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盛宴和尸体!徐芊芊拜见沈浪!(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3850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劫天运自然大玩家

    (糕点一般不求打赏,现在有一个活动,超过50万起点币打赏,老书就能得到一次限免推荐。在这里向大家求一下打赏,拜谢大家了,糕点努力码字让大家舒服)

    徐光允昏厥之后。

    “老爷,老爷!”

    几个仆人冲上前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推拿胸口。

    足足好一会儿后,徐光允才醒过来。

    喷完血之后,徐光允的脑子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一定是沈浪的阴谋,一定是!

    这个小畜生平常这么嚣张,今日竟然又是鞠躬又是道歉,而且还亲自烧了自己的书。

    这个小畜生本就和毒蛇一样毒。

    今天这把火,肯定是他放的。

    他卖的这些蚕茧,肯定有问题。

    但是……

    沈浪卖的那些蚕茧部检查过了,毫无问题。

    而且,这些蚕茧都烧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证据留下。

    完没有任何破绽,任何痕迹啊。

    但徐光允用腚眼想想都知道,这肯定是沈浪做的。

    徐光允嘶吼道:“来人,跟我去玄武伯爵府抓沈浪,这把火一定是他烧的,一定是他。”

    “柳无岩城主,带上你的兵,跟着我去玄武伯爵府抓人。”

    然而,马背上的柳无岩城主一动不动。

    他头皮也一阵阵发麻啊。

    真的没有想到沈浪这个小白脸会如此之毒啊。

    直接出手就是毁人基业啊。

    关键,他柳无岩也是沈浪的敌人啊。

    柳城主还知道了,他的名字已经上墙了。

    被沈浪这样的人记恨,还真是可怕的事情啊。

    “柳无岩城主,你带上兵跟着我去玄武伯爵府抓人啊。”徐光允高呼道。

    柳无岩道:“怎么抓?有证据吗?你以为我是林灼吗?”

    ……

    看着渐渐变成废墟的大作坊,徐芊芊的娇躯化作了一座雕塑。

    整个身体仿佛不是她的一样,没有一点点温度。

    甚至整个人都失去了反应。

    足足好一会儿后,泪水才从眼角滑落。

    然后再也停不下来了。

    整个身体从冰冷变得火热,甚至狂躁。

    她一双美丽的眼睛充血,通红。

    加上她这一代,已经是三代家业了啊。

    就这么毁了?

    毁了!

    这种感觉真是痛不欲生啊。

    之前沈浪种种践踏折辱她,她还感觉到了痛苦。

    但比起眼前,那些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我应该想到得到,沈浪如此卑鄙小人,怎么可能会认输?

    像沈浪那样的男人,应该宁愿死,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愿意拜下认错的,也不愿意烧掉自己的书打自己的脸。

    一旦他这样做了,就是想要将别人置于死地。

    那边的徐光允仿佛疯了一般,大吼道:“柳无岩,你是不是怕了?你怕我可不怕,我背后是太守府,我背后是总督府,我有太子赐予的墨宝。带兵去抓沈浪,抓沈浪……”

    徐芊芊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要昏厥过去。

    父亲已经近乎疯狂,这个时候她徐芊芊一定不能倒下,一定要冷静。

    深深吸几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这空气进入肺部之后仿佛刀割一般的痛。

    徐芊芊上前,握住父亲徐光允的手,郑重道:“父亲,我们徐家最最危险的时候到了。”

    徐光允吼道:“去抓沈浪那个小畜生,去抓他。”

    徐芊芊道:“父亲,现在最最重要的不是要去追究谁烧掉了我们大作坊,而是如何面对眼前的困局。”

    “别忘记了,我们已经收了西域商人的几万金币订金,在日期到来之前,我们若交不出丝绸,要双倍赔钱的。”

    “我们徐家的大作坊是烧掉了,但对于我们来说最最珍贵的不是这个作坊,而是徐绣的招牌。一旦失去了名声,失去了信誉,我们就是真的毁了。”

