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狠毒沈郎君!凌迟处死!(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99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末日赘婿

    听到这话之后,玄武伯不由得面孔猛地一抽。

    欺人太甚啊!

    国君的一个信号发出,这群疯狗竟然是如此不顾嘴脸了吗?

    这群人吃相竟然如此之难看。

    金卓伯爵寒声道“我的女儿究竟犯了何罪?竟然要让巡察使阁下如此大动干戈,带兵上门?”

    已经有超过百年的时间,没有人公然带兵逼迫到伯爵府的大门之下了。

    张翀不会这样做,祝戎总督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他们是大人物,一旦这样做,就毫无退路了。

    但李文正不一样,这次死里逃生,他已经彻底化作一条疯狗了。

    他自持有国君圣眷,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听到玄武伯的问话,李文正冷笑道“什么罪名?扰民致死!”

    这话一出,场众人色变。

    谁都知道,玄武伯最是爱民了。

    虽然整个玄武城的百姓不在是他的子民了,但是在他内心还是对这些民众充满了怜惜。

    更不要说在封地上的这些子民了,玄武伯的赋税是最低的。

    碰到灾年的时候,伯爵府非但不赚钱,反而还要贴钱养活封地上的子民。

    正是因为如此,外面的姑娘都千方百计想要嫁给玄武伯爵府封地上的男子,甚至有些地方直接逃户进入金氏的封地。

    李文正寒声道“金木兰,你麾下的嫡系骑兵目无王法,当街纵马,撞伤了十三名平民,撞死了五个。作为他们的主官,你是否要负责?我作为银衣巡察使,代替国君巡视天下,见到如此天怒人怨之事,当然要管。”

    “将伤者和尸体带上来。”

    “将人证带上来。”

    随着李文正一声令下。

    五具尸体被抬上来了。

    还有八个筋骨断折的平民也被抬了上来。

    几十个人证也带上来。

    这一幕是不是很眼熟?

    对!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

    钓(鱼)执法!碰瓷执法。

    沈浪和金木兰等人轻而易举想到了这个词。

    只不过李文正等人心狠手辣,用的是真正的平民百姓。

    演戏演套!

    金木兰走出列,道“我的那队骑兵呢?”

    李文正道“被盐山千户所拿下了,正在大牢里面。这等跋扈兵痞,如此丧心病狂,当街践踏无辜百姓,本官禀报了太守和总督之后,一定将他们部处死。”

    怎么可能?

    伯爵府的骑兵最是小心了。

    就算几百骑兵行军的时候,也不会践踏撞人。

    那一次沈浪故意去碰瓷都只是受了一点点轻伤而已,仅仅十几个骑兵的巡逻队伍,怎么可能会撞死撞伤十几人?

    现在木兰麾下的这支精锐骑兵竟然被人抓了,扣押在盐山千户所大牢里面。

    整个玄武城有三个千户所,盐山千户所是其中之一。

    区区一个玄武城,竟然有三个千户所,而且是满编的,足足三千军队。

    针对的是谁?完可想而知。

    这个盐山千户所可是真正的精锐军队,完不是田横那种民军千户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玄武伯,现在证据确凿。”李文正道“金木兰麾下的骑兵纵马践踏无辜百姓致死,她作为主官是不是有责任?”

    “金木兰将军,这就请你跟着我去太守府,把这件事情彻查清楚吧。”

    李文正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目光中充满了快意。

    担惊受怕这十几天,终于可以报仇了。

    太爽了!

    他的内心渴望这这一幕。

    玄武伯怒发冲冠,率领骑兵直接去盐山千户所抢人。

    那样,祝戎总督和张翀太守,就可以名正言顺率军平乱了。

    几年前的东江伯爵就是这样死的!

