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逼王之王沈浪!徐芊芊被抽傻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041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拜师九叔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啊……”

    大腿骨断折的徐管家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

    “啊……”

    但没有想到打人的沈浪也发出一阵惨叫。

    众人不由得一愕。

    你,你又要做什么妖啊?

    沈浪满脸痛楚,扶着后腰道:“娘子快,快过来。”

    “我太用力闪到腰了,好疼好疼。”

    沈浪真的不是在装,而是真的扭的腰了,眼泪都疼出来了。

    顿时,在场众人无法直视。

    尤其是地上的徐管家,心中只有几个大字。

    沈浪,我艹死你!

    我的大腿都被打断了啊!

    木兰上前,轻轻给沈浪的腰部推拿。

    娘子果然厉害了。

    很快,沈浪的腰就不疼了。

    “娘子,你退到边上远一点,小心被溅一身血。”沈浪一副残忍的杀手的口气。

    木兰退后几步。

    她有心指点自己的小白脸夫君应该怎么用力,这样才能避免再闪到腰。

    但是想想还是不破坏夫君装逼了,要不然他能给你怄气三天。

    大不了,一会儿再上去给他推拿好了。

    接下来,沈浪又举起木杖,朝着徐管家双腿狠狠砸下去。

    “啪啪啪啪……”

    每一下,都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每一次,徐管家都发出无比凄厉惨叫。

    鲜血飙射,染红地面。

    不一会儿,沈浪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奶奶的,这是谁啊,将这木杖做得那么重啊。

    可累死我了。

    而徐管家则是直接屎尿齐出。

    别看沈浪没有力气,但是打人是真狠,而且极其准。

    徐管家的两条腿骨,直接被打断成为四五截,在这个世界基本上已经没有接起来的可能了。

    徐光允的脸色已经煞白,仿佛要凝固成冰,那可是他用了十几年的心腹啊。

    沈浪气喘吁吁蹲了下来,问道:“二狗子,很疼是吗?”

    当然痛,几乎身处地狱一般,让人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徐管家的喉咙已经沙哑了,因为嘶吼得太厉害直接撕裂了。

    眼睛都充血了。

    沈浪温柔道:“二狗子你放心,很快就不痛了,很快就不痛了。”

    沈浪再一次站起来,抡起木杖,朝着徐管家的腰椎猛地砸下。

    “咔嚓……”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徐管家真的不疼了,而且腰部以下竟然没有一点点感觉了。

    因为,他的腰椎被打断了。

    “啊……啊……啊……”他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顿时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叫。

    场众人脸色发白,微微一阵颤抖。

    沈浪这个小白脸真他妈心狠啊。

    “好了,惩罚已经结束了。”沈浪道:“徐家主,赶紧,赶紧把徐管家带走。”

    沈浪满脸同情道:“一定要找最好的大夫给他治伤啊,我打他完是为了他好啊,知错就改还是好人对吧,你一定要找医生治好他啊,否则我会于心不忍的。”

    徐光允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握拳几乎痉挛了。

    治好?还治得好吗?

    这个人已经废了!

    张晋皱眉,道:“来人,将徐管家送到徐家去,找一个大夫好好给他医治。”

    片刻之后,几个武士过来,将徐管家和那个娼妇拖走了。

    这对男女现在平衡了,双腿骨头都被打断好几截了。

    “来人,把这地面洗干净。”张晋道。

    立刻来了几个奴仆,用了几桶水,将整个地面上的血迹和屎尿洗得干干净净。

    第一局交手结束。

    沈浪KO对手完胜。

    ……

    张家老宅订婚礼的迎宾继续。

    一切又焕然如新。

    张家的老宅依旧灯红酒绿,众人又笑意盎然,仿佛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英武不凡的张晋和艳光四射的徐芊芊走了出来。

    沈浪和金木兰毕竟代表玄武伯爵府,主人当然要亲自前来迎接。

    “金小姐,伯爵大人可安好?”徐芊芊柔声问道。

    此时,她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敌意,真是好神奇啊。

    不过换在以前,她连说出这句话的资格都没有的,可见找一个牛逼老公多重要?

    “父亲安好,多谢。”木兰道。

    不过问候的时候,张晋和徐芊芊就仿佛将沈浪忽略了一般。

    就好像当他是站在木兰边上的一团空气。

    沈浪这就不愉快了,你们这是用p眼看人,瞧不起我啊。

    顿时,沈浪忽然道:“娘子,你带钱了吗?”

    木兰一愕,这宝贝夫君又要做什么妖啊?

    然而,徐芊芊却有了一股非常不详的预感。

    “没有。”木兰道。

    沈浪从怀中掏出一袋金币,放在徐芊芊的手中,真挚温柔道:“男人什么钱都可以欠,唯独嫖/资不能欠。这是你陪我睡三个月的过夜费,你点点!”

    看清楚了吗?

    这才是真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顿时!

    所有人呆了!

    他奶奶的,神来之笔啊!

    之前徐家泼脏水的那一招,你不是找一个下贱娼妇诬蔑我沈浪狎/妓不给钱吗?

    现在,呼应上了。

    不过刚才那一局已经结束了啊,那娼妇被打残了,徐管家也打残了。

    这一局你沈浪已经赢了啊?你沈浪应该满意了啊。

    没有想到沈爷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心生不满。

    于是,他又随手一个耳光,狠狠朝着徐芊芊脸上抽了过去。

    关键还抽得这么自然,没有任何香火气。

    你徐家之前破脏水的招数多尴尬生硬啊。

    我沈浪一代逼王,装逼打脸真是信手拈来啊!