    徐芊芊这话就说得极其聪明了。

    可口可乐最宝贵的不是工厂,而是品牌和渠道,哪怕他家的工厂部被烧掉了,世界所有的银行都会挥舞着支票请求可口可乐借他们的钱,最多几个月就可以东山再起。

    徐家丝绸的名声虽然比不上可口可乐,但也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尤其最近太子还赐予了徐绣天南的墨宝。

    这才是徐家最宝贵的资产。

    徐芊芊柔声道:“父亲,我们还有机会,大作坊烧掉了,我们可以重建。沈浪毁掉了我们的作坊,我们以后可以报仇。我们背靠着太守府,背靠着总督府。但是……一旦我们家的金字招牌倒了,那就彻底完了。”

    此时,徐光允真正清醒了过来。

    女儿说得没有错。

    尤其这种时候,阵脚更加不能乱。

    徐芊芊道:“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交货时期越来越近了。我们自己家的丝绸铺子可以不卖,但是那些向我们订货的商人,我们一定要如期交货,否则我们家就真的毁了。”

    徐光允道:“女儿,你说得对,你说得对。你说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徐芊芊道:“向林默借作坊,虽然规模小了一些,但也足够用了,同仇敌忾之下,他一定会借的。”

    徐光允道:“没有问题,我这就亲自去见林默。”

    “不用了。”林默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道:“我借,我把作坊无条件借给徐家。”

    徐芊芊上前躬身道:“林东主,大恩不言谢。”

    林默道:“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这个时候就更应该团结一心。”

    徐光允颤抖道“等渡过了这个难关之后,我们联手,弄死沈浪这个畜生,将他扒皮抽筋,杀他家!”

    林默面孔一抽搐,咬牙切齿道:“对,杀他家,杀那个小畜生家。”

    这位林东主对沈浪的恨意完不亚于徐光允。

    不仅仅是因为沈浪出手陷害他的儿子,差一点毁了儿子的前途。

    还因为恐惧,唇亡齿寒。

    沈浪这个小畜生如此歹毒,竟然害得徐光允如此之惨,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轮到自己了?

    所以他一定要帮助徐光允渡过这个难关。

    现在作坊借到了,但还却最最关键的东西。

    蚕茧!

    没有蚕茧,怎么造出丝绸?怎么如期交货啊?

    今年徐家扩张得厉害,几乎垄断了整个天南行省所有的蚕茧了,而这些蚕茧部被烧掉了。

    难道去其他行省购买?

    且不说能不能买得到,关键没有时间了啊。

    南方国度的商人,西域的商人都要到了啊,这些人都是交了订金的。

    若徐家到时候交不出丝绸,不但金子招牌毁掉了,还要赔几倍的巨款啊。

    到那个时候,就算把徐家的田地,宅院部卖掉了,也不够赔啊。

    如今仅仅只有一个地方有蚕茧。

    那……就是玄武伯爵府。

    他们手中还有三百万斤蚕茧,这个数量虽然不多。

    但是把徐家各个丝绸铺子的现货调回来,加上这三百万斤蚕茧织造出来的丝绸,应该足够交货数量了。

    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赚钱,而是保住徐家的招牌和信誉。

    只要能够如期交货,什么代价都能够承受。

    徐光允和芊芊再一次觉得毛骨悚然。

    又要去见沈浪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去求沈浪将剩下三百万斤蚕茧卖给他们。

    这报应也太快了吧。

    沈浪这个小白脸何其狠毒?

    双方是有生死大仇的啊,现在竟然要去求他?

    那和羊入虎口又有什么区别?

    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徐光允道:“张晋呢?”

    徐芊芊道:“去办大事了。”

    张晋确实去办大事了,随同父亲去镇北侯爵府拜访。

    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张翀希望镇北侯爵府不仅仅只是表面支持,想要他们做出实质性举动。

    徐芊芊颤抖道:“父亲,我去求沈浪,求他将那三百多万斤蚕茧卖给我们。”

    徐光允痛苦地闭上眼睛。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什么?

