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沈浪致命一杀!洗洗等死吧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800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沈浪完了。

    谁也救不了了。

    没有想到啊,沈浪竟然会作死到这个地步。

    李文正目光淡淡瞥向了张晋。

    那意思非常明白,你张晋看看我李文正的杀伤力。

    再瞧瞧你之前的那些招式,都算是什么玩意啊,伤不了沈浪一根汗毛。

    我李文正出手,直接一招必杀。

    张晋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李文正笑笑。

    李文正目光望向金木兰,淡淡道“金小姐,你现在和沈浪划清界限或许已经来不及了,但有姿态总比没有姿态好,你说是吗?”

    此人对木兰也有狼子野心啊。

    尽管他隐藏得很深,但沈浪还是一眼看出来了。

    不过这也正常,整个玄武城的男人都对木兰抱有幻想。

    玄武城公主,怒江第一美人,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真的就是每一个男人的梦中情人。

    这个李文正也不例外。

    或许从小到大,他对木兰尤其的狂热吧。

    毕竟,他觉得自己极度优秀,整个玄武城除了他之外,大概没有别的男人能够配得上木兰。

    所以,当木兰嫁给沈浪的时候,内心最为痛恨的或许便是他李文正?

    哪怕他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赘婿,甚至永远也不会娶木兰。

    因为他是国君的人,一定要站在老牌贵族的对立面。

    但是,我得不到的女人任何男人也休想得到,大概是任何一个男人的正常心理?

    木兰淡淡道“我和沈浪夫妻一体,就不劳李大人费心了。”

    李文正目光一寒,没有想到金木兰也这样浅薄,被沈浪这个小白脸肤浅的俊美所吸引。

    她难道不知,男人的魅力在于内在吗?

    “那你以后可能需要去国都的监狱去探望沈浪了。”李文正道“还呆着做什么?抓捕沈浪,戴上镣铐,押解进国都。”

    两名银衣武士拿着镣铐上前,要锁拿沈浪。

    木兰起身站起,玉足轻轻一点,飘落在沈浪面前,手中的软剑在空气中抖动。

    顿时,两位银衣武士不敢上前。

    李文正寒声道“金木兰,你这是要谋反吗?”

    金木兰道“李文正大人,你要抓人之前,为何不听听我夫君怎么说?”

    李文正道“他还有说话的余地吗?有什么话到大牢里面说吧。”

    金木兰道“面对银衣巡察使,我们难道辩解的机会都不能有吗?你们银衣府未免也太专权霸道了吧。”

    李文正冷笑道“沈浪还要说什么?说印刷这本书的时候,用的活字出错了,所以才让朱变成了诛?”

    这倒是一个好理由啊,虽然说不过去,但是勉强也算是一个理由。

    然而沈浪道“这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啊,我就是故意的啊,我这首藏头诗就是故意要弄这四个字,天诛矜君。”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了。

    你沈浪还真是彻底疯了啊,作死到这个程度,真是上天也救不了了。

    李文正也呆了,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无知者无惧啊,似你沈浪这等狂妄愚昧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就直接锁拿了吧。”

    沈浪忽然幽幽道“李文正,你和矜君的关系很好吗?”

    李文正道“去年在国都,矜君前来为国君贺寿。我有幸拜访了他,相谈甚欢。承蒙矜君赏识,攀谈了几日,之后互相赠送诗文,被矜君引为好友。”

    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李文正是骄傲的,这也确实对他的名誉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沈浪道“你和矜君密谈了几日,谁能证明啊?”

    李文正道“我出入矜君府邸多次,许多人都能证明。再说我又岂是沽名钓誉之辈,这样岂不是玷污了我和矜君的君子之交吗?”

    沈浪道“哦,那我要问的问题问完了。”

    李文正道“如今当着所有人的面,你沈浪提前招供,为何要在藏头诗中写下天诛矜君?为何要诅咒我越国之屏障?为何要诅咒我越国王族?”

    沈浪淡淡道“我故意的啊。”

    这话一出,李文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场所有人也都不敢置信。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会作死到这个地步吗?

    “哈哈哈哈……”李文正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沈浪,那你写这首藏头诗的时候,玄武伯可知道啊?”

    沈浪道“当然知道,岳父大人是本书的第一个真正读者。我还专门为这个问题向他请示过,他也同意我写下这首藏头诗了。”

    场人彻底惊呆懵逼了。

    沈浪这是因为睡不着金木兰,所以反目成仇了?

    这是要将整个玄武伯爵府拖下水啊。

    什么仇什么怨啊?

    奇怪的是,金木兰此时应该一剑朝沈浪刺过去的啊?