    “金木兰将军,你敢做不敢为吗?”李文正道“你若不去说清楚,那就不要怪盐山千户所那边动刑逼问了啊,军中汉子下手重,万一你麾下骑兵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不死人,但是断胳膊断手那也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毕竟里面的骑兵队长可是一名女子啊。”

    那个骑兵队长沈浪见过,名字叫金剑娘。

    她从小在伯爵府长大的,是最忠诚的家将。这位金剑娘的武功非常高,但是却很羞涩,每次见到沈浪都会脸红。

    一个女将落入敌人手中,若不及时营救,后果就难讲了。

    木兰是真正的爱兵如子,况且剑娘是他的心腹,如同姐姐一般的。

    所以,她便要走出去。去太守府就去太守府,至少将剑娘和伯爵府的那十几个骑兵救出来。

    但是,沈浪拉住了她的小手。

    然后,他的身影向前一步,拦在了木兰的面前。

    这一个瞬间,木兰的芳心真的要融化了。

    一个男人是否强大,不是看武功有多强,而是在关键时候愿不愿意挺身而出。

    …………

    沈浪走到李文正的面前。

    “哎呀李兄,怎么变得这么瘦了啊?”沈浪道“为何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你还这么年轻,别让你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去你妈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李文正冷笑道“别跳了沈浪!不要像一个小丑一样演戏,没用的!”

    这一刻,李文正是充满了无惧和优越感的。

    甚至对沈浪还充满了怜惜。

    你沈浪确实才华横溢,但是没有办法,你靠山不行啊,就算有才华也没用,还是被碾死的料。

    我李文正的背后是国君,还有比这更硬的靠山吗?

    李文正得意道“沈浪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沈浪道“螳臂当车,还是以卵击石?”

    李文正笑道“这两句都可以!什么权谋,什么诡计,什么智近乎妖?没有用的,绝对的力量可以碾压一切阴谋。”

    “沈浪你是很厉害,非常非常聪明,几乎陷我于绝境,但那又怎么样?国君信赖我,我有圣眷,我怎么都不会死啊!”

    “我李文正不死,沈浪你就倒霉了,你的玄武伯爵府就倒霉了。”

    “接下来,我就留在玄武城不走了,我会用尽所有手段对付你们玄武伯爵府,对付你沈浪,直到你家破人亡为止!”

    “沈浪,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李文正是你这一生的噩梦,我会让你到了地狱都后悔和我为敌!”

    李文正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牙齿都出血了。

    真正的咬牙切齿啊。

    这一次沈浪带给他的痛苦太刻骨铭心了,让他也成为了权贵圈的笑柄,形象彻底毁了。

    从此之后,他名士贤臣的人设是毁掉了。

    接下来,只能走另外一条人设,国君的疯狗模式。

    沈浪望着眼前这个人,眼窝深陷,几近疯狂,原本的才子风范已经不见了,倒像是一条阴狠的毒蛇。

    轻轻一声叹息,沈浪淡淡道“李文正,你快跑,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听到沈浪的话后,李文正不由得一愕,冷笑道“沈浪,你又做什么妖?”

    沈浪道“三个时辰前,他们进入了怒江郡城,去太守府找你,结果扑空了。现在他们朝玄武城来了,你快跑啊!”

    李文正嘶声道“沈浪你疯了吗?你究竟在说什么?”

    沈浪道“李文正,你要死了,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李文正一呆,然后哈哈大笑道“真是可笑之至啊,谁敢杀我?国君只是将我罚俸一年而已,我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那个传旨的宦官专门去过我的家里,给我父母送了一笔钱,正好是我三年的俸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国君欣赏我的,意味着沈浪你和玄武伯爵府的末日就要到了。”

    “现在沈浪你竟然说我要死了,真是何等之荒谬啊?谁来杀我啊?谁来杀我啊?”

    “是你沈浪吗?是玄武伯爵府吗?我就站在这里,你们都不敢动我一根汗毛。”

    “我是越国的银衣巡察使,我代表着国君,你们敢杀我那就是谋反?”

    “沈浪,我就站在这里,有胆量有本事的话,你就来杀我啊!”

    “你不敢,你们不敢!”

