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沈浪帅瞎人眼!残忍感叹号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90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林老夫子就是一个谋士。

    在他眼中沈浪有急智,能出奇谋。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看穿棋局,能够知道敌人的下一步,下下步怎么走。

    这样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种谋士基本上只存在于书本之中,没有想到此时竟然见到了。

    虽然还没有被验证,但起码是半个了。

    真的……很牛逼啊。

    “我们和张翀之间,决定胜负之关键,就在于金山岛之争。”

    “失去金山岛,就失去望崖岛,就失去军队,最终失去封地。”

    “夺回金山岛,一切都赢,还能扩军,变得更加强大。”

    一旦玄武伯爵府彻底夺回金山岛,隐元会就不敢公开向伯爵府索取这笔债务。就算他们脑子进水索要这笔债务,伯爵府可以抵押金山岛,向天道会借贷。

    反正掌握巨额金钱的组织,天下足足有三家。

    林老夫子道:“但是在金山岛之争这一局,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晋海伯爵府,还有张翀,祝戎,甚至背后国君都若隐若现。”

    在所有人看来,玄武伯爵府要赢这一局,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

    言无忌和张翀来拜访太守府的那一刻起,沈浪就在构思如何在金山岛之争破局。

    沈浪道:“金山岛之争,我尚且有两个点没有突破。一旦这两个点突破,便能赢。”

    林老夫子拜下道:“接下来姑爷有任何差遣,林某都尽心竭力,务必辅佐主人和姑爷赢得这决定命运一局。”

    伯爵大人回忆起沈浪写《金瓶梅之风月无边》时,把金木聪一起拉进来,成为作者之一。

    他当时还问沈浪为什么。

    沈浪就说为金山岛之争做铺垫。

    玄武伯爵叹息道:“浪儿,你不应该来我们家的,太屈才了,你应该去辅佐君王的。”

    沈浪舔了舔嘴唇道:“木兰就是我的女王,我在床上床下都……”

    说到这里,沈浪赶紧住嘴。

    飘了,飘了。

    一开车就刹不住,眼前这个人不是你宿舍的死党,而是你的岳父老子。

    不过岳父大人尚且处于震撼之中,一时间还没有太反应过来。

    ……

    沈浪赶紧转移话题道:“岳父大人,爷爷当年为什么借那么一大笔钱啊?”

    爷爷?

    伯爵大人反应过来,这是在说他爹。

    伯爵大人叹息道:“我父亲当时雇佣了一支三千人的军队,一整支舰队,军覆灭了……”

    我的天!

    沈浪也被震撼了。

    前一代伯爵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雇佣三千人的佣兵,一整支舰队,他是要做什么啊?..

    这完是一个小国家才能负担得起的啊,你一个伯爵真的承担不起这么豪迈的行为啊。

    三千佣兵,一整支舰队都军覆灭。

    这……这该赔多少钱啊?

    难怪金卓伯爵节省了二十年,都还不清这笔债务。

    沈浪本来还想要问伯爵府究竟欠了多少钱,但是不需要了。

    因为钱到了一定数字,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反正欠再多的钱,也不会耽误沈浪的荣华富贵。

    你见哪个欠几百亿的人住的不是别墅,开的不是劳斯莱斯,睡的不是明星?

    只要接下来的金山岛之争赢了,那这笔债务就是渣渣。

    “岳父大人,你知道一个人欠下天大债务的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吗?”沈浪问道。

    伯爵大人道:“有话直说。”

    沈浪道:“更加大方地花钱,日子过得更嗨,千万别想着该怎么去还钱。”

    伯爵大人幽幽道:“你沈爷的做派,我等凡夫俗子是学不来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你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苛责,对别人太宽容了。做男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伯爵大人实在还没有做好和女婿谈人生感悟的准备。

    他觉得这么谈下去,说不定养外室啊,收小妾啊之类的话,都会从这个女婿嘴里说出来。

    到那个时候,自己是该打死?还是不打死他呢?

    沈浪感慨,这个岳父大人还是太正派了,自己这些人生经验也没法传授。

    伯爵大人正色道:“浪儿,所以这次订婚宴,我担心你去了之后会受到围攻。你虽然很厉害,但是……大概也很难敌得过一屋子人吧。”

    沈浪道:“他们会打我吗?”

    伯爵大人冷汗,道:“那倒是不会。”

    “那我就放心了。”沈浪道。

    伯爵大人道:“但是,他们会不择手段地攻讦你,甚至不会有底线。”

    沈浪道:“但是,我更没有底线啊。”

    “岳父大人,我在这里给你立一个军令状吧。只要别动手打架,不管有多少敌人,不管动用什么手段,今天我要是输了一阵,我从今以后改姓金,我就是您孙子。”

    “混账东西,不孝子孙。”伯爵大人怒斥:“这话让你父母听了,该是何等伤心?”

    唉!

    岳父大人你太无趣了,一点都开不起玩笑,真不知道岳母大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沈浪正色道:“今夜订婚宴我若不能将他们一个个打得灰头土脸,别人真会当我们金氏好欺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兴奋啊,我的手在蠢蠢欲动。”

    作为一个装逼高手,沈浪从来不问敌人有多少,敌人是谁?

    就只问他们的脸在哪里,这样我好一个一个扇过去。

    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

    然后,伯爵大人又无语地看着这个女婿,他仿佛陷入某种怪异快感中不可自拔。

    “好了,岳父大人,那对狗男女的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也要去沐浴更衣,好好打扮一番了。”沈浪道。

    就这句话,让伯爵大人无法直视。

    打扮一番?

    男人还要打扮?

