离开伯爵府。

    他本来想骑马的,但是太辛苦了,所以坐着马车,身后还有两个伯爵府的骑士护送。

    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

    这豪华马车不亚于现代地球的奔驰,还有两个武装骑兵护送。

    这架势,不亚于厅(级)(干)部啊。

    ……

    不过,沈浪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闯入了田横的黑衣帮内。

    “站住,这是民军千户所,谁敢擅闯?”

    黑衣帮总部是一个小城堡,挂着民军千户所的旗帜,见到沈浪的马车后,立刻弓弩相对。

    “冲进去。”沈浪道。

    伯爵府的那两个武装骑兵二话不说,直接纵马加速,猛地冲了过去。

    黑衣帮寨墙上的士兵就要引弓发射,旁边的人立刻阻止了他。

    “你疯了?你不想活,我还想要活呢,这可是伯爵府的骑兵。”

    那个弓手仔细一看,可不就是玄武伯爵府的旗帜吗?顿时魂都要吓飞了。

    他们名为民军,实则黑帮,要是敢对伯爵府的骑兵射箭,那就是自寻死路。

    “还不快去禀报帮主?”寨墙上的那个小头目下令道。

    顿时,一个帮众飞快朝里面奔跑而去,禀报田横。

    ……

    “哈哈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田横隔着老远就张开双臂,爽朗亲切道:“敢问伯爵府哪一位大驾光临,田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停!”

    沈浪叫停了车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慵懒道:“田帮主,别来无恙啊!”

    田横心中无奈,还真是你沈浪啊。

    真没想到啊,你昨夜刚刚入赘伯爵府,今日就迫不及待地来打脸。

    你沈浪这小人嘴脸也变得太快了啊,前两日何等恭敬啊,见到我田横如同老鼠见猫,今日却如此大刺刺。

    这等暴发户的本性,真是毫不掩饰啊。

    但是猛地压制心中的怒气,上前拱手,热情道:“沈公子别来无恙,有什么事情派一个下人来不就得了,还劳驾你亲自跑来一趟?”

    瞧田横这样子,两人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节,是好友一般。

    不过,这话沈浪听得就不高兴了。..

    田横竟然还是称呼你,而不是您?

    这啥意思?不把我伯爵府姑爷的身份放在眼里?

    田横道:“请,请沈公子进入用茶!”

    ……

    在田横装潢华丽的客厅内,沈浪慢悠悠地品茶。

    田横不屑,你沈浪一个破落户,久贫乍富,懂得品茶吗?

    当然,他脸上是丝毫不会表现出来的。

    田横道:“沈公子这次来,有何见教啊?”

    沈浪道:“我就是为了那一千金币的债务而来,我们做人就是要有债必偿,欠钱不还那是孙子。”

    田横哈哈大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借据。

    这就是当时沈浪咬破手指写的一千金币借据。

    田横轻轻一扯,就将这借据撕得粉碎,然后在烛火彻底烧毁。

    “什么一千金币的债务,我压根不知道啊,早就忘了。”田横摆了摆手道:“没有这回事啊!”

    这田横还够懂事的。

    一千金币的债务,就这么抹掉了。

    沈浪轻轻抿了一口茶,皱眉道:“田帮主,是你欠我一千金币啊,你怎么给忘了,还把借据毁了?这可怎么好,证据也没了,人家还以为我来你这里讹钱呢?”

    这话一出,田横呆了,口中的茶水几乎喷了出来。

    我日,我田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无耻的啊。

    你沈浪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可比我强多了啊!

    “怎么?田帮主这是不打算还了吗?”沈浪淡淡问道。

    “我还你大爷。”田横心中怒骂,恨不得抄起一把刀子将沈浪剁成肉泥。

    但是……他不能啊。

    深深吸一口气,田横换上笑脸道:“怎么会呢?别人欠我的钱可以不还,但是我欠别人的钱,一定要还!”

    “来人,去拿一千金币来。”

    片刻后,有人抱着一个小箱子过来,足足一千金币,五十几斤重。

    “沈公子,你点点。”田横道。

    还说你?连个您字都不说?

    沈浪道:“唉,大家都是熟人,利息就算了啊。”

    田横心中要气炸了,你这个混蛋,讹诈我一千金币不说,竟然还要利息?

    但很快田横又换上笑脸,道:“亲兄弟明算账,利息要给的,要给的。”

    然后,又拿出了一百金币当作利息。

    “沈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田横问道。

    沈浪道:“田十三呢?”

    田横道:“沈公子找他干嘛呢?”

    沈浪道:“他昨日去抓我父母,又口口声声要杀我家,我要将他双腿打折!”

    田横真的眼珠子都要炸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

    注:谢谢百味随心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