    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李文正,已经进入了一种极其亢奋的状态。

    沈浪道“我当然不能杀你,玄武伯爵府确实不敢杀你。因为要杀你的人是国君啊。”

    “哈哈哈哈……”李文正大笑,指着沈浪道“你失心疯了吗?做你的白日梦吧,国君刚刚下旨啊,别说杀我了,就连官职和功名也没有剥夺啊。你想要国君杀我?简直痴人说梦啊,太阳西出都不可能!”

    李文正说得对。

    他现在代表着是一个信号,国君既然已经赦免了他,怎么可能再杀他?

    别说他没有做错什么,就算他做错了什么,国君都不可能杀他。

    否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面吗?

    李文正得意笑“沈浪,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代表着国君的意志,他怎么可能会杀我?你真是无知愚蠢之极啊。”

    “是啊,让国君推翻自己的圣旨,这怎么可能?凡人根本做不到啊。”沈浪淡淡道“但我不是凡人啊,对于你们这等凡夫俗子来说,我完像神人啊。”

    “像我这样美貌和智慧并存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更别说是杀你区区一条疯狗了。”

    沈浪捋了捋下巴不存在的胡须,风轻云淡道“尽管我距离国都千里,但是半个月前我略施小计,就注定了你的死局!”

    李文正大笑道“胡吹大气,信口开河。沈浪你这等装腔作势,真像是一个小丑啊。”

    接着,他厉声喝道“金木兰,跟我去太守府一趟吧,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来人,请金木兰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几个银衣武士上前。

    而就在此时!

    几十黑衣骑士飞快而至。

    他们一身黑,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面具上绣着一只乌鸦。

    黑水台的高手!

    这是,国君的爪牙,直接听命于国君,不隶属任何衙门。

    他们一般只执行秘密任务,重大任务。

    大约相当于明朝东厂和锦衣卫加起来的恐怖。

    李文正一愕,什么事情啊,竟然要出动黑水台的大内高手?

    这十几个大内高手直接冲到李文正面前,为首的一名千户骑在马上,淡淡道“李文正是吗?”

    李文正道“本官正是银衣巡察使李文正,诸位黑水台的大人来得正好,协助我办案。玄武伯爵府骑兵跋扈无礼,草菅人命,作为将领金木兰责无旁贷,请诸位大人将她拿下。”

    接着李文正狞笑道“沈浪,现在国君将黑水台的大人也派来了。你是死到临头了,玄武伯爵府可有胆子对抗国君的大内高手吗?这就相当于谋反!”

    那位黑水台的千户望了李文正一眼,拿出画像对照了一下,道“李文正大人,请你将所有人遣散!”

    李文正大喜道“好。”

    黑水台的大内高手都来了,他的这些兵丁都完用不上了。

    片刻之后,在场所有人退得干干净净。

    就剩下沈浪,金木兰,玄武伯,李文正等人。

    黑水台高手道“玄武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然后,他淡淡下令道“将李文正带走,凌迟处死!”

    这话一出。

    在场所有人惊呆了。

    李文正更是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仿佛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弄错了啊?

    你们是不是搞错的了,是不是要将沈浪凌迟处死啊,你们看错名字了吧。

    李文正要疯了,尖声嘶吼。

    “黑水台的诸位大人,你们弄错了吧,国君刚刚给我下旨,罚俸三年啊。”

    “国君的旨意怎么可能朝令夕改啊?”

    但是没有人理会李文正的话。

    黑水台的几个高手,直接将他拖走,带到一个大车厢里面。甚至来不及押解进国都,直接就要在这大车里面动刑。

    李文正魂飞魄散。

    此时,他见到沈浪的面孔,真就如同见到鬼一般。

    “沈浪,你究竟做了什么?你是人是鬼啊?”

    “沈浪,你究竟用了什么诡计?竟然让国君改了旨意?”

    是啊,沈浪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竟然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远在千里之外竟然让国君改了自己的旨意,要将李文正杀死还不算,而且是最残忍的凌迟处死。

    “沈浪,你告诉我,告诉我啊,让我死个明白,死个瞑目啊!”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三千字。嘶声求支持,求月票啊。

    谢谢独坐思往昔的三万币打赏,谢谢。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