    明明知道是沈浪烧了他的作坊,不但不能去抓他,还要去求他。

    天哪?

    直接还有比这个小畜生更毒的人吗?

    ……

    比起徐芊芊的悲惨,另外一个人可是春风得意。

    他已经成功渡过这次危机了。

    按照伍召印所教的招数,他不但保住了和伍幽幽的婚约,而且仿佛还受到了岳父大人的欣赏。

    不仅如此,还有另外的收获。

    他做出了这么荒诞的事情,公开在军营里面睡兔儿爷,在靖安伯爵府非但没有人唾弃他,反而将他当成了同道中人。

    之前靖安伯爵府那几位公子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眼高于项的。

    这件事情之后,他们竟然对他亲热了许多。

    尤其是三公子,五公子,竟然邀请他去参加了某个超级聚会。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超级大轰趴。

    再专业一点,就是海天大宴。

    林灼再再再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真……t的大开眼界啊。

    这群贵族的生活真是腐朽得让人发指啊。

    林灼去的时候还惴惴不安说岳父大人会不会怪罪啊?

    结果五公子冷笑道:“林灼,在我们这种权贵家庭,玩女人,玩兔子根本连错都谈不上啊。”

    然后,林灼度过了放荡形骸的两天两夜。

    玩得简直疯了,哪怕他武功很高,也觉得腰都要断了。

    临走的时候,岳父大人靖安伯伍召重再一次接见了林灼。

    “张翀带着张晋去了镇北侯爵府,接下来他们会去拜访晋海伯爵府。”伍召重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灼道:“意味着对玄武伯爵府的最后绞杀就要开始了,就意味着金氏家族很快就要灭亡了。”..

    伍召重道:“这次李文正死得有些冤,他床底下那个诅咒太子的小人,未必是他放的。”

    林灼道:“那会不会是沈浪做的?”

    伍召重淡淡道:“你以为他是神吗?”

    接着,伍召重道:“那个诅咒太子的小人是谁放的不重要,关键不能牵扯到二王子,不能引起党争,所以李文正只能死。国君刚刚下旨赦免了他,转身马上又将他秘密杀死,可见国君会是何等震怒?”

    林灼道:“所以为了表示新政的决心,国君的手段会更加剧烈。祝戎总督和张翀太守感受到了国君的意志,所以加速了对玄武伯爵府的绞杀,而且力度也增加许多。”

    伍召重道:“这是一场盛宴知道吗?”

    当然是一场盛宴,灭了玄武伯爵府不仅仅是一场巨大的功劳,还意味着天文数字的财富。

    “这一场盛宴我靖安伯爵府不是主角,但是也要分食一块肉。”伍召重道:“那么你回玄武城之后的任务,你明白了吗?”

    林灼道:“侧面攻击玄武伯爵府,配合张翀,对玄武伯爵府进行无边无尽的骚扰袭击,让他们疲于奔命。”

    “对。”伍召重目光充满了激赏。

    这个女婿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啊。

    而林灼此时心中感叹,这族伯伍召印还真是厉害啊,教他的每一句话都能挠中岳父大人的心啊。

    伍召重道:“你放手去做,不要怕做过界,更不要怕走火。若能够引起一战大战,那在这场盛宴中,我们反而能够扮演主角了。”

    “是。”林灼自信满满道。

    “这是一场盛宴,好不容易有一个老牌大贵族倒下,若是不能从金氏家族的尸体上撕下一大块肉,列祖列宗都不会原谅我们的。”

    ……

    林灼返回玄武城后,立刻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盐山千户所的千户大人已经正式调离了,千户的位置空缺下来了。

    林灼直接成为了代理千户,最多两三个月,就会直接正位。

    这个世界还真是荒谬啊,我明明犯了大错,竟然还能升官。

    “沈浪,我林灼安然无恙回来了,反而还升官了。”

    “你上次没有将我弄死,接下来就轮到我弄死你了。”

    林灼咬牙切齿。

    这次返回玄武城,岳父大人交代的任务非常清楚。

    就是率兵不断袭击骚扰玄武伯爵府封地的边界。

    任何边界都是模糊的。

    玄武城和金氏家族的封地同样是如此。

    某一座桥,某一条路,某一座山都是分界线。

    而且玄武伯爵府的骑兵都是沿着边界线巡逻的。

    接下来林灼会怎么做?

