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芊芊女鬼!献出一切!大宝贝(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字数:1190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修罗帝尊乾龙战天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玄医枭后

    “张郎,你为何要如此?为何要如此啊?”

    里面传来了徐芊芊无比凄绝的声音。

    张晋站在院子,面无表情。

    “张晋,你不是答应过我白头偕老的吗?”

    “你明明可以退婚的,为何要如此,为何要如此?”

    里面传来了徐芊芊拼命敲打门框的声音。

    张晋淡淡道:“不要让她出来。”

    “是!”十几名武士猛地拔出刀。

    一旦里面的徐芊芊逃出来,就立刻将她重新扔回到火场中去。

    张晋道:“芊芊,人世间太过于苦楚,你能够不继续受苦也是一种福气,放弃吧!好好睡一觉,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张晋,你好毒,你比沈浪还要毒!”

    “我真是瞎了眼睛,瞎了眼睛!”

    徐芊芊的声音,如同杜鹃泣血一般。

    紧接着,她传来一阵激烈的咳嗽声。

    又是拼命敲打门框的声音。

    火势很大。

    转眼之间,整个精美的绣楼都被吞噬了。

    里面再也没有任何挣扎声,也没有惨叫声了。

    张晋无声无息离去。

    足足好一会儿后,徐家的奴仆才冲了过来,惊呼道:“走水了,走水了。”

    然后,这些奴仆手忙脚乱地救火。

    ……

    玄武伯爵内!

    小海盗王仇枭趁着战马还没有倒下,飞快跃回到地面上。

    “金士英,果然力大无穷,刚猛无比。”

    金士英道:“仇公子果然刀势歹毒。”

    仇枭道:“你也觉得我刀势歹毒吗?那你觉得我这把弯刀,能够将沈浪那个小白脸阉割扒皮吗?金木兰竟然嫁人了,为了娶她,我只能将她变成寡妇了。”

    金士英没有说话。

    仇枭道:“玄武伯,我婆娘既然不在,那你赶紧给钱吧。”

    玄武伯金卓望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之极的海盗,心中想起了沈浪的话。

    岳父大人,这个仇枭是一个宝贝。

    是我们玄武伯爵府一举击败张翀的宝贝,是我们伯爵府彻底脱困新政一劳永逸的宝贝。

    一定要留住他。

    但是又不能提前杀死。

    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杀死。

    伯爵大人几乎能够看到沈浪垂涎三尺的样子。

    宝贝,大宝贝啊!

    “仇枭,距离每年赔款的时间还没有到,我们玄武伯爵府一下子无法凑出这么多钱。”玄武伯道:“我们先给你三千金币,剩下六千,期限一到立刻就给。”

    然后,玄武伯一挥手。

    金晦抱着一只箱子过来,这里面装着三千金币。

    仇枭用刀尖一挑,瞥了里面的金币一眼。

    他根本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来看戏的,也是来分脏的。

    玄武伯爵府覆灭在即,这具尸体的肥肉那些贵族大官吃得?难道我们海盗就吃不得吗?

    别忘记了,金氏家族还欠我们钱呢。

    别的不提,玄武伯爵府的望崖岛盐场,我们仇氏至少要一半。

    “把金币带上。”

    顿时,一个海盗上前,将三千金币困在一匹马上。

    仇枭轻轻一跃,上了一个女海盗的身后,大手直接钻进她的裤腰里。

    然后,他用弯刀指着金剑娘道:“女人,别死了,等玄武伯爵府覆灭的那一天,我会带着你和金木兰一起回怒潮城,不会让你进教坊司的。”

    “走!”

    仇枭一众人扬长而去,纵马狂奔。

    “玄武伯,我就在城里看着你家毁灭啊。”

    ……

    徐家大火,城震惊。

    柳无岩城主亲自率领几百名士兵救火。

    尽管阻止了火势蔓延,但徐家豪宅大半烧成了白地。

    张晋几次冲入火海,试图救出未婚妻徐芊芊。

    浑身着火,头发烧焦,身多处烧伤。

    但是他失败了。

    眼睁睁看着未婚妻葬身于火海。

    顿时,张晋嚎哭。

    当着所有人的面,吐血昏厥。

    紧接着,其他人发现了徐光允家主的尸体,还有他的遗书。

    “沈浪害我家破人亡,贤婿为我复仇,为我复仇!”