    然而她并没有,依旧仗剑而立,守护在沈浪面前。

    李文正幽幽地朝金木兰望去一眼,那眼神非常清晰,你金氏家族完了。

    “将沈浪拿下,若有任何人阻止,格杀勿论。”李文正厉声喝道。

    顿时,又涌进来七八个银衣武士,将沈浪和金木兰包围。

    战斗一触即发。

    “动手!”李文正一声令下。

    八个银衣武士猛地拔剑,朝着金木兰刺去。

    “叮!”

    木兰一剑划出。

    瞬间,八名银衣武士手中利剑部脱手而飞,手腕部脱臼骨折。

    李文正大怒“金木兰,你这是在谋反!”

    接着,李文正厉声道“柳无岩城主,张晋将军,你们也是越国之官员,有责任为国锄奸。我以银衣巡察使的身份命令你们,立刻出动所有兵马,抓捕沈浪以及一众谋反成员,有任何阻拦者,格杀勿论!”

    然后,李文正直接举起了手中的令牌。

    张晋和柳无岩城主躬身行了一礼。

    “是。”柳无岩城主道。

    然后,他轻轻一挥手。

    顿时,外面几百名副武装的士兵,如同黑暗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将整个大厅团团包围。

    柳无岩城主直接将城主府的兵符双手奉上,交给了李文正。

    这代表着这支几百人军队的指挥权,部在李文正手中。

    李文正儒雅的面孔,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狰狞。

    你金木兰武功是很高,你能击败八个人,甚至十八个人,但你能击败几百人吗?

    “将金木兰和沈浪部拿下,若有抵抗,格杀勿论。”

    “是!”

    几十名武士拔出武器,冲向沈浪和金木兰,将二人包围其中。

    李文正心中无比的畅快。

    爽啊!

    这就是权力的味道吗?简直比他中了二甲进士还要爽啊。

    曾几何时,他是何等仰望玄武伯爵府?见到金木兰的时候,他是何等的自渐形秽。

    然而现在!他竟然可以决定玄武伯爵府的命运了。

    他竟然将高高在上的金木兰生死掌握于鼓掌之中。

    这种感觉太妙了。

    这件案子办下来,玄武伯爵府就算不完蛋,也会伤筋动骨。

    张翀啊张翀,你几年都完不成的事情,我李文正一来就办到了。

    我李文正果然是玄武城之骄傲,天纵之才啊。

    这一战后,我定然一鸣惊人。立下如此大功,只怕立刻官升一级。

    哈哈哈哈!

    畅快!将别人的命运踩在脚下的感觉,真好啊!

    沈浪,你真是三生有幸啊,竟然成为我李文正仕途的第一块踏脚石。

    而就在这个时候。

    沈浪幽幽道“李文正,你还真是一个傻逼啊。”

    这话一出,李文正呆了。

    你沈浪可是脑子抽风了吗?都死到临头了,还这般说我?

    李文正不气反笑道“沈浪,无知作死到你这个份上的,真是太稀奇了。”

    沈浪道“是你在作死啊李文正。你这个傻逼,你也不想想,兰山城发行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和玄武城发行的版本,仅仅只间隔几天,我为何要将朱改成诛?我为何要在诗中藏着天诛矜君?”

    “没错,我是故意的。但是你觉得我是一个傻子吗?我脑子是进水的吗?”

    “又或者你觉得我岳父,我的娘子都是傻子?”

    “南殴国主沙矜谋反了啊!”

    沈浪的这句话很轻。

    但确实真正雷霆霹雳一般,把在场所有人都震呆了。

    仿佛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文正嘶声笑道“沈浪,你得失心疯了吗?矜君忠心耿耿为我越国守护西南屏障,他不仅是国君的义子,还是宁萝公主的丈夫,他怎么可能谋反?”

    沈浪淡淡道“他就是毒杀宁萝公主阴谋不成,被迫提前谋反的。”

    “我故意在书中埋下了这颗雷,就看谁会踩进来被炸得粉身碎骨。”

    “没有想到,竟然是你这个傻逼这么迫不及待踩进来。”

    “那么积极做什么啊?活着不好吗?为何这么急不可耐地来找死呢?”

    “草根出身的人政治敏锐感就是不行,视野就是狭隘啊?不像我们这些贵族,高瞻远瞩。”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呸了一声。

    你沈浪明明比草根还草根,现在就迫不及待口口声声说我们贵族了?

    沈浪道“我天天名正言顺睡贵族的女人,不就是贵族了吗?很简单的道理啊。”

    然后,他莫名其妙听到了有人咬牙齿的声音。

    这么清脆,这么动听,肯定是娘子玉齿传来的。

    沈浪脖子一缩,顿时不敢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了。

    他充满优越感的目光望向李文正,淡淡道“我刚才就和娘子说了,在我眼中,你们在场所有人都是渣渣。李文正你刚才亲口说过,和南殴国主情投意合,抵足而眠,密谈了几天几夜。所以他的谋反,你也有参与吧,说不定就是这场谋反的重要策划者。”

    “李文正,你这个傻/逼死定了,回家看看老娘,然后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