    玄武伯爵府封地的子民越境砍柴了,抓!

    玄武伯爵府士兵越境巡逻了,抓!

    而且就算你没有越境,我们也抓,因为边界线模糊,有没有越界,我林灼说了算。

    我说你进入我防区了,那你就是越界了。

    总之每天都抓人,每天都疯狂地骚扰袭击。

    你玄武伯爵府忍无可忍?双方军队直接开打?

    那就太好了。

    那就大打出手,把事情闹大。

    几百人,几千人的战斗,直接惊动国。

    你玄武伯爵府要干嘛?竟然敢袭击国君的军队?你这是要谋反吗?

    “沈浪,你给我等着,我林灼会成为一条疯狗,疯狂地噬咬你家,我会成为玄武伯爵府的噩梦!”

    回到军营的林灼,脸上得意地狞笑。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裤裆里面有些痒,还有后眼也很痒。

    林灼随手挠了一下,也没有当一回事。

    他当然不知道,许多种可怕的病毒在他体内疯狂地蔓延,疯狂地繁殖。

    很快,就要裂体而出了。

    他根本没有时间了。

    ……

    回到徐家宅邸。

    徐芊芊让人准备了浴汤。

    在热水中浸泡了一刻钟之后,身体仿佛才渐渐恢复了些许的温度。

    然后,她将自己娇躯的每一个角落都写得干干净净。

    用上玫瑰香精,让身体香喷喷的。

    接着,她又喝了一杯葡萄酒,让自己能够睡好。

    这样,她明天才能光彩照人,才有足够的精力去面对沈浪,去迎接这一场恶战。

    次日一早!

    徐芊芊船上了最美丽的衣衫,甚至还不是那么端庄,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凸显出来。

    画了略显妖媚的美貌。

    涂了胭脂。

    印了嘴唇,红艳如火。

    任何男人都是色鬼,沈浪也是。

    不,沈浪尤其是!

    美貌妖媚的女人,在谈判中总是能够占一些便宜的。

    徐芊芊的这幅模样,沈浪看了一定会有些眼熟的。

    因为……

    这和《金梅之风月无边》中某一张彩色海报的西门纤纤一样。

    那张画报里面,西门纤纤难得没有露出胳膊,露出腰,露出大腿。

    但是,却也非常冶艳。

    徐芊芊为何这样打扮?

    因为,沈浪之所以画出这样的西门纤纤,就代表着这幅形象最符合他内心对徐芊芊的幻想。

    深深吸一口气,徐芊芊登上了马车。

    但是片刻后,她又从马车上下来了。

    返回家中拿起了一本书,就是沈浪的那本风月无边。

    “走,去玄武伯爵府。”

    在马车里面,徐芊芊认真读着这本书,而且还拿出笔画重点。

    这是沈浪最得意的作品。

    这是你沈浪写出来抹黑我徐芊芊的作品,我带着这本书上门和你大谈特谈。

    我不但读了很多遍,还做了读书笔记。

    这足够卑微了吧。

    你沈浪足够满意了吧。

    这就相当于老师拿着门的自己的照片对你说,您看这个角度拍得还好吗?您看得还满意吗?要不然我现场再给您摆一个?

    对于徐家来说,最最重要的就是得到那三百万斤蚕茧,就是如期交货。

    否则,徐家就彻底灭亡了。

    进入玄武伯爵府门外,徐芊芊下了马车。

    “请禀报沈浪姑爷,徐芊芊求见!”

    “不,徐芊芊拜见沈浪姑爷!”

    ……

    注:第二更送上,晚上十点后第三更,拜求支持。

    谢谢牛回头的万币打赏,谢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