    柳无岩检查最先起火的徐芊芊绣楼。

    发现附近有浇油的痕迹。

    于是断定,徐芊芊是自己放火烧绣楼。

    她承受不了巨大的打击,选择放火自杀。

    徐家主,徐芊芊,徐家三子,要么自杀,要么被大火烧死。

    整个徐家上下就剩下徐光允老母亲,还有一个妾生的幼子,仅仅五岁而已。

    诺大的徐家,几乎部死绝。

    这个消息太惨烈了,以至于玄武城的子民都震撼叹息。

    原本仇富的他们,也顾不上幸灾乐祸,只觉得一阵阵发寒。

    怒江郡太守张翀在最短时间赶回,亲自去慰问徐家遗孀。

    ……

    三个时辰后!

    两个大人物再一次造访玄武伯爵府。

    天南行省总督使者言无忌,怒江太守张翀。

    太守张翀神情带着悲色,仿佛被徐家的惨剧感染。

    但是身为太守,他不能以私废公,依旧一丝不苟执行政务。

    “玄武伯,我们这一次来,主要是想要最后调解一下您和晋海伯之间的封地争端。”

    “你们两家,难道就真的没有和平解决的余地,一定要付诸于武力吗?”

    “翀觉得一分为二,不失为良策。”

    “您和晋海伯都是国之中坚,为国君守护东海,以和为贵。”

    这就是政治。

    金山岛之争,明明就是张翀绞杀玄武伯爵府的利器,却要偏偏做出一副假惺惺的样子来调解。

    张翀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演戏。

    但是没有办法,流程还是要走的。

    玄武伯淡淡道:“国君传旨的钦使已经到了天南行省总督府了吧?”

    这话一出,张翀和言无忌顿时不说话了。

    大家都带着面具演戏,你玄武伯偏偏不演,装作一副天真的样子。

    这……就没有意思了啊。

    戏要大家一起演才逼真啊,有一个人不配合,就显得特别假了。

    看看好多女人,明明没有高潮,却演出一副惊涛拍岸的样子,让她身上的男人觉得自己雄风无比。

    叫都不愿意叫,还当什么表子?

    戏都不愿意演,还当什么贵族啊?

    “告辞!”

    张翀和言无忌再一次告别。

    这带抱着最后一次调解失败,怒江郡和天南行省已经尽力了。

    接下来!

    就正式吹响对玄武伯爵府最后绞杀的号角。

    ……

    徐家。

    奴仆和下人们已经开始逃跑了,而且带着徐家的财物逃跑。

    主人完蛋了,仆人立刻就变成了凶残的狗。

    一开始还偷偷摸摸地跑,后来索性光明正大,当着徐光允老母的面抢夺财物。

    短短不到两日的时间。

    徐家剩下的财物,已经被这些仆人洗劫一空。

    就剩下一些年迈的仆人,只剩下一个近乎眼盲的妇人,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

    凄凉之极,让人不寒而栗。

    ………………

    徐家葬礼非常宏大,因为是张晋主办的。

    张翀,柳无岩都亲自到场。

    整个怒江郡所有的官员都来了。

    张翀握着徐光允老母亲的手,泪水纵横。

    “吾与光允,情同手足,如今他先走一步,吾心痛哉!”

    “老夫人放心,光允之母,便是吾之母。”

    “芊芊虽然还没有正式嫁入我张家,但在我心中,已经是我儿媳。”

    “她的遗体虽然葬在徐家祖坟,但她的牌位,却要在我张家祖坟。”

    然后,张翀朝着徐光允老母亲双膝跪下。

    “翀,拜见义母!”

    顿时,场所有人动容震撼。

    太守大人,真是有情有义啊。

    徐光允幼子年纪太小了,支撑不住。

    张晋就挺身而出,作为孝子跪在灵堂。

    每当来一个客人。

    他就跪下行礼。

    “有客到!”

