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徐芊芊百般讨好!病毒炸了(为新盟主那年追着你跑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30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打赏还差三十几万起点币,最后一个小时,大家帮帮忙。当然最后差多少,我老婆说给我补上。)

    玄武伯爵府内。

    木兰军务在身,不在家。

    于是,沈姑爷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他正在画画。

    小冰是模特,侧坐在椅子上,穿得非常少,香艳动人。

    “姑爷,好了没有啊,人家摆这个姿势好累的。”

    木兰不在,这个丫头也彻底放飞自我了。

    反正就算被小姐发现了什么,挨打的也是姑爷,小姐又从来都不打我。

    那媚眼一个接着一个,那身段恨不得凹成一朵花出来。

    两只大眼睛时时刻刻水汪汪,那张略有婴儿肥的美丽小脸恨不得写上几个字。

    姑爷来呀!

    “好了,差不多了。”沈浪道。

    小冰迫不及待地跑过来,娇声道“我看看,我看看。”

    然后,她装着不小心,将自己柔软娇躯挤在沈浪怀里。

    画得真是太好了,小冰都快不是认识这里面的自己了,真是太……勾人了。

    接着她装着认真看画的样子,凑上去让自己脸蛋碰沈浪的嘴唇。

    “哎呀,姑爷你画得真不要脸,人家哪里是这个样子啊,你分明把人家画成一个妖精了。”

    小娘皮一边发嗲,一边揪着小身子,腰下装着不小心去磨蹭沈浪。

    妈蛋,你才十七岁吧?就这么会勾人,怎么得了啊?还说自己不是妖精。

    沈浪感觉到自己在玩火,这样下去很危险,却又不舍得推开。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侍女小环跑了进来,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呼一声。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小环赶紧捂住眼睛。

    小冰立刻飞快躲开,本能地捂住了胸口,但是很快有放开,还很骄傲地挺了挺。

    在这院子里面,小姐第一,我小冰第二,姑爷绝对不能被你们这些妖艳贱货勾引了去。

    沈浪起身,微微往后缩了缩身子,义正言辞道“小环,你知道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小环道“嘴巴要紧,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要清楚。”

    沈浪道“果然很懂事。”

    小环心中道,我能不懂事吗?姑爷你都害我多少回了?

    就在昨天,小环不小心说漏了嘴。

    结果晚上她睡着的时候,姑爷将她双手泡在热水里面。

    第二天一早,小环发现自己的被窝湿了。

    这个姑爷简直太坏了。

    小环匆匆忙忙洗澡,洗被子,然后脑子幻想着姑爷昨天晚上就没有趁机对我做些别的什么?

    然后她不由得跑到镜子面前照了一下,心情莫名其妙低落下来。

    沈浪道“小环,你这么急匆匆来找我?什么事啊?”

    小环道“忠叔有事找您。”

    忠叔就是金忠,他可是整个伯爵府所有奴仆丫鬟的大首领兼偶像。

    不过金忠现在很懂事啊,都知道让丫鬟先进来禀报,而不是直接冲进来啊。

    沈浪走出去的时候,金忠的目光有些古怪。

    “姑爷,徐芊芊前来求见。”

    她果然来了啊!

    沈浪的脸上没有多少得意的表情,而是有些犹豫。

    ……

    徐芊芊内心有些焦灼地等待着。

    她在想,沈浪会以哪一种面目接待自己?

    得意?轻狂?又或者直接调戏,甚至更加过分?

    沈浪来了!

    徐芊芊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民女拜见沈姑爷。”

    徐芊芊朝着沈浪侧腰行礼,那曲线诱人无比。

    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讨好的笑容,也没有过这么妩媚的眼神。

    而且她身上穿着衣衫,脸上的妆容竟然和风月无边里面的西门纤纤一样。

    这就是沈浪内心对徐芊芊的期待。

    装什么才女?