    沈浪真挚道:“刚才那个娼妇一次是半个银币,徐芊芊你这么美,价格起码翻十倍啊。我们一夜夫妻百日恩,前前后后做了一百天的夫妻,平均每天两次,加起来二百次,就是一千个银币,五十金币,你点点看有没有错?”

    “对了,有些时候碰到你天葵见红,还是要加钱的对吧?要加多少钱,我写一张欠条好吗?”

    你这个小人的报复起来真是没玩完了啊,这已经不是从早到晚,而是分分秒秒了。

    场静寂,望着沈浪在疯狂打脸。

    徐芊芊感觉自己就好像赤脚站在烧红的木炭上,整个人仿佛都要被烧焦,要跳起来。

    而张晋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拳头紧握,指甲刺入手心出血。

    他……他真的快要忍不住了,想要一拳将沈浪砸死。

    沈浪飞快地往木兰身后一躲。

    尽管他知道,张晋不可能打他,但以防万一啊。

    嘿,我娘子的武功,就是我的武功。

    木兰玉手轻轻垂落,放在腰带位置,那里有一根软剑。

    如果张晋要是敢出手打沈浪的话,她就会一剑切去。

    不过……

    下一秒钟,她这一剑想要朝自己的夫君切过去了。

    因为这个流氓竟然趁机蹭她的臀儿,还装着一副无辜不小心的样子。

    夫君,你这是从早到晚都在耍流氓啊。

    白天现实耍流氓,晚上睡梦中耍流氓。

    ……

    这一瞬间的交锋,仿佛电光雷火。

    徐芊芊的脸蛋瞬间通红,目光充满怒火。

    张晋身杀气迸发,握拳出血。

    然而……

    仅仅三秒钟之后,这两个人就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因为,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宴。

    沈浪这个混蛋可以肆无忌惮地撕破脸皮,但他们不可以。

    “两位请进。”徐芊芊道。

    她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甚至沈浪给的这笔金币都不能还回去。

    你要是敢还,沈浪嘴里还不知道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

    什么吹箫弹唱要加钱,什么屋顶柴房要加钱。

    “一会儿来给金小姐敬酒。”徐芊芊道,然后飞快迎向下一个客人,在沈浪面前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沈浪牵着木兰的手,朝着大厅内走去。

    ……

    沈浪和金木兰的到来,仿佛一个信号,告诉那些大人物,你们可以出场了。

    接下来一个出场的,便是国君织造府的宁博渠大人,担任织造府的第三把手。

    这位可是徐家的衣食父母啊,别看他的官职才五品,但在徐家眼中却和祖宗一样。

    越国的国姓是宁,那么这位宁博渠大人和国君有没有关系呢?

    有一点点,大概二百年前是一家那种。

    这位宁博渠大人一到,在场众人纷纷起身迎接。

    而沈浪和金木兰,都坐着一动不动。

    徐光允和徐芊芊二人,一左一右恭敬地将宁博渠大人送到第四尊贵的位置上。

    你们问沈浪和木兰的位置排名第几?

    第九!

    还算前面,但绝对和玄武伯爵府的地位不符。

    这是在公然打压我们啊,沈浪觉得自己不能忍了。

    “晋海伯爵府世子到,总督府使者到。”

    外面唱名之人仿佛打了积血一般,声音变得尤为顿挫激昂,仿佛从内心发出了无限敬仰。

    顿时,张晋,徐光允,徐芊芊三个主人都直接走到大门口,将两个贵客迎了进来。

    这两个贵客进来之后,在场所有人都弯腰拜了下去。

    总督府这次派来的使者不是言无忌,而是一个年轻人。

    此人名字叫祝无边,祝戎大人的侄子,平南大将军之子,是一员武将,前途无量。

    果然长得雄壮高大,龙行虎步。

    但沈浪只看了他一眼,就盯着另外一个人看。

    此人,便是目前玄武伯爵府的死敌,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

    见到他的第一眼,沈浪有一种冲动。

    想要揍死金木聪。

    瞧瞧,大家都是伯爵府的世子,看人家多牛逼?

    你金木聪多废材?

    唐允何止是牛逼啊?

    这位晋海伯爵府世子的傲气,简直要将帽檐刺穿了。

    他是长得很帅,但更让人注意的是他的盛气凌人。

    怎么形容这种傲气?

    有一句话非常贴切。

    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而这位唐允世子,脸上也眼睛里,时时刻刻都在写着这一句话。

    我在藐视所有人!

    但不知道为何,傲气的张晋,在盛气凌人的唐允面前,表现得非常谦恭。

    祝无边身份够牛了吧。

    他的伯父是天南行省总督,他的父亲是平南大将军,但是他竟然微微落后了唐允半步。

    而进士出身的柳无岩城主,竟然一副崇拜的目光望着这唐允。

    沈浪问道:“娘子,是我帅,还是他帅?”

    木兰道:“你帅。”

    沈浪道:“那他凭什么这么牛逼?”

    木兰道:“他不但是晋海伯爵府世子,还是文武双进士,今年会试排名第三,殿试第四。”

    日!

    那还真是牛逼冲天了。

    难怪一副在座诸位都是垃圾的神情。

    至于沈浪这个小小赘婿在唐允眼中,就只是一个名字都不配有的路人甲了。

    这就让沈浪很不爽了啊。

    你摆出一副这么屌的样子,当我不存在啊?!

    玄武城内就不能有比我沈浪更牛逼的人。

    ……

    注:又是三千五百字!诸位大老爷,还有推荐票给我吗?给您鞠躬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