    “行礼。”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孝子回礼!”

    “张公子节哀!”

    ……

    停灵三日后。

    徐家正式出殡。

    依旧是张晋披麻戴孝。

    真是好大的场面,送葬的队伍超过千人。

    玄武城士兵开路。

    张晋一路呼喊,一路大哭。

    “徐公,归来兮!”

    “芊芊吾妻,归来兮!”

    他形容枯槁,双目赤红,声音沙哑近乎破碎。

    这悲痛欲绝,让所有人动容。

    每一次呼喊哭泣的声音,仿佛杜鹃泣血。

    让人闻之落泪。

    “张公子真是有情有义啊。”

    “如此豪杰,竟然如此动情,真是无情未必真豪杰啊。”

    “这徐芊芊虽然早夭,但能够嫁给张公子这样有情有义的豪杰,就算泉下有知也能够瞑目了。”

    “徐光允虽然死得惨了一些,也算极度哀荣。”

    “张太守一家真是仁至义尽,对张家毫无亏欠了。”

    ……

    徐光允和徐芊芊的尸体,进入坟冢。

    张晋再一次哭泣得昏厥倒地。

    当然,徐光允的尸体还算完整,而徐芊芊的尸体,几乎就是一团灰烬了。

    反而徐光允的老母,没有什么眼泪。

    或者,她的眼泪早已经干了。

    她的嘴里始终念着两句话。

    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子孙祸也大。

    富大贵大祸更大!

    葬礼结束之后。

    徐家老母亲自拿出婚书递给张翀道:“太守大人,芊芊早夭,她和令公子也没有正式成婚。这段婚事就此作罢,回家之后,我就将聘礼归还。”

    张翀不允。

    张晋幽幽醒来听到这话,几乎磕头出血。

    “祖母啊,莫要如此狠心啊。”

    “芊芊一日是我妻,一生是我妻。”

    “您莫要悔婚啊,这样我还有个念想,您若悔婚,我便是连念想都没有了啊。”

    徐家老母要当众撕毁婚书,还张晋未婚之身。

    张晋一把夺过婚书,如同珍宝一般揣入怀中。

    然后,他冲到徐芊芊的墓碑面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然后,张晋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呼喊道:“从今以后,芊芊不再是我未婚妻,而是我正式过门的妻子,一辈子如此,生生世世如此。”

    顿时,场所有人,彻底震撼!

    如此深情厚谊,真是感天动地!

    ……

    夜幕降临!

    参加葬礼的人早已经散去。

    徐光允和徐芊芊豪阔的墓地上,空无一人。

    白日的喧嚣,早已经散去。

    就连一个守墓的人都没有了。

    夜半时分!..

    两个人影悄悄来到了墓地。

    掘坟盗宝的。

    在他们看来,徐家富甲一方,而且这坟墓造得如此阔气,棺材里面肯定陪葬了许多宝贝。

    这次肯定能够大发一笔横财了!

    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忙活了一个时辰,打开了坟冢,打开了棺木。

    结果发现棺材里面,什么陪葬的宝物都没有。

    “呸!”

    “真是晦气。”

    “这徐家竟然如此穷酸。”

    这盗墓贼忍不住举起铲子狂砸泄愤。

    然后,两人不管不顾离去。

    剩下两个狼藉悲惨的坟冢,被人掘开放在那里,爆尸空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个清丽的女子飘然而至,来到坟墓面前。

    浑身穿着雪白孝服,显得更加俏丽无双。

    如果那两个盗墓贼在场,一定会惊呼见鬼啊!

    她的泪水已经流干了。

    发呆了好一会儿,她一点点将徐光允的尸体放回棺木里面,然后双手捧土,将徐光允再一次埋葬。

    另外一个棺木和坟冢,她就没有理会了。

    重新埋好徐光允之后。

    她跪在地上,冷冷道:“父亲,女儿为会您复仇的。”

    “为了复仇,女儿愿意付出一切!”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旧更新一万四千多,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