    妖娆狠毒的蛇蝎美人,才是你的归属啊。

    之前每一次沈浪见到徐芊芊,要么出言羞辱,要么出言调戏,总则一夜夫妻百夜恩,又或者开塞露之类。

    但是这一次,沈浪反而非常严肃,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

    徐芊芊就这么半屈身在哪里。

    因为沈浪没有说起来之类的话。

    而且她这个姿势,显得腰身曲线尤为迷人。

    “沈浪姑爷,您的这本书我从头到尾看了十一遍了,真是写得极好了。”徐芊芊讨好道“我实在没有想到,您竟然有如此之才华,比起您的这本书,我之前写的那些话本诗词实在羞于见人了。而且祝文华将自己的那些书部烧掉是对的,因为在您的这本书面前,他的那本《鸳鸯梦》简直不堪入目。”

    沈浪依旧没有理会。

    徐芊芊翻开沈浪的这本《风月无边》念出了一个段落。

    “密云迷晚岫,暗雾锁长空。群星与皓月争辉,绿水共青天同碧。僧投古寺,深林中嚷嚷鸦飞;客奔荒村,闾巷内汪汪犬吠。”

    “这种优美的段落比比皆是,简直让人迷醉。不怕您笑话,就您这本书我做的笔迹,或许都有十几万字了。”

    “第二册什么时候出来啊,奴家真是翘首以待。”

    徐芊芊声音娇媚迷人,仿佛完化身成为了沈浪的脑残粉一般,就仿佛沈浪这本书没有在玷污她一眼。

    仿佛昨天逼着沈浪烧书的不是她一般。

    但沈浪依旧一言不发,冷眼相待。

    微微一咬玉齿,徐芊芊娇声道“沈公子,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奴家已经知道错了,奴家认输了,求公子收了神通吧。”

    沈浪道“坐。”

    徐芊芊这才站起娇躯,袅袅在锦墩上坐了下来。

    沈浪道“徐芊芊,你家遭遇劫难,为何不去求张翀?为何不去求你的夫君张晋啊?”

    徐芊芊妩媚笑道“沈公子开玩笑了。”

    就这一句话,仿佛有无穷的意味。

    徐芊芊道“奴家的事情,怎么可以让夫君出手相助?”

    这话听着仿佛对张晋充满了深情,隐约要勾起沈浪妒忌。

    “沈公子,奴家真的认输了,奴家真的错了。”徐芊芊又一起起身,朝着沈浪侧腰蹲下行礼,道“奴家向您道歉,之前您在徐家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待你,之后又屡次冒犯您,请您念在奴家无知的份上,饶过奴家,饶过徐家吧。”

    “不。”沈浪道“你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你心中甚至完没有悔意。你至今仍旧觉得将我赶出家门是对的,嫁给张晋也是对的。甚至在你的眼中,玄武伯爵府三个月内就会覆灭了,到时候的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徐芊芊娇声道“怎么会呢?沈公子英明神武,怎么会有事呢?”

    沈浪道“张翀和张晋去了镇北侯爵府,接下来要去的是晋海伯爵府,绞杀玄武伯爵府的节奏加快了,力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靖安伯爵府也迫不及待要分一杯羹。在世人眼中,玄武伯爵府已经是冢中枯骨,我沈浪也已经是一个死人,赢了你徐家一小役根本改变不了大局。”

    徐芊芊脸上的妩媚渐渐淡去道“沈公子真会开玩笑。”

    沈浪道“而对你徐家来说,现在最重要不是追究大作坊是谁烧的。而是渡过这个难关,保住徐绣这个金子招牌,这样你家对张翀才有价值。否则还没有等到玄武伯爵府灭亡,你们就先完蛋了。”

    徐芊芊脸上装出来的妩媚和笑容终于敛去。

    “沈公子,我们愿意出一倍半的价钱,购买玄武伯爵府封地上的三百多万斤蚕茧。”徐芊芊直接了当道。

    沈浪道“三倍!”