    要是这句话从金木聪嘴里说出来,保证活不到今天。

    沈浪走到门外又道:“对了岳父,咱们家欠谁钱来着?”

    玄武伯爵道:“隐元会。”

    沈浪道:“那您稍作准备,一会儿隐元会的人应该会来拜访你,大概三刻钟内。他不管说什么,你只管点头称是,心中却当他放屁。”

    说罢,沈浪走了。

    去沐浴更衣打扮去了,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成为最帅的那个男人。

    没有之一!

    玄武伯爵不由得心中嘀咕道:“你当自己是神吗?这也能预料得到?还精准到刻钟?”

    沈浪真的为自己准备了一套极其华丽的锦袍,玉带,金冠。

    就这身行头,花了一百九十个金币。

    换算成人民币几十万了。

    别看我出身穷,败起家来绝对不含糊。

    而且他提出要做这身行头的时候,不管是岳母大人还是木兰都一口答应,没有半点不快。

    唯独金木聪嘀咕了一句。

    “我已经一年半没有做新衣服了。”

    岳母大人皱眉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府上经济紧张吗?”

    金木聪无语,经济紧张你还花一百九十金币给沈浪做衣服?

    这也太奢靡无度了吧。

    我从生下来到现在所有衣服加起来,花的钱都没有九十金币吧。

    结果岳母大人一句话,就让金木聪含泪跑了。

    “就你这幅模样,漂亮衣衫穿在你的身上有用吗?糟蹋了!”

    ……

    现在,沈浪穿着这身前所未有的金丝锦袍,白玉镶金腰带,翡翠雕金玉冠。

    用一句话来形容,帅瞎狗眼。

    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的那种帅。

    木兰看得都有点呆了,目光有些许的迷离,心跳微微加速。

    而小冰看了沈浪好一会儿,开始痛悔。

    那天晚上我为什么要拒绝啊?

    如果不是我作妖,现在肚子都鼓起来了啊。

    不过如果我怀了孩子,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呢?

    我们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木兰道:“夫君,你今天是要把男主人的风头压下去吗?”

    “不。”沈浪道:“我今天要把所有男人的风头都压下去,我要成为徐芊芊永远也触碰不到的男神,我要将我和她之间的孽缘画上一个残忍的感叹号!”

    顿时,木兰不想聊了。

    眼前这个如冰如玉的美男子形象,也彻底被破坏了。

    接下来,沈浪和木兰就如同传说中的王子和公主一样,穿着华丽的衣衫,登上华丽的马车,奔赴张晋和徐芊芊的订婚宴。

    ……

    玄武伯爵还是有些不安。

    虽然他对沈浪是有信心的,但毕竟晚上情形太过于险恶了。

    之前说过了,这次订婚宴几乎就是对玄武伯爵府进攻的号角和预演。

    沈浪一进入,几乎举目皆敌啊。

    他就算有三头六臂,只怕也抵挡不住。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金忠的声音。

    “主人,北方的贵客来访。”

    玄武伯爵不由得一愕。

    在府里,北方的贵客就之代表着一种身份。

    隐元会!

    沈浪刚刚离开的时候还专门提醒过伯爵大人,说隐元会的人会来拜访。

    而且沈浪说是在三刻钟之内。

    没有想到,竟然是连时间都算准了。

    这孩子还真的聪明到这个地步。

    不过,伯爵大人也很快明白了!

    沈浪不是胡乱猜测的,而是以徐芊芊和张晋订婚宴的时间为界限。

    隐元会使者会赶在这之前,但不会提前得太多。

    “请客人进来!”伯爵大人道。

    片刻后,一个穿着无色丝绸的男子走了进来,面孔平凡,身材平凡。

    “隐元会莫休,拜见玄武伯。”来人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伯爵大人道:“莫先生好,别来无恙啊,前些日子我送去的金币,贵会可收到了啊?”

    隐元会的莫休道:“走海运,十几天前就已经收到入库了。”

    伯爵大人道:“那莫先生这一趟来,所为何事?”

    莫休道:“伯爵大人或许已经知晓,敝会的舒亭玉前来玄武城,参加张晋的订婚宴。”

    换成其他贵族,肯定故作惊讶道,竟有此事。

    但伯爵大人最不喜欢做戏,直接道:“贵会这是打算改变立场了吗?”

    “毫无此意。”莫休道:“整个大炎王朝有几十个诸侯,分封的老牌贵族几百之多。我们之间的利益往来已经深入人心,绝无改变立场之意。”

    玄武伯爵道:“那贵会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让人非常诧异啊。”

    莫休苦笑道:“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斗争,我们隐元会也不例外啊。如今新政至少表面上看来如火如荼,所以敝会内部也发生了动摇和分歧。但是请玄武伯务必相信,我们对您的支持丝毫没有动摇。”

    玄武伯爵本来还想要继续质问。

    但是心中想起沈浪的话。

    “您对他说的任何话只管表面点头称是,心中当着放屁。”

    于是,伯爵大人尽管并不擅长,却也也听从女婿的意见和眼前这位莫休虚以委蛇。

    ……

    张晋老宅中。

    距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两刻钟。

    徐光允道:“对付沈浪那个小畜生的阵仗,都准备好了吗?”

    “老爷,都准备好了。”

    张晋回来的时候曾经问过张翀,今夜对沈浪和金木兰要有底线吗?

    张翀就问了一句,沈浪对付你的时候,可有底线吗?小孩子胡闹,过火才是正常的。

    然后,张晋就明白了。

    “联合绞杀沈浪和金木兰,一定让这对男女和玄武伯爵府声名狼藉,一败涂地。”

    今日,徐家一定要一雪前耻。

    ……

    注:又是大章,渴求诸位大佬的投喂,赐我推荐票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