    这话一出,徐芊芊娇躯猛地一颤。

    脸上的笑容和妩媚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三倍的价钱,这是要把徐家剩下的钱部榨干啊。

    “沈公子,您开价也未免太狠了吧。”徐芊芊一咬牙道“要不然这样如何?您要对我做什么才能解恨,尽管动手。当然我绝对不能对不起夫君,所以想要给他戴绿帽子就算了。”

    “要打可以,要虐待我也可以,什么都可以。”徐芊芊闭上眼眸。

    沈浪道“不要妄想坐地还钱,就三倍的价钱,爱要不要,一个金币都不能少。”

    徐芊芊睁开美眸,绝美的脸蛋颤抖着,道“沈公子,你这是要榨干我们家最后的一滴血吗?”

    “对。”沈浪道。

    徐芊芊道“但是您别忘记了,除了我们家,谁也不敢收你们的蚕茧的。我们是麻秆打狼两头怕,所以沈姑爷莫要太过。你蚕茧不卖给我们,我徐家固然要完蛋,你玄武伯爵府也要完了,十万农民都没钱买粮,会出大乱子的。”

    沈浪道“那我们就自己抽丝,自己纺织丝绸。”

    徐芊芊道“你们有作坊?有工人吗?”

    说到这里,徐芊芊脸色一变,瞬间煞白,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情。

    果然,沈浪笑道“有工人,就会有作坊。你家的工人,不就是我们的工人吗?”

    是啊!

    徐家的大作坊烧了,这些工人要吃饭的啊。

    若伯爵府自己要织丝绸招募他们,难道他们还会和徐家同仇敌忾而不过来?

    徐芊芊咬牙出血,寒声道“沈浪,你真的一点点后路都不留吗?”

    沈浪笑道“芊芊这就对了吗?你本是蛇穴,为何要装狐狸呢?你还是一副狠毒的样子我比较习惯?什么叫我一点点后路都不留?你还想给我什么后路?我想要走你的后路,你让吗?”

    徐芊芊不再装腔作势,沈浪也露出流氓的真面孔。

    这样自然多了啊,大家狗男女,彼此彼此。

    徐芊芊道“围攻玄武伯爵府的决战就在眼前,这艘大船马上就要翻了。你沈姑爷已经在这艘船上,必死无疑。但是你的父母和弟弟,却可以活下来的。”

    “原价一倍五。”徐芊芊道“玄武伯爵府出事后,我保你父母弟弟无事,我可以用我的祖先和未来儿女发誓。”

    沈浪举起茶杯道“送客。”

    金忠顿时进来,直接道“徐芊芊小姐,请。”

    徐芊芊咬牙道“两倍的价钱。”

    沈浪道“芊芊,你让我很失望啊。和生死存亡比起来,金钱又算得了什么啊?你不像是这么狭隘的人啊?”

    “准备一下,我们玄武伯爵府自己要开作坊了,去招募工人吧。”

    然后,沈浪直接走了,没有任何要回头的意思。

    徐芊芊的内心在滴血。

    一斤新鲜蚕茧的价钱是20个铜币,也就是说一个金币能够买一百斤左右。

    按照原价买下玄武伯爵府封地的这三百万斤蚕茧,只需要三万金币左右。

    现在沈浪一口直接翻到了九万金币。

    这已经是徐家能够拿得出来的极限了,甚至要抵押房产和店铺了。

    沈浪确实是要榨干徐家的最后一滴血。

    徐芊芊嘶吼道“沈浪,玄武伯爵府马上就要覆灭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有用吗?”

    沈浪淡淡道“这些钱不是给我,而是给玄武城封地的子民,我们只是代替他们卖蚕茧而已,伯爵府只是收税。”

    “再说钱这东西,谁又会嫌多呢?”沈浪道“我倒数五个数。”

    “五,四,三……”

    “b!”

    “一!”

    徐芊芊猛地将手中的这本《风月无边》撕成碎片,道“给你,给你,都给你。就三倍价钱,沈浪你带着这笔金币进棺材吧。”

    “围攻玄武金氏的决战很快就要开始了,沈浪我看你怎么死,怎么死!”

    徐芊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完无法掩饰目中的怨毒。

    次日!

    徐芊芊正式和玄武伯进行交易。

    这是她专门要求的,她绝对不愿意再见沈浪一眼。

    她说过了,未来她再见到沈浪的时候,他注定是一具尸体了。

    三百万斤的蚕茧,动用了上千人,用了几天的时间才交易完毕。

    “玄武伯,您用金氏家族的名誉担保,这三百万斤蚕茧,绝无问题,绝无毛病。”徐芊芊道。

    玄武伯金卓道“我发誓,这批茧子没有问题。”

    徐芊芊信了!

    因为金氏家族的名誉,远远超过这九万金币。

    徐家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抵押了十几家店铺,抵押了宅子,终于从隐元会贷出了六万金币。

    总共九万金币,足足几十个箱子。

    当然,这笔钱大部分是要给玄武伯爵府十万子民的。

    伯爵府只是抽税,得到了一万八千金币。

    几千封地之前跪在伯爵府之外,泪流满面叩首。

    “多谢伯爵大人天高地厚之恩。”

    “多谢姑爷救命之恩。”

    “伯爵大人公侯万代。”

    整个封地上的子民陷入了狂欢的海洋。

    原本还担心这些蚕茧卖不出去,今年会挨饿。

    没有想到,收入比起往年翻了一倍都不止。

    徐芊芊掏空了一切资产,用三倍价钱买走了这些蚕茧之后,立刻运到了林默家的作坊内。

    几百个工人,日夜不休地赶工。

    一定要在交货期限之前将丝绸织出来,并且染色完毕。

    这批茧子果然是没有问题的,一切都非常顺利。

    生丝抽了出来。

    并且一批一批地织成了丝绸。

    而且成色非常好,徐芊芊和徐光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而且张晋和张翀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

    和镇北侯爵府,晋海伯爵府的谈判都非常顺利。

    对玄武伯爵府最后的绞杀,很快就要开始了。

    徐芊芊都累瘦了,但是他丝毫不觉得疲倦。

    她的脑子里面永远回荡这一个声音。

    “沈浪,我看你怎么死!”

    “玄武伯爵府覆灭的时刻,你沈浪注定死无葬身之地,我一定会将你扒皮抽筋,然后在你的尸体上狠狠踩上一万脚,并且将你挫骨扬灰。”

    ……

    这十天!

    林灼完变成了一条疯狗。

    他率领着盐山千户所的骑兵,疯狂骚扰着玄武伯爵府的封地边界。

    已经制造了一次又一次的摩擦和事端。

    而且他竟然公然移动界碑,一次一次率军侵犯玄武伯爵府的领地。

    两军之间的冲突,爆发了几十次。

    每一次,木兰都强行压制下来,否则小冲突已经爆发大战了。

    见到木兰和玄武伯爵府如此软弱,林灼更加得意,更加肆无忌惮地挑衅着。

    这两天,更是以越界的名义,直接向玄武伯爵府的骑兵射箭。

    虽然没有射人,但是射死了伯爵府的八匹战马。

    玄武伯爵府依旧没有反击,这让林灼更加觉得对方软弱可欺。

    “玄武伯爵府,已经是冢中枯骨了,哈哈哈哈!”

    林灼的这种得意,当然要和人分享。

    他回到家中,和父亲喝了一顿酒,大书了内心的畅快。

    晚上,他找来家中最漂亮的侍女侍寝,拼命地征伐。

    “沈浪,等玄武伯爵府覆灭的那一刻,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金木兰,你不是高高在上吗?未来你的下场注定是教坊司,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吝啬光顾你的,我还会带着靖安伯爵府的三公子,五公子一起去宠幸你。”

    而就在此时,他身下的侍女忽然一声尖叫。

    “啊……啊……”

    “姑爷,你流血了。”

    林灼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命根上竟然起了一个大疮,而且已经破了,正在流血。

    关键是还不怎么痛啊,之前没有发现啊,今天才起来的?

    这,这是什么?

    林灼先是一愕,然后瞬间酒醒了,整个脑子几乎猛地炸开。

    遍体冰寒!被无边无惧的恐惧笼罩。

    他依稀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这……这仿佛是梅花啊。

    这是最最可怕的脏病啊。

    这,这玩意没得治啊。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一万四,我继续码字奋战到半夜。

    谢谢那年追着你跑,世界最可爱的熊的